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动脑筋

徐国能

如今,都市里的人普遍用脑过度,忙碌一周后,心灵的倦怠往往超过身体的倦怠。每当这时,我和妻子便会寻思去做些不用动脑筋的事,比如吃一顿不太健康的美食,看一场隔周便不再记得内容的电影,或是在书店里阅读一下午不用动脑筋的书。

阅读不用动脑筋的书时,不用在意这本书有没有意义,也不必想读后会有什么收获,这对每天抱着古书钻研学问的我来说实在是莫大的享受。那些美食指南、装潢杂志、旅行手册以及不合逻辑却卖得超好的网络爱情小说,每本书都让人一栽进去就可以度过一个无忧的下午,把研究报告、教学大纲抛在脑后。

据说张爱玲是小报迷。当年上海所谓的小报,除了开数较一般的报纸小,内容也以轻松的花絮新闻为主,适合在乘车或等人的时候消磨时间。那时还流行泡澡堂,让人捏脚或搓背时,大约人手一份这类读物。小报算是一种阅读时不用动脑筋的报纸,不过张爱玲看小报时可没闲着,她往往能从那些现实的悲喜剧中看透人性的可哀可笑、可鄙可畏,因而创造了许多经典的人物。

就像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借娇蕊之口说的:“一个人,学会了一样本事,总舍不得放着不用。”这两天,我和妻子去书店里看不用动脑筋的书,忍不住又对一些篇章严肃地讨论起来。

我无意間翻到一篇台湾作家甘耀明写的作品,说的是他在上幼儿园时的一段感情。妻子认为那一定是虚构的,而我不禁又开始想,什么是文学的虚构,为何要虚构,虚构所期待的艺术效果应该是什么……唉!我真是太本末倒置了。或许也可以说,世界上可能并没有真正不用动脑筋的事吧!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