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靠自己

在瑞士和法国交界的日内瓦湖畔,欧洲核子研究中心会集了来自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数千名工作人员。一个个子不高,头发泛白,身着褪色防风衣和旧毛衣的老人斜挎一只手提袋,用中文向一群东方游客介绍质子对撞机的基本原理。介绍的内容都是高中水平的物理常识,只是游客们早已忘记,会反复问一些很幼稚的问题。老人很有耐心,不厌其烦地做着ABC层面的讲解,看起来像是一位老导游。

和导游不一样的是,老人讲着讲着就会兴奋起来。兴奋的时候,他就会眯起眼睛,面露欢喜。而导游在重复已讲过上千遍的东西时,总会面露倦怠和慵懒。这就让人忍不住低头去看老人脖子上挂的工牌,想知道这位谈起宇宙大爆炸就充满欢喜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老人本来正眯着眼睛沉浸在讲解当中,沒想到来访者微微俯身偷瞄,就立刻被他捕捉到。他马上撩起工牌,说:“你看我?我叫钱思进,赵钱孙李的钱,思想的思,进步的进。”语速飞快,报完姓名,又继续投入对质子对撞机的介绍中了。

来访者偷偷躲到人群后上网搜索,得知面前的人竟是北京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十分吃惊。如果在中国,请这样的人讲一节课是要付不菲的出场费的。而且,对大众科普,教授很少会亲自出马,一般由自己带的研究生来做就够了。

震惊之余,来访者忍不住悄悄问老人:“请问,您父亲是钱三强教授吗?”这个被问过无数遍的问题,实在令老人很烦,但他并没有表露,只是飞快地回应一句“主要靠自己”。介绍完质子对撞机,参观者要离开了,老人走在最前面,在雪地里小碎步倒退着向观众介绍其他知识。人们都上车了,老人挥挥手说:“我的自行车在那边。”说完,就转身飘然离去。

(张秋伟摘自微信公众号“王路在隐身”)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