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礼物只缺一本《夏桐慕晨风》夏桐慕晨风(六)

新年快乐呀!大家是不是都给自己买了一本《夏桐慕晨风》作为新年礼物呢?

自从定下了要来长沙亲笔签名以来,我跟赏雨小姐姐的聊天都在围绕着这个主题,从什么时候买票到吃什么好吃的,一个不漏。美好的气氛一直在延续,直到确定了签名的数量——

雨哥:“喵啊,定了要签多少本吗?”

我:“大概三千多吧!”

雨哥:“可以分一半给你吗?卖萌可以获得一个短期劳工帮忙签名吗?你舍得你可爱到爆炸的宝贝码字工断手吗?”(拒绝作弊,从我做起,本猫发誓,每一本都逼她亲自签!)

我:“闭嘴,还想不想吃小龙虾?”

于是,你们的雨哥就这样拜倒在了小龙虾大钳子的魅力之下无法自拔!

上期回顾:从一起在陆家阁楼看星星后,夏桐与陆晨风的关系变得亲密起来。夏桐为了更加了解陆晨风,开始玩《英雄联盟》的游戏,可身为“游戏小白”,她的操作简直惨不忍睹。夏桐让别的男生教她玩游戏的事,被陆晨风知道了,他没来由地有些不高兴,只因为他这么一个大神就在她的身边,她居然找别的男人带她。

夏桐以为他们的日子会平淡地过下去,直到她开学。她偶尔也会想,等她开学了,陆晨风要怎么办。但是,她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陆晨风先遇到了大麻烦——他的队友们找来了。

打头的小哥哥头发染成灰色,他冲进家里的时候,夏桐差点以为家里进了土匪。他们一群人义愤填膺、浩浩荡荡地闯进来,这是什么情况?是来要债的,还是来打劫的?

“你们等等,站在门口别动。”夏桐站在这群人面前挡住他们,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领头的小哥哥以为夏桐要阻止他们进去,还想往里闯,后面还有人在叫陆晨风的名字,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奈何夏桐力气太大,她一把抓住小哥哥的手腕,小哥哥想要挥开她的手,结果诧异地发现她的手指就跟压着齐天大圣的五指山一样,任由他怎么挣扎,她都岿然不动。

小哥哥不想让人看出他的气力还不如一个妹子,只能装作让着她的样子,横眉冷对地、警惕地看着她,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怎么陆哥家里还藏着个小美女?”

“陆哥消失这段时间,就是为了这个女生?”

“啧啧,金屋藏娇。”

一群人七嘴八舌。

夏桐的气势颇足,用手指着他们的脚下:“换拖鞋了吗?外面下雨,你们的脚上全是泥,家里都是地毯,你们直接踩上去的话,阿姨很难打扫卫生的,知不知道?”

阿姨和管家站在夏桐的身后,阿姨听了这话,简直想给她鼓鼓掌。说得好,这群孩子毛毛躁躁的,就是欠教育,不知道珍惜别人的劳动成果。

一群大小伙子脸色顿时有些尴尬,就这么一句话,夏桐至于这么大音量吗?他们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娇小、尖下巴、大眼睛的小姑娘,她那一双灵动的眼睛转动的时候好像有波光闪动。那秋日的风吹过金色的芦苇荡,湖面波光粼粼,恰似她的眼波,不言不语,如泣如诉。

夏桐最出众的不是她的五官,而是她水嫩的肌肤,娃娃脸让她的轮廓稍显圆润,但是精致的尖下巴又中和了圆脸的稚嫩感,满满的胶原蛋白令人觉得青春逼人,脸上的笑容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

夏桐看他们在门口呆头呆脑地发愣,不知道这群陌生人想干吗。

这时,一个女生从这群爷们后面钻出来,喊他们:“发什么愣啊?还不进去。”女生高挑纤细,头发全部扎起,看起来十分干练。

“你是谁?”高挑的女生看着夏桐,眼神中隐隐带着敌意。

夏桐的第一反应就是:得了,这十有八九是陆晨风的仰慕者。

但是,夏桐是谁,她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吗?什么大风大浪,她没见过。她一甩头,换了一张官方的嘴脸:“你好,女士,我是陆晨风的助理。你们今天造访陆宅,有什么事情吗?有没有预约?如果没有预约,陆先生不见客。”

“原来是助理啊。”

“新来的助理吗,怎么从来没见过?”

“什么助理啊,不会是幌子吧……”

说这么大声,当她是聋子吗?夏桐的眼神好似寒冰,向醉心八卦的男生望去,而她自以为像寒冰一样、冷酷无情的眼神……其实,她这么一双含情的眼,无论露出怎样凶悍的光,都像是在传情。

男生被她看得忽然脸红,尴尬地噤声,摸摸后脑勺:“真的是助理吗?陆哥之前的助理不是韩助理吗?”

看来,他们真的是陆晨风认识的人,连韩助理都知道。既然如此,夏桐也就没有必要再拦:“我是新来的助理,有疑问,你们可以一会儿问陆哥。”

高个子女生轻轻地哼了一声,小声抱怨:“陆哥,叫得挺亲切的。陆哥不见谁,也不会不见我们的。你态度好点,别拿鸡毛当令箭。费尽心思接近陆晨风的人,我见多了,你省省吧,别白费心机。”

“嘘,你说什么呢!”高个子女生旁边的男生用手肘戳了她一下,对夏桐客气地解释道,“我们是陆晨风的队友,我是神农,这是我妹,我们队的后勤——芹菜。”

“我是Pluto。”穿格子衬衫的男生看起来年纪很小,十分可爱,他冲夏桐热情地挥手。

刚刚醉心于八卦的男生还红着脸,眼睛不敢跟夏桐对视,其实,知道她只是陆晨风的助理时,他心里还有点高兴,他觉得她好美、好可爱:“我是卡车斯基,他们都叫我卡哥。”

那个领头的小哥哥言简意赅地自我介绍:“Grey。”

夏桐尴尬了,这群人见面都是自报游戏ID的吗?可她并没有一个响亮到可以行走江湖的游戏ID,这可如何是好?她下定决心,回头她也要取一个这么响亮的名字。其实,她不知道,能够一次性见到这些人,对于游戏迷来说,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这里是WFLT战队的半壁江山,也是整个国服排位前二十名的半壁江山啊。

夏桐淡然地请他们入座。穿格子衬衫的男生在心里想,夏桐真是大气又与众不同,见到他们这一群人竟然面不改色,真是让人不得不欣赏。然而,夏桐完全不知道他們的内心戏这么多,这完全是个误会。虽然她在陆晨风身边工作,但是她连陆晨风是干什么也才知道不久,更别说摸清他战队里面的人都是谁了,就连“王者”是什么,她也是刚刚知道,还能指望她给出什么惊人的反应呢?

陆晨风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只见一群人已经被夏桐治得服服帖帖,此时正乖乖地在沙发上坐着,像是等着老师训话的小学生。

陆晨风用诧异的眼神看向夏桐,以眼神询问她:“你把这群人怎么了?”

夏桐连连摇头,她可什么都没有做,这群人是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好像被无形的手点了穴道一样。她心想,可能是因为她有特殊的人格魅力,但是,她从前不知道。

陆晨风的队友见到陆晨风的时候,客厅里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陆晨风一个人站在他们的对面,身体一半在阴影里,一半被自然光线笼罩。有那么一瞬间,夏桐觉得陆晨风虽然身处人间烟火中那么久,得到过无数人的掌声和欢呼,但是他很孤独。这种孤独让他像是断了臂膀的西方神祇,憩息在云朵的边缘,不肯坠落人间。

“你们不是在封闭训练吗?”陆晨风问。

“陆哥,你一声不吭地消失小半年,我们怎么可能还有心思专心打比赛。”

“胡闹,我的位置不是有寒冰替了吗?队里不缺人。马上就是决赛了,你们不回去训练,跑来我这里干什么。要兴师问罪,还是来跟我打一架?”陆晨风身高上的优势在这时显现出来,也可能不全因为身高,他本就是一个有气势的人,说话做事雷厉风行,严厉却令人信服。

一沓照片被放在木质茶几上,领头的小哥哥说:“哥,不是我们非要来找你问个明白,是你现在住的地方已经被人发现了。你自己看,这是你被别人拍到的照片。”

陆晨风拿起照片一一翻看,可能是因为隔得很远拍的,照片不算清晰,但是可以看清照片中的人是他,除此之外,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女生,正是夏桐。照片里面,他们在山道上散步。还有一张更加模糊不清,是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有些犯晕,夏桐扶了他一把。只是简单的动作,但是,从照片上看起来有着说不清的暧昧。他知道凭借媒体人的手段,这样的照片配上耸人听闻的标题,他身上的脏水更加多。这些照片没有被放出去的原因,很可能是他如今的话题性还不够高,毕竟他已经离开公众的视野小半年,又是专业领域的人物,再离奇的话题也要有热度才能炒得起来。

“哥,人家都已经逼到家门口来了,你就不能说出你离开的原因吗?我们相信你,但你总得让我们知道是为什么。”

这照片是Pluto的朋友通过渠道买来的,俱乐部给了一笔钱才从狗仔那里把底片拿回来。其实,按照他们的话说,费这个劲去挖陆晨风的隐私干什么呢,陆晨风不是娱乐圈的人,即使有隐私,也无法让太多人感兴趣,何必盯着他不放。他们都是从电竞还不是国家体育竞技项目的时代走过来的,那时候打职业电竞还是一件很离经叛道的事情。没有丰厚的奖金,没有各种各样的正规比赛,也没有网络直播这样的传播渠道,他们靠的只是自己的一腔热血、对电竞的兴趣,他们庆幸能遇到这些相互扶持的队友。

那时,他们去拉赞助,仅仅几万块钱的赞助都拉不来。别人说他们不就是些打游戏的,因此,他们不但没有得到资金上的支持,反而被问:“你们不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母,不觉得这是在浪费生命吗!”

有人来了,有人走,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

Chapter 04 她一定是拿错了男主剧本

陆晨风把照片摔到茶几上,再也没有多看一眼。

他双腿随意地放着,手搭在沙发靠背上,脸上一派淡然,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没有什么能够影响他的情绪。

他说:“我有什么好拍的,我早就过气了,是过时的话题了吧。”

长腿妹子芹菜一个箭步冲出来说:“老大,你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吗?谁要是说你过气,就让他到我们俱乐部门口去看看。你不知道你的粉丝有多疯狂,现在我们俱乐部门口还天天有你的粉丝在蹲守你,就想看你会不会出现。所以,别说过气,是连过气的一点点迹象都没有,你的人气只高不低,绝对不是我夸张。”

“呵。”陆晨风自嘲地轻笑,“那我还是正当红?”他嘴角微微上扬,情绪波动不大。

“绝对的,当红炸子鸡。”芹菜捣蒜似的连连点头。

夏桐盯著陆晨风因为长时间在家休养而肤色偏白的后颈,他忽然在她的脑海里变成了色泽金黄的炸子鸡。她没忍住,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笑出声来。

为什么正当红的人要叫炸子鸡,大概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人不吃牛肉,有人不吃猪肉,但是,很少有人不吃鸡肉吧?陆晨风正是人见人爱的鸡肉,尤其是那种烹调得当、散发着诱人香气、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唇齿间充满肉香的炸子鸡。

陆晨风眼角的余光瞥见夏桐莫名热切的眼神,后颈一凉。

他犀利的眼神射向夏桐,夏桐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噤若寒蝉。

陆晨风个子极高,足有一米八五以上,长腿宽肩,加上完美的脸,不像整日面对电脑的网瘾少年,倒像是从古希腊神话里走出来的人物,是力与美的结合。说具体点,就是博物馆里受人欢迎的、只挂了一块破布的那种画像。

陆晨风的队友们刚进屋的时候,急着质问陆晨风提前退役的真相,但是,等他们一个个安静下来面对陆晨风的时候,他们才想起陆晨风是个多么冷酷的魔王。

最怕空气里突然变得安静,一群人见陆晨风不吭声,想到以前训练的时候被陆晨风虐的日子,他们暗中交换眼色,却不敢说话了。

格子衬衫Pluto用胳膊肘捅了一下那个领头的小哥哥。

领头的小哥哥双手插兜,撇嘴没说话,表情有点不耐烦,又有点期待过后的失望。

就在他们以为陆晨风不会再开口说话的时候,陆晨风开口了,说:“一起吃顿饭再走吧。”

这顿饭的气氛异常诡异。

作为主人,陆晨风吃饭的时候一言不发,只管埋头吃饭。饭桌上的菜,他基本没动。他吃饭的样子很优雅,一看就接受过严格而良好的教育。和刚刚坐在沙发上散漫的样子不同,他吃饭的时候十分端正,背挺得直直的。

“我吃好了。”陆晨风搁下筷子。

他用纸巾轻缓地擦了擦嘴角,面前的碗筷摆放整齐,简直干净得过分。

夏桐其实是个有些迟钝的人,她平时和陆晨风吃饭,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今天这么一大桌人一起吃饭,她才意识到,陆晨风干净整洁的程度似乎有点过分了,简直像在看美剧《汉尼拔》。

陆晨风对面坐着的Pluto夹了一筷子醋鱼,啪嗒一下,酱汁不小心滴在了桌上。他刚要张口把鱼吃进嘴里,被芹菜忽然拔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抖,鱼掉在米色暗纹的桌布上,洇开一片显眼的浅棕色。

“吃、吃、吃,就知道吃。”芹菜的怒气都冲着Pluto去了,“少吃一口能怎么样,会死啊!”

“不,”Pluto很无辜地中枪,“不是,你吃火药啦?见人就喷,我又没得罪你!”

“我看你这一副吃货的样子就来气,不行吗!”夏桐没想到看起来柔美的芹菜原来是这样的暴脾气。

剩下的几个人中,夏桐是不知道说什么,另外三个人则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场明显是冲着陆晨风来的闹剧,默契地保持沉默。

陆晨风垂着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一阵突兀的吵嚷之后,芹菜泄气地摔了筷子,双臂环抱,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

餐桌上又陷入了令人难堪的死寂。

夏桐只好一个人默默地捧着碗喝排骨汤。

终于,WFLT战队目前的代理队长开口:“陆哥,你回来吧,这个队伍只有你能带。”

所有人都停下手上的动作,期待地看着陆晨风。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陆晨风的眼珠动了一下,但他没有抬头,依旧无言。

就连迟钝的夏桐都不禁被胶着的沉重气氛感染,缓缓地放下手里的排骨汤碗,只剩了一点汤汁在碗底,热气早就散了,一点点油花漂浮在上面,喝到嘴里平淡无味。

突然,陆晨风站起来,他身下的椅子脚蹭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

他丢了句话给夏桐:“你送客。”然后,他便上楼去了。

陆晨风上楼的时候,夏桐注意到他的腿微微发颤。

夏桐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想立马跟上去,她真怕陆晨风下一秒就会倒下去。

受到一点刺激都能晕的人,面对战队成员突然到来的惊吓,还能硬撑着跟他们吃了这么久的饭,这也太反常了。

陆晨风回头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她刹住了脚步。

她叹了一口气,陆晨风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让她怎么办?

眼前这群人迫切地想要找回陆晨风这个不打声招呼就消失的队长,夏桐理解他们的心情,这确实是怪陆晨风的臭脾气,一言不合就玩消失,也不知道是谁把他惯成这样的。

但是,夏桐护短啊,她可不管陆晨风的脾气臭不臭,她就是站在他那边。

陆晨风这么骄傲的人,让他向所有人承认自己再也没办法参加竞技比赛,向所有人宣告正常人的生活已经离他很遥远,估计能要了他半条命。

她得把对面这些“麻烦”给弄走。

夏桐拎起桌上的茶壶,微笑道:“还喝茶吗?我给你们添点茶。”

没人理她。

夏桐給他们添了茶,又问:“吃饱了吗?给你们添几道菜?”

还是没人理她。

夏桐保持微笑:“厨房师傅要下班了,你们确定不加点心?”

夏桐对面这群电竞大神终于动了动屁股。他们实在想不通,夏桐的耐心是从哪里修炼来的,他们面对面地和她坐在餐桌旁,眼睛都要瞪得僵硬了,她还能抿着嘴没事人一样冲他们无辜地笑。

夏桐满是胶原蛋白的包子脸上,左边有个不明显的小梨涡,笑起来的时候,说不出有多可爱。

显然,夏桐这种无辜的笑脸,对于电竞BOYS的杀伤力是巨大的。

他们轻轻咳嗽了一声,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夏桐的耐心和无辜只是一种假象,他们要真的认定她是只小绵羊,往后可就要吃大亏了。

“点心就不吃了,我们……”

突然,一声沉闷的巨响从楼上传来,正在讲话的Pluto顿住了,所有人疑惑地看向楼上。

夏桐拔腿跑上楼,手一挥:“管家,送客。”转头,她用有些僵硬的笑容对他们说,“东西倒了,我去看看,慢走不送。”

管家:“……”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助理。

“欸!”年纪最小还有点稚气的Pluto的手僵在半空,“还没问……你的名字?可以给我们你的电话号码吗,或者微博号、微信号?以后要是联系不上老大,我可以联系你吗?”

没有人理会Pluto的一连串发问。

领头的小哥哥伸手搂过Pluto的脖子,把他往门口拽:“你是来找老大的,还是来要美女的联系方式的?你也是不长眼,不看看是谁的妹子,你找死呢!”

Pluto委屈地撇嘴:“老大说了,她就是一个助理啊?”

剩下的所有人用同情的眼神望着他:“小P,你真单纯。”

夏桐冲进陆晨风的房间锁好门,看到陆晨风已经晕倒在地上,窗边的柜子被他带倒。

夏桐一个箭步冲到他的身边,一把将他从地上抱起来,整个步骤一气呵成,仿佛演练过千百遍。

夏桐一脸肃穆地用公主抱把陆晨风抱上床。

要是管家看见这一幕,肯定又要摇头,又是一个被陆晨风的颜值征服的“裙下之臣”啊,但总给人一种男女主角拿错剧本的感觉。

上市预告:亲爱的花粉们,《夏桐慕晨风》的连载到此就结束啦!大家是不是还没有看够呢?夏桐正在寻找的真正的爱情是不是陆晨风呢?“睡美人症”会不会成为感情逐渐升温的两人之间最大的阻碍呢?赏雨时节全新浪漫甜文《夏桐慕晨风》已于2018年1月正式上市,带着你心中的问号去欣赏这篇超甜超萌的故事吧!

作者寄语:连载虽然结束了,但腿哥和桐妹的故事还在继续,非常舍不得和大家说再见。想知道后续的小天使可以购书,也期待下一本书和大家再度相遇。山海人潮,何其有幸,遇见你。

——赏雨时节

2017.12.19

赞 (1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