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而栖2(五)

木子喵喵

前情回顾:

于苏木得知陆泽漆订婚的消息,萎靡不振,陆连清为了逼迫苏木退出,拿出撒手锏,原本沉寂已久的往事再次被揭开,于苏木彻底崩溃……

part5

于苏木回到酒店时,归宁和七彩都已离开了。

没有在意酒店大堂的人朝她投来异样的眼神,浑身湿透的于苏木回了房间。

将淋湿的衣服脱下,于苏木光脚踩在地毯上,走进了浴室。

冲了一个热水澡之后,她把自己砸在床上,裹着被子,什么都没想,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时,已是晚上。

落地窗外细雨迷蒙,整个城市被包裹在一层水汽当中,云雾迷蒙。

于苏木裹着被子靠在床头发了一会儿呆,手机屏幕在黑夜里一闪一闪的。

于苏木拿起手机,是母亲孙雪的来电。

她坐起身子,调整了思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才接起了电话。

孙雪在电话那头对她说:“你秦叔叔明天会去B市,我让他给你带了一点你平时喜欢吃的薯粉饺子,我做了保温措施,你们见面时,应该还是热的,你可以直接吃。”

电话里,于苏木的话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孙雪在说话:“昨天看了B市的天气预报,说这几天变天,阴到暴雨。苏苏,你要注意保暖,一个人在外面,妈妈照顾不到你,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嗯。”于苏木的声音低低的,“妈妈,我知道。”

孙雪那边沉吟片刻,问:“苏苏,你不开心吗?”

于苏木:“没有啊,妈妈。”

“你是我的女儿,你的语气妈妈怎么会听不出来,是不是跟小泽吵架了?”

苏木顿了顿,才说:“妈妈,没有。”

孙雪说:“那就好,小泽这个孩子挺懂事,有空再带他回家玩,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于苏木觉得鼻子有点酸,她觉得眼泪真的不能掉,一掉便一发不可收拾,她从没发现自己像现在这般脆弱。

可她不想让孙雪担心,便故作镇定,回答她:“好的,妈妈。”

“嗯,我們苏苏这么乖,以后有小泽一直照顾着你,就算有一天妈妈离开了,也能放心了。”

“妈妈,你别说这样的话,你不可以离开我的。”妈妈离开了,世界上就真的只有她一个人,她就真的无亲无故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觉得自己未来的人生都无法快乐起来。

也许是感受到了于苏木的悲伤,孙雪笑着说:“傻孩子,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走的路,谁也不能陪着谁一辈子,人到最后终归是要走的,其实,有时候,我挺想你爸爸的……”

“妈妈……”于苏木难受地说,“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好。”孙雪说,“苏苏不喜欢,妈妈就不说。”

那天,挂了电话后,于苏木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

这些年,父亲离世之后,于苏木总觉得母亲过得不快乐。

有人说,相爱的两个人,如果夫妻中的一个先离世,另一个也会不久于人世。

于苏木宁愿这句话只是有人说说而已。

于苏木没让自己沉迷于悲伤太久。

清晨六点,她便醒来。

去酒店餐厅用了早餐之后,她回了学校。

上午上了两节英文课后,她接到了秦政打来的电话,吃饭的地方约在了上次陆连清带着成氏母女相亲的餐厅。

于苏木到的时候,秦政已经在包厢里等着了。

偌大的包厢里只有他们两人。

于苏木丝毫不觉得奇怪,自从母亲嫁给了秦政之后,在生活方面,秦政给她们的永远是最好的。

对于这个叔叔,于苏木不喜欢也不讨厌,有的是尊重与感谢。

尊重他是她的长辈,感谢这些年他对她们母女,尤其是对母亲的好。

坐在包厢里的沙发上接电话的秦政看见于苏木来了,朝电话那头的人说:“行了,行了,就按照我说的方案进行,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两小时内别找我。”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站起身,笑着朝于苏木走去:“小苏来了,快坐,快坐!”

于苏木在餐桌边坐下,一旁的服务员礼貌地问:“先生,可以上菜了吗?”

“上,上!”

不一会儿,服务员便将秦政点好的菜一道一道上了,每一道菜的餐盘都十分精致,让人看一眼便有食欲,价钱也自然贵得出奇。

秦政说:“叔叔不知道小苏喜欢吃什么,所以,这餐厅每一样好吃的都点了一份。来之前,有人告诉我,这家餐厅在B市名声不错,希望是真的不错。小苏,快尝尝吧!”

说完,他像想到什么,从桌上拿了一个保温饭盒过来:“对了,这个是小雪让我带给你的,要不……你先尝尝这个?小雪今天起了个大早,就是为了包新鲜的饺子让我拿过来给你尝尝的。”

于苏木接过饭盒,说了声:“谢谢叔叔。”

“不用谢,不用谢,如果你们喜欢,叔叔很乐意每天都当你们的快递员。”

于苏木笑了笑,知道他只是在开玩笑。

秦政本就是白手起家,在他们家那一带是有名的富商,最近几年生意更是做得红火,连B市的大公司都主动求合作。昨天孙雪在电话里告诉她,最近秦政会经常出现在B市谈生意。

刚说完,秦政的手机便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手机,皱了皱眉,抬头面对于苏木时,依旧一脸和气地说:“小苏,我先接个电话。”

这一餐,于苏木只吃了孙雪让秦政送过来的饺子。

其实,她和母亲都不需要大鱼大肉,只要柴米油盐的小幸福就好。

这一餐,秦政虽说自己不忙,但电话不断,都是生意方面的事情,于苏木早已习以为常。

中途,她去了一趟洗手间。

洗手间就在包厢里,出来的时候,她发现包厢里热闹了几分,只见包厢里来了不少人。

听谈话的内容,她才知道,是想跟秦政合作的商场上的人,正好在隔壁包厢用餐,听说他在这,过来打招呼。

于苏木没想到,在这些人当中,居然有成氏母女。

Part6

成母对秦政十分客气,竟是有事相求:“……希望这一次竞标中,成氏能中标,一切都要靠秦总啊!”

秦政和和气气地与他们说话,和气中谈吐优雅,从容不迫,整个气场都将身边的人压了下去。

那是于苏木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秦政,与在母亲身边小心翼翼地哄着母亲的他完全不同。

成雯雯是第一个发现她的存在的人,成雯雯的视线看过来时,成母也看了过来,两人在看见是她时,皆是一愣。

随即,成母的眼神中出现了鄙夷,她笑着对秦政说:“秦总悄悄来这,原来是和佳人有约啊,难怪我们怎么请也请不动秦总。也难怪,现在的女大学生青春活泼,就是喜欢像秦总这样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秦总是否知道这姑娘跟陆家的小少爷也有染?”

成母这话一出,便令秦政变了脸色。

成母见秦政脸色变得那么难看,顿时更加得意。

毕竟,前些天,于苏木跟她顶过嘴,又抢了她女儿的心上人,此时看见于苏木与秦政在一起,便觉得抓住了现行,认为于苏木是被秦政包养的女大学生。

秦政生气道:“成总,我敬你是秦氏的客户,认为你也是经历过场面之人,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你心里应该有点数!”

成母忙道:“是、是、是,怪我,我不应该说得这么直接,毕竟忘了小姑娘面皮薄,会有几分不好意思。”

秦政十分震怒:“荒唐!成总难道不知,这是我女儿?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胡话!”

秦政这话一出,成母跟成雯雯都震惊了。

于苏木居然是秦政的女儿?

成雯雯更加震惊,先前,她听陆连清在饭桌上说的话,以为于苏木是个贫困学生,不过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和多余同龄人的成熟,才吸引了陆泽漆。

她认为,假以时日,等陆泽漆看腻了,便也会抛弃了于苏木。

毕竟,哪个世家子弟真的会与贫困家庭出身的女孩结婚生子?那只是小说、电视上才有的剧情。

可现在,事情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

于苏木是秦政的女儿!

秦政是谁?省里首屈一指的富商,即使在B市,也赫赫有名,多少人求着与他合作,请教他在商场上白手起家、事业蒸蒸日上的经验。

有人说秦政这辈子都没结婚,只为了等一个已经嫁为人妇的女人。

当年,孙雪的丈夫意外身亡后,孙雪改嫁给秦政,秦政宠她爱她,连结婚都按照孙雪的意愿没有办酒席,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谁又能知道他居然有个这么大的女儿?

成母顿觉失态,尴尬地笑了笑,说:“秦总别介意,抱歉,我只是开了个玩笑,开个玩笑……”

秦政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既然别人已经道歉了,他也就不介意,面色恢复了几许。

这时,只听见另一个声音传来:“成阿姨,如果有人说你的女儿被包养了,然后再告诉你这只是一个玩笑,你能欣然接受吗?”

成母看过去,说话的人正是于苏木。

此刻,她正倚在墙壁上,双手环抱,姿势懒散,清淡的目光中有几许嘲讽、几分傲然。

第四章

Part1

最后,成氏母女灰溜溜地走了,于苏木并没为此感到任何快乐,她只是很讨厌,很讨厌成母那种有钱人高高在上的姿态。

一群人离开了之后,于苏木也跟秦政告别,并拒绝了秦政要送她回学校。

秦政以为她生气了,忙跟她道歉:“抱歉,小苏,我不知道今天会发生这种事,你别放在心上。是叔叔不好,不应该让那些人过来……”

于苏木看着眼前这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此刻却因为害怕她生气而显得不知所措的男人。

他一定是爱母亲爱得太深,才能对她们如此包容,如此善待。

“叔叔,我没生气。”于苏木给秦政一个笑容,“我下午还有课,的确该回去了。很欢迎你当我和母亲之间的快递员,饺子很好吃。”

自从娶了孙雪,秦政从未见过这样的于苏木,在他眼里,这个孩子总是话不多,对他倒也尊敬客气,就是因为这样的尊敬客气,让他感到无力,让他感到无论他做什么,这个孩子仍然跟他保持着距离与隔阂。

現在,这孩子居然朝他笑了,他顿时觉得无比开心,比签了一个大单还开心,他笑呵呵地说:“行,行,那你路上小心,叔叔就不送你了,有事打叔叔的电话!”

“好。”

于苏木离开了包厢后,去了电梯口。

此时正是用餐高峰期,电梯口的人非常多,于苏木不愿等,便原路返回,去了离包厢不远的楼梯通道。

刚打开通道的门,要下楼,便听见空旷的楼梯间传来一个女声:“于苏木。”

她回头,便见成雯雯推开门,朝她走了过来。

于苏木立在台阶边,看着这个即将与陆泽漆结婚的女人朝她走来。

成雯雯说:“于苏木,你知道吗?我和我妈妈从来没受过这样的羞辱!”

面对她的愤怒,于苏木平静地哦了一声:“今天不是体验了一把?”

这句话成功地引起了成雯雯的恼怒,她瞪着于苏木,嘲讽:“别以为你妈嫁给了秦政,你就能山鸡变凤凰。山鸡永远只是山鸡,无论披上多么华丽的外套,骨子里的卑贱都改变不了!”

于苏木笑:“山鸡?成小姐说的是你自己吗?我觉得这个形容其实不太好,如果不是你投胎的时候投到成家这样一个好人家,估计连做一只山鸡的资格都没有吧?”

“你!”成雯雯气得浑身发抖,伸手便要给于苏木一巴掌。

于苏木自小学过功夫,岂是成雯雯这样的大小姐能扇中的?

她伸手一截,便截住了成雯雯挥过来的手。

成雯雯恼羞成怒,两手抓着于苏木的衣服,便要将她推下楼梯。

于苏木没料到她会来这一狠招,身体重心往后移,后脚踩下了阶梯,重心倾倒差一点摔了下去,好在她身后靠着墙,危险中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而成雯雯则没那么幸运,她一脚踩空阶梯,整个人都往楼下栽去。

于苏木本能地想拉住她,奈何她在半空中居然用力挣脱了于苏木的手,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雯雯!”耳边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喊声,是成母成晶。

成晶飞快地跑下楼,将女儿扶起来。

成雯雯摔得十分严重,额头上、身上都是裂开的伤口,尤其是額头上,鲜血流出,万分恐怖。

她哭着看向这边,委屈地说:“于苏木,我好心劝你不要缠着泽漆,不要做第三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泽漆,我不是故意找她的,我只是不想让你和陆叔叔为难……”

于苏木身体一僵,不用回头,她便能感受到身后那抹熟悉的气息。

她的眼睛从听见“泽漆”二字后一直都瞪着前方,她感觉到他从她的身边走过,下楼,在成雯雯的面前蹲下。

她听到成晶愤怒地说:“小泽,我看在这个女孩年龄小,又是你朋友的分上,不跟她计较,但是,雯雯被她害成这样,你是不是应该让她给我这个当妈的一个交代?”

“是啊!怎么没发现小姑娘年纪轻轻,这么心狠手辣!”

不知什么时候,楼梯口聚集了许多“观众”,有酒店的服务员,也有成晶饭桌上的朋友们。

他们一个个自以为看见了事情的全部,都在讨伐于苏木。

“这是秦总的女儿吧?”

“什么女儿,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是别的女人带进来的拖油瓶!跟雯雯这种真正的千金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就是!”

“就是!”

所有的声音对于于苏木而言都是耳边风,她丝毫不在乎。

她的视线一直落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其实,他们并没有多久没见面。

可再见到他时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在他消失的那几个月里,她都没觉得与他见一面是如此困难。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衬得他本就英俊的容貌更加莹然生辉,气质非凡。

在于苏木的印象里,他不常穿白衬衫,尽管这一身令他的冰冷更温和了几分。

可谁让他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很好看。

于苏木看着,不想移开视线。

陆泽漆没吭声,他将成雯雯从地上打横抱起,一步一步走上阶梯,走到于苏木的面前。

他看着她,眼神太冷,如冰冻三尺,他说:“苏木,道歉。”

他叫她苏木,倒是个很陌生的称呼,就像他现在站在她面前一样,冰冷而陌生。

于苏木不会说,我没有错,我不需要道歉。

在这样的环境中,她独自一人,处于劣势,没有援手。

她也不会说“你要相信我”这种话。

也许,在陆泽漆的双重性格出现之后,他已经不是她的那个陆学长了。

而她始终都在等,等他回来的那一天。

可她从未想过,如果那个陆学长永远回不来,她该怎么办?

于苏木没说话,在陆泽漆冷漠的视线中,她转身离开。

不想再纠缠,也不想让彼此的回忆中再添加裂痕,她唯一能选择的就是离开。

可那群老家伙往门前一挡,一副不道歉不让出门的架势。

“让开。”于苏木将声音压低了几分,面对眼前一群陌生的人,她不必和颜悦色。

“哎哟,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的,眼神还挺吓人。”有个胖乎乎的中年人手指着她,笑呵呵地说,“这张小脸蛋也长得不错,秦政会为了等她妈等到终生非她不娶,啧啧啧……哎呀!”

正笑得乐呵的中年男人忽然惨叫了一声,但见于苏木抓住他指向自己的手指往下用力一扳,痛得中年男人嗷嗷叫。

于苏木看着那些人,一字一顿地说:“我说,让开!”

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可那眼眸中的凛冽,浑身上下透露出的一股冷漠,却让那些原本调笑的人自动退开了。

于苏木松开那个一直号叫的男人,刚要出门,便听见成晶说:“看见没,看见没,这小妮子厉害得不行,还会功夫!我们家雯雯弱不禁风的,怎么是她的对手!”

于苏木顿住脚步,微微侧了侧头,只说:“再惹我,下一次就不是只从楼梯摔下去这么简单。”

撂下这句话,于苏木便离开了,罔顾成晶在身后气得跳脚,嚷嚷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小姑娘。

既然已经背了一个黑锅,她不怕再让这些人认为自己的确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耳边是成晶暴跳如雷的骂声。

陆泽漆抱着成雯雯,眼睛望着于苏木孤独的背影,静如深潭清水,一言不发。

Part2

“嫂子学妹!”于苏木在电梯口被叫住了,是江梁。

她回头,江梁朝她跑了过来:“你没事吧?”

方才他有事出去了,回来便听到发生的事,正好看见于苏木往电梯这边走。

苏木摇头:“我能有什么事?”

“嫂子学妹……”江梁欲言又止。

“你叫我苏木吧。”这是第一次,于苏木面无表情地让他纠正这个称呼。

“嫂……”江梁改了口,“苏木,你别怪二哥,二哥有他的难处。这些日子,他可能不能经常去找你,希望你能体谅他。”

“体谅?”于苏木笑,“从一开始你们就说让我体谅他,体谅的结果就是这个不能告诉我,那个不能对我说,连他要跟别的女人结婚这件事,都是我从新闻上看到的,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他的难处?”

“不是,苏木,我知道二哥要结婚这件事令你很难接受,但不是二哥真的要结婚,他……”

说到最后,江梁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

江梁正犹豫着,便见不远处,陆泽漆抱着受伤的成雯雯走了出来。

陆泽漆径自走到他们的身边,正好电梯到达了楼层。

于苏木先走了进去,抱着成雯雯的陆泽漆随后。

大家像有默契一样,明明还有很大空间的电梯却并没有人再进去。

电梯门缓缓合上,一路下降到一楼,都没有人说话。

直到电梯到达楼层,门开了,陆泽漆正要走出去,便听见身后的声音:“陆学长。”

他顿住脚步,没有回头,等她继续说下去。

他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能听见她说:“可能对于你而言,这几个字,你已经不需要,但我希望能给自己一个交代——陆学长,我们分手吧。”

對于这几个字,陆泽漆一个字都没回应,好像是听她说完了一句极其普通的话,他便走出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隔绝了他们俩。

门再一次开启,是因为有人要上楼。门被打开后,门外的人看见里面站着的于苏木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她已走出了电梯。

那人奇怪地囔囔:“没见过还有站在电梯里面发呆的人。”

于苏木回了学校,下午还有课。

七彩见她准时来上课,问:“苏木,你没事吧?”

于苏木:“没事啊。”

是啊,能有什么事呢?

大多数人,无论上一秒发生过多么令人痛彻心扉的事,下一秒,依然若无其事地活着,不管内心多么波涛汹涌,表面依旧要假装风平浪静,这就是生活。

有人说,要忘记上一段感情,要么有新欢,要么靠时间。

于苏木觉得自己在短时间内不可能爱上别人,也许这一辈子,也无法像爱陆泽漆那样爱上另一个人。

时间呢?

她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不爱陆泽漆的那一天,目前的她不想将自己沉浸在悲伤中,所以,她将一天的时间安排得很满,她甚至接了好几个翻译的家教工作,希望用忙碌来遗忘一些悲伤的事情。

七彩见她这样,又心疼又担心,有一天,终究忍不住问:“苏木,为什么陆学长他都不来找你?”

她反问:“为什么要来找我?”

七彩:“可是,你都不难过的吗?”

“难过?”于苏木说,“难过啊。”

“难道你就打算这样放弃陆学长吗?你不是很喜欢很喜欢陆学长吗?”

于苏木怔了怔,连七彩都能看出她很喜欢陆学长吗?

可……

“那还能怎样?”她说,“我喜欢他,可他已经不喜欢我了啊。”

那还能怎样,谁又能知道这一句话中承载了多少无奈。

在自我麻痹的时间里,偶尔会有一两条关于陆泽漆的“新闻”传入于苏木的耳中。

有人说:“那天我看见成雯雯来学校等陆学长放学欸!”

有人说:“没想到他们真的在一起了……那陆学长消失了那么长时间,就是跟成雯雯在一起了吗?这样算不算劈腿?”

“就算他劈腿,我也喜欢他啊,他劈腿肯定是因为于苏木不够好!”

在学校各种“新闻”和八卦当中,于苏木做着自己的事,直到有一天晚上,她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说她母亲出事了。

于苏木买了连夜赶回家的机票,但是已经晚了。

于苏木再见到母亲时,母亲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孙雪是自杀的,因为抑郁症。

Part3

“自从你父亲走了之后,小雪一直过得不快乐,我带她去看医生,医生说她有重度抑郁症。”事后,秦政告诉她,“小雪怕你担心,一直不让我告诉你。可是,这些年,经过心理医生的调节,她的病情显示是有好转的。那天我去B市出差,她还很开心地要给你包饺子,可回来……却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这个老男人终于忍不住,在这个一直与他生分的姑娘面前蹲下哭泣着。

那是他爱了一辈子的女人,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他把自己能给的最好的给她,可她最终没有爱上他,而是选择永远离他而去。

早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付出便有回报,可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然会守在她的身边,更加关心她、呵护她,让她不至于对这个世界那么绝望。

就像年轻的那个时候,他爱上她,愿意做她不回头看的影子,只要她给他追寻她脚步的机会。

每天放学,他都守在她回家的那个路口,不管她会不会经过,似乎只要守在那儿,便能守住她的一世。

工作后,他想要给她丰厚的物质生活,所以他拼命地工作赚钱。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两样东西,除了工作,便是她。

即使当初她嫁给了别人,他依然在身后默默地守护着她。

他知道这一生,他不曾真正拥有过她,可只要他能为她做任何令她开心的事,他都愿意。

可现实就是那么残忍,连他这么小小的一个心愿都不肯满足他。

于苏木看着这个深爱着自己母亲的男人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她想说些安慰的话,可喉咙如被堵住一般,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看着灵堂上,遗照中的母亲,那么熟悉的面孔,明明应该是就在身边喊她“苏苏”的人,怎么就再也见不到了?

于苏木捂着眼睛,可眼泪捂不住,从她的指缝间流了出来。

她失去了父亲,也没有了母亲。

世界上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再也没有人会喊她:“苏苏,你还好吗?”

孙雪下葬的那天,这个城市下起了雨。

于苏木亲手将母亲的骨灰盒放进了父亲的墓地中。

当初父亲离世后,母亲曾做了两个连在一起的墓碑,一块写着父亲的名字,一块写着母亲的名字,用红布条封了起来。

母亲曾说,生前是于石韦的人,死后也是。

所以,即使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了,她也要和他在一起。

于苏木曾问母亲:“为什么会爱上父亲,是因为父亲比秦叔叔好吗?”

母亲笑着说:“你爸爸那时候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混,什么都不会,整天喊打喊杀,一份正经的工作都没有。”

“所以,外公那时候不喜欢爸爸,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吗?”

“是啊。”

“但是,妈妈很喜欢爸爸,所以坚持要跟他在一起。”母亲说,“爸爸也为了妈妈变成了更好的人,努力工作赚钱养家。”

“对。”母亲的声音似在回忆和憧憬,“那时候,虽然钱不多,但很幸福。这世上每天都有很多人变成夫妻,可将就的人太多,真心相爱的人却很少。”

那天,所有人都陆续离开了之后,于苏木在墓地待了许久。

空旷的墓园,雨水淅淅沥沥地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撑着伞走到她的面前。

她慢慢地抬头,那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于苏木没起身,也没说话,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已经花费了她太多的力气,如果可以,她也许会选择一直靠在父母的墓碑上,直到老去。

“于小姐,你好,我是你母亲生前的心理医生沈黎。”

于苏木靠在墓碑上,没说话。

沈黎看着这个精疲力竭的女孩,他懂她的悲伤,看得见她眼神中的迷茫与空洞。

所以,他便不在意她对自己的态度。

“于小姐,我接下来所说的事情,你可能会觉得很意外、很难以接受,但是,这是你母亲生前所托,希望你别怪她。”

听见“母亲”的字眼,苏木的眼睫颤了颤,她的视线重新落在沈黎的身上。

沈黎说:“二十年前,你曾遭遇过一起绑架案,和你一起被绑架的还有陆中集团的小公子陆泽漆。其实,这一场绑架案并不是一起意外,是有人策划的,策划的人便是你父亲于石韦。

那时候你父亲于石韦一心想要出人头地,却偏偏到处碰壁。你大伯的儿子马新当初进了世界五百强企业陆中集团,有幸替陆泽漆的兄长陆淮南做事。陆淮南一直视陆泽漆为眼中钉,便策划了这场表面上看起来是绑架的案子。马新找到了你父亲,告诉他,只要和他一起做好这件事,便能得到一大笔钱……”

沈黎是学心理学的,对心理的揣摩非常精准。

当于苏木听着他说话时,她便能想象得出母亲在对他说这些话的模样。

沈黎的模样在于苏木的眼里开始与孙雪重合,仿佛这一切真相都是母亲亲口在与她诉说——

“石韦太想出人头地,便答应了马新。为了将绑架演得真实一点,他把自己的亲生女儿伪装成被绑架的少女。谁知道小泽并没有所有人想象中那么无能,他放了一把火,将你救了出来。石韦听说了之后,忙赶往现场,却在半路上出了车祸,与一辆保时捷相撞。石韦当场死亡,而那辆保时捷的主人则变成了植物人。

而那个植物人便是小泽的亲生母亲白芷。陆连清对你说,你与小泽母亲的车祸脱不了关系便是这个原因。那时在医院,我就在你们的身后,听着陆连清对你说这一切。苏苏,不要怪小泽,他是为了保护我,才表面上答应陆连清,跟成家姑娘结婚。在我见到小泽的第一眼,便知道他是个好孩子。这些年,他一直守着这个秘密,自己不说,也不让我告诉你,因为怕你背负自责和负担,他希望你们之间的感情没有任何杂质,也不用被上一代人的恩怨影响。

那天,我给你打电话,感觉到了你对小泽的失望。苏苏,妈妈不想成为你的负担,不想成为陆家人威胁小泽的筹码,所以,妈妈选择离开……但这也只是个借口。苏苏,原谅妈妈的自私,这些年妈妈一直很想念你的父亲。无论他做错了什么,对于别人他有愧,但他始终是我孙雪爱着的男人。妈妈希望你能原谅他,也原谅我。妈妈希望你能幸福。”

下期预告:母亲离世,于苏木一蹶不振,幸而陆泽漆对她悉心照顾,他说:“苏苏,我一直都在。”橫亘在两人之间的恩怨成为跨不去的鸿沟,于苏木选择离去……直到在异国他乡再次相遇……

直到母亲去世,于苏木才深刻认识到自己还有很多话来不及跟她说。即日起,带上话题#泽木而栖2#说一说你和妈妈之间发生过什么温暖的事,@魅丽七班,我们将抽取一名读者,送样书一本。截止日期:3月28日。

赞 (2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