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嘲与尴尬

王学泰

进退维谷,左右两难,无所适从,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当场出丑,此时若有个地缝也会钻进去,这就是尴尬。如要迅速地摆脱困境,就需要机敏与智慧。

北宋翰林学士石延年曾骑马出游,马夫大意失手,马惊,石从马上摔下,市人围观,场面非常尴尬。大家認为他一定会勃然大怒。不料,石延年却和缓地对马夫说:“幸亏我是石学士,要是瓦学士,岂不被你摔碎了吗?”这一番话引得围观者哄然大笑。从这个故事可见石延年的修养与幽默:他不迁怒于人,又善于应变,以自嘲使自己从尴尬中解脱出来。

晚唐有位本为纨绔子弟的宰相,名叫王铎,他生活奢侈,“出入裘马鲜明,妾侍且众”。王铎仕途的极盛时期是他统兵出关镇压黄巢之时。此时他官居宰相,封晋国公,总统诸道行营兵马,行专杀之权,可谓集地位、权势、实力于一身,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甚至皇帝的圣旨,有时也可以借“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加以拒绝。然而多年养成的惧内积习,并未因此稍减。王铎将兵出行时最关心的是带领众姬妾而行,可以想见,其妾侍虽众,但由于平时夫人管束甚严,是难以沾边的。因此一旦获得意志与行动的自由,则恣意而为,也不管什么即将兵临险地了。就在这时发生了下面的故事。

黄巢大军从广州北上,其势汹汹,王铎率领兵马在江陵堵截。忽然探马来报,王夫人已经离开首都长安,直奔江陵,现已离此不远。王铎听报,十分惊恐,便对军中的参谋人员说:“黄巢贼军,攻城破县,由南往北,渐渐而来;夫人怒气冲冲,又从北边南下,眼看就要到达江陵。这早晚令人惴惴不安的情味,如何受得了?”一个幕僚说:“不如向黄巢投降。”王铎听了一扫愁云,哈哈大笑。

这位幕僚是聪明而富于幽默感的。王铎对夫人的恐惧之情生于心底,简直是闻风丧胆。他想象夫人到了行营,必会大发雌威,诟谇交至;自己则会狼狈不堪,大出其丑,十分尴尬,难以自我排解。幸好他平日能与僚属平等相待,因此,王铎敢于把这件在当时看来不甚光彩的事情和盘托出,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向这些参谋人员求计。他首先便将夫人与黄巢这个大敌等同起来,意为不仅外面有黄巢造反,我家里也有个“黄巢”,甚至比黄巢更可怕。当然,这是自我嘲弄,旁人不必当真。回话的僚属确实也能做到与主帅“心有灵犀一点通”。他并没有提出具有实际意义的措施——没有必要这样做,清官难断家务事,谁能推度夫妻之间的隐情——聪明的幕僚只顺其语势回答:“不如降了黄巢。”它是王铎自嘲之发展与完成,并增加了王铎的自嘲度,必然引起哄堂大笑,使主帅困惑不安的心灵得以缓解,让其尴尬也有所摆脱。当然,这都是暂时的。王太太到达之后的许多实际问题,还要王铎施展其处理家务的手腕去逐一解决。

(弧 田摘自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式幽默》一书,本刊节选,黎 青图)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