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情相悦

郑海啸

暑假过到一半的时候,“我”来到莫斯科,向心爱的姑娘瓦列西娅描述家乡的夏日美景:盛开的鲜花、皎洁的月光、芳香的铃兰、澄碧的河流、清晨晶莹的露珠。瓦列西娅听后提议说:“为什么不去一趟,让我亲眼领略一下大自然美妙的景色呢?”“幸福像潮水一样涌进我的心田”,“我”和瓦列西娅很快坐上长途汽车,离开莫斯科。但是,离家乡越近,“我”就越泄气。因为随着一路交谈,“我”發现瓦列西娅实在是见多识广,无论什么样的美景她都见过。家乡河里的睡莲是“我”引以为傲的,“大丛大丛的睡莲,在一个地方可以摘上四五十朵,有时甚至可以摘上一百朵黄灿灿的睡莲。这些圆形的花丛连成一片,有二十米长、十米宽”。但是瓦列西娅说她曾在乌克兰的一条河里见过一眼望不到头的睡莲,她划着小船在白睡莲和黄睡莲中划了很久。“一切都暗淡无光,一切都完了”,到了家乡,“我”心情极坏,把瓦列西娅安顿在达丽娅大婶家后,就躲了起来。第二天晚上,“我”独自来到河边的一个僻静角落,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瓦列西娅。她由衷地赞美“我”家乡的一切,不知不觉中,“她的头早就依偎在我的肩膀上了”。在长久的,但又轻松的沉默之后,瓦列西娅说:“你看,在整条河流之中,其实,就是在整个世界上,我所需要的仅仅也就是一朵睡莲。”

杜牧喜欢张好好:“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张好好也很喜欢杜牧,所以他们的离别是那么令人痛苦:“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但是,杜牧上司的弟弟也喜欢张好好,准备纳其为妾,杜牧毫无办法。后来杜牧在长安抑郁而死,张好好闻之悲痛欲绝,瞒了家人到长安祭拜,想起与杜牧相爱又别离的万般凄楚,竟自尽于杜牧坟前。

两情相悦,无论结局是悲是喜,都很美好,只是并不容易。

在一个养老院,老张向老李诉苦:“我对我老伴可是掏心掏肺一辈子!没想到临老了她却抛下我,说什么要去过她想要的生活了!”老李安慰他:“其实我和我老伴也是凑凑合合一辈子,大概我爱她50%,她爱我20%。”

陀思妥耶夫斯基对待爱情的态度很决绝:“爱情的快乐是无边的,但是,它带来的痛苦也如此可怕,因此最好永远不要恋爱。”但如果已经爱上了,该怎么办?徐志摩试图说服自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还可换个思路,即如果不能解决问题,就取消问题。爱情不是生命的必需品。

两情相悦,要珍惜;不相悦,要想开。

(火箭熊摘自《检察日报》2018年1月4日)

赞 (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