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唯一的你(一)

灭绝

【第一章 年年有余】

[1]

对于十六岁的少女沈余来说,如果这世上有谁最讨人厌的话,那个人一定非言峥莫属!

言峥的父亲与沈余的父亲在同一个单位上班,两家住在同一栋职工楼,而且是对门。有意思的是,沈余和言峥还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这就注定沈余从一出生就被迫开启了噩梦循环模式,以至于她往后的人生里,天天都惨遭滑铁卢!

因为沈余和言峥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都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上学,但凡她在学校有点风吹草动,老师就会派言峥这个资优生代表上她家報告情况,于是,她总免不了被暴脾气的父亲胖揍的命运。

虽然言峥一直不屑告家长,但是,每次他把老师的话转达给她听的时候,她父母一定都会非常巧合地听到……久而久之,她的名声就给败坏了。至此,她就成了心酸的反面教材。

周围的长辈们只要教训自家孩子,言峥一定是那个被学习的对象,而她则是被批斗的那一个,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唉,谁说青梅竹马就一定和谐共处过上了幸福生活?小说里都是骗人的啊!

当她这个不求上进的反面教材碰上言峥那个品学兼优的正面教材,感觉人生除了你死我活,已经完全没其他办法了。

所以,中考报志愿的时候,沈余在得知言峥报考的是位于城东的江城一中后,果断选择了城西的高中。

志愿填完那会儿,沈余每天的心情都美美的。

她天真地以为终于摆脱了言峥这个噩梦,从此天天都是艳阳天。

谁知道,当高中录取通知书送到她手上那一刻,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因为,通知书上印着的分明是“江城第一中学”六个大字……

沈余的初中班主任是个胖胖的中年妇女,自打沈余中考一鸣惊人为她脸上增光后,她怎么看沈余怎么觉得顺眼。这会儿,她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眼前的小丫头一副眼珠子快要瞪出来的不可置信的表情,笑眯眯地打趣道:“看这孩子,都激动傻了。快回去把这好消息告诉你父母,他们一定等着急了。”

沈余看了看班主任的笑脸,又看了看外头明晃晃的阳光,有种整个世界都不真实的感觉。她心一横,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差点当场飙泪:“老师,我怎么记得我当初填的志愿不是这个学校啊?”

“这个你要好好感谢一下言峥同学,要不然,你这么高的分数去普通高中,可就太可惜了……”

对方还没说完,怒火中烧的沈余已经抓着录取通知书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他居然敢私下改她的志愿!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不揍那个讨厌鬼一个生活不能自理,她愧对未来的灰暗人生啊!

怒气冲冲地赶回家,沈余抡起拳头使劲砸某人家的铁门,完全忘记门铃的存在。她砸了快一分钟,言家的大门没开,自己家的门反倒开了。

正准备出门打麻将的徐丽本来还以为外头发生了什么大事,见到罪魁祸首是自家女儿,秀眉皱了皱:“沈余,你干什么呢?”

沈余磨牙:“我找言峥。”

徐丽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他们一家早上不是去亲戚家串门了?傍晚才会回来。你说你每天脑袋瓜到底装着什么?早上的事情现在就忘了!本来就不聪明,还不努力,难怪从小到大各方面都比小峥差一大截!还不快点回去学习?”

面对突如其来的指责,沈余咬紧下唇,没说话。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话题一涉及言峥,她总会莫名地成为被训斥的那一个,无论那理由有多荒唐。

“我出门了,饿了自己想办法。”徐丽瞥了一眼低着脑袋瓜不知在想什么的女儿,冷淡地丢下一句,踩着高跟鞋下了楼梯,从头到尾都没注意到女儿手上那张红通通的录取通知书。

沈余听着耳边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录取通知书,走回自己家。

偌大的房子里冷冷清清的,她去厨房扫了一圈,果然没有发现任何开火的痕迹,连泡面都没有。她撇撇嘴,转身走回自己房间,随手将通知书往旁边一扔,整个人摔在了被子上。

窗外阳光热辣,蝉在枝头聒噪地鸣叫,真是令人讨厌的一天……

傍晚时分,沈余被饿醒。

徐丽貌似还没回来,家里一片寂静。不过,家里的大门没关,隔壁隐约传来女性的说笑声。

她刚走到言家大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徐丽的笑声:“明月,你们家小峥太优秀了!不仅高分上了重点高中,还拿了个省中考状元!听说分数超出第二名好多?哎呀,有个这么优秀的儿子,你跟老言两口子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我倒是一直希望能生个像小余那样聪明伶俐的女孩呢,哪像小峥那臭小子,一点都不贴心。对了,小余那边录取通知书拿到了吗?那孩子脑袋瓜聪明,上江城一中肯定也没什么问题。”

“怎么可能?要是能考上,录取通知书今天也该收到了。唉,难怪都说这女孩啊就是没有男孩聪明!听说那个全省中考总分第二名也是个男生吧?不过,还是小峥最厉害……”

……门口的沈余听到这里,再也没有敲门进去的欲望,正准备离开,身后突然传来某道熟悉又讨人厌的声音——

“让一让。”

沈余垂在身侧的双拳紧了紧,转过身对上少年清俊又透着疏离的脸时,终究没能忍住,恶狠狠地拽住对方的手,一言不发地拉着他朝楼下的小公园跑去。

此刻正值晚饭点,公园里几乎没什么人。夕阳的余晖洒下来,将两人的身影镀上一层金黄。

向来有轻微洁癖的言峥率先抽回自己的手,看着眼前脸色不好的少女,问:“有事?”

沈余气愤地瞪着他:“你凭什么修改我的志愿?”

“嗯?”言峥略微停顿了一两秒,这才答,“不是我。”

沈余看到他单手插兜、漫不经心的样子,气急败坏道:“别想狡辩!我已经问过老师了!”

相较于沈余的反应,言峥显得一脸淡定:“建议你回家问一下自己的父母。”

沈余深吸一口气,忍住想出手的冲动,说:“好!就算不是你,那通知家长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扫了她一眼:“我不记得我有这个义务。”

沈余当场气得眼睛都红了,口不择言地吼道:“王八蛋!没义务你管那么宽干什么?我想报考哪个学校是我自己的事,我的人生以后怎么样,关你屁事啊?你有什么权利通知我父母?这是我们沈家的事,别以为我爸妈喜欢你就自以为是,我才是他们亲生的!请记住,你姓言不姓沈!”她说着说着,想到从小到大因为眼前这个人所受到的委屈,她就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瞬间汹涌泛滥。

言峥看她泪流满面的狼狈样子,没说话,而是递了纸巾过去。

“不要你假好心!”沈余愤恨地推开他的手,转身就跑。

从小到大她最讨厌的,就是他这副永远置身事外的旁观者的模样!如果没有他,她的人生会不会过得幸福一点点?

言峥独自静立在原地,看着那道跑远的倩影,微微蹙起了眉。等他重新走回自家楼下时,空气中一阵风吹过,他的头顶上方忽然就飘落下一些小纸屑。

他正准备随手拂去肩头的纸屑,突然被纸张上黑色的“沈余”二字吸引。他几乎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迅速蹲下身将已经飘落在地面的碎纸片一个不落地拾了起来。

他走到三楼楼梯口的时候,徐丽刚好从他家走出来,见到他,一脸难掩地高兴:“哎呀,我们小峥回来啦?这外头怪闷热的,快点进屋去。改天来阿姨家吃饭,阿姨给你烧一桌好吃的,庆祝你考上江城一中!”

言峥礼貌地微笑致谢:“谢谢阿姨。”

徐丽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你这孩子就是有礼貌!哪里像我们家沈余,见着长辈都不打招呼,整天跟个野丫头似的见不到人影。那阿姨先回家煮饭,你沈叔叔快下班了。”

“阿姨再见。”言峥说完,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喊住徐丽,“阿姨,其实沈余也考上了江城一中。”

徐丽听到这个消息,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反应很平淡,与听到言峥是省中考状元时相对比,简直天壤之别。

言峥薄唇微动,还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有些关系,并不是他一言两语就能轻易改变的……对面沈家大门边有一片浅色的衣角匆匆掠过,他微微垂下眉眼。那个家伙恐怕又要伤心了吧……

对于沈余考上江城一中这件事,沈氏夫妇均表现冷淡,绝口不提,反倒是在饭桌上热烈谈论着隔壁言家的儿子是全省中考状元这件事。

沈余默默地坐在一旁扒饭,耳旁那些笑声如刀,一下一下割得她心口疼。可是,即便再疼,她也不能表露出一点坏情绪出来,因为那样一来,被训斥是小事,说不定连晚饭都甭想吃了。

然而,当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时,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是错的。

原本正在吃饭的沈平,看了饭桌上的女儿一眼,突然就拉下脸,将手中的筷子重重地拍在桌上,骂道:“整天吃饭板着一张死鱼脸,你是死了爸,还是死了妈?看着就晦气!不想吃饭,赶紧给老子滚!”

徐丽斜睨了丈夫一眼:“好端端的,你又发什么疯?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了?”

“我发疯?”脾气暴躁的沈平直接将饭碗摔在桌上,“你看看你生的这个赔钱货女儿,天天拉着脸,就跟老子欠她钱没还一样……”

沈平还没说完,徐丽已经直接把手中的碗摔碎在地:“我一个人能生孩子是不是?还不都是你老沈家的种?自己不行,能怪得了谁?生的是女孩,你以为我愿意?当初如果不是你们老沈家一直求我生下来,老娘早就去医院了!”

沈平冷哼:“当年如果知道你肚子里是个赔钱货,你以为你还进得了老沈家的大门?”

“沈平,你特么能不能要点脸?”徐丽气得直接扑过去抓丈夫的脸。你来我往,很快两人就形象全无地扭打在了一起,嘴里互相骂着攻击人的话语,完全没有半点读书人的斯文。地面上碗筷摔了一地,香喷喷的菜肴也都面目全非。

沈余没有回避,而是双手抱胸站在远处看热闹。这么多年下来,她闭着眼睛都可以背出两人吵架的内容,无非就是指责对方的缺点,彼此埋怨对方耽误自己,然后后悔这一段婚姻以及生下她,简直毫无新意。

屋外的天一点点黑下来,吵累了、打累了的夫妻俩一前一后地摔上门离开了家。没有人施舍她一眼,抑或者压根就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她看着满地狼藉,满不在乎地扯了扯嘴角,然后如往常一样蹲下身开始收拾残局。

沈余,沈余,年年有余。人人都以为,她的名字来自这中国传统吉祥祈福最具代表性的语言,却没有人知道,所谓年年有余,不过是年年都很多余的意思。

[2]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淌,转眼暑假就到了尾声。

相较于其他即将步入高中新生活的同龄人,沈余完全没有半点对新环境新生活的期待与喜悦。因为年少的人有做梦的权利,但也要知道什么时候梦该醒啊。

自从两周前父母知道她弄丢了录取通知书,她每天的日常除了挨骂就是挨骂。言峥来敲门的时候,她刚刚因挨骂的时候回了一句嘴,被老沈同志甩了一個响亮的耳光。

言峥被沈氏夫妇热情地迎进门,两人端茶削水果,脸上满是喜色,仿佛方才的怒火只是一场幻象。沈余没有回避,而是顶着脸颊上醒目的手掌印,靠着墙壁冷眼旁观。

沙发上,言峥一脸歉意道:“叔叔、阿姨,我是来给沈余送录取通知书的。对不起,从学校帮忙领取回来后,一直忘记交给沈余了。”

沈余闻言冷哼了一声。送录取通知书?借口太荒唐了吧?她的录取通知书早八百年前就被她撕成碎片扔了。只是,还未等她辩驳,父母对他的夸赞已经响了起来——

“哎呀,你这孩子道什么歉,应该沈余谢谢你才是!老师让你帮忙领通知书,那说明你这孩子办事情靠谱。如果通知书早早地交到沈余手上,估计这会儿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这么说来,前阵子她明明没收到通知书,却骗我们说通知书丢了……”

沈余听到父母捧高踩低的言论,对着空气翻了个不雅的白眼,转身就打算回房间,谁知一旁的言峥突然开口叫住了她。

沈余掏掏耳朵,没回头,语带不善:“叫魂啊!我耳朵没聋。”

话音刚落,沈平的呵斥随之而来:“还有没有规矩了?好好跟小峥说话!”

沈余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堆起一脸假笑,转身问朝自己走来的某人:“言大状元,请问有何指教?没事的话,我就有多远滚多远了。”

“你的录取通知书。”言峥将手中用信封装好的通知书递过去,目光落在她被打的脸颊上,眸色深沉。

沈余懒得看他一眼,一把接过信封,当面打开。

等那张曾经被她撕碎扔下楼的录取通知书完好无缺地在她的眼皮底下摊开时,她瞬间愣住了。通知书上依稀还可以看出曾经碎裂的痕迹,那些痕迹见证了她的伤心与难过,却也同时证明了另一个人的细心与耐心。

生平第一次,她面对着这个从小讨厌到大的少年,词穷在当场。她想破头都不明白他默不作声将通知书粘好再还给她的举动,究竟有何深意。不过,她对他十几年来积累的厌恶,让她最后选择用最恶劣的心思来揣度他。

她丢下“虚伪”二字评价,头也不回地走回房间,啪的一声将房门甩上。

脾气与耐心都不好的沈平正要发火,所幸言峥及时开口转移了话题。

虽然趴在门边偷偷地注意外头动静的沈余一点也不想承认,但言峥那讨厌鬼确实有几把刷子,简简单单几句话就逗得外头的两位长辈眉开眼笑忘了之前的事。

这种本领,她大概这辈子都学不来吧?

高一新生报到这天,天气格外好。

沈余一边打哈欠,一边背着书包站在楼下等言峥。她想想,心里就不平衡!她从早上六点就被父母从床上叫起来,理由是早点把东西准备好,别让言峥浪费时间等她。结果,这都七点多了,那货还在楼上慢条斯理地吃早餐!

她一催促,她家那对父母就训斥她时间还早,着什么急,搞得她在楼上一秒钟都待不下去,只好滚到楼下独自静一静。幸亏还有温柔、善解人意的言家妈妈以及慈祥的言家爸爸站在她这边,让她的坏心情好了不少。如果不是因为前一天,父母以她爱丢三落四为由,特意把她报名的学费交到了言峥手上,叮嘱他帮忙看管,她等他才有鬼呢!

其实,有时候,她真的很怀疑自己是这对奇葩父母捡来的。可惜,她长得与他们太过相像,所以,她既不是捡来的,也没有神秘的身世,幻想破灭,她只不过是一个从小就不被父母喜爱的小孩罢了……

就在沈余等得耐心尽失,打算扯开嗓子对着大楼吼几下的时候,言峥推着单车缓缓出现。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阳光铺天盖地地洒下来,他整个人像在发光。

沈余一时少女心发作,一不小心就看得呆在原地。不过,她很快就从敌人的糖衣炮弹中回过神来。为了掩饰自己的举止,她装出一副恶声恶气的样子看着对方:“走快点,慢吞吞地干什么?以为自己在走T台秀啊?不知道浪费时间就等于谋杀吗?”

沈氏夫妇年轻的时候是出名的俊男美女,沈余的五官集齐父母的优点,甚至比父母更出彩。此时此刻,她扎着马尾,穿着甚少会穿的白色连衣裙,露出如天鹅般纤细优美的脖颈,漂亮的眼睛故作凶狠地瞪着他,却怎么看都令人觉得可爱迷人。

言峥无声地轻笑了一下,下巴朝单车后座抬了抬,好心邀请:“上来?”

沈余大概是心虚,以至于怎么看都觉得某人笑得饱含深意,于是,她梗着脖子,气呼呼道:“谁稀罕坐你的破车!”

她说完,也不搭理对方,径自朝前方大跨步而去。不料,她才走了几步,身旁突然一阵风掠过,定睛一看,那个家伙居然骑上车自己先走了!

她等了他这么久,他居然就这么走……了……而且还是携款私逃……

果然这世上长得帅的人不一定心地善良,也有可能良心都被狗吃了!

江城市的高中开学时间都差不多,所以,一大早市区就堵成了长龙。等沈余艰难地从公交车上挤下来,完好无损地站在江城一中的大门口时,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

学校里人山人海,到处是来报名的学生以及家长,沈余还在气言峥不等自己这件事,索性背着手独自在学校里瞎溜达,权当提前熟悉校园环境。

不过,今天真的不适合逛校园,她这没走几步呢,就被撞到两次外加绊了一次脚。踉踉跄跄地站稳,她正打算跟扶住自己的好心人道谢,一道温润的声音已经自她的头顶上方响起:“沈余?”

沈余赶紧抬头,只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带着温雅笑意的少年,正是自己在美术培训班认识的偶像。她开心地笑起来:“裴禹师兄,你怎么也在这里?”

裴禹温和地朝她伸出手:“你好,学妹。”

素来不拘小节的沈余,一脸羞赧地与对方握手:“没想到师兄你居然也是一中的学生?!缘分太惊人了!有师兄在,瞬间发现这所学校好像也没那么讨人厌了。”

沈余才说完,脑门上就轻轻地挨了一下。裴禹笑容温柔又无奈地看着她:“大庭广众说这种话,小心走不出校园。”

沈余闻言,迅速扫了一眼周围,果然接收到好几对敌视的目光。她悄悄地缩了縮脖子,惹来眼前之人的一阵轻笑。

“怎么一个人?报名手续都办好了吗?”

沈余摇头:“我先熟悉熟悉环境。”

“新生报名的窗口在另一边,我先带你过去吧。今天是第一天,报名的人很多,你抓紧时间,上午就把手续全部办好。”

“谢谢裴禹学长!”沈余跟在轻车熟路的裴禹身后来到公告栏寻找自己的名字。作为全省中考状元,言峥的名字毫无意外地出现在高一(1)班的第一个。

沈余看到言峥二字,下意识地掉头就走,结果刚迈出步伐,就被一旁的裴禹给拉住了。他指了指倒数第三排的名字:“去哪里?你被分在一班。”

“啊?不可能吧?!”沈余傻眼,坚决不相信这个事实。直到她反复确认了自己的姓名以及标注的初中的学校全名,终于悲伤地承认,她真的跟言峥那家伙分到同一个班了……简直晴天霹雳!

裴禹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以为她是没跟熟人分到一个班的缘故,于是,出声宽慰:“别担心,你看第一名这位也是你们学校的,想想,有没有印象,说不定还是熟人。而且,到了新环境自然而然就会认识一些新朋友,恰好我有个妹妹也跟你同班,有机会介绍你们两个认识。”

沈余长叹一口气,她跟那位何止是熟,简直是世仇,好吗!而且,她的学费还在他的身上,如果她不主动送上门去,估计那个冷血的家伙自己报完名就会直接走人吧。

裴禹见她皱着小脸苦哈哈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正待开口,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他抬起头看见来人,笑容瞬间温柔了几分:“菲菲,报到的事情都弄好了吗?叔叔阿姨呢?”

沈余闻声望去,只见来者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生,身穿粉色公主裙,戴着粉色发箍,五官明艳,下巴微扬,神情透着一股高傲,像个骄傲的公主。

罗菲儿看到沈余与裴禹站在一起的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开心。她目光不善地瞪了沈余一眼,然后径自走过去,一把挤开沈余,旁若无人地挽住裴禹的手臂:“都搞定了,爸爸妈妈在校长办公室呢。裴禹哥哥,你在这里看什么呀?我刚刚找了你很久,走得脚都痛了。”

裴禹摸摸她的头:“先跟你介绍一个新同学,然后我带你去休息。”他指了指沈余,“这位是我在美术培训班认识的一位师妹,叫沈余,正好与你在同一个班。你们认识一下,以后好好相处。”

罗菲儿嫌弃地扫了沈余一眼,哼声道:“我才不要!”

裴禹看着罗菲儿,笑得宠溺又无奈:“沈余学妹,这位就是我刚才跟你提过的妹妹罗菲儿。她从小就被我们宠坏了,嘴硬心软,还请你以后多包容多照顾她一下。”

赞 (8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