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过年不收礼,只想过个清净年

又要过年了,每年春节我都是一脸菜色——饿的。

别人都是每逢过年胖三斤,而我是每逢过年瘦三斤。

原因就是,大年三十的晚上,我爹就会备上一大桌酒菜,有鱼、有鸡、有鸭、有肉,随着这几年生活水平的提高,肉的种类也在增多,甚至还会有虾。

或许,看到这,你们会觉得这不是挺好的吗?呵,真是天真!

我说的一大桌,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大桌,是能从除夕吃到初八的一大桌!

每年我都生活在“今年年夜饭会吃到初八吗”的恐惧之中……

今年我也依旧在为“年夜饭可不可以做少一点”而奋斗!

周周

在福建老家,每家每户最少都会有一套完整的泡茶工具,没错,泡的就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芳香怡人的功夫茶。

于是,每次过年我在家的时候,我们家绝对会出现这样的画风。

我奶奶:“周周啊,有客人来了,下楼来泡茶。”

我爸:“周周啊,你姑姑来了,下楼来泡茶。”

我妈:“周周啊,你叔叔来了,下楼来泡茶。”

我:“仙女啊,你去,你最棒了,顺便告诉爸妈,我不在家,嘿嘿。”

仙女是我妹妹,这个不要脸的人强迫我们全家人喊她仙女!

我奶奶、我爸、我妈:“别欺负咱们家仙女啊。下来泡茶。”

我:“?”

仙女:“本仙女十指不沾功夫茶,哈哈!”

閩南语特有的“啊”字结尾的软糯口音可以说是我过年时害怕听到的。

我全家人:“周周啊,烧水泡茶。”

我:“……”

小九:周周啊,来泡茶!

墨子:周周啊,来泡茶!

沐沐:周周啊,来泡茶!

颜小二

在我弟弟出生之前,在我们家,我一直是我这辈最小的,再加上姑姑们特别能生,于是乎,我就有很多哥哥姐姐。这些哥哥姐姐也能生,于是,我就有很多侄子侄女。

每年过年,我就像一个幼儿园园长,带着一群熊孩子玩,而我亲爱的哥哥姐姐则在牌桌上玩得不亦乐乎。感受到我的怨念了吗?我这朵祖国的花朵就这么被摧残了。

过年期间,每天围绕在我耳边的都是小孩子的吵闹声。

侄女A:“小姑姑,我要吃苹果,你帮我削好不好?”

侄子A:“小姨,小姨,我们来玩鞭炮吧,这个可好玩了。”

每当这时,我就很绝望,我最怕的就是鞭炮啊!

当然,还不止这些,每过几十分钟,我就要处理一宗纠纷。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是一个被编辑耽误的好幼师。

墨子:纠纷是这样的吗?颜小二阿姨,周周小朋友抢我的糖吃!

周周:颜小二阿姨,墨子小朋友抢我的鸡腿!

猫空:楼上两个三岁幼稚鬼。

小九:颜小二阿姨,猫空阿姨不合群!

沐沐

过年很痛苦,尤其是单身的话,这种痛苦是翻倍的!

每次家里一来亲戚,大家开口第一句是拜年,第二句就是问我妈,你女儿找对象了吗?

不出十句话必定会有,欸,我认识一朋友家的儿子也是单身呢,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啊,找个时间你们见一面呗!

打完电话后,她说:“我跟他约了,明天晚上大家见一面吧!”

如果我妈询问她,那男生多高呀,她就会说,哎呀,找对象啊,不要看身高、看长相,外表都是假的,要人好呢!

然后,她就拉着我的手,一副亲切的容嬷嬷样说:“妹子啊,我是跟你讲实话,找对象啊,不要看外在,人老实本分就够了!”

其实,我只是想问一问这位阿姨,你还记得你是来拜年的吗,怎么变成你是来做媒婆的了?是过年期间,都不跳广场舞了吗,你这么闲?!

小九:我们那过年广场舞也不会停!

周周:小九这抓重点的能力……

墨子:为什么长得帅还没有对象呢,是不是身高没有一米八?

颜小二:找对象了吗?我丑。

猫空:一首《春节自救指南》送给你。

特派小编鹿昭夏

每逢过年胖十斤不是假话,你要承受的不仅有肉的重量,还有红包的分量!

过年的时候,我妈妈就喜欢带着我走亲访友……

亲戚:“夏夏,一年也见不了几次,红包收着。”

我妈:“你又见外了,夏夏不喜欢这些,你别给。”

我一听就急了,谁说我不喜欢?我妈妈咋乱说话,客气也不是这么客气的!

我赶紧笑嘻嘻地从我妈妈背后绕过去,把红包收了:“您别听我妈瞎说,我可喜欢了。”

然后,这样的画面持续了好几天,眼看着我的荷包越来越鼓,我美滋滋地计划着该怎么用这笔钱的时候…

我妈:“过年收了多少红包呀?”

我:“几百啦,少!”

我妈:“我看你这荷包鼓鼓的,几千了吧?你看你上学要交学费,还有生活费,长大了花得更多,这钱……”

没等我妈说完,我含泪掏出红包:“拿去,您拿去,我给您还不行吗?”

所以,过年,我每天都在心惊胆战,想着爸妈到底啥时候来搜刮我的红包…

墨子:小时候,我妈也是用这个借口把我的红包收走的……

沐沐:我也是……

周周:我也是……

颜小二: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

看完小编和作者们的经历,你们眼前是不是展开了对过年的美好向往,今年,你收压岁钱了吗?!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