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极冰泳

毕淑敏

刚登上“50年胜利号”时就听说,抵达北纬90度后有个活动,叫“北极点之泳”——所有参加者都将得到一张北极点冰泳证书,以资纪念。到达北极点那天,众人立于浮冰之上,完成一系列规定仪式。之后解散,自由行动,蓄势待发的冰泳参与者们,一窝蜂向艉部跑去。

为什么泳场选在艉部?

此地海冰呈铁壁合围之势,破冰船驶过的航路,留有百多米宽的冰裂带,可看见水波荡漾,尚未再次凝冻。探险队事先做好勘测,将一块与流动水面相邻的冰区,划为游泳准备区。一溜小红旗,醒目地标出安全范围。绿色纤维地毯铺就通往“跳台”的小径。所谓“跳台”,是一架铁扶梯,半截扎入冰水中,半截倚靠在海冰上。当然,你若有本领、有信心、有本钱,关键是有勇气,可以从冰块上直接跳进冰海。如果含糊,可顺着扶梯走下去,游几米远,就算大功告成。有人更是一米都不游,倚着扶梯,浸湿泳衣,照个相,赶紧上岸,算是完成“到此一游”的壮举。

船方再三告诫,一般人入北极点冰水,绝不能超过3分钟。如超时,人体会急遽失温,性命堪忧。最佳策略是在水中浸泡少于40秒,以确保安全。冰泳还有一项特殊规定:为了防止牙齿矫正器冻结于嘴中,下水前,要取下金属牙箍。

船方在冰泳区配了摄影师,给大家留下难得的冰装照,作为日后给勇士们发证书的凭据。此外还摆放了必不可少的助推剂——正宗的伏特加。当然,最重要的步骤,是教练给冰泳者系上牢固的安全带——万一冻僵了,教练就直接将其从冰水中拽出来。

我原以为伏特加是下水前喝的,咱古老传说中的好汉,都是饮几口烈酒才下水。北极点的规矩却是下水前不能喝,酒是留着上岸后喝的。原来,是怕有些人不胜酒力,却为了驱寒,不管不顾地先喝了再说,万一醉晕在冰水中,弄巧成拙,易出危险。因为喝船方准备的酒规矩多,有好酒量的人大多提前做了准备,自带烈酒。一哥們儿仰脖喝了几大口二锅头,飞身鱼跃入冰海。

“怎么样?是不是有点效用?”事后我充满仰慕地问他。

“不知道。裸着胳膊腿站在岸边时,非常非常冷。后悔啊!逞能啊!不过众目睽睽之下,没有回头路可走。唯有猛灌酒,深呼吸,一闭眼,入海!北极点的海水很急,我劈头灌了一大口,准确地讲,是灌了一大鼻子。冰水如万把钢刀,齐刷刷地扎过来,全身就像摔入布满玻璃碴的罐笼。等到身体完全没入冰水后,直接转麻木。没有冷的感觉,也没有疼痛的感觉,只有猛烈致命的麻木,我以为要死在北极点了……”

我听着都猛打哆嗦。

说时迟,那时快,勇敢者一个挨一个,扑通扑通跳下冰水。最远的游了10多米,最近的就在冰水里沾湿,赶紧上岸。对后面这类冰泳,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叫作“涮拖把式”。

我对所有敢在北极点冰水中游泳的人,即使不是同胞,也抱以崇高敬意。为何这么说?

每天按时按点给我打扫房间的俄罗斯大妈,也来到冰泳现场,开始脱外套。冰泳处并无更衣室,所有准备入水者,都要在船舱内换好泳装。出水后,船方备有浴巾、浴袍。没想到,这位服务员大妈将外套脱完,里面并不是泳衣,而是一套家常秋衣裤。我正讶然——她不会就这样下水吧?她就已然这样下水了。

实事求是地说,她老人家游得相当好——正宗的自由泳,姿势正规,泳速甚快。在我驻岸观泳这段时间内,男女老少,数她游程最远,泳姿最美。

最后是探险队队员怕老妇人有闪失,强行拉她上岸。大妈意犹未尽地登岸,赶紧从同伴手里拿过手机,忙着给自己来了个自拍。

那一刻,我心中涌起感动。这位老妇人,原本没想在北极点冰泳吧?不然,她会带上泳衣,而不是裹着在冰水中变得如半熟洋葱皮一般略带透明的家常内衣。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的身世,今生今世很可能再也不会见到她。她一定不知道,自己水中的身影,已鲜活地存入我的记忆锦囊,在我以后的生命中,在某个困厄难熬的夜晚,我会因想起她在蓝白色冰海中劈波斩浪的矫健身姿而大受鼓舞。

离开北极点返航途中,有位女“极友”说,她也要申请一张冰泳证书,可官方的名单里并没有她。我开玩笑:“冰泳池里没见你啊!莫非你自己找了个冰窟窿,一咬牙跳进去了?”

没想到女“极友”很郑重地回答:“我就是掉到冰窟窿里了,不过不是自愿的。”

北极点的冰面,会有局部融池。极昼期间日光持续照耀,冰层表面会出现大约20厘米深的融水,蓝汪汪清澈透亮,名曰融池。人站在融池中留影,不但美丽,而且有不可思议之感——人在水中,却不会沉下去,无论男女,一概如凌波仙子。

“50年胜利号”的锚链下就有这样一个融池,这位女“极友”就是为了在融池中留影,轻轻把脚探入融池,突然踏空,陷了进去。她整个人顺着裂洞,穿透融池底部,直接向下坠落。冰水瞬间灌入她的防寒服,人变得极为沉重,断裂处的冰晶,锋利地切到她脖颈处……千钧一发!如果沉入冰海,人就会无可控制地随海流漂移。一旦错过融池这个裂口,她再有力气,也无法向上顶开铁盖般的冰层……北极点冰野,看似柔和美丽,实有深邃敌意隐藏其下。

幸好该女子少年习泳,技艺甚高,再加上她学理工科出身,头脑清晰,性格坚毅,危急时刻并未慌乱。随波逐流40秒之后,她不断地踩着水,以保证头部不陷入冰海之中。她丈夫不会游泳,站在融池边惊骇不已,不知如何施救。女“极友”有条不紊地自救,先是踩水至冰面与水交界处,举起穿着防寒服的手臂,轻攀冰层边缘。接着引身向上,尽量将身体平行于冰面,连续侧滚翻。这样一部分身体攀上冰面,再向远处相对坚固的冰层缓缓爬行,始终让局部冰层承受的压力不要过大,以防再次垮塌……她丈夫赶紧伸出援手,终把她从冰水中搭救出来。

尽管该女子此刻淡定地坐在我面前,以一个理科生的缜密思维和逻辑性,平稳有序地述说那个过程,我依然屏住呼吸,心脏狂跳。如果是个不会游泳的“极友”,如果没有这女子的临危不乱和精湛技术,或者冰水一下子没过她的头,涌动的暗流将她瞬间裹挟推走,如果她冻僵的手脚开始抽筋,如果这个透亮的融池整个塌陷……我不敢继续想象下去。

女“极友”说,她落入的那个融池,周围并没有插警戒红旗,而且,在附近的探险队队员目睹险情并未施救。她说:“对这一点,我能理解。融池在不断变化中,冰裂也不可预测。我们出发前,是签了生死状的。极地探险的规则,是在极端情况发生时,其他人并没有施救义务。在此诚挚呼吁今后所有到北极点一游的人,不要在浅层冰水中留影。海冰不可捉摸,让我们以敬畏之心,远离暗藏杀机的绝美融池。”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