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若有光(二)

上期预告:夏有光骑了七年的“永久”牌自行车,被弄丢了。陆有湖带她买新的,却因为没有道歉,夏有光一气之下骑着没来得装前轮轴的新自行车冲了出去,撞翻了路边的水果摊,陆有湖赶来,将她送进了校医室……

第二章

进F大三年,夏有光第一次进校医室。

坐在病床上,缝了四针的小腿,上面像爬了条丑陋的小蜈蚣。

幸亏她穿牛仔裤,刀子没插太深,也没伤到骨头。能动,但不能大动,比如跑步和骑自行车这样的腿部大动,校医说拆线之前是想也别想了。

彭瑟都不忍心看,一直在旁边啧啧:“肯定会留疤的,可惜了一条好腿。”

夏有光无力怼他,靠在床上闭眼休息。

彭瑟像个看管犯人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玩手游,许久,头也没抬地跟夏有光说话:“你要怪就怪我,别怪陆有湖,你的永久是我弄丢的……我自告奋勇帮他还车……路上去超市买瓶饮料,出来车子就不见了……怪我大意。我们找了,昨天我跟陆有湖在学校里转了好几圈,跑外面好几个二手自行车店,也问了很多人……”

他挺不好意思的,昨天早上陆有湖从实验室载夏有光回来这事,其实他看到了。

实验结束后他跑一趟厕所,出来看到陆有湖扶着像被下了药的夏有光坐她车子后面,载她走了。不敢从陆有湖那里打听,就想借着给夏有光还车的时候,跟夏有光打听是怎么回事。毕竟陆有湖能主动载女孩子,这事就很劲爆啊。

夏有光闭着的眼睛睁开一会,又闭上,“彭瑟,你游戏专心点玩,我听得出你被砍好惨。”

她怎么不知道,他讲这番话有多不好意思,她接受他的道歉。

“这你也能听得出来!”彭瑟嚎一声。

“拿过来啦!”夏有光闭着眼朝他伸手。

彭瑟把手机给她,靠过去,就见她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点击,运筹帷幄,不到五分钟干掉对方团队……

但,他攒了两个月的的金币也被她花光了……

就是那种,看着心痛痛的但又爽爆了的观战经过。

天都黑了,彭瑟大概是肚子饿跑去吃饭了。夏有光一人在校医室里躺着,等小腿抽筋平复,想要回南门那儿去一趟。

她自己犯的事,不能让别人给她收拾,她得去跟水果摊大姐诚挚道歉,商量赔偿事宜。

伤口有点疼,夏有光一瘸一拐的走,好在校医室离南门近。

周末夜,后街吃东西的学生很多,不仅F大,附近几所大学的学生,都喜欢到这一带来觅食。

铁板鱿鱼在铁板上滋滋作响,臭豆腐的气味在空中飘远,糖炒栗子的锅翻个没停,手抓饼摊子被攻陷,烟火与青春的气息,在深秋的夜里拥挤,温暖又热烈。

夏有光走得小心翼翼,水果摊那头已经恢复正常,地上干干净净,水果摆放整整齐齐,如果不是认得那位长相颇彪悍的大姐,她会以为自己来错地方。

大姐也认得夏有光,边给水果称重边扭头问:“哎姑娘,你包扎好啦?”

夏有光很不好意思:“对不起大姐,刚才撞翻你水果,你算一下损失,我给你赔。”

大姐称完苹果又搬上来一箱梨子,忙得没停下来,夏有光更自责,自责自己打断别人的营生。

“你男朋友不是赔了嘛!”大姐说道,“小伙子人不错,不光赔我损失,还给我收拾打扫,看这苹果一颗颗摆的多整齐,比我摆得整齐多了。再说了,他在的时候我这儿生意可好啦。”

夏有光一时没反应过来。男朋友?她说的是陆有湖?

“不是的大姐,他不是我男朋友……”

慌忙辩解,慌乱程度,不亚于小时候跟老师解释作业忘记带而不是忘记写。

“不是男朋友会帮你做这些?”大姐笑得毫不掩饰,还有种“我是过来人懂你们”的深奥。

不容夏有光说话,大姐把一袋葡萄塞夏有光手里:“流了不少血吧,这个拿回去吃补血。喏,你男朋友来了。”

夏有光抱着葡萄站在那里,想说点什么,大姐已经忙碌去,一点缝隙都不留给夏有光的忙碌。

转身回去,就看到陆有湖站在五米开外的距离,在不断往来的人群中,安静地立在路中间,看着她,如银河系中最亮的那颗星。

“过来。”他说。

银河系最亮的那颗星,在召唤夏有光。

她事后想想,自己怎么就失去所有主见,像被招魂一样被陆有湖招过去了呢?

“那个,水果摊的赔偿费多少,我还给你啊。”她跟在陆有湖后面,怕扯到伤口,小步小步的走,走得很慢。

陆有湖也走得很慢,不时有人熙熙攘攘过来,说说笑笑一个回头,不小心擦着他的肩膀而过,他走在前面就像给夏有光开了一条属于她一个人的单行道,她可以走得安宁,不怕被人撞到。

他把夏有光领到捷安特店前,门口停着那辆红色的自行車。

“你那辆永久找不回了,以后骑这辆,修好了,也帮你试过,不会再有问题。”

夜里冷,仅穿一件白T的陆有湖双手插在裤兜里,看起来很单薄,身高很高的他和身高不高的夏有光站得很近,他微微垂眸看她,她发现他皮肤很好,睫毛长得不像话。

她看着颜色新鲜的车子,再看着他,一颗心控制不住地砰砰跳动,能听得到回声。

“上来。”他把车子转过来,推到夏有光面前,说话向来是省词略句的,并不是很强硬的语气,但就是让人难以抗拒。

后街不好骑车,陆有湖载她走东门。

东门外是一条新修的宽阔大马路,还没完全通车,车辆和行人很少。

入秋后的树叶掉得厉害,一车二人,自行车轮子碾过车道上的落叶,仿佛碾碎了时光,往什么光明又通透的地方去。但是呢,与浪漫毫无关系,因为夏有光坐在后座的姿势……很像一只青蛙。

“你一定要这样坐吗?”骑动车子之前,陆有湖沉着脸问。

“我要保护好伤口嘛,再说你的衣服看起来很贵,我不敢随便抓,这样坐比较安全。”后面青蛙坐姿的夏有光跟他解释,故意强调他的衣服贵。

“……”

夏有光没看到陆有湖接下来的表情,只感觉一路风声呼呼,他骑得很快,也很稳。

在距离寝室楼两三百米的地方停下来,是夏有光的强烈要求,都差点跳车了。

“那个,水果摊损失费和自行车的钱,你跟我说一下,回头微信转给你。”夏有光扶着新自行车,叫住没走多远的陆有湖,“你要是不说的话,我自己看着转咯。”

他停下来,背对着夏有光沉默几秒,转身朝她走过来,一直走到她面前。

夏有光有一点点被吓到,距离,太近了喂。

陆有湖伸手过来取夏有光脖子上的咖啡色围巾,往他自己脖子上一围,轻轻地挑着眉梢说:“用这个抵就可以了。”

夏有光呆住!

他冰凉指尖触到她脖子的触感仿佛还在皮肤上残留,慢慢地沸腾,爬上她的耳根两颊。

空气中透着一股蚀骨阴冷,时间虽然不算晚,但太冷了,尤其是圍脖被他拿去后,灯光昏暗的校道上几乎没什么行人,有的也是骑着车子缩着脖子奋力蹬过去。

两个人就那么站着,你看着我,我瞪着你。

“夏有光。”陆有湖边把那条围巾在他脖子上围好。

“嗯?”夏有光发现他还挺适合的,属于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的类型。

“你到太阳神队,多久了?”他漫不经心地问。

“……半年。”

不是在谈还钱的吗?怎么会突然问这个?想起和尚跟王超说过,太阳神队是他和吴曜一起创建的,还把吴曜鼻子打断过,不知道什么仇什么怨,想着会不会因为她进了太阳神队,就不高兴了?

“吴曜现在,打得很好么?”他问,语气里听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很平静。

夏有光缩了缩脖子用力点头:“他超厉害的!”

陆有湖目光一顿,脸色就暗沉下来,默不作声往前走。

就这么走了?夏有光盯着他的背,怎么感觉他整个人散发一股阴森冷气?

“夏有光。”陆有湖走出几米停住,回身再喊她的名字。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名字从别人口中喊出来会这么奇怪,像个符咒一样,一喊她就不由自主地停下来,抬头去看他。

他看着她时,那双漆黑的瞳仁很平静,微微上扬的眼梢,不是那么明显的双眼皮很精神,帅是帅,就是给人一种不太好相处的高冷,害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他。不过这都是表象,夏有光知道他心思腹黑着呢。

“你说不会暗恋我,是不是真的?”

“……”

突然被问这么一句,夏有光像被噎住一样,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要是别人这么问,她肯定不假思索肯定,现在被当事人亲口问,只觉得有点点心虚是怎么回事?

甚至她要左右观望校道,看看有没有被人撞见,好像做亏心事的是她。

“当然是真的。”她尽量让自己有点说服力,不过眼睛却往别处看去。

陆有湖略略抬起眉梢,并不很在意。

“很好,现在开始,许你明目张胆明恋我,喜欢我,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他说着一手插在裤兜里,往男寝室楼那边走去,留下个超级自信的背影。

诶?!明恋他?喜欢他?

夏有光是蒙圈的,什么啊!

看着他潇洒的背影,不可否认,她一颗心又给他撩拨得荡漾起来,脸红心跳。

回到寝室,夏有光还是有点懵的。

她脸红心跳还未平复,范晓康缇和童卉(久久回来寝室住一次都会买一大堆好吃的像回家省亲的阵仗,她们都很欢迎)在地上铺个毯子盖着棉被挤一起看韩剧,看到长腿欧巴出现,三张脸控制不住的春心荡漾状,像见着男色的三个妖精。

“咣咣,寿司在桌上,我们吃过了,都是你的。”童卉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回地说。

康缇扭头过来看一眼,“咣咣,你发烧了?怎么脸这么红?”

范晓和童卉也双双回头过来,夏有光很心虚,摸摸发热的脸,“太冷了,冻的。”说着抓过睡衣进浴室洗澡。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有点不正常。

因为夏有光这个人,有什么都会写在脸上。可她们又都被欧巴吸引去了,没空理她。

童卉那花痴不时揪着范晓和康缇尖叫:“是不是很像陆有湖,是不是很像!不,陆有湖更帅!”

夏有光在浴室里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

一个男生拿走一个女生的围巾,并戴在自己脖子上,这能说明什么?

用围巾抵?

她那条围巾一年前买的,路边摊二十元,根本不值钱啊。

他冷?有可能。

那一个男生让女生明着喜欢他,又是什么意思?

“喜欢我,不是那么困难的事。”

脑袋里反反复复地回响他这句话,真够自恋的啊。

夏有光想了想,还是决定在微信转账。

于是又从浴室出来,网上搜新自行车的型号和价格,再估算水果摊的损失费,她给陆有湖的微信转账两千块,才放心去洗澡。

因为脚上的伤口,夏有光洗得很慢,出来的时候看一眼手机,陆有湖没有收钱。

又过半个小时,她给他发微信:“快收钱!”

陆有湖许久没有动静。

夏有光继续:“自行车丢就丢了,我都骑了七年,值了。水果摊是我撞的,我要负责,你快收钱!”

虽然旧车子丢了不怎么心疼,但全校那么多自行车,这偷车贼怎么会看中夏有光那辆骑了七年的破永久呢?她很想不通。

陆有湖空白的头像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夏有光等了一会问:“为什么不收钱?为什么?”

微信提示声惊了她一下,陆有湖头像上终于冒出个小红圈——

“因为想要你欠我。”

因、为、想、要、你、欠、我……

夏有光直瞪瞪地看着那句话,每一个字都被无限放大,心底撩起一阵疾风,思绪都被吹乱了。

而地板上刚才还笑得春心荡漾的三人,这会儿正因为剧里男女主要分手在哭!边哭边说要给编剧寄刀片。

手机上有太阳神队微信群的消息,及时收拾了夏有光的凌乱思绪,和尚和王超在群里紧急召唤她:“公子,快点来围观,有人胆真肥,找队长单挑!”

吴曜在江湖联盟里是响当当的人物,能出教学视频的大神,谁这么有勇气来单挑?果真是胆儿肥。

夏有光本着围观群众要虚心观摩学习的态度,把桌上的纸巾盒丢给那三个哭得天都要塌下来的女人,边开电脑,边往嘴里塞一颗鱼子寿司进入游戏。

单挑地点在桃花岛,对方选的地方。新手上路,没来得及装扮自己的地盘,桃花林一朵桃花都没有,只有一堆光秃秃的石头,看起来非常寒酸。

吴曜那身大神装扮又太显眼,还弄了两金光闪闪的翅膀,不注意他都很难,反正加入太阳神队到现在,夏有光也习惯了他在游戏里的浮夸外在。

浮夸是浮夸了些,但人实力在,收获成吨成吨的迷妹。

至于那位新手,他还没到自创形象的级别,用的是游戏自带角色里面的杨过。

大概是游戏开发者不太喜欢杨过,杨过在江湖联盟里没有太多优势。单刀独臂就算了,起跳能力有限,需要跟雕配合,但雕卖得太贵太贵,十万金币,在江湖里奋斗一年,还不一定攒得到这么多金币,所以大部分人进来不会选。

夏有光盯着这个昵称就叫“杨过”的新手?搞不懂他哪里来的勇气给吴曜发帖单挑。

一般他这样的新手,如果要挑战大神,是要下挑战金的,十万金币挑战金,输了金币全部归大神。

赢了能从大神装备里选一个,也算公平。

光秃秃的桃花岛,来观战的人倒是挺多的,还有不少装扮很漂亮的妹子。

王超跟和尚找了个绝佳的观战位置,在一处不高不低的山石亭子里,见夏有光进来忙招呼她,还给她留了位置。

来观战的大部分是F大和周边院校的,看着黑压压的围观群众,王超对着那些妹子们流口水:“还看什么桃花,看妹子就够了。”

和尚发一个冒汗表情:“小心网恋啊,像公子一樣,看着是个男的谁知本人是女的呢。这些装扮漂亮的妹子,没准也有男儿身,没准就是选修课坐在你身后的眼镜哥呢。”

王超发个吐血的表情,不吭声了。

和尚跟夏有光聊:“公子,你怎么看?”

尽管队里其他三人都知道夏有光女生身份,她在游戏里还是个男人,一席飘飘白衣,看起来风流倜傥的自建形象,加上桃花源公子这个昵称,也有不少迷妹过来勾搭。

“我是队长的忠粉,肯定站队长这边。”

吴曜一定会赢,夏有光心里肯定。

当初她是看着他的教学视频学起来的,多亏他,她才能一步步在江湖混出点名堂,不得不承认,当年她也被他那身大神装扮给迷了眼,暗暗follow过他的足迹一段日子,视他为真大神。

哎,年少无知春心萌动的时期谁都有啊。

王超又冒出来:“和尚,你还记得两年前那场轰动整个江湖的单挑不?现在一看到这种场面,就想起那一战,突然有点怀念。”

和尚:“贫僧江湖闯荡数年,一辈子都忘不了,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精彩。”

夏有光隐约知道他们说什么:“你们说的是不是黑水河一战?队长和那个叫做什么来着……”

当年风靡一阵的大神,现在一时想不起来,那人在那场战役后就消失了,再也没在游戏里出现,或许换了马甲,谁知道呢,反正吴曜的名号就是那时候打响的,一战封神。

和尚:“战神。”

夏有光激动:“对对对,就是叫做战神的那位,当时也很厉害。”

说起来,夏有光还找那位战神拜过师,不过他太高冷,不收徒弟。怎么说,她也曾是从小迷妹成长起来的啊。

那时夏有光只是个游戏里的小透明,连黑水河那种高阶地盘都去不了,自然没能目睹当年的精彩。

只是听说战神一手经营起来的黑水河,在他战败后,一把油火给烧了,在地图上消失,再没人找到这个地方。

王超:“厉害什么,还不是被咱们队长给灭了。怎么还不开始,那杨过在磨蹭什么。”

夏有光看那个杨过,确实好久没动静,话也没说一句话,倒是吴曜扇了几回金灿灿的新翅膀,有点不耐烦。

没药还能救:“杨兄弟,可以开始了吗?”

杨过:“先说清楚,如果我赢,我选的东西,你不能反悔。”

没药还能救:“兄弟,我接你的帖,就不会反悔,你要打就开始,不打,现在回头也来得及,金币还是你的。”

杨过:“开始吧,不过……”

外场围观的,都在等他下一句,不过他就像死机了一样,迟迟没说。

亭子这边的王超更不耐烦了:“这个杨过卖什么关子,这么墨迹。”

和尚:“少安毋躁,且看。”

夏有光已经快把寿司吃完了,才看到那杨过说:“我们不用常规方式单挑,用三招毙,如何?”

三招毙……

听到他这么说,围观群众骚动了。

王超估计是在电脑前跳脚:“这小子嚣张啊。”

“三招毙”是游戏里一种单挑模式,比较简单粗暴。

简单来说就是你给我三招,我再给你三招,三招来三招去,不躲不避,直到对方倒下。

然而真正让整个桃花岛围观群众沸腾的,是杨过接下来说的话。

他说:“我先接你三招。”

夏有光在电脑前摇摇头,啧啧两声,心想这新人不是来单挑,是纯粹想来出风头吧,一会不要死得太惨。

吴曜好像是被激怒了,把他那双翅膀收起来:“好。”

话落,直接扫过去一道二级战力紫光,一般这种战力,能轻松对付一头大野猪怪,对新手来说一招下去血量就被秒空。

夏有光已经准备给队长撒花了,就见被打倒在地上的杨过又弹起来,空了一半的血量竟然在迅速回升。

这是怎么回事?

围观群众都呆了。

没药还能救:“不错,第二刀,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吴曜说着放出他一对金光闪闪的翅膀,夏有光本来以为那是他浮夸的装饰品,没想到一对金翅膀脱离后合为一体,化作一道一级金光扫过去。

杨过所站的位置,马上被炸出一个坑来,久久没见人影。

夏有光以为他死定了,毕竟她也不一定能承受这种简单粗暴的攻击。

王超:“哈哈哈队长赢了!”

和尚:“等等,那边有动静。”

王超:“What?!还没死!”

不仅没死,杨过从坑里站起来的时候,本来已经快见底的血量,又蹭蹭地回升一半。

夏有光现在严重怀疑,他根本就不是新手,很可能只是披着新手的皮囊。新手不可能扛过一级金光的威力。

吴曜可能是被逼得有点急了,还没等那个杨过完全站起来,发起第三次攻击,同一个位置炸的像放烟花一样,连续炸了半分钟之久。

画面显示吴曜的第一次“三招毙”结束,他本人也耗了不少血量。

正在充能的时候,一道金色混合红色的光从那个废坑里劈过来,直接劈到吴曜身上。

接着,就看到空中飞来一只金雕,俯冲到坑里,把杨过给接了上来。

他站在雕上,浑身冒着金光,照得整个桃花岛都亮了。

夏有光看向吴曜,糟糕,他血量急速下降,他根本来不及充能的速度。

一向冷静的和尚在一旁也着急起来:“糟了,对方用了吸血符,刚才那道红光……”

吴曜,轻敌了。

不止他本人,在场围观人群秒变吃瓜群众,都没能料到这一幕会发生。

在江湖里所向披靡的吴曜,竟然会败给一个新手杨过。

没药还能救:“你是谁?”金翅膀已经被烧没了。

杨过:“我是谁不要紧,你输了。”

没药还能救:“……好,我认输,说吧,你想要什么。”

要知道一个大神随随便便一个装备,能让一个新手少奋斗一年啊,直接升三级战将。

可是都能打败大神了,他……

夏有光还挺惊讶的,她玩江湖联盟以来,很少看吴曜输得这么惨。

王超都不知道在屏幕上弹了多少脏话出来,大家都轻敌了吧。

“你想要什么?”吴曜又问。

就算输,也输得挺有风度。

吃瓜群众等着答案,就见杨过骑着金雕朝山石亭子那头飞过去,指着站在其中那位白衣飘飘昵称“桃花源公子”的公子说——

“我要他。”

第四章 许你明恋我

夏有光正在吃最后一颗寿司,眼睁睁看着杨过骑金雕过来,眼睁睁看着他当着整个桃花岛所有人的面说要她,顿时被寿司给噎住了!

她对着电脑一阵捶胸顿足,抓起手边的水咕噜噜灌下几口,垂死挣扎边缘终于把寿司给咽下去。

而在地上看韩剧太投入的三个女人,还抱在一起哭哭啼啼,丝毫没察觉她们最亲爱的室友之一,刚刚死里逃生。

游戏里头,已经达到一个沸点。

吃瓜群众1:“桃花源公子不算装备吧,他要他干嘛?”

吃瓜群众2:“公子还是个男的,也不是大神,大神还能带着刷技能。”

吃瓜群众3:“没看到杨过是断袖的吗?断袖情嘛。”

吃瓜群众4:“哦……理解理解。”

夏有光:“……”

王超:“公子,那杨过不会是你仇敌吧?快想想是什么时候得罪的人。”

和尚:“难道……真的是断袖情?”

夏有光:“……”

孤零零站在场地中间沉默许久的队长吴曜,说话了——

“不行,他不是装备。”

杨过:“怎么不是?你们不是绑定升级吗?”

他怎么会知道!

电脑前的夏有光惊呆了,她跟吴曜绑定升级只有团队里的人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前段时间直播赛夏有光被砍得很惨,吴曜提出带她绑定升级,这样她恢复上升会比较快。绑定升级后,两人的装备共享,关键时候人都可以当作挡箭牌。

吳曜:“除了他,你要什么都可以。”

杨过:“除了他,我什么都不要。你愿赌服输吗?”

场面一度很难看,江湖第一大神竟被个来路不明的新手刁难。

夏有光看着吴曜迟迟没动静,叹口气,动动鼠标,主动在电脑上解除和他的绑定升级。一个飞跃跳到金雕上,和杨过并肩站在一起。

既能让队长暂时脱身,也算是给围观群众交代的happy ending吧。

金雕展翅,夏有光不知道这位杨兄弟要把她带去哪里,地图很快就换了,桃花岛已经不在视线里。

夏有光:“喂,这位杨兄弟,你是打算带我去哪啊?”

杨过:“桃花岛。”

夏有光:“我们不是刚从桃花岛出来……”

杨过:“桃花岛2号。”

夏有光:“……”

眼前,一片粉色慢慢在地图上展开,漫天的桃花雨飘落下来。

夏有光再回过神,已经跟杨过站在一株巨大的桃花树下,远处五彩祥云,近处满地桃花粉红,一对靚男美女,哦不,是一对靚男站在树下赏景。

风光无限好,浪漫得不行不行,只是怎么看怎么有点别扭。

夏有光:“那个,杨兄弟,先声明,我对断袖情没有偏见,我还很喜欢李安导演的《断背山》,只是我性向很直,是个异性恋,所以……”

杨过:“放心,我也是异性恋。”

夏有光:“那你还要我……我又不是大神,带你玩不起来的,你还是……”

杨过:“你现在,还觉得吴曜厉害吗?”

嗯??

被打断话的夏有光在电脑前有点懵,等等,这语气,怎么这么像……

等等,他不会是……

灵光一闪,夏有光打字的手指有点僵硬:“陆……有……湖?”

杨过:“你说呢?”

“!!!”

夏有光惊得直接从椅子上弹起来,愣足一分钟,手忙脚乱地退出游戏。

她告诉自己,幻觉,幻觉,所有的粉红,内心的涌动,都是源自的游戏幻觉。

脸红得像要烧起来,心脏砰砰砰地跳,像要跳出心房,连电脑都不敢碰了,关机爬上床,盖上被子蒙头睡觉。

地板上抱在一起看欧巴入迷的三个女人,正沉浸在另一个悲欢离合的粉红世界里,丝毫没察觉她们最亲爱的室友夏有光,内心正经历人生二十年最波澜壮阔的诡异波动。

周四孙教授的课,夏有光去的早,埋头整理笔记。

阶梯教室里的人渐渐多起来,彭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身边,笑得贼眉鼠眼,“嘿嘿,桃花源公子,想不到啊。”

夏有光瞥他一眼,“你……那天也在?”想想也是,那天围观的人那么多,服务器里能来的都来了。

彭瑟挑挑眉毛,笑得毫不掩饰,还有点猥琐,“那是当然,我不但在,还见证了你和老大的风花雪月。”

这几天夏有光没进游戏,现在什么情况她不清楚,但听和尚说,吴曜也挂了几天的闭关,没见人影。

她白彭瑟一眼,翻开教材,“什么风花雪月,别乱说,我也不是什么桃花源公子。”

彭瑟还是嘿嘿笑:“夏有光,你很不擅长撒谎啊,在我这个目击者面前,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目击者?你?”夏有光眼神犀利扫过去。

彭瑟笑嘻嘻地张开手做个展翅高飞的姿势,挺滑稽的,“我啊,金雕!”

夏有光差点喷了,“你是那只雕?”

彭瑟很自豪地用力点头,“怎样,我跟老大配合得不错吧?偷偷告诉你,我跟老大一起练级,老大的血量大部分转存在我这里了,所以他接吴曜三招一点问题都没有。”

竟是这样!

好阴险!

江湖联盟里的雕确实可以作为一个角色来修炼,但只能和杨过一起练级,束缚性太大,几乎没人会选。

哎,夏有光替吴曜抱不平,就是太轻敌了。一世英名啊。

范晓去厕所回来,看到彭瑟坐在夏有光旁边的位置,狠狠瞪他一眼,“这位同学,你坐错位置了吧。”

彭瑟眯着眼看她,学着范晓说话:“这位同学,你来错地方了吧?这位置上写你名字了吗?”

说着朝正在走进阶梯教室的陆有湖招手,“老大,这里有位置!”

他今天少见地穿一件军绿色的飞行夹克,脖子上围着的,正是夏有光那条咖啡色的围巾……衣架子,穿什么都要命的好看。

“哪里还有位置?”夏有光见着陆有湖就不由自主地心慌,前后左右看了看,孙教授的课很受欢迎,哪来多余的位置。

“我这里啊。”彭瑟笑得不怀好意,站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陆有湖。

“这是范晓的……”夏有光伸手想拽彭瑟,拽个空,陆有湖已经走过来,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嘴角衔着若有似无的笑。

就是那个笑!夏有光感觉自己被透视了一样!

然而这厮一本正经,坐下来之后看自顾自看教材资料。

夏有光朝范曉投去求救的眼神,谁知范晓被彭瑟拽着往后面两排的空位置去了,她像被人丢在礁石上孤立无援,水里有虎视眈眈随时能一口把她吞掉的大白鲨。

上课铃声响起,夏有光转身回来埋头看书。

一旁的“大白鲨”倒是安静,夏有光想起那晚游戏里他带她赏桃花……土豪,装饰一个桃花岛要花费不少吧,还有漫天的桃花雨呢。

蓦地,陆有湖扭头过来,目光准确地捕捉到夏有光的目光,她心里咚的一下,忙避开看向讲台,孙教授正好走进来。

陆有湖发出一个极轻的笑声,那笑声让夏有光有点炸毛。

这节课讲的是焦虑障碍中的恐怖症,孙教授语言诙谐,讲得很生动,说道:“你们所说的密集恐惧,恐高,晕血,都是恐怖症,这些算是常见的,有人甚至恐怖三角形,所以三角内裤穿不了,要穿四角内裤。”

台下轰然爆笑。

夏有光想起什么,在她的笔记本上写下:“你到底要不要收两千块,我不喜欢欠别人。”笔记本在桌面上推过去给他。

陆有湖正在做笔记,淡淡扫一眼,嘴角轻轻地勾了下,抓着笔移过来刷刷地写下:“可以,不过要用我的方法来还。”

他下笔行云流水,字迹刚劲又漂亮。

“什么方式?”夏有光继续写。

陆有湖写道:“晚上上线来找我。”

夏有光瞪他一眼,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不会又要一起赏桃花吧?

手机在帆布单肩包里震动,拿出看一眼,康缇在宿舍群“洪荒四美”里说话:“陈南约我明天晚上见面,你们说我要不要去?”

范晓:“不去,一般晚上约女生出去的男人,都不安什么好心。何况明天还是周五,紧着周末约你出去,动机不纯。”

童卉:“陈南?那个开保时捷的富二代?”

夏有光:“同意晓晓的话,不去。”

康缇:“他说,我要是不放心可以带上朋友一起,说也想见见你们,请我们去天门宫吃饭。你们想去吗?”

童卉:“哇,天门宫?那里的烧鹅很好吃!就是贵,人均最少也要上千。”

范晓:“……”

夏有光:“手机快没电了,晚上回寝室讨论。”

康缇虽长得美,但有点社交恐惧,同住寝室一年才跟夏有光她们三人熟起来,刚开始给人一种非常高冷的印象,艺术系的美女都这样。她从小到大没谈过一次恋爱,单纯得很。上个学期她跟着学校舞团去新开的美术馆商演,被负责人之一看上了,那人就是陈南,刚从美国回来的海归富二代,鲜花礼物信息电话轰炸不停歇,孜孜不倦追求康缇有大半年,康缇慢热,最近才开始有点动心。

“夏有光。”

孙教授在台上点名。

夏有光忙抬起头来,还以为自己发微信被抓个正着呢,大声应道:“到。”

引得同学们一阵笑声。

孙教授摇摇头,“秦川和周梅的案例是你们湖光山色组谁负责的?”

教授真是……湖光山色组不离嘴了。

夏有光和坐在旁边的陆有湖同时举手。

“下课后你们两个人留下来,我交代些事情。”

秦川和周梅都是孙教授的病人,一个是强迫症重度患者,一个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交代夏有光和陆有湖多做点相关功课,一起研究这两个特殊病例。

走出教室时彭瑟靠在门口,吊儿郎当倾身向夏有光,笑嘿嘿的,“我说,现在连孙教授都变成你和我老大的助攻了。”

夏有光横去一眼,抬脚踢过去,彭瑟眼尖,躲闪到正走出来的陆有湖后面,她那一脚结结实实就踢到陆有湖的小腿上。

只感觉头顶骤然聚起乌云,陆有湖低沉而敛着气息的声音响起,“人小小一只,力气却不小。”

夏有光咬唇,埋头不敢看他,抱着书赶紧开溜。

听到彭瑟在后面边走边说:“老大,我看夏有光只有1米5吧,你们站在一起的落差跟悬崖似的,都能蹦极了。”

“……!”

夏有光咬咬牙,刹住步子转身冲回去,踮起脚尖朝他喊道:“我有1米58!”

这一嗓子把彭瑟给吼住,说话都哆嗦起来,“我我我就那么一说,你在我心里很高大……”

旁边的陆有湖一脸忍俊不禁,握拳在嘴边,憋笑快要憋出内伤那种。

往来的同学们也是忍着没敢笑出声,夏有光后知后觉,脸慢慢烧起来,知道丢人了,埋头匆匆追着范晓去。

晚上童卉又带零食过来,四个人围毯而坐,边吃零食边讨论康缇周五晚到底要不要去赴约一事。

三个人三派意见,童卉主张去,范晓主张不去,夏有光则保持中立,觉得去不去还是由康缇自己来决定。

童卉这个吃货说:“陈南也追了半年,显出诚意啦,去见一面看看真人感觉怎样,如果还不错,交往下去也是可以的啊。重要的是在天门宫吃饭,那里的烧鹅真的很好吃,独门秘制,每天限量一百只,还有醉蟹,和牛,鱼籽炒饭……”

范晓这个家长说:“咱们家媞媞太单纯,就怕她被骗,得不到的才这么骚动,得到就有恃无恐了。陈南什么样美女没见过,没准就享受一个追的过程,一个征服的过程,懂吗?”

夏有光似懂非懂,看向康缇,“你想去,对吗?”

康缇漂亮的脸蛋慢慢红了,低下头,再点点头,“是,我想去。”

三人许久都不再出声。陷入恋爱中的女人,总是美好得像个陶瓷娃娃。

范晓叹口气,“既然你要去,我们奉陪到底。”

童卉狂点头,“吃穷他!”

夏有光和范晓一个默契眼神,把童卉捉过来压地上打一顿,康缇笑着过来加入,把童卉那张娃娃脸当泥人捏。

四个人嘻嘻哈哈闹着躺下来,童卉很兴奋,突然大声宣布:“我决定了,我要去跟陆有湖告白!”

时间独独在夏有光这里凝住一般,空气变得有点闷是怎么回事。

范晓说道:“又来?你上次跟康缇他们艺术系那系草告白落什么下场,没长记性啊?算了吧你,陆有湖比艺术系的系草坑更深,一个告白大深坑,咱们F大多少姑娘跑去告白落那坑里?尸、横、遍、野。”

康缇说道:“听我们芭蕾已经毕业的学姐说,陆有湖好像在美国有个女朋友,后来不知为何分手,他休学一年去美国就是去找那女生,不然现在应该读大四,比我们长一届。他之前是计算机系的,回来转了心理系。F大这两个系最出名,计算机排名下面就是心理系,他说转就转,也是个人才。”

“美国的女朋友?洋妞?”

“这就不清楚了。”

“咣咣,你怎么不说话了?发表一下意见嘛。”童卉推夏有光一下。

夏有光翻个身,打哈欠,“我困。”

童卉勇气膨胀,把手举高高宣誓一般,“不管不管,我还是要去告白。”

“不管你了,我洗漱睡觉,明天要早起。”康缇笑着站起来往浴室走。

范晓也爬起来,“哎,我心理统计课作业还没做,咣咣,你一会笔记借我看看,弄完了跟你对答案。”

童卉则接个电话,跑到阳台去了。

夏有光想起和陆有湖的约定,从地上爬起来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鼠标移动到江湖联盟快捷图标,发一会呆,等反应过来,手指已经点开了。

上次她下线时人在桃花岛,桃花岛2号,所以上线时人还在那里,白衣飘飘,落花纷纷。

桃花树下只有她一人,没见杨过,也没见彭瑟那傻金雕,估计时间晚,等不到她的人,下线了吧。

可是……想退出桃花岛地图的时候发现退不出,退了几次都弹出权限提示:“不在权限,离岛需获得同意,请求宿主是否同意。”

不在权限?请求宿主?宿主是什么鬼?夏有光一脸黑人问号,行走江湖两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到太阳神队群里发微信问:“求助,被困一个地方出不来,离开需要获得宿主同意,谁能给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王超:“公子,这几天没见人影,难道是被困了?被困哪里了?”

和尚:“宿主就是你被困地盘的主人,他买下的地盤,某个期限内暂时属于他,他有权把在误闯那个地盘的人锁定困住,离开要获得他的同意,他不同意,就要等上48个小时自动解锁,这48小时还是在线时长。”

王超:“和尚你废话太多了,简单说就是公子你到人家地盘,被人家困住不放行,要么等上两天,要么给点好处。话说你不是跟那个杨过走了吗,怎么会被困住?在哪里?”

夏有光:“我……还是自己解决吧。”给点好处?什么好处?

和尚:“只能你自己解决,这事我们还真帮不了你。”

吴曜:“是杨过困住你的吗?”

王超:“哇哦,队长,你出关啦?这几天也不吭一声,我跟和尚还有公子都很想你哇。”

和尚:“胜败乃兵家常事,看开一点队长。”

吴曜:“……你们两个一边去,我跟小光说话。”

王超:“哟哟哟,小光,小光光。”

夏有光:“我在桃花岛,不是你和杨过单挑的那个,地图北面慈悲海一带,具体位置我不清楚。”

吴曜:“等着,我过去找你。”

和尚:“队长,慈悲海的小岛那么多,地图封闭的话,人进不去吧,除非兽类……”

微信群里再没动静,夏有光愣愣盯着桃花树下的自己,托着下巴望着屏幕上那一片美轮美奂的桃花海出神。

回過神,脚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团小东西,眼巴巴地望着她,歪着脑袋一动不动的卖萌。

夏有光鼠标点了点那团小东西,它打个滚,才发现是只兔子。

江湖联盟里的小动物都设计得特别萌,动物也可以作为修炼的角色,没有攻击技能,只能找个主人被当宠物养着,最多在关键时刻给主人提供一点血量。有主人还好,没主人的话随时能被其他凶兽抓去增血练级。要是雕啊麒麟啊龙啊凤凰这些还好,本身自带技能,在作战时也能独当一面,兔子就……宠物吧。

桃花源公子:“队长,是你吗?”

夏有光打出那行字才觉自己白痴,联盟里面的动物类在二级以下是没有语言功能的,这兔子看着就只是个初级的小萌物,最基本的五级都没修炼到,不知从哪里跑来的,也可能是游戏自带派出的任务。

兔子缩成个球,往一片草地滚过去。

夏有光跟过去,兔子正在地上拔萝卜,一根萝卜半天才拔出来,它头顶冒出个提示:“任务开始,已拔1根,剩余1999根。”

“……”

夏有光转身想走人,兔子不知什么时候跳到她脚边,用一种特别可怜的眼神看着她,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

谁设计的!真特么会卖萌!

好吧,她被困岛上也没什么事做,帮它拔几根萝卜?

于是能看到,一个白衣飘飘风流倜傥的公子,蹲在地上拔萝卜。一只白花花又胖又萌的兔子,坐在地上抱着白衣公子拔给它的萝卜啃。

每啃完一根萝卜,兔子头上就叮地冒出个“金币+1”的提示。

“哎,真是好命的兔子,有萝卜吃还有金币拿。”

夏有光一手撑着太阳穴,一手点鼠标点得手指都酸了,萝卜才拔了二十几根。她哈欠连天正犯困,天空中突然飞过来一只凤凰,凶巴巴俯冲下来要抓兔子。

几乎没有犹豫,或许是出于本能想要守护弱小?夏有光一脚踢开兔子,迅速从装备里选出她的法器扫去一道紫光,正正劈中凤凰,大鸟挣扎几下落下来,它头顶冒出一行字——

“是我,吴曜……”

电脑前的夏有光汗颜:“啊……对不起队长,你怎么变成凤凰了?”

“地图被封禁,人进不来,只能禽兽类。这是我小号。”

“禽兽类……我知道了,那走吧,我得回去跟你们一起做任务。”

“不急,先要把那兔子做了,它是解禁桃花岛地盘的钥匙,你一开始做掉它就能出去。”

“你的意思是,弄死它吗?”

“对,弄死它就能解锁权限,离开这里。”

兔子不知什么时候又跑到夏有光脚边,又是两眼水汪汪卖萌,太萌了,让人下不去手。

凤凰:“只是个系统自带的小动物,比新手做任务斩杀野怪容易多了。”

桃花源公子:“队长,你不觉得它很萌吗?我在江湖里从没见过这么萌的兔子,你看,它还会卖萌。”

凤凰:“……”

桃花源公子:“我下不了手,要不队长你来吧,我装备库里的武器给你用。”

鼠标点开装备库,这两年夏有光闯荡江湖赚来抢来换来赢来的装备在页面上铺开,铺得满满几大排,冷热兵器都有,还有石化技能的玄晶石,类似化骨绵掌技能的消银水,能秒消血量的毒药鹤顶红,各种可致命的库存。

凤凰那头沉默许久,突然展开翅膀扑向兔子,快要到兔子跟前又收回翅膀,头顶冒出一行字:“我也下不去手……”

下一秒,一瓶消银水丢过去,兔子噗的一下化作一滩水渍,闪了两下在地图上消失。

地图提示:“权限已解除。”

凤凰:“你……还说下不去手,这手下的……”狠啊,萌兔尸骨无存。

桃花源公子:“走吧队长,明天晚上有大联盟直播赛要打,不早点离开这里怎么行。”

她跳上凤凰,穿过桃林飞离桃花岛,慈悲海地图很快消失在身后。

岛上,金雕从桃林深处笨重地走出来,走到兔子消失的地方,丢下一瓶银色复生水。

银色渐渐在地上形成暗影,兔子闪现两下复活。

金雕:“老大,你这是何必呢?夏有光一看就不是一般女生,这么只萌兔都下得了狠手……”

兔子:“是我疏忽,她看出来了。”

金雕:“啊?她怎么看出来的?”

兔子:“漏了设置金币隐藏,兔子吃萝卜增加金币是二级以上才有的功能,她知道我不是系统自带的兔子。”

金雕:“……”

微信上陆有湖那空白头像显示小红圈,夏有光正从浴室洗澡出来,一边用毛巾揉着未干的头发一边点开。

陆有湖:“你不想还钱了?”

夏有光:“你肯收钱了?现在马上转账给你。”

陆有湖:“我说了用我的方式。”

夏有光:“我有上线找你,你不出来派只兔子出来,什么意思嘛?”

空白头像许久没有回复。

夏有光握着手机看一会,刚想放下,嘀一声,小红圈又显示了。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夏有光歪着脑袋想半天,手指敲字过去:“还真不明白。”

陆有湖:“2000根萝卜,你平均拔一根需要1.44分钟,拔完一共需要48个小时,我吃一根萝卜得1金币,吃完得两千金币。”

夏有光:“这……”

这是他让还钱的方式?会不会太呆萌了点……这还是她认识的陆有湖?

“会不会……太复杂了点,不就还钱吗?需要弄得这么复杂?”

那头又许久没动静,夏有光知道他要说话的,所以握着手机盯着没放下,果然——

陆有湖:“你真的以为我只是为了让你还钱?”

夏有光歪了歪头:“不然……呢?”

手指移动到emoji表情框下面想找个适当的表情符号,以表示自己的无辜。

陆有湖的对话框突然跳出来。

“跟我共度48小时,就那么困难?”

啥?!夏有光眼睛直了,天灵盖被掀起来的感觉,手一抖,一颗红唇表情发送过去。

妈!呀!

抖着手赶紧撤销,但那句“消息已撤销”的痕迹,似乎比红唇表情更让她难以忍受,简直可以把人逼疯。

不管手抖与否,改变不了的事实是——她,给陆有湖发了个红唇表情。

(连载结束)

上市预告:

陆有湖走进夏有光心里,并非是在替她挨了一刀那次,虽然夏有光不愿意承认。她知道,如果要爱上现在的他,那么就要背叛曾经的自己。

她决定背叛自己了,他却不告而别。

陈小愚人气力作,《仿佛若有光》现已全国上市!

放封面

“陆有湖,五年了,你凭什么觉得什么都没变?”

赞 (4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