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汤

晓音

这个案子的四个死者,为了说着方便,秋生给他们起了个统称——字母表。死者是两对夫妇:安康,某著名大学研究机构的一位经济学专家,姓名首字母是A;他的妻子班婕,一个上市企业高管,姓名首字母是B。陈冬,一个落魄画家,姓名首字母是C;他的妻子董雯,一个不出名的网络小说作家,姓名首字母是D。

这四位连起来正好是ABCD。但我更愿意管他们叫字母汤,因为这个案子很烧脑,就仿佛四个字母熬了一锅汤。

某一个雨夜,AB和CD这两对夫妇同时遇害。对警察来说,一晚上死了四个人,这当然是闹心的事,何况都是非正常死亡。更匪夷所思的是,几乎是同一时刻,AB死在CD的家门口,而CD死在AB的家门口。凶器倒是不一样,A死于12号猎枪弹,B死于一把小口径手枪射出的子弹,C死于一支弩箭,D死于9毫米手枪弹。

凶器就在这几个受害人的身边,分别是一支勃朗宁M1906袖珍手枪、一支五连发霰弹枪、一支小巧玲珑的格洛克43自动手枪,还有一把大号军用弩。看上去,好像是这几个死者互相都想要了对方的命。可问题是,为什么?

AB两口子居住在别墅区,单门独户;和他们相比,CD两口子住的地方差不多就是贫民窟了,这里不该是AB这种人出现的地方,同样,CD也没理由死在不符合他们身份的高档社区。这四个人之间能有什么交集?

秋生仔细研究了这几件凶器,根据每个受害者的伤口推测,经济学专家夫人使用的是霰弹枪,专家本人则使用勃朗宁微型手枪;画家使用的是格洛克43,而网络小说作家用的则是军用弩——都是挺专业的家伙,而且五花八门,他们从哪儿搞到的?

由此,秋生查封了一个非法射击俱乐部,ABCD都是俱乐部的成员。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四个都有枪——都是從非法渠道搞到的。同时,也解释了这四个身份差距悬殊的人之间为什么能有联系。而且,据俱乐部的人说,这一锅字母汤的关系还非常融洽。俱乐部经常组织到野外搞一些打猎或者打靶的活动,字母汤呢,不但参加俱乐部的活动,他们四个还私下里单独组织活动。在俱乐部里,他们就是一个特殊的小圈子。

秋生对四个死者最近的行踪做了调查。经济学专家每周二四有课,一三五可以自由安排;他的夫人是负责公司具体业务的,不一定要守在办公室里,一般来说,她一三五去公司处理业务,二四自由安排。画家是自由职业,本来无所谓上班下班,但最近几个月他忙于筹备画展,每周一三五画画,二四去忙活画展的事;他的太太,那位网络小说家,虽然也不用上班,但因为固定一周连载两次,所以二四在家里写小说,一三五自由活动。

也就是说,专家上班期间,不知道自己的夫人在干什么,他夫人也如此;而画家在家画画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的夫人在干什么,他夫人也是同样。

案发那天夜里,按照他们的朋友和同事提供的情况,他们四个本来都有安排。经济学专家应该到某酒店出席一个研讨会,白天的会议他倒是也参加了,根据议程,他应该住在酒店里,晚上还有活动,他却以身体不适为由,请假回家休息;他的妻子,那位高管,本来和几个同事说好了,晚上在单位碰头。公司因为虚报业绩,正在受到证监会的调查,他们要研究一下应对证监会调查的方案,但临开会前,她也借口身体不适,推迟了碰头会;当晚画家和朋友们有个饭局,他去饭店和朋友们吃了一会儿,找了个理由开溜了。他这个人一向我行我素,艺术家嘛,朋友们早习惯了,也不以为意;那位网络小说作家本来约好了要和一个网站管理人员见面,因为她的小说涉嫌侵权,网站要撤掉她的连载,她正在和网站交涉,但这天晚上,那位网站管理人员却没见到她。

于是,在案发当晚,他们都没有出现在他们本应该出现的地方。可问题是,在举行研讨会的酒店,专家前脚刚走,有人看到画家在一楼大堂的前台向服务员打听专家住在哪个房间;在高管所在的公司,高管刚刚离开,有同事看见网络小说作家骑着辆电动车在公司门前的停车场转悠;在画家聚会的餐厅,画家开溜不久,他的朋友们看到经济学专家在餐厅门口探头探脑;而在那个网站的办公地点,有人看见那位公司高管开车赶来,在门口等了很久才离去。

不久之后,一锅字母汤终于熬成了……

那么,读者朋友,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3月31日截止答案,参考答案见第4期,“三月侦探榜”见第5期)endprint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