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

黄永玉

饮酒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它无孔不入。忧愁要它,欢乐也要它;孤独要它,热闹也要它;天气好了要它,风霜雨雪也要它;爱情要它,失恋也要它;诞生要它,死亡也要它;恶人要它,善人也要它;有文化的要它,大老粗也要它。

喝不喝酒是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我和一部分人都不喝酒,但我们欣赏喝酒,与喝酒的人为友。我们这帮人占全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二点四,是不喝酒的拥酒派,算不得是野兽派。

酒,我很欣赏,可惜喝一口就醉。在好飲酒的朋友旁边醺得面红耳赤倒是常有的事。但是,我能体会得到,酒是很妙的东西。

(嫣 然摘自《广州日报》2018年1月8日,连培伟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