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永怀善意

罗俭

《夜航遇故人》终于上市了。

我入行十一年,帮作者们策划了百余本图书,圆了很多作者的梦,如今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本图书。

在这个冬天,连海口都降温到可以穿棉衣的时候,没有供暖的南方小朋友,也许可以读一读这本书,那些甜蜜如糖的少女故事,多少能温暖一下你。

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是书里有一些故事并不圆满,关于成长的那部分,总是有些难过,因为那些灵感基本上都来自于我的高中。那是我初次离开父母去读寄宿,我成绩跟不上,又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甚至老师的冷嘲热讽,都让我那三年过得很不开心。

那时候,我的生活技能几乎为零,当时宿舍里有一些来自农村的小孩,都有其他兄弟姐妹,他们更体贴、更成熟,没有人在背后说他们的坏话。

但我就不同了,我和宿舍里其他几个来自城市的独生子女的关系有点紧张,我们为一些琐事吵过架,背后也听到他们说我的坏话。我记得有一回,轮到我做值日生,刚好是周日,我从家里回到宿舍,推门进去发现满地的瓜子壳,几乎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而且还被浇了水。

我就看到之前与我吵架的那两个同学还在嗑瓜子,我知道她们是故意的,我的心里充满了委屈。

有时候,少年的恶是你想象不到的,有人出谋划策,有人执行,她们怎么就能想到这样害人的手段?

她们这样的性格,其實是让我感到害怕的。那天,我拿着扫帚一点点地扫,那些被浇了水的瓜子壳死死地粘在地上,怎么也扫不动。我知道那两个人在笑,她们很得意今天用这样的方式惩罚了我。好在那天作为一个爱哭鬼,我忍住了,没有哭。

我一点点抠着那些瓜子壳,后来有一个来自农村的同学主动来帮我,我们一起把地上的瓜子壳扫到簸箕里,整整有两大篓。我对那所高中的记忆,直到现在,也依然会停留在这些被欺负的事件上,多年以后,我仍不得释怀。

我大概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吧。

也许她俩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件事,对这件事也从未在意过。现在我在那个高中班级群里,知道她俩中有一人去了美国定居,另一个人应该也过得很好。我也过得很好,但我心里有一个小伤口。

我始终在想,我也没有做对不起她们的事,却要被惩罚?

我似乎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让自己更豁达,仍不擅长处理一些尖刻的话,如果对方说的话、做的事让我感到委屈和难堪,我心里就像被刀子戳中,忍不住还要大哭好几场。

我真的恳请大家,不要图一时之快就说出伤人的话来,不要有作恶的念头,不要去做耍尽心机的事,你伤害过的人也许这辈子都会记得你,于你而言轻描淡写,但对于对方来说,沉得一辈子都放不下。愿你永怀善意,清澈明朗。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