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型vs母爱型

希凌

聚会时,我们常能遇见这样的场景:大家一起计划着接下来玩啥、吃啥,这时候,最可怕的就是幽幽传来几句“我都行”“随便”。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懂玩、懂吃的人来拍板:去这里,吃这个。

“这个人”在做的事,被罗振宇称为“父爱算法”的运行,就是站在更高的位置,知道什么更好,然后“简单粗暴”地告诉周边的人,“听我的准没错”,而不是一味询问对方的需求。它的对立面,是“母爱算法”:你想要什么,我給你更多。

提起父爱型逻辑,绕不过乔布斯。他说过一句话,大家都耳熟能详:“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自己的产品,他们就发现,‘这就是我要的东西。”

而各种大数据资讯网站则是典型的母爱型产品。它根据算法和对用户行为数据的分析,越来越“懂”你:想看娱乐八卦?给你。想看萌宠视频?给你。想看心灵鸡汤?也给你。并且给你更多。

罗振宇说,最好的服务,是带你去你不知道的地方,也就是更高视角的父爱型逻辑。在某种食品面世前,消费者不会知道自己想吃这种食品;在某款游戏被熟知前,消费者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玩这款游戏。一旦这些东西火了,就有一大批母爱型公司出现,他们把店开到离你更近的地方,制造那些看起来是你想要的东西。

这是不同的姿态,一个“教育”,另一个“迎合”。我想说,它们都合理。它们不同的,不是看起来的样子,而是经营逻辑。而这也决定了,它们生存的土壤在哪里,生命力有多久。

(圭 田摘自《商界》2018年2月,Patrick George图)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