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赃

王羽

林猛抽完烟回来,躺在中铺的女儿忽然坐起身,附在他的耳旁小声说电脑包丢了。林猛一愣,眼睛扫向行李架,果然,两个拉杆箱中间的电脑包不见了。女儿轻声问,现在报警吧?林猛鼻孔里喷出一团怒气,说,报什么警,你老爸就是警察,你该干嘛干嘛,我负责找包。

林猛拿起茶杯,向车厢的另一头走。看上去是去打开水,实际上林猛是在观察卧铺上的人。回来时,林猛的目光瞄向头顶的行李架。

放下茶杯,林猛见女儿张了几下嘴,虽然没听到声音,看口型是问找到包没有。林猛点点头,女儿兴奋地凑上来问,包呢,找到贼了吗?林猛拍拍女儿的脑袋,说,包在哪儿大概知道了,贼也发现了。女儿性急地说,抓呀。林猛摇头说,捉贼捉赃知道不。

林猛不再搭理女儿,在边座坐下,看上去是在摆弄手机,实际上眼睛的余光一直盯着可疑的方向。

刚才,林猛发现一个上铺的人伸着脑袋正在看行李架。虽说只看了一眼,林猛还是记住了那人的特征,那人上唇的左侧有一颗黑色的小痦子。小痦子的眼神慌乱,满脸的憔悴。回来时,林猛看了一眼正对着小痦子的行李架,一个大大的双肩包没有靠到里面,包的带子耷拉下来,随着行驶的列车在微微晃动。

刚开车时,列车员巡视车厢,将没放到位的行李物品整理了一遍,双肩包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林猛多少有些疑惑,有经验的盗贼一般不会表现出明显的异样,再说也不会将赃物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有了这两个疑惑,林猛只能等,贼决不能放走,但也不能冤枉好人。

很快,熄灯了,车厢里暗了下来。忽然,一个瘦高的人从上铺下来,那人看看头上的行李架,向车厢的一头走去。林猛已经看出瘦高的人就是小痦子。林猛站起身,来到女儿身边说,睡吧,我去抽烟。不等女儿说话,林猛转身走了。

推开门,林猛来到两节车厢的连接处,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抽烟的小痦子。林猛上前,用小痦子的烟对了火。将烟还回去,林猛很自然地和小痦子聊起来。林猛看清了,小痦子虽然个子高,但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确切地说还是一个孩子。

通过闲聊,林猛知道小痦子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之所以在年底单位最忙的时候请假回家,是因为母亲突发重病要在医院手术。小痦子家在农村,经济条件很一般,父亲打工的钱和母亲养鸡的钱都供儿子上大学了,巨额的手术费怎么也凑不齐。小痦子哭了,喃喃地说刚上班,实习期还没过,没有能力为父母分忧。

林猛劝了一会儿。第二支烟抽完,林猛将烟蒂扔进烟灰缸里说,小伙子,叔叔最后说两句话,你要好好想想,人这一辈子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无论怎样难也要咬牙挺过去;第二句话就是,认识到自己做了错事,要马上改,否则后悔就晚了。

夜深了,车厢里响起或轻或重的鼾声,忽然,一个瘦高的人轻轻走过来,将一样东西放在了行李架上。之后,瘦高的人消失了。林猛在昏暗中笑笑,闭上了眼睛。

早晨,林猛早早就醒了,从上铺下来,中铺的女儿也醒了。女儿清醒后,第一眼就看向行李架。看到电脑包后,女儿满脸的兴奋。林猛向女儿伸出一根手指,示意不让女儿说话。林猛凑近女儿,轻声问,你还有多少钱?女儿愣了一下,说,还有五百多。林猛伸出了手。

林猛走到车厢连接处,在小本子上匆匆写了两行字:小伙子,看到你将我女儿的电脑包送回来,我非常高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一定要记住这次的教训,绝不能再犯。我将手机号留给你,遇到困难可以打电话,我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

林猛找出一个信封,将纸条放进去,又掏出钱包,将自己的五百块钱和女儿的五百块钱合在一起,也装进了信封。

下车后,林猛追上小痦子,将信封塞到小痦子的手里,然后和女兒一起向出站口走去。

边走,女儿边噘嘴说,老爸,我就五百块钱,都让你要去了。林猛笑笑说,老爸给你加利息,还你一千。女儿高兴地跳了起来。这一刻,女儿不像一个大一的学生,更像一个幸福的小女孩儿。

林猛回头看了一眼,见小痦子正在低头看纸条。林猛笑了,先是对小痦子笑,转过头又向女儿笑。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