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

晓音

将近半年的时间没見到秋生,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卧底破获了一个贩毒团伙。约了个时间,我请他吃饭,顺便从他那儿搞点儿新闻素材。我记得秋生爱吃火锅,也没征求他意见,直接订了个火锅的位子。没想到秋生一看端上来的火锅,顿时脸色煞白:“我真的再也不想吃火锅了……”

上一顿火锅,秋生吃得惊心动魄。秋生告诉我,他花了不少时间才获得贩毒团伙老大的信任——其实这么说也不确切,那个老大谁也不信任,但至少秋生接触到了这个团伙的核心。接着,团伙的几次生意失手——这跟秋生悄悄送出去的消息有关。老大起疑心了,对此秋生有心理准备。不仅对秋生,对手下所有人老大都有疑心,在他看来,每个人都可能背叛自己。为了找出内鬼,老大安排了一次饭局,团伙的几个核心成员都接到邀请了,也包括秋生。

秋生听说,此前老大也安排过两次类似的饭局,目的同样都是为了找出内鬼。第一次是前年,吃的是日本料理,饭局还没结束,一名参加饭局的头目中毒身亡;第二次是去年,吃的是法国松露,席间又是一名头目七窍流血。所以,这次接到饭局邀请的头目们一个个都是不寒而栗。但秋生不能退缩,如果不去参加饭局,摆明了是心里有鬼。秋生觉得自己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老大也并不知道谁是卧底,虚张声势而已。有前两次饭局的先例,参加这次饭局的肯定是人人自危,而老大的逻辑是,谁心虚谁就有问题。既然如此,那就看谁心理素质好了。

让秋生始料不及的是,这顿饭吃的是火锅,北方最常见的那种火锅,清汤,芝麻酱小料。之前秋生也设想过,前两次饭局,不论是料理还是法国菜,都是分餐制,老大要给其中某人的饮食里加点儿料简直轻而易举。可是,火锅就有点儿麻烦了,而且是几个人围着一个大锅,都从这个锅里捞东西吃。

锅里是没法下毒的,那样会把大家都毒死,这肯定不是老大希望的结果,他还需要人干活呢。其他的菜都是生的,羊肉、毛肚、冻豆腐、香菇、青菜之类,都摆在桌子上,谁吃谁就夹起来下锅。每个人面前都有菜,也许能把毒药下在某人面前的某盘菜里,其他人总不好意思把胳膊伸出老远,伸到对面人面前的盘子里夹菜吧?这样就能避免误伤。可问题是,吃火锅的一个没法忽略的程序就是涮。不论夹了什么菜,不论在谁面前的盘子里夹菜,都要在大锅里涮,这样一来,在任何一盘菜里下毒都会连累其他人。

秋生看看一同受邀入席的几个头目,大家都是一样惊悚的表情,仿佛都在琢磨老大究竟会怎么下毒。难道这帮人心里都有鬼?转念一想,老大疑心病重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人跟着老大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比自己的资格老,受的折磨当然也比自己多。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些人了——干哪行都不容易啊。

思绪再次转到下毒的问题上,锅里和菜里应该不会有毒,那么,会不会在酒水里下毒呢?秋生注意到,桌子上只有一瓶酒,大家喝的酒大概都要从这个瓶子里倒,因此,酒水里有毒的概率也不高。如果不是酒,那么酒杯或其他餐具呢?

仿佛和秋生想到了一块儿,一个头目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从身上掏出一包纸巾开始擦餐具,虽然表情轻松,但他擦餐具的动作一点儿也不马虎。其他人有样学样,都开始擦餐具,而且都是用自己随身带的纸巾。看来,参加这个饭局之前,大家都做足了功课。再看老大,对众人的无礼举动仿佛视而不见,微笑着招呼服务生倒酒。由此秋生判断,餐具上也是没毒的。秋生也准备纸巾了,但他没拿出来。

席间,老大谈笑风生,其他头目的表情则不忍直视。大家商量好似的,老大夹什么菜他们就夹什么菜,老大要喝酒,他们抢着给先满上,那意思很明显,老大吃过的东西应该是安全的。仿佛是为了让大家放心,老大每样菜都吃过,酒更是先干为敬。可越是这样,大家的心里就越是不踏实。难道他自己先吃了解药,所以他根本不在乎?

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秋生身边的一个家伙突然一头栽倒,面色发黑,口鼻流血,显然是中毒了。老大的脸色也顿时冷了下来,淡淡地说:“我的毒药认人,心里有鬼的人才会吃到,心里没鬼,想死也死不了。”

秋生看了看那位不走运的家伙吃过的餐碟,餐碟本身干干净净的,里面还剩一些没吃完的菜,同样干干净净,应该不会有什么古怪,可秋生却怎么看怎么觉得那餐碟很别扭。

那么,读者朋友,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2月28日截止答案,参考答案见第3期,“二月侦探榜”见第4期)

责任编辑/季伟endprint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