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翰如

木心

任何理想主义,都带有伤感情调。

所有的艺术,已有的艺术,不是几乎都浪漫,是都浪漫,都是浪漫的,这泛浪漫,泛及一切艺术。当我自身的浪漫消失殆尽,想找些不浪漫的艺术品来欣赏,却四顾茫然。所有的艺术竟全都浪漫,而谁也未曾发现这样一件可怕的大事。

傲慢是天然的,谦逊只在人工。

上帝不擲骰子,大自然从来不说一句俏皮话。人,徒劳于自己赌自己,自己押自己。

往常是小人之交甜如蜜,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也还像个话,甜得不太荒唐,淡得不太寂寞。后来,很快就不像话了,那便是小人之交甜抢蜜,君子之交淡无水:小人为了抢蜜而扑杀;君子固淡,不晤面不写信不通电话,淡到见底,干涸无水。

(两由之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素履之往》一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