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的西餐革命

李舒

1923年8月25日,《实事白话报》上登载了一条题为《清室添设番菜厨房》的新闻:“清帝宣统喜食大餐,现在养心门外设立番菜厨房,由某番菜馆延得庖师四人进内,已于二十三号开办。”

皇帝喜欢吃西餐?这当然是时人大感兴趣的热点。1922年12月,溥仪大婚,而在10个月之前的农历正月十四,溥儀16岁生日宴会上,已经上演了一幕“西餐”战胜“中餐”的情景剧。

据故宫帝王生活史专家苑洪琪老师的考证,这一日,宫中的3位老太妃——敬懿皇贵太妃、荣惠皇贵太妃(以上两个是同治皇帝的妃子)和端康皇贵太妃(光绪帝瑾妃)赐给他一桌当时最时髦的寿宴:

“海碗菜二品:冰糖莲子,一品鸭子;大碗菜四品:清蒸驴肉,四喜丸子,烧素杂样,清汤三丝;中碗四品:红焖笋鸡,寿意鱼脯,五香羊肉,烩什锦丁;怀碗菜四品:清蒸鸭条,糟酒鱼片,烩虾仁,炒蟹肉;碟菜八品:里脊丝炒茭白,果藕杏干肉,镶山药,清酱肉,桶子鸡,卤什锦,吹捅肚,香酥鸡;片盘二品:挂炉猪,挂炉鸭子;饽饽四品:寿意白糖油糕,寿意苜蓿糕,寿意立桃,寿意百寿桃;汤一品:八负木樨汤;寿面一大碗,面卤一碗,炸酱一盅,面码一盘。”

可是,溥仪并不领情,随手就把这顿饭赏了人。原来,他早就着人给他准备了一桌西餐:火腿、焖小羊肉片、煎猪排、奶油蛋糕、黄油芝士、法国白酒、啤酒、汽水……一应俱全。

10个月之后,大婚典礼后的第三天,溥仪订购了“丰盛的冷食、糕点和法国香槟”宴请各国使节,出品方是北京饭店——这是北京最早的法式餐厅,缘起于八国联军进京时,两个法国人的灵光一现。他们在东交民巷开了一家小酒馆,一开始只有一个小门面,做的就是炸猪排、培根煎蛋等小菜,卖的酒也不过是一二角钱一杯的红、白葡萄酒。谁知不过20年,就发展成了北京城里的著名饭店。

能和溥仪吃到一起去的,是婉容。而比婉容早一天进宫的文绣却没那么喜欢西洋玩意儿,这其中,便包括吃西餐。大婚之后,溥仪常常和婉容、文绣一起吃饭,皇帝时常下这样的旨意:“每日早餐番菜二份,晚餐中餐三份。”

番菜就是西餐,为什么早晨是两份西餐,而晚餐则是三份中餐呢。原来,淑妃文绣吃不惯西餐,于是溥仪早膳同婉容一起吃西餐,晚膳则三人一起吃中餐。溥仪和婉容似乎非常喜欢吃西餐,可文绣并不喜欢,渐渐地,文绣便回到自己的宫里单独吃饭,而溥仪和婉容索性天天吃起西餐来。

溥仪对于文绣的这种“不肯将就”,大约是不满意的,所以,宫里来了会做西餐的洋厨师,溥仪甚至要求文绣宫里的人先行学习:“先教淑妃宫的人及御茶(膳房)前太监学习摆餐桌上菜。”

1931年夏,天津。文绣从溥仪的住宅出走,来到一家律师事务所,末代王妃通过律师,发出了一封律师函:“事帝九年,未蒙一幸;孤衾独抱,愁泪暗流;备受虐待,不堪忍受。今兹要求别居。溥应于每月定若干日前往一次,实行同居。否则唯有相见于法庭。”这大概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妃子离婚,时人称之为“淑妃革命”。这对已经被赶出紫禁城的溥仪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知道此时他有没有想起那一天,自己下旨要求不爱吃西餐的淑妃学习布置餐桌,彼时文绣的心情,大约和此时的他,是一样的吧。

(秋水长天摘自《看天下》2017年第36期,喻 梁图)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