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池薇曼

    作者有话说:我喜欢看少女漫画,但是代入的并不是女主角,而是男主角,看着女主被壁咚满脸通红小鹿乱撞之类的画面,觉得异常有成就感……因此,我写文的时候经常代入的是男主身份,导致我的男主基本千篇一律都是像我一样善良(?)的性格。这次试着写了个不一样的男主,你们有感觉出来吗?

    远方一盏盏的灯光变成了白色羊群,她是一只被牧羊人遗忘的迷途羔羊,天地之大,她恐怕再也遇不到他。

    寒假的第一天上午,江容瑶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发现门口摆着一盆鲜艳欲滴的水仙花。

    他们全家今天出发去日本旅行,由于感冒,她在候机厅咳得像一只坏掉的闹钟,成功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近期出入境审查严格,生怕旅行因此泡汤,母亲大人大义灭亲,将女儿赶回家休养。

    江容瑶检索了水仙花的花语,看到“想你”两个字,笑得花枝乱颤。

    她跟洛琪打听了理近的动态,得知他刚动身回外婆家,并且他的外婆就住在他们老家。事不宜迟,她拖上行李箱调头往车站出发——

    理近,我来了!

    Scene 01

    江容瑶的弟弟江智身体不好,自小就被父母安置在空气清新的老家,今年开始,父母才将他接到这边上学。

    她曾试图打听他在新学校过得如何,小家伙闷闷不乐,并没有说什么。

    昨天,江智忽然问:“姐姐,你会滑草吗?”

    实验小学附近有段绿草葱郁的超长斜坡,小学生们喜欢从河坡上顺着草地往下滑,看谁滑得最快。这项活动在她小学时就很受欢迎,还真是历久不衰。

    “当然,姐姐我人送称号‘草上飞!”

    “太好了,你教教我吧。”

    江智学滑草是为了融入新班级,她当然要助他一臂之力。

    放学后,江容瑶特意来到河坡边练习滑草。没错,她对滑草根本一窍不通……

    滑草和坐过山车有些相似,当她冲下河坡,才发现自己刹不住脚。岸边草丛里恰好有个人,被风驰电掣的少女推进水里,“扑通”一声,溅起巨大的水花。

    河水不深,落水的美少年裤子溅湿大半。他略带愠怒地看向她:“你……是江容瑶,洛琪的同桌吗?”

    看少年的反应,估计又是洛琪的追求者。她的好友洛琪是公认的三中校花,即使三中门禁森严,还是有不少外校男生三头两天跑到校门外拦她。

    江容瑶没好气地把丑话说在前头:“没错,我可不会把她的手机号码告诉你。”

    少年打了个喷嚏,湿润的睫毛衬得星眸幽深:“我是她的表哥理近,她时常说起你。”

    传说中的理近长得如此好看,江容瑶心花怒放地上前一步:“她也跟我说过你。”

    “咔嚓”,脚踝处传来一阵闪电般的剧痛,她惨叫着蹲下去。

    理近被吓一跳:“你踩到玻璃了吗?”

    “不是,我扭到脚了……”大概是刚才从河坡滑下来,冲击力太大了。

    她的脚踝处红肿一片,理近用力按压几下,痛得江容瑶龇牙咧嘴。下手这么狠,他该不会是趁机报被她推下水之仇吧?

    很快,她发现自己纯粹是小人之心。

    “还好没有骨折,回家冰敷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他略一思索,说道,“你等等,我去找台车过来送你回家。”

    江容瑶受宠若惊:“谢谢你。”

    洛琪不止一次提出要将理近介绍给她,却被江容瑶回绝。据说少年热爱大自然,平时的爱好是骑车到处寻找新植物。本市的观光点之一,梧桐山官网有植物分类一栏,有不少植物照片是他的投稿。

    她以为热爱植物的人多半是怪胎,如今后悔莫及,理近这样的美少年让她相见恨晚。

    Scene 02

    理近很快赶回来:“我从开花店的姨妈那里借来一台车,上车吧。”

    江容瑶打量面前的车,怀疑自己出现幻觉,赶紧揉了揉眼睛。

    没错,理近找来了一辆载货的手推车……从他友好的笑容来看,应该不是故意报复她。

    怕他丢下她扬长而去,她唯有乖乖地挪上车:“我家在盛世小区17号,麻烦你了,车夫先生。”

    “交给我,保证把你安全送到家。”

    理近推着她一路招摇过市,她像古代被游街示众的犯人,把脸埋进臂弯里。

    家里没人,见少年冻得嘴唇发紫,江容瑶让他进房间把湿透的裤子吹干。

    她一瘸一拐地去厨房倒茶,却发现本该去医院的母亲大人和江智站在玄关处,手里还提着个蛋糕盒子。

    多年不在身边的江智被接过来以后,父母的补偿心理爆发,对她不闻不问,少女还以为自己的生日早已被遗忘,不由得鼻子一酸。

    还没等她感动,母亲大人就问:“什么声音?”

    “可能是隔壁装修。”

    说完,江容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溜进房间,关掉理近手里的吹风机,示意他安静。

    敲門声响,她飞快拉起被单将少年裹住,同时冲到门边拿起杀虫剂往空中“嗤嗤”地喷了几下。

    母亲大人拧开门的刹那,江容瑶顺势将她推出去:“妈,房间有蟑螂,我喷了杀虫剂。”

    窗户没有关,理近应该不至于中毒身亡。她盘算着该怎么支开家人放他出去,门又开了,这次回来的是平时总加班到深夜的父亲。

    ——该怎么跟家里人解释房间里的少年呢?

    江容瑶急得满头大汗,决定先支走客厅里看报纸的父亲:“爸爸,我扭到脚了,你去帮我买正骨水好吗?”

    厨房里的母亲探头出来念叨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小伤而已。”

    父亲出门后,江智也回到房间。

    趁母亲忙着做饭,江容瑶拉出被杀虫剂熏得无精打采的理近:“情况有变,要是被我家人发现,你会死得很惨的,快走吧。”

    理近小声抱怨道:“你是请我来做客还是做贼……好歹我救你一命,这是什么待遇?”

    赞 (1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