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轮渡

晓音

把车开上轮渡的时候,秋生终于松了口气。这是夜间最后一班轮渡,要是赶不上,那就只好等明天早上了。刚把车停好,轮渡就起航了。已经是夜里十一点,连续办了几天案子,秋生疲惫不堪。他打算去舱房睡上一觉,天亮到对岸,再开个把小时车就回S市了。回到S市他可没时间回家休息,还要赶紧去公安局向领导汇报。

可是,舱房里热得要命。这艘轮渡已经运营了二十几年,设备老化,空调聊胜于无。勉强睡了一会儿,秋生干脆起身,到甲板上透透气。海风徐徐,秋生在甲板上溜达了一会儿,心想不如就在这儿坐一晚上得了。对面船舷边也有人影晃动,秋生寻思,看来睡不着的乘客不止他一个。

轮渡上光线暗淡,秋生隐约分辨出那是个女人,身材苗条,长发披肩,但面相看不清楚。女人在船舷边站了一会儿,突然,脱下自己的鞋扔到了海里,接着,把自己随身的挎包也扔下去了。秋生一愣,这是要干吗?紧接着女人的动作吓了秋生一跳,只见她抬腿跨过了船舷。这是要跳海呀!秋生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后面死死抱住那个女人。

好在女人并没有过分挣扎,大概是意识到秋生的力气很大,挣扎也是徒劳吧。把女人拖回甲板上,秋生松了口气。女人坐在地上喘息着:“你这人真是多管闲事!”

“何必这么想不开呢?”这时,秋生已经看清了,女人大概三十出头,面容姣好,头发染成棕红色,穿着职业套装,气质不错,就是脸上的妆有点儿重,在夜色中显得十分诡异。

女人叹口气:“你知道站到船舷上往下跳要多大勇气吗?下面黑咕隆咚的……我好不容易下决心了,你这么一搅和,我怎么还死得成?”

“你不想死,我就放心了。”秋生说,“你住几号舱,我送你回去。”

“12号。可是,我不能回去。本来我把后事都安排好了,客舱里有我的身份证、船票,到对岸他们找不到我,会以为我跳海了。然后,就没人再来烦我了……”她停顿片刻,“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既然死不成,那我就只好装死,让任何人都找不到我。”

“为什么呢?”

“就说你帮不帮忙吧。你要是不帮,那我下次再跳。我就不信还能再碰见一个像你这样的。”

“可我怎么帮你呢?”

女人打算藏在秋生的汽车后备厢里,然后再把她送到S市。女人引起了秋生的好奇心,照她说的做也无妨。第二天早上,秋生开车下了轮渡,后备厢里藏着那个女人。一路上,他们一个开车,一个窝在后备厢里,也没什么可说的。倒是秋生半路下了次车,给女人买了矿泉水,又给她买了双鞋——在轮渡上的时候,女人把鞋扔到海里去了。

刚进入S市,女人就要下车。秋生问她去哪儿,女人没告诉他,但是很感激地拥抱了他一下。他没细问女人的身份,他是警察,想查出哪一班轮渡的某个客房住了什么旅客并不难。再者,如果真的像女人说的那样,她的家人以为她跳海了,也许会报案。

但是,没人报案。两天后,他看到媒体的报道:本市著名女企业家许秀文失踪,有人曾看见她上了某班轮渡,在轮渡的客舱里找到了她的身份证和船票,但她没有下船。近日许秀文身陷债务危机,企业资金链断裂,丈夫以及许秀文的妹妹都怀疑她已经自杀,云云。

报道上附有许秀文的照片,棕红色的头发,明明就是他在船上遇见的那个女人。唯一的区别是,照片上的许秀文化的是淡妆,面相稍显苍老。毫无疑问,那个许秀文没死。让秋生搞不懂的是,许秀文的家人也太心寬了,刚失踪两天,连警察都没找,就向媒体放风说许秀文自杀了。他们是真的以为许秀文死了,抑或根本就是在配合许秀文演戏?

秋生去了许秀文的公司。当然,没遇到许秀文,但是见到了许秀文的丈夫和妹妹。许秀文的丈夫在主持公司的日常事务,许秀文的妹妹也来帮忙。看到许秀文的妹妹,秋生愣住了。这才是他在轮渡上见到的女人,只不过头发没有染过,脸上也没有化浓妆。许秀文的妹妹见到秋生,表情冷漠,好像根本不认识。但秋生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在轮渡上,秋生就怀疑她根本不打算自杀,而真正的许秀文,大概早已不在人世了。

那么,读者朋友,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4月30日截止答案,参考答案见第5期,“四月侦探榜”见第6期)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