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冬仍有你

哑树

作者有话说:一直觉得团队一起奋斗,男女主共同进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所以借由这个故事把它给呈现出来,希望你们会喜欢。天气冷了,朋友们,要记得加衣服哦!

一如那个乌蓝的夜晚,初初遇见,只有心动。

001

十二月,小雪。北京下起了纷扬的细雪,青瓦红砖,一小簇的白雪压在墙外的腊梅苞上,树枝在冷风中摇曳,冰棱挂在屋檐底下,晶莹剔透。

C大的会议室内开足了暖气,每人手里端着一杯热可可,指尖传来的暖意传到心底。即便如此,坐在凳子上战战兢兢的苏桃宁愿去外面的雪地里挨冻,也不想在里面接受三堂会审。

“你们别老盯着我了,想说什么就说呗。”苏桃紧张地抠手指。她坐在长桌的一边,对面坐在四位队员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苏桃的队友兼同班同学孟涵忍不住开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苏桃桃,眼看我们就要和楼邺城他们队比赛了,你居然主动送上门去给他当助理?”

另一个队友伸手扶额:“一向主张科技公开公正化的苏班长还黑了敌方的电脑,就为了进楼邺城队给他当助理?”

“并且,我们的天才少女遭到拒绝,”孟涵用手比了一个姿势朝自己心口开枪,“说,你当卧底多久了?”

苏桃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讪讪地笑了两声。一闭眼,前两日发生的糗事还历历在目。自从苏桃在校园网上看到以楼邺城为首队伍正在招纳贤才,她义无反顾地填了报名表却被拒之门外。

敌方摇头:“我们老大说了,见到一位名叫苏桃的人应该避之远离之。”

“可是你们队需要我,可以这么说你们编写的程序,我不需要调试就可以看出bug,比如参数传递是否有问题……”苏桃掰开手指开始给对方分析厉害。

可不到两分钟,就有人从背后拎住了苏桃的衣领。一道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楼邺城的嗓音清冽,语气带着几份嘲讽:“长本事了,谁让你黑我电脑的?嗯?”

苏桃递交报名表被拒后,用C++语言写过一个远程的控制程序。只要楼邺城打开电脑,就会自动远程给他的电脑弹框出现“飞天小女侠自愿加入楼队手下”的字眼。只可惜,楼邺城从任务管理器中找出了本体,三下五除二就把它给解决了。

“你。”苏桃弱弱地伸出手指向他。

楼邺城气极反笑,抱着手臂毫不留情地说道:“我们队谁都可以,只有你不行,苏桃。”就这么寻常的一句话,像一把钝刀来回地割着苏桃的心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苏桃抬眼想从他的眼睛里找出破绽来,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冷眸。那双曾经会对她笑的眸子,如今已近深不见底,没有一丝情绪。

苏桃仅仅是消沉了一下,她扬起一个浅笑:“可是你们找不出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一场全国性的程序设计大赛在C大举行,许多在校编程人员跃跃一试,包括苏桃这边的队伍和学长楼邺城带出来的队伍,都参与其中。

比赛时间紧迫,楼邺城手下的一名队员出了点状况,他这才在校内网上招贤纳士。论实力和经验,苏桃确实是个好人选,只是……

“那也不会是你,”楼邺城将羽绒服套在身上,眉头紧锁,“况且你就这样离开你们队伍,没关系吗?”

苏桃还没来得及开口,见他开门步入外面的风雪中。楼邺城的背影孤傲挺拔,冷风将他衣服的下摆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苏桃的鼻子有些发酸,她轻轻地说:“只要是你,那就没关系。”

这句还未说出口的话被风雪裹挟到空中,慢慢消失不見。

002

苏桃把“山不过来,我过去”这句话践行得彻底。苏桃退出了原先的队伍,给她们推荐了一个同系不错的朋友过去。至此,苏桃每天风雨无阻地去堵楼邺城要加入他们队。有人夸大这份事实,计算机院系传得纷纷扬扬,讲本院系的苏桃是如何拔足倒追楼邺城被拒。

路人见状也悄声议论,苏桃依旧不为所动。苏桃缠人很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苏桃比平常早起半个小时跑到北门买了好几份早餐。

“学妹,你可太贴心了,”戴黑框眼镜的男生开口,“我早就想吃北门的早餐了,因为赛前的集训一直没时间去吃,这不多亏了你。”

小米粥飘香四溢,另一位男生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粥心满意足道:“学妹,你放心,我们队长就爱口是心非,表面冷漠,心肠可软。”

“这个我知道。”苏桃拖着腮点头。

“进我们队这事包在我身上了……”眼镜男说道。

“包在谁身上了?”楼邺城推门而进,夹带着风雪气息。他将大衣挂在椅子后面,露出的黑色毛衣搭着白衬衫衬得他清隽无比。

眼镜男一看清来人吓得差点没咬断自己的舌头,他尴尬地笑笑:“我开玩笑的。”苏桃将热乎乎的豆汁儿和包子推到他面前,语气温软:“你还没吃早餐吧?我今天早上去北门买的。”

楼邺城看向苏桃,声音冷冽:“我吃过早餐了,一会儿我们集训要清场了,你还可以待五分钟。”

“楼哥,你怎么……”其他队友忍不住出声。

楼邺城也不看她,低头做自己的事去了。室内一片安静,只有电脑显示器发出运转的轻微响声。苏桃见他认真的样子,吸了吸鼻子说道:“没事,我在外面等着。”

不等其他人劝阻,苏桃拿了包就跑出去了。长风裹着冷气刮在脸上令人生疼,苏桃站在外面沿着格子方砖不停地跳步以此来取暖。

苏桃没有生气,相反她刚在集训室扫了一眼眼镜男编写的程序,好像出了漏洞,她一边运动一边思考补救办法。

集训室内,气氛诡异,换谁都能感受到楼邺城身上的低气压。楼邺城面色冷峻,不停地敲击着键盘。

窗外冬青树摇曳,叶子上面似撒了一层细细的盐,冷风阵阵,空气出发出“啪”的声响,是雪越下越大了。

楼邺城起身拿了外套出去,看见苏桃穿着一件薄款的大衣站在风雪中瑟瑟发抖。楼邺城站定在她面前,看了她一眼:“外面冷,你进去。”

苏桃摇了摇头,欲张口一股冷风灌进来让她剧烈地咳嗽,她的鼻尖冻得通红:“不进去,除非你让我加入你们队。”

楼邺城冷笑一声,他向来不是受人威胁的人。他将身上的外套披到苏桃身上将她裹得严实,最后半拖半抱地将苏桃带进了实训楼的一间休息室。

其实在外面冻了一会儿反而没多大感觉直到进入室内。楼邺城打开暖气后,暖意袭来后,苏桃身上开始发抖。楼邺城坐在苏桃旁边,握紧她早已冻僵的双手,不停地搓动着,试图传递他指尖的暖意。

楼邺城宽大的手掌捧着她的手不停地呵气,冷清的白炽灯打下来,在他垂下来卷曲的长睫毛上拉出一道阴影。

此时,男生眉目清朗,动作轻柔地给呼出一层雾气。苏桃静静地看着他,好想时间就此停止。

楼邺城的嗓音低沉,又夹杂着一丝无奈:“苏桃,如果你的目的是为了算我放弃比赛的,算了吧。”

“不是,我是真的希望你赢,”苏苏开口,语气认真,“如果你还相信我的话。”

往事如同潮汐,轻轻一碰,回忆便会铺天盖地的袭来。

003

苏桃从小在荔枝巷长大,一向懂事乖巧的她在初三的时候,因为在同学家见过朋友跳过一次弗朗明戈而感到惊艳。

一袭红裙的同学随着节奏旋转跳跃,像一只孤独又美丽的火烈鸟。那时的苏桃产生了极想学弗朗明戈的想法。当她小心地提出这个愿望时,苏母掩面而泣,自是责怪她不懂事。

苏桃神色恹恹地背着书包去了校图书馆看书。他们学校的图书馆是初中部和高中部共享的,所以自习室几乎坐满了人。苏桃来到角落的一角,开始看书做题。不一会儿困意上来,她渐渐睡去。

她是被一阵剧烈地敲桌子的声音给弄醒的。男生恶狠狠地盯着她:“你怎么睡觉的,碰到了水杯弄得我电脑的数据全没了!”

“我看你全身上下的行头是怎么也赔不起了。”男生继续恐吓她。

苏桃瞪大眼睛看他,几滴眼泪挂在眼框上又不敢掉下来,男生还要继续责骂时,一道冷清的声音响起:“韩正,适可而止,这里是图书馆。”

韩正撇她一眼,愤愤不平道:“我管这是哪里?总之她今天得赔偿我。”苏桃今天本身会苏母责备心情低落,这会知晓自己做了错事又赔不起,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斜对面的男生皱了皱英俊的眉头,走前来在韩在电脑上面操作,不一会儿偏过头说:“数据已经云端备份好了,至于你电脑维修问题,我可以修。”

韩正脸色尴尬,朝地上啐了一口:“多管闲事,楼邺城你给我等着,比赛你输定了。”

樓邺城淡淡一笑,气定神闲地说:“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黑了你的银行账户。”

“你怎么做到的?”韩正脸色惊慌。兴是年少,男生身上带着股张狂劲儿,用一种轻视的口吻说:“你刚连了图书馆的公共无线网。”

韩正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收拾好自己的电脑离开了。苏桃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在小声地呜咽着。苏桃皮肤白皙,一颗晶莹的泪珠衔在眼睫上看起来楚楚可怜。

楼邺城有些于心不忍,掏出一道蓝格子手帕动作轻柔地擦掉她脸上的眼泪,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004

对于一个还不算太熟识的就人,苏桃没有负担地说出了自己的烦恼,讲自己好不容易有个兴趣却被妈妈轻而易举地扼杀掉。说这件事的苏桃轻声叹了口气,楼邺城摸了摸她的头发:“小小年纪叹什么气。”

“没关系,有时我们无能为力,向前走不了的时候换个方向,你可以向左边走。”楼邺城沉吟了一会儿。苏桃似懂非懂地看着他,楼邺城轻轻挑眉在电脑上敲出了一行代码。

不一会儿就有个可爱的小人弹出屏幕,接收用户的指令。苏桃在楼邺城的鼓励下玩了一会儿电脑,好像被人打开了新奇的大门。楼邺城只是敲了几行字,便出来这么一个有趣的指令。

她这才知道,楼邺城在编程方面天赋异禀,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参加程序设计大赛拿了人生的第一笔奖金,之后少年一路披荆斩棘参加各路比赛夺得冠军。

“喜欢吗?”楼邺城问她。

苏桃重重地点头:“喜欢。”

楼邺城轻轻笑出声,嗓音如黄昏里的琴弦般动听:“喜欢的话,以后来找我,我教你。”于是苏桃一有时间就混入高中部去找楼邺城,向他讨教编程方面一些不懂的问题。

因为计算机老师对楼邺城的信任,他顺理成章地拥有一把机房的钥匙。周末的时候,楼邺城在机房准备赛前训练,而苏桃则在一旁捧着《数据结构与算法分析》和《编程珠玑》津津有味地看着,熟悉理论了,她也开始操作起来,这多半是得益于楼邺城的指点。

那也是苏桃第一次从楼邺城嘴里听到贺秋的名字,他无奈一笑:“贺秋认为只有男生才喜欢计算机,我下次得让她看看你对编程的喜爱。”

从楼城邺口中得知,贺秋是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成绩优异,知书达理,还擅长跳芭蕾。苏桃心里冒出了酸涩的泡泡,那才是女生在明媚的年纪该有的样子

赛前几天,苏桃有时候看楼邺城为了比赛经常熬夜而心疼不已,会偷偷带一袋热牛奶给他喝。“哥哥,你要多注意休息。”

“没事,这次比赛过了就好。”楼邺城毫不在意。苏桃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欲言又止和茫然。

苏桃有些犹豫地问道:“哥哥,进市队是不是你的梦想?”

“是,心之所想的地方,进了市队能得到更系统的训练和学到更多知识。”楼邺城耐心地跟他解释。

时间如杯中秋酿,很快流逝,转眼便到了“新源杯”大赛的时候。比赛是现场抽题,楼邺城浏览一遍题目很快着手。

当他把代码敲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发现自己事前准备的25页纸质模板变成了一堆空白。acm大赛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些有用不好记得算法代码时可以写出来优化封装成类,比赛时只需通过类的接口使用就行,这样能节省时间和提高效率。

然而,现在没了优化模板,楼邺城得重新计算一遍。到底是过于年轻,楼邺城手忙脚乱地完成了这次比赛,并且超时。

拿了第一名的的韩正一脸得意:“手下败将,你当初可是救了一个白眼狼。”

电石火光间,楼邺城好像明白了什么,也只有苏桃看过他那份优化模板,当时他还给苏桃分析过这份优化模板的重要性。

004

楼邺城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苏桃会这样做。前来观看的比赛的贺秋也在场,她挽着楼邺城的胳膊大方地要请他吃火锅解千愁。两人却在候场外遇到了一脸惊慌失措的苏桃。苏桃声音带着哭腔:“哥哥,对……对不起,我可以解释的。”

贺秋站在一旁冷笑:“解释什么?解释他当初不该帮你解围?还是说你年纪这么小就学会了见利忘义。”苏桃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她缩了缩鼻子,不肯走固执地看着楼邺城。

楼邺城一脸平静,心里更多的是失望,他冷冷地看了苏桃一眼,那眼神包括了怨恨,冷漠,失意……苏桃被他的眼神看得心驚,下意识地让开路,看着他和贺秋远处,两人亲昵无间。

苏桃蹲下身,把脑袋搁进膝盖里呜呜大哭起来。那个时候的苏桃,好不容易拥有了一个朋友,现在她却亲手丢了他。

后来,苏桃再也没有出现在楼邺城的视线中,他也惯常地生活学习。只是偶尔会想起那个眼睛黑漆漆的小姑娘认真地说:“哥哥,我要陪你一起拿冠军。”

苏桃打了个喷嚏彻底把楼邺城的思绪拉回。楼邺城起身给她倒了一杯热水,不经意地问:“后来你怎么不见了?”

“我转学了,”苏桃的鼻音有些重,“幸好,以前听你说过你的梦想是在C大,所以我也努力考了这。”

“学长,你再选我一次吧,”苏桃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语气真诚,“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似有人朝楼邺城心里投了一枚小石子,荡起一层层的涟漪。楼邺城轻咳两声,将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这边有一堆数据你负责优化一下。”

苏桃听到这话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楼邺城这是同意她加入他们队了?苏桃激动地不行忙开口,却被热水烫到咳得眼睛发酸。楼邺城有些好笑地看着她,伸出手不急不缓地替她拍背顺气。

苏桃不由得身体一僵,她觉得自己的背热度烫人,有一股热度直接蹿到心底,连喝着的白开水也变得清甜起来。

005

苏桃正式加入楼邺城队伍的时候,其他队员表示热烈欢迎,脸上的揶揄之情尽显,一副总算把这妖孽收了的表情。

“我们一起给这支队取个名字怎么样?”苏桃眼底亮晶晶的。

眼镜男放下手中的活,高举双手道:“臣等附议!”苏桃用期待的眼神看向楼邺城,后者一副淡然的语气:“取呗。”

苏桃打了个手指说出了简单大气的名字——捕梦队,众人一对叫好。苏桃被这气氛感染,主动伸出手,楼邺城大脑思考了两秒还是将手覆上去,接着另一只手又交叠上……齐声喊了句加油。

阳光正好,淡金色的阳光跳跃楼邺场乌黑的短发上,苏桃偏头看到他嘴角淡淡的笑意心也跟着满足起来。

比赛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在规定时间内做100道试题,另一个部分则是写个与社会热度切合的程序创意。

苏桃一加入捕梦队就尽量适应他们的节奏,跟着他们一起敲代码接受训练。苏桃一碰到计算机丝毫不把自己当男生看,该留下加班编写的程序她不会拖到第二天。

兴是连续几天过于操劳,苏桃不知不觉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等她醒来时发现身上披了一件厚厚的大衣。苏桃揉了揉眼睛声音迷糊道:“我睡了多久?”

楼邺城冲她扬了扬下巴,发出一声嗤笑:“不是很久,也就几个小时,睡得口水都沾到下巴上了。”

由于楼邺城是俯下身子跟她说话的,苏桃一向粗线条惊恐地起身找镜子,直接撞上了他的下巴。楼邺城倒吸一口气,摸着自己的下巴:“苏桃,你是不是练了铁头功?”

“没有,我可能吃多了核桃,”苏桃赔着笑脸,一会儿又紧张起来,“电脑里的那个程序我还没进行测试。”

楼邺城将大衣放在手臂上,声音带着强硬:“我已经帮你做了,你现在太紧绷了,我们出去走走。”

室外的冷空气嗖嗖地钻进毛孔里,苏桃双手插在衣兜里,表面淡定实则抖个不停。楼邺城变戏法儿似的变出一个小热水袋塞到她口袋里,嘴上依然讥讽:“你们女生冬天穿那么少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给喜欢的人看。”苏桃张了张口,还是没出这句话来。楼邺城的下颌线紧绷,看向远处。苏桃顺势望过去,不远处的环保社上在做活动。

两人走过去,有同学热情地将一份调查表递给他们。楼邺城粗略地扫了一眼,直接问:“你们做这个调查的初衷是什么?”

“你也知道,现在雾霾严重,我们弄这个调查就是希望人们加强环保意识,”有同学解释,“同学要不要填一下?”

“好。”楼邺城好脾气地点了头。当苏桃对上他那双狭长的眸子时瞬间明白了他的用意。

苏桃礼貌地解释他们目前要的作业情况最终成功拿到了那份调查表表。楼邺城轻轻蹙起眉头:“还不够,范围太小了,对象都是学生。”

“喂,我们可以编写一个程序测试一个话题分析,然后邀请别人答题就行了。”苏桃戳了戳他的手臂,眼睛里全是狡黠的笑意。

楼邺城点头,当下就决定把这项任务交给苏桃。后者想起答题这件事微微一笑:“想起来,我还是某乎的专业答题者,之前有人提了一个问题‘你希望你的意中人是以怎么样的形式出现在你的面前?你知道我怎么答的吗?”

“骑着凤凰牌自行车穿过拥挤的街道出现在你面前。”楼邺城毫不留情。

“呸,我的意中人,不需要踏着五彩祥云来见我,只需要带一只可爱的猫咪来见我就好了,”苏桃眼睛明亮,嘴角上扬,“就这个答案我还得了最高赞。”

“我见不得猫在我眼前晃,情绪过敏。”楼邺城瞥了她一眼,快速地说道。

006

比赛到来的时候,楼邺城和韩正正式狭路相逢。多年不见,韩正依旧自以为是,他同楼邺城打招呼,语气满满:“好久不见,手下败将。”

楼邺城双手抄进裤兜里,神色平静:“嗯,以后就不会再见了。”他这句话说得隐晦,但现场的人基本上都听懂了,拼命压住自己的嘴角不笑出声。

“你……”韩正一时语塞,转而把视线投向了楼邺城身后的小姑娘,“这不是苏桃妹妹吗?要不临时过我的队伍来,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苏桃从楼邺城身后站出来,笑得玩味:“行呀,我想要你输。”说完迅速地冲他扮了个鬼脸。众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韩正在则一脸铁青的走了。

本次程序设计大赛在C大的大礼堂上举行。赛场呈半圆弧形,观众的座位形是阶梯分布,而他们参赛者则在赛道中央。

一群朝气蓬勃的年人坐在电脑门前接收到试题后,开始聚精会神地比赛。台上摆着几盆鸭掌木沾上亮沁沁的水,映着观众紧张的神情。

100道试题已过,捕梦队同其他几支队伍顺利进入决赛。而到了编写程序这一块,楼邺城望了斜对面的韩正一眼,手心开始出汗。几年前的阴影仍挥之不散,那时父母和老师的失望历历在目。他不是没有实力,之后也赢得大小比赛的冠军,只是对于韩正,他的心理压力仍在。

倏忽,一只手伸过来,是苏桃。她握住楼邺城的手,温声说:“你记得吧,我说过要陪你拿冠军的。”

“一次意外中的失败不算什么,你现在需要的是沉着,属于我们的荣耀总会来。”苏桃看着他。

她握着楼邺城手说:“你看这支队伍,他们需要你,只要走出第一步,一切困难都会引刃而解。”

楼邺城抬眼看向身边的队友充满信任的眼神,加上苏桃掌心传来的温度,这一切让他心底的勇气一点点上升,楼邺城回握她的手,对着大家扬起了一个冷静自信的微笑。

接下来,捕梦队这支队伍配合默契,苏桃写了个chrome的插件,实时分析数据。楼邺城和其他队友则负责写编写代码,指尖在键盘上快速飞跃。

他们做的是雾霾查看器,根据人们对天气状况是否出行的数据做出了一个查看器,人们可以根据线路,意向和天气状况进行出门准备,进行下一个步骤后会弹出环保产品推荐。

整个过程下来,几乎是一气呵成。

最后评委队宣布冠军是捕梦队时,几个年轻人更是激动地抱在一起。苏桃扭头随意一瞥便看到了台下的贺秋,她的长发如瀑,穿着得体的衣服落落大方地朝她微笑。

评委这样评价他们编写的程序:快速高效,不拖泥带水,而且没有bug,还有一定的环保意义。

楼邺城作为代表上台发言时,黑曜石般的眼眸在台下环视了一圈,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反而看到了作为交换生刚回国的贺秋。他突然没有了发言的兴致。

他简短地说了几句话:“这个冠军是属于整支队伍的,当然,我也要感谢一个特别的人。”台下的掌声和尖叫声快要掀翻屋顶。

不眠的一晚,胜利的夜晚。

007

比完赛后的苏桃彻底消失在楼邺城的视线中,她像个鸵鸟一般将自己埋在沙土里,删除了他的一切联系方式,认真上课,努力吃饭和睡觉。

一到周末,苏桃就缩在寝室里写代码,哪也不肯去。直到外卖小哥打电话喊她下楼,苏桃这才匆匆套了件衣服下去。

苏桃外面小哥没等到,倒是等来了一个同学?苏桃仔细回忆这个手捧玫瑰花的过来的男生,她在大脑过了两遍才想起来这位男生是公共课上的前桌。苏桃记得他俩的交集在于她借了他一支笔……

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连楼下宿管大妈拿着扫把一动不动笑眯眯地等着看好戏。苏桃看着那束娇艳欲滴的玫瑰红慢慢朝自己挪动时,她赶忙低头溜走。

谁知那位同学虽然长相斯文,但声音粗犷,差点没震破地板:“苏桃同学,我有话对你说。”

苏桃回头作了一个静止的手势,笑盈盈地说:“你先说,别过来太前了。”

男生显然有点受伤了,但他鼓起勇气:“我喜欢你好久了,如果……”

“你喜欢她多久了?”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传过来。楼邺城穿着一件烟灰色的大衣站在他们后面,神色冷冷。

男生回过头来一看来人的气势和长相,说话顿时结巴起来:“你是谁?我喜欢她……很久了”

“我是楼邺城,你不知道她花粉过敏吗?”楼邺城冷哼一声,十分坦诚,“你的喜欢有我久吗?”

那个男生刚要反驳就被楼邺城突然冒出来的队友给拖走了。苏桃捂住自己砰砰直跳的心口,她刚没听错吧,楼邺城居然说喜欢她。

可一想起贺秋,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涌上心头,她悄悄抬脚,决定逃离现场。谁知楼邺城三两步上前,伸出大手拎住她的衣领,温热的呼吸喷到她脖颈上,烫人且热:“你还要躲哪儿去?”

“好汉,有话好好说。”苏桃回头试图从他的魔掌下逃出来。

楼邺城并不打算放过苏桃,细长的手指捏紧她的下巴,步步紧逼:“我不来的话,你刚是不是要答应那个人的告白?”

苏桃忙想解释,可一想起他有自己心底的白月光,就挺直背脊,迷糊地嗯了句。谁知楼邺城脸色极差,眸子冰冷。

“你这样算什么,比赛那天在后天你和贺秋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苏桃垂下眼皮,语气失落。

比赛那晚苏桃见到贺秋仍不死心,打算去后台找楼邺城,却在休息室里听到两人的谈话。贺秋语气温柔:“你怎么会让苏桃加入你的队伍,你是打算原谅她吗?”

透过虚掩着的门,楼邺城有些暗哑的嗓音传过来:“她一开始找上我的,每天风雪不动地守在集训室门外……”

那一刻,苏桃如坠冰窖,落荒而逃。她躲在被窝里大哭了一场,原来是自己太缠人,楼邺城只是不得已,自己的这份心意不用表明也知道结果了。

楼邺城听后没有生气,他的神色缓和:“那你怎么不把我话听完?”

“还有,当年那场比赛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这样的,那晚我也一并跟贺秋解释了。”楼邺城的声音在风中显得异常沙哑。

苏桃一脸疑惑:“你是怎么知道的?”

楼邺城笑而不语,其实他也是比赛前知道的。就算不知道这件事,他也还是会喜欢上她。知道了,只能感叹他的小姑娘竟那样傻。

当年是韩正去威胁苏桃从中作梗的,原因很简单,他想要这份虚荣。苏桃一开始是拒绝的,直到韩正对她说:“楼邺城是注定输的,我爸是这次比赛的赞助商,评委也都认识的,你要是想他顺利进市队的话就把模板纸给我换了。”

苏桃想起了班上那个家境优渥跳弗朗明戈的女同学永远最受老师宠爱终于明白过来,有些东西注定要妥协。如果都是输的话,苏桃情愿楼邺城误会她,也不愿他去怀疑自己的能力。

少年正是风华正茂,追逐梦想之际,实在没有必要去受这样的侮辱。苏桃不是不了解楼邺城,在计算机方面有天赋,心气也高,他不该受到这种困扰。

所以苏桃将模板换了,任由楼邺城一直误会她。

END

“我还跟贺秋说,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忍不了,”楼邺城将她额前的碎发顺到她后面,眸子里尽是深情,“也会主动去找你,然后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你。”

楼邺城将身侧一直拎着的箱子打开,一只橘黄色的小奶猫跳到他怀里,苏桃惊讶地捂住嘴说不出一句来。楼邺城抱着那只小奶猫,语气带了点别扭:“这样——像不像你的意中人?”

楼邺城是不喜欢猫,一见它嗷嗷叫就本能地心烦,可是为了苏桃,他愿意尝试去喜欢他。苏桃扑进他怀里,眼泪蹭到他胸前的衬衫,声音清脆:“像,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细细的雪花又开始缓慢飄落,落到意中人的眼睫毛上,苏桃在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一如那个乌蓝的夜晚,初初遇见,只有心动。

楼邺城清冽又带着点磁性的嗓音从冰天雪地里传来。

——请善待俘虏。

编辑/叉叉

赞 (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