为什么见识这么重要

万维钢

有个十几岁的男孩,生活在大城市,家里经济条件不错,在好学校读书。可是他爸爸很少回家,因为他妈妈脾气很差。也许是因为以前过了苦日子,他妈妈竟然会给家里的冰箱上锁,以防止孩子偷吃东西。男孩因此感觉不到家的温暖。

有一次,男孩在外面捡了只流浪猫,觉得非常可爱,就抱回家想偷偷养起来。不幸的是,他妈妈发现小猫的时候,小猫正在喝她杯子里的牛奶。于是他妈妈当着男孩的面,直接把小猫的头往墙上撞,小猫活活给撞死了。

男孩非常难过。一个很特别的想法在他心里埋下了种子,并从此伴随了他一生。

这座大城市就是100年前的美国纽约,这个男孩就是以提出“需求层次理论”闻名的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这个想法就是——满足了基本的经济需求,对人而言,远远不够。

亚伯拉罕·马斯洛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认为:人的需求像一座金字塔,是有不同层次的。底层是生理和安全需求,往上是对爱、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求。满足了底层的,就会有高层的需求。

马斯洛的理论一直有争议,但是你得承认,它很好地描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的人比如马斯洛的妈妈认为,物质比什么都重要,有的人却在追求自我实现。他们之间的差距,当然不仅仅是钱多钱少的事,而是认知上的。

这个认知不是智商。人的智商和身高一样,呈正态分布,再高也高不到哪儿去;可是人的成就却呈幂律分布——是一系列苦练和正反馈积累的结果——差距如同云泥。

人的成就到了一定程度,你就算把他所有资源和财富都拿走,他还是能像穿越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干出一番大事业,因为他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智识——智慧和见识。

大人物应该有什么样的见识呢?

美苏冷战期间,双方曾经有过一些表示友好的举动,比如在对方国家办展览。1959年,苏联搞了一个美国展,其中展示了美式的大房子,里面有各种家电。苏联宣称这种生活是一般美国人享受不到的,但其实那就是美国普通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准。

当时尼克松作为美国副总统访问苏联,跟赫鲁晓夫一起参观了这个美国展。二人走进样板房,尼克松看到里面有一台洗衣机,他找到了一个话题灵感。尼克松说:“咱们两国为什么非得搞火箭竞争呢?咱们搞一个造洗衣机的竞争不是更好吗?”

可是赫鲁晓夫有完全不同的思路。赫鲁晓夫说:“你们美国人不要以为苏联人没见过洗衣机,其实我们苏联每个新房里都有洗衣机,而且我们的洗衣机都是一样的,不像你们美国搞各种型号的洗衣机,这不是纯属浪费吗?”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厨房辩论”,尼克松因为这個辩论拿到了很高的个人形象分。现在我们可以判定,赫鲁晓夫在这场辩论中完败。中间有个小花絮:尼克松说美国将会让每个家庭都拥有一辆汽车,赫鲁晓夫可能太急于找回面子,竟然说苏联能让每个家庭都拥有一架飞机!尼克松马上反问:“你想把这些飞机停在哪儿?”

1959年,很多国家正在从传统向现代演变。赫鲁晓夫在别的方面可能才智过人,在一个更传统的场合肯定会表现得游刃有余,但是面对“现代世界”,他竟然没有一个最基本的见识。

这是因为对现代化的见识不是常识。

就算是发达国家,也不是所有人都有现代化思维。

美国社会学家赫伯特·甘斯曾经有一项研究,他比较了波士顿工薪阶层和精英阶层的差异。他发现,工薪阶层的一个特点是只相信自己的亲友,而非常不信任外部世界,甚至可能对陌生人有一种自发的敌意。他把这些人称为“都市村民”——住在都市里,却仍然是村民思维。

相比之下,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的人没有那么强烈的亲缘意识,他们很容易和陌生人合作,而且非常信任办事规则。

再看看今日的中国,这个现象不是很明显吗?小城镇的人特别讲究亲属和熟人关系,没有关系寸步难行,这也是为什么有理想的年轻人非要去大城市。什么叫发达?什么叫精英?真正的差异反映在思维模式上。

像这样的差异,我们还可以列举很多,请允许我用“普通人”和“精英”来标记这两种思维。

1.精英能够理解复杂的抽象概念,而普通人处处使用简单的形象思维。

2.精英探索未知,普通人恐惧未知。

3.精英能从长远打算,普通人缺乏自控力。

4.精英注重个人选择和自由,普通人认为别人应该和自己一样。

5.精英拥抱改变,普通人拒绝改变。

6.精英跟各个阶层的人都有交往,普通人只跟本阶层的人交往。

7.精英爱讨论想法,普通人爱讨论人和物。

8.精英把自由时间花在学习上,普通人把自由时间花在娱乐上。

…………

还有一个区别非常值得一提,那就是精英特别注重效率,而普通人强调公平。这个结论来自2015年的一项新研究。让受试者玩一个游戏,在两个选择中决策:选第一种,两个人的总收益会大幅增加,但是分配很不均匀;选第二种,新增收入在两个人之间分配更均匀,但是总收入的增加没有第一个选择快。结果,越是精英人物——比如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学生——越倾向于选择第一种,而普通人更愿意选择第二种。

现代社会的一个趋势就是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而这个研究说明精英对此根本不在乎。这也是为什么“精英”在美国几乎已经是一个贬义词。

问题在于,如果精英比普通人仅仅强在他的出身,我们完全有权鄙视他们;可是,如果精英的成功是基于努力程度和见识水平,那我们的道德优越感还有多大意义呢?

中国不但跟美国进行了“洗衣机竞争”,而且正在取胜。在美国“中产”日渐萎缩的时代,中国的“中产”正在快速崛起。有人说,非得有房有车或者有百万年薪才叫“中产”,在我看来纯属夸张。只要往马斯洛金字塔理论的顶层攀登,有自我实现的需求,就是“中产”。

我们也想成为精英。既然现代世界跟我们的直觉、“心灵鸡汤”、寓言故事和成语典故都非常不同,那我们就应该用精英的眼光和思维模式去理解、玩转和改变这个世界。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亲身参与,而最快的途径则是读书。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