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山庄

晓音

听说秋生带着几个警察先一步到了日落山庄,我简直怒不可遏。这算什么朋友!是我给秋生提供的情报,是我发现了这家民营医学研究机构拿活人做实验的证据!这种机会对一个记者来说,可能一生只有一次,可秋生这家伙,居然甩开我自己去调查了。

山庄门口停着两辆警车,还有个警察守着。我担心秋生是不是要把事情做绝,阻拦我进现场,还好,那个警察是熟面孔,见到我并不意外,还冲我点点头。我稍稍松了口气,看来秋生还算天良未泯。没想到,从山庄里突然出来个女人,见到我就是一声惊叫:“天哪!你不能进去,你来得不是时候……”说着就使劲儿把我往外推。女人三十多岁,戴着防尘用的一次性无纺布帽子,身上还围着围裙。我当然不会被她推出去,她大概也意识到可能误会了,上下打量我一阵,又看看门边表情淡定的警察,露出恍然的表情,“哦……你们是一起的?对不起……”

“没关系。”我尽量把语气放温和些。我已经猜出了女人的身份,她大概就是那个倒霉的清洁工了。

昨天我加班到半夜,剛从单位出来,一个黑影突然撞到我身上。开始我还以为是个醉鬼,没想到这人就是来找我的。当时他的神志已经不太清楚了,根据他断断续续的讲述,我终于把情节拼凑起来。他是一家私人医学研究机构的研究员,偶然发现他的上司,也就是这家研究机构的负责人袁正业教授和他的妻子、医学博士陈桂秋在用活人进行医学实验。当然,那些活人已经成了死人,没来得及处理的尸体就存放在这对夫妇的私产日落山庄里。他暗中进行调查,却被教授夫妇察觉,偷偷给他下了药。在失去意识之前,他跌跌撞撞找到我们,要把这件事公布出去。为了证明他不是疯子,他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是他偷偷查看教授夫人的手机时拍下来的一段微信聊天,时间就是昨天傍晚——

“你上次送来的样品很有趣……可是,样品还是太少,而且总是一些糟老头子……我现在急需年轻健康的女性样品,我已经很久没得到这类样品了。本来我想用山庄的女清洁工凑合一下,可是,为了防止她知道我们的事情,我长期给她使用一些慢性药物,现在她的大脑受损,糊里糊涂的,已经不适合进行实验了。希望你能尽快供货……”

订购活人!我的天哪,这不就是现实版的恐怖大片嘛!我赶紧把人送到医院,又去找秋生商量。本来说好了,今天我们一起来日落山庄调查,谁知道秋生这个大骗子……

门口的警察告诉我,他们来的时候,山庄里没其他人,就这个女清洁工在打扫卫生,估计教授夫妇发现情况不对头,已经跑路了。我问有没有找到尸体,警察冲别墅里努努嘴:“队长正搜查呢,有半个小时了吧,还没出来。”

我问女清洁工:“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女清洁工傻乎乎地看着我:“他们?您是说……”她拍拍脑门,“哦……您看我这脑子,您是说袁先生和陈太太,今天一早就不见了,也没告诉我一声。”

“他们经常这样吗?”

“是啊,来的时候不打招呼,走的时候也是。而且吧,他们一回来,就不许我进别墅了,我只能待在花园的那间小屋里。不过,我没什么可抱怨的,真的,他们对我很好,有时候他们在这里一住就是半个月,虽然不让我进屋,但我也落个清闲,不用干活儿还照拿工资……所以,今天早上我发现他们不在了,就赶紧打扫卫生,我得赶在他们回来之前收拾好……”

“经常有人来这儿找他们吗?”我打断她的絮叨。我的想法是,如果教授夫妇在这里进行人体实验的话,那些人——活的要进来,死的要运出去,女清洁工应该能注意到什么。

可女清洁工表情茫然:“有人来吗?谁啊……”说着,她拿起了扫把。

我赶紧制止她。她的脑子真的被伤得不轻,都这会儿了,还扫地……秋生从别墅里出来了,看见我,本来就皱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背信弃义,居然还给我脸色看!我正要上前质问,秋生的话把我吓了一跳:“刚刚在地下室发现一具尸体,年轻女性,应该死去没多久……”

“我的天……”身后一声惊呼,我回头一看,女清洁工已经晕倒在地。

我赶紧跑过去,想把她扶起来。秋生也来了,不过,他没伸手帮我,而是给女清洁工戴上了手铐。

好了,读者朋友,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