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中的女孩儿

〔美〕丹尼尔·华莱士 宁蒙译

在蓝河岸边有棵橡树,树下是我父亲经常驻足休息的地方。树枝伸展得很广,予人树荫。在树基周围长着松软凉爽的绿苔,我父亲经常躺在上面,有时会睡上一觉,河水潺潺的声音抚慰着他。有一天他来到这里,当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醒来,看到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在河里洗澡。她的长发金光闪闪,散落在她赤裸的肩膀上,她的乳房娇小而浑圆。她用手捧起水来,让水顺着她的脸庞、胸口流到河里。

我父亲试图保持镇静。他不断告诉自己别动——动一下就会被发现。他不想吓到她。而且,说句老实话,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自然的胴体,他想在她离开之前再观察一会儿。

这时他看见一条蛇,应该是一条水蝮蛇。它在水里停留片刻便向她游去,它那小小的爬虫脑袋指向猎物。很难想象这样尺寸的蛇能将人杀死,但这是真的。就是这样尺寸的蛇杀死了卡文·布莱恩特。它咬了卡文·布莱恩特的脚踝,几秒钟后他就死了。卡文·布莱恩特个子可比她高得多。

所以没有做什么认真的决定,我父亲本能地一头扎进了河里,正当那条水蝮蛇要将它的毒牙扎进女孩儿的绵腰时,他伸出双手。当然,她尖叫起来——如果一个男人跳进河里向你游过来,你也会尖叫的。他从水里钻出来,手里翻腾着那条蛇,它的嘴巴正找着可以咬下去的东西,她又尖叫了一声。最后他终于想法子用衬衣把蛇盘了起来。我父亲不想杀死它,他要把它送给一个收集蛇的朋友。

現在的场景是这样的: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年轻女子同时站在齐腰深的蓝河里,都没穿衣服,互相注视着。阳光从云的缝隙里洒下来,水面上波光粼粼。

“你救了我的命。”她说。

是这样的,不是吗?她差点被一条毒蛇咬到,而他救了她,并且这么做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你真勇敢。”她说。

“不,夫人。”他说,虽然她比他根本大不到哪儿去,“我刚看到你,然后我看到蛇,然后我就……我就跳了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

“爱德华。”他说。

“好吧,爱德华。从现在开始这儿就是你的领地。我们叫它……爱德华林。这树,这水,这一切,不管什么时候——你感到不开心或有什么愿望想实现的时候,你就来这儿,休息一下,想一想。”

“好的。”他说,虽然这时候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会回答“好的”。虽然他的上身在水面以上,但是他的脑袋好像还浸在水里。他感觉自己好像离开了这个世界片刻,还没有回来。

她笑了。

“现在你转过身去,”她说,“我要穿衣服了。”

“好的。”他转过身去,因为一阵难以抑制的快乐而脸红了。那感觉太好了,让他难以形容又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一个女人要花多久穿完衣服,所以他给了她整整五分钟。但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消失了。他没有听见她离开的声音,但是她走了。他也许应该再召唤她一下——好像应该这样——但他不知道应该叫她什么。他后悔自己刚才没有问一下,一开口就问。

风吹过橡树,水流向远方。她走了。在他的衬衣里根本没有蛇,而是一根木棍,一根褐色的木棍。

它看起来确实很像蛇——真的,特别是当他把它扔到水里看着它游走的时候。

赞 (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