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冬欲知晚

宋三月

作者有话说:写完这篇文章是在凌晨,然后很长时间都难以入睡。神差鬼使的,断绝联系的两年后,我再一次偷偷点开他的朋友圈。沉寂的夜幕将周围都笼罩得一干二净,我只能看到他新女友的长相和他臉上的笑意,除此统统看不真切。其实早已释怀了,都怨你我太过年轻。但其实,嘘,只怪我们都肯屈于命运。

人与人之间是讲究缘分的,物理学中有个名词叫无用功,诠释为并非需要却又不得不做的功。而这个无用功啊,否定先来后到,奈何情深缘浅,大概就是衍生于此时了。

【这欲望无止无境,无人能幸免】

十二月,深冬。

因为飞机忽遇寒流被迫在新川降落,一直忙于工作的陈秋怡难得有了放松的契机。她随着众人走出机场,漫无目的地溜达,却不想到了新川大学。

许是陈秋怡化了淡妆,穿牛仔裤和白T恤,保安并未有所阻拦就让她走了进去。

这是下午两点,校园里上课的铃声不急不慢,素面朝天的学生相互推搡,嘻嘻哈哈溜到一间教室里。陈秋怡图清静,扭身转到隔壁空荡的教室。

得,就在此处休息一会儿吧。

陈秋怡摇头苦笑,刚落座,就有一个穿白衬衣配黑裙子的中年女老师走了进来。

看着陈秋怡,女老师脸上有了欣慰的笑容:“同学,你看,你是咱们学校最有思想,最不俗气的女生。”

看样子是误以为陈秋怡是学校的学生了。这两个排比句用下来,本是能增强句子气势的,却生生被隔壁影视鉴赏班传来的嬉笑声给削弱了。女老师铁青了脸打开课本,尴尬之余,隔壁的笑声铺天盖地淹没了这过于死寂的教室。

这是一节哲学选修课,主旨内容为研究人性特征。女教师在台上讲得喋喋不休:欲望是人的本能。这世间的诱惑密密麻麻,有情感之欲望、金钱之欲望、权贵之欲望,这欲望无止无境,无人能幸免……

陈秋怡忽地就愣在那里。

确实是无止无境,以上所有种种欲望,陈秋怡全都渴望。毕业的几年,她从一无所有到开创自己的公司,权贵与金钱,陈秋怡都势在必得,唯有情感这块一直空空荡荡的。

陈秋怡只身一人,并非抛却了这欲望,只是她的内心早已如皑皑白雪,只有一人能够融化。

只是好可惜,这么多年,她终究还是没有等来宋承安。

【他的声音有蛊惑,在这风中兀自蔓延开来】

时光倒带,稳稳留在了陈秋怡十八岁这年。

那年陈秋怡刚念大二,已经是学院的小商人了。她多有经商头脑啊,刚入大学就看透了未来四年大部分人的状态。无非是吃喝玩乐,享受青春,考试复习资料整理宛然就成了某种负担。于是她动了小心思,仗着自己是理工科学院第一名,打出“代人整理复习资料”的名号,理所当然地收起费用来。

这生意倒也堪堪起来,其一是因为收费低,其二是因为资料全面,思路严谨,解析头头是道。

陈秋怡没有太多朋友,她性子太冷,对人也是态度疏远,做了这门生意后更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脚不沾地,根本没有时间用来交际。

宋承安的出现倒像是带了魔咒。

那天,陈秋怡独自坐在图书馆刷题。因为身体抱恙,嗓音沙哑,把她整个人衬得都温柔了几分,也消减了几分锐气。

有长相俊美的男生出现在了图书馆,引起了众多女生围观,并纷纷张牙舞爪层层围了过去。

对方径直走到陈秋怡的面前,弯下身子,挡住头顶吊灯垂落的两三缕光线,目光真挚地道:“陈秋怡,我有问题想要倾角(请教)你。”

男生口音生硬,活生生将“请教”二字说成了“倾角”。周围聚拢的女生嘻嘻哈哈笑成一团。于是宋承安也笑了,眼睛眯在一起,明晃晃的牙齿,好看得很。

陈秋怡换上极其客套的笑脸,将书本拿过来,顺口应了一句:“我会尽快整理好给你。”

她的手触到宋承安的手,又急忙缩回,下一秒却反被宋承安死死地拉住。他打量了陈秋怡几秒,忽然直接探过身子,将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

“你发烧了,至少三十九摄氏度。”

这过分的亲昵让陈秋怡一愣,她猛地缩回身子,却不想力气太大,直直地往后倾倒,后脑勺着了地,接着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到底还是宋承安眼明手快,他抱起她,迈开长腿大步奔向附近的诊所。

三十九点五摄氏度。宋承安说得一点没错,只是他没想到陈秋怡还有低血糖。医生为昏迷不醒的陈秋怡挂上吊瓶,看了一眼旁边的宋承安,顺嘴抱怨了一句:“小小年纪,得提醒你女朋友爱惜自己的身子啊。”

可陈秋怡才不懂得爱惜自己。一个小时后,她昏昏沉沉地醒来,看见窗外已是星辰密布,而床头的第二瓶吊瓶才挂了一半,不由分说就要拔针走人。医生劝阻未果,只得任由她拿了退烧药后急忙离去。

她是在门口时碰到买水果回来的宋承安。看着医生叹气的模样,宋承安大概明白了详情,伸手欲挡住她。

陈秋怡径直弯下腰,像条小泥鳅似的从他的臂膀下滑了过去,跑得像一阵风,且头也不回,还不忘安慰宋承安:“别急,你的资料我马上帮你整理好。”

宋承安想要追,陈秋怡跑得更快了。

三月的风还是凉的,深冬似乎并未远离,打在陈秋怡滚烫的脸上让她有些恍惚。但更让她恍惚的,是身后男生温柔的叹息:“你慢点,不着急。”

他的声音有蛊惑,在这风中兀自蔓延开来,又沉沉地落到陈秋怡的心间。

【陌生人如玉,世上难有这样的绝色】

那次的复习资料到底是拖延了时间。深夜返回图书馆的陈秋怡最后摇摇晃晃晕倒在地,被图书馆的兼职生赵若水发现,再次送到了医院。最后借助着医院的灯光,她才匆匆忙忙地完成了整理。

但她并未等来宋承安。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宋承安都未出现。

几天后,陈秋怡用了各种法子委婉地向旁人打听,但众人都只知一二,谁也讲不清这神出鬼没的男生来自哪里。同寝室的人早就听说了陈秋怡这一艳遇,聚在一起开玩笑,说这样一位温温如玉的公子哥不会是艳鬼吧。

是的,众人用了“艳鬼”二字,只因他那张脸,足够对得起这样的赞扬。

因此,当两个月后的某天晚上十点,宋承安再次出现在图书馆的时候,陈秋怡慌了神。陌生人如玉,世上怕是难有这样的绝色。

宋承安不以为意地走过来,皱着眉,指指她旁边堆成山的作业摇了摇头,还是生硬的普通话:“依旧这样拼命啊!”

他轻飘飘地坐过来,从包里掏出作业和小零食,一并推给她。陈秋怡并不像初次那般慌张,她不信邪,可她猜不透他的身份。

陈秋怡悄悄拿过他的作业,封面上没有写名字,白纸上唯有几道空荡荡的大题。宋承安并没走,坐在一旁抱着厚厚的解剖学看得认真。书页翻了一半,纸上是骨骼分明的人体躯干,窗外狂风骤雨,头顶暗黄的吊灯摇摇晃晃的,好不诡异。

偏偏此时停了电!紧接着,窗玻璃也随之破碎,吓得旁边的几个女生发出了尖叫,一溜烟的工夫逃出图书馆。

只身旁翻书的声音淡了下去,陈秋怡直了身子,宋承安从包里掏出蜡烛和打火机。火光微亮,落在男生眼中,如星辰,似星河。

“别怕。”他安慰她。

有风从开了的窗子吹来,烛光摇曳,缓缓灭去。几经周折后,蜡烛摇摇晃晃,一亮一灭,陈秋怡莫名地看得着了迷,刚想说几句,就被外面持续不断的吵闹声打断了。

两人小心地缓步到门口,看到赵若水正在同一群人爭吵,地上是细碎的玻璃碴。为首的女生飞扬跋扈,嘴角带着讥讽的笑。

“小心!”

宋承安指了指地上的碎玻璃,将陈秋怡护到身后。

争吵还在继续,短短几句不难听出缘由。无非是眼前几个人将手中的篮球打到了玻璃上,想要溜走,恰巧被赵若水抓了个正着。

“赔钱可以,但小兄弟,你的态度我极度不满意!”为首的女生耸耸肩,对着赵若水瞪眼。

双方僵持期间,就听宋承安幽幽地叹了口气,声音却是宠溺的。他说:“苏南,你啊你,又闯什么祸了?”

女生不说话,眼神却左右闪烁,待转过身看清陈秋怡的脸后咧嘴笑了起来:“哦哟,泡妞哦。还是个书呆子!”

陈秋怡沉默不语。你瞧,她一直冷冷清清,无心加入任何人的圈子,却依旧机缘巧合,猝不及防被迫进入了某个怪圈。

【就当她全盘皆输,明知自不量力,却又无能为力】

苏南。

这个名字陈秋怡知道,自迎新晚会那天苏南在后台同人争吵,导致节目半途中止后,这个名字就已经不陌生了。

而陈秋怡素来本本分分,她中规中矩地上课,认认真真地辅导别人。两人大相径庭,她也从未想过要与苏南产生什么交集。

关于宋承安的来历,也是在此时清晰起来。

原来,宋承安确实并非是新川大学的学生,前段时间,学校临床专业同香港大学有合作,故有一小批优秀学生参与此次为期两个月的活动。宋承安身为学生会主席,且在临床医学方面也曾发表过论文,自然有足够的资格当选此次的交换名额。只是他身兼多职,在交换生期间不得不两地奔波,故这也是在学校看不到宋承安身影的缘故。

但只要空闲下来,宋承安便肯定待在新川大学督促苏南学习。他有心辅导,奈何专业不同也使不上多大力。后来无意间听旁人说院内有大神陈秋怡,这才找过来取经。

两人是青梅竹马。众人一致这般强调,言语间充满暗示。

陈秋怡不傻,自然也知道其中的寓意。因此第二天一早,她将整理好的作业交给宋承安后,谢绝了他的吃饭邀请,转身离去。

偏偏倾盆大雨突至。陈秋怡抱臂站在廊檐下,风声雨味迎面而来,打得她的心都是凉的。追上来的宋承安不由分说脱了外套,用双手支撑着挡在陈秋怡的前面。

男生眼神明亮:“我送你。”

一路漫长,她和他隔得如此之近,以至于转头就能闻到男生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她一向高冷,从未和男生靠得如此之近,一时间惊慌失措,在下楼梯的时候一脚踩空了。楼梯虽然不高,她却还是扭伤了脚。

宋承安蹲下来为她揉了揉脚,又将她背着送回了宿舍。离开时,全身湿透的男生一再交代,让陈秋怡不要碰触凉水。室友们感叹,原来陈秋怡不声不响竟有了这样一个暧昧的男生。

而宋承安倒也没辜负“暧昧”这俩字,从这天开始,他开始频繁出现,水果、零食无微不至。

陈秋怡拒绝的话语忽然说不出来,她盯着眼前的男生,内心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就当她全盘皆输,明知自不量力,却又无能为力吧。

为了苏南,宋承安花起金钱与精力来毫不吝啬。在自习室里跟着陈秋怡学习了两天高数后,他惊叹于她的聪慧,提出愿意花大价钱请她为苏南辅导。

宋承安多会说话啊!他眼神真诚,目光清澈地告诉陈秋怡,从医学的角度出发,现下这样熬夜容易损害她的健康,不如去辅导苏南,并且她可以得到很多报酬。若不够,还可以再加。

“不必了,我喜欢这样。”陈秋怡语气淡淡。

没错,她就是喜欢当前的岁月,喜欢他坐在身旁。甚至是旁人传出的关于两人的流言蜚语,陈秋怡都觉得喜欢。

宋承安不知道,这时陈秋怡的生意已经做得风生水起了。过去的努力就像台阶,层层积累。她坚信,这源源不断的人群早晚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效益。

一个月后的期末考试,苏南的高数依旧在所难免地挂起了红灯,惹得宋承安垂头叹气。

【其实,如果可以,她倒宁愿成为苏南】

大二结束的时候,交换生归校,宋承安返回香港。

陈秋怡因为工作繁忙,选了一个助理帮自己整理简单的课题。她设了考试,选择得分最高的人员。首榜是赵若水,他红着脸前来报到,说一定会扶持陈秋怡将事业发扬光大,这句话逗乐了陈秋怡。

虽然宋承安离开了新川大学,但陈秋怡倒像是他留在这里的帮手。她帮他照顾好关于苏南的种种事情,小到买饭、洗衣服,大到苏南的学业与成绩。

陈怡秋依旧没想过要和苏南有怎样的交集,她只是例行公事,而这也是靠近宋承安的一种渠道。

在陈秋怡前面十几年的光景里,她一直与孤独为邻。她没料到现在,更没料到以后。宋承安从香港寄来的书信宛若诱饵,工整的毛笔字,信尾那朵枯黄的梅花,在无形中早已将陈秋怡曾经的原则一一打破。她生平第一次能摈弃枯燥的数字,从死板规矩的方圆里跳出来,细细观看男女之情。

这个男女之情指的当然是苏南。

不同于陈怡秋枯燥的青春,苏南的青春是带刺的艳红玫瑰,婀娜多姿,光彩艳丽。她会穿露脐装,化个大浓妆和不同的帅气男生约会,也会和一帮张扬的闺蜜逛街唱通宵的K。

同陈秋怡一样,苏南也是不屑陈秋怡的,觉得她打扮朴素,沉默寡言。因此,在宋承安离开后,苏南没了枷锁,索性找陈秋怡彻底摊了牌,说合作关系到此为止。

眼前的苏南说得振振有词,对面的陈秋怡却因为宋承安的缘由,哪里肯答应。争执间,赵若水跳出来解了围,说自己愿意辅导苏南。

苏南斜着眼睛,上下打量赵若水,勉强算是同意了。

说来也奇怪,那段时间苏南倒也收敛了性格,浓妆艳抹的女生换了行头,每天中规中矩地来学习,态度虔诚,让人误以为她已经洗新革面。

显然宋承安也得知了这件事,他以为是陈秋怡的功劳,不远千里打来电话,对她大肆赞扬。末了,他说:“秋怡,我不奢望苏南像你一般优秀,但是如果,如果有可能,苏南要是同你一样就好了。”

电话这头,陈秋怡尴尬地笑着。她手里还握着他寄来的信,那枯萎的梅花勾住了她的困惑。几经犹豫,陈秋怡还是问了他:“你是不是喜欢苏南?”

空荡荡的图书馆里早就空无一人,她屏着呼吸,只觉得呼吸困难。

过了许久,耳边才悠悠地传来宋承安的叹息。他并未否认,也没有确定,只是笑着调侃说,苏南活泼而自己内向,倒也算是互补了。

陈秋怡的一颗心摇摇晃晃,最终跌入深渊。

如果可以,她倒宁愿成为苏南。她不羡慕苏南显赫的家世,也不羡慕苏南的容貌,只要能够拥有宋承安,就足够了。

【他终于承认自己早已是喜欢苏南了】

平和的一切都是假象,亦不过是短短几日,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苏南忽然向赵若水表白了。这可吓坏了本来一本正经讲课的男生,他手足无措,红着脸支支吾吾拒绝后,仓皇而逃。

被人捧在手心的姑娘从来就没被人拒绝过,苏南误以为是自己的态度不够真诚,索性在当天晚上找了十几个帮手,摆好心型蜡烛,在教学楼下对赵若水再度告白。

赵若水来找陈秋怡寻求答案,可陈秋怡哪里懂什么答案,她忙着给宋承安写信,抬头想了想:“跟着自己的内心走。”

赵若水倒也实在,就真的不理会苏南的种种,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话说得极其凶狠——永远不会喜欢苏南。

教学楼下人山人海,人人都在期待看一场热闹,赵若水的话轻而易举就击垮了苏南的骄傲与自尊。她脸色苍白,手死死地握着香槟玫瑰:“你就这样讨厌我?”

赵若水点头,却目光灼灼地盯着陈秋怡。

苏南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扭头就拉着自己的朋友去喝酒。陈秋怡跟在她的身后想劝,苏南却并不理睬。

“你喜欢宋承安?”她看着陈秋怡,一针见血问道。

陈秋怡按住内心的惊慌失措,镇定地摇摇头。突然觉得表达力度不够,她又加上双手和头一起摆:“没有啊,没有,怎么会。”她如此解释,如此欲盖弥彰。

苏南也不说话,只是意味不明地冲着陈秋怡笑。半晌,她扔过来一瓶酒,然后撇了撇嘴。

有濃妆艳抹的女生前来挑衅,应该是以前多多少少与苏南有些仇恨,趁着此次机会来讥讽嘲笑的。苏南气得全身发抖,转身从旁边的小道上摸起砖头,对着女生的豪车就砸了下去。

她砸得这样凶狠,眼里的火焰烧得像要毁天灭地。刘秋怡伸手去拉,却不小心被砸到了右手,瞬间鲜血淋漓,染红了衣袖。

最后,从车头到车尾,周围的一群人都见识了豪车从完整到破碎的这一分离过程。

当天晚上,宋承安风尘仆仆赶来,眉目中皆是远方的倦气。他站在苏南的对面揉着她的发,低声细语地安慰她。

这也是阔别半年,陈秋怡再次看到宋承安。

蓦地,她忽然矫情起来。她心中有千言万语,也想说给他听。但宋承安满心满眼都是苏南,他根本无心顾暇于陈秋怡,甚至连她右手的伤口也没有看到。

等到苏南终于沉沉地睡去,已是深夜。得以消停下来的宋承安低垂着眼,无限感伤,说苏南虽然贪玩,也谈过几场恋爱,但从没有哪一场让她如此悲伤。

“秋怡,我有预感,这次我将永远失去苏南了……”他顿了顿,“即便我从未拥有过,即便她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冬日的月光冷冷清清,从树梢落下,像是冰霜一般打在刘秋怡右手的伤口上。她缩了缩手,觉得周身一片冰凉。他终于承认自己早已是喜欢苏南了。

而她,也是确定自己早已是喜欢宋承安了。

她张了张口,想要安慰宋承安,可如何说,又从何说呢?

悲伤蔓延,也早已迷了陈秋怡的心智。她开始羡慕起苏南的一腔孤勇来,这总好过自己,像只鸵鸟,不知该如何对爱情开口。

【世事反反复复,容不得人回头】

宋承安是在第二天一早离开的。

医院人手不足,而他作为实习生又急着积累实战经验,便匆匆话别了。离开的当晚,他与苏南两人密谈了许久。

之后,苏南开始了自己的惬意生活,她办理了休学手续,背上双肩包就去流浪四方了。离开前她来找过赵若水,大庭广众之下,她踮起脚,拉着他的衣领在他的脸颊落下记号,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开。

苏南对陈秋怡充满戒备,离开前也不忘威胁她,绝不允许陈秋怡勾引赵若水。这话让陈秋怡哑然,她摇摇头,说放心吧。

此后的时光漫长且琐碎,没有了苏南,宋承安的信不再那么频繁,他由原来的几天一封变为一月一封,内容也是简洁明了。

大四那年,陈秋怡的生意已经达到鼎盛时期。她又招了人,队伍已经壮大到五人。后来她索性租了房子,正式办了个辅导机构。

高中时期的贫穷已经过去,陈秋怡已经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去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在宋承安离开后,陈秋怡买了香水,买了名牌衣服、包包,她蓄了长发,并烫成好看的水波纹。已经开始有男生断断续续追求她,周围的一切是陌生又熟悉的。可是陈秋怡不快乐,她似乎能看到自己未来的漫漫岁月,该是如何枯燥且无聊。

大四下半学期,宋承安的信索性都停了,他终于不再寄信给陈秋怡。

陈秋怡以为自己会一直沉默下去。直到某天中午,在她不知多少次对着宋承安的书信发呆的时候,赵若水凑了过来,给她塞了一张机票:“你去香港吧。”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如果没有结果,你就回来,我等着你。”

赵若水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傻了陈秋怡,她结结巴巴,就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她索性什么也不说了,接过票就直奔香港。

说来也荒唐,陈秋怡脚落在香港的时候,忽然就怯场了。她未施粉黛,风尘仆仆,就这样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

根据信封上的地址,陈秋怡历尽千辛万苦才到达宋承安所在的医院。她走过他穿行的每一条街道,她熟知他信中介绍的每一处场景,若可以,她愿此后的每一天都能路过宋承安,他在左而她在右即可。

陈秋怡没有宋承安的联系方式,只好站在医院门口等宋承安。她并不知道自己等了多长时间,直到万家灯火阑珊,夜空中的墨色浓得化不开时,宋承安才出现。

昏暗的灯光下,他缩着身子,整个人看上去格外憔悴。

陈秋怡猛地跳出来,抓住宋承安的胳膊。她本想给他一个惊喜,男生却似乎受到了惊吓。他缓了缓神,才认出是陈秋怡,继而咧嘴一笑,弯下腰就抱住了陈秋怡。

“你能来,真好。”

陈秋怡不敢动,她站得笔直,听他在耳边悄悄念叨起最近发生的事情。

宋承安家发生了大事。几个月前,宋承安父亲的公司因投资不当亏损,并且亏欠了好多钱。原来的富家公子由云端跌落下来,摇身一变,欠下巨资。

都说岁月喜怒无常,亦不过短短时间,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世事反反复复,容不得人回头。

【没有结果,什么都没有】

“你要等我。”

这是在香港,陈秋怡对宋承安说的唯一一句话。

第二天一早,陈秋怡就回了学校,当天晚上就关了店。她已经找好卖家,第一时间就将房子卖了出去。除此之外,陳秋怡再次开始重新亲自授课。

赵若水劝她一定要三思,他陪着她一点一滴创业到现在,其中的艰难与不易,怕是只有两人知道。

但陈秋怡摇了摇头,在香港时她就已经下定决心,倾其所有也要帮宋承安度过这个难关。而这次,如果可以,她也要将自己心底的秘密一同告诉他。

她发了疯一般揽下好多人的辅导任务,并且开始陆陆续续向外校发小广告,引流有效顾客。她开始彻夜不眠,只为能够帮助宋承安早日脱离苦海。甚至是毕业前期的毕业论文,陈秋怡也都放在了一旁。

如此几个月下来,陈秋怡的身子终于吃不消了,在毕业答辩的那天晕倒在台上被人送进了医院。且她因过度劳累,查出几个小病症。也是在此期间,陈秋怡错过了毕业答辩,然后又因毕业论文没写,被扣了学士证书。

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更让陈秋怡担心的应该还是宋承安。出院后的第一天,她就再次赶到香港,准备将手头积攒下来的所有积蓄一并交给他。

她预想得多好啊,预想了开始,预想了中间,却没预料到结果。

等陈秋怡赶到香港的时候,宋承安正在准备宴会前的策划。他一脸惊愕地看着消瘦了的陈秋怡,为她倒了一杯热茶,笑着告诉她公司危的机都过去了。

是的,都过去了。但这个救世主并不是陈秋怡,而是苏南。她刚从外地旅游回来,听到这样的消息,立马游说自己的父亲为宋承安的公司送来了流动资金。

苏南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陈秋怡呕心沥血仍给不了的一切。于是,陈秋怡藏在心间的秘密就此又被迫悄悄吞了下去。

宴会当晚,陈秋怡打算偷偷溜走,却被苏南留住,并被迫穿上一条鱼尾礼服。她踩了高跟鞋,摇摇晃晃,身子怎么也站不稳。宋承安来邀请她跳舞,一首曲子,他的脚被她踩了二十下。

陈秋怡惊慌失措,尴尬地挣扎着连连说抱歉。她身子一倾,就撞倒了后面的蛋糕桌,一米高的蛋糕摇摇晃晃,顺势砸了下来。多亏宋承安手疾眼快,一把抱住陈秋怡,将她搂在了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陈秋怡红了眼睛,小声地自言自语。

“没关系啊。”宋承安笑,脸上有白色的奶油。他靠近她,小声说道,“秋怡,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这一系列的糟糕事件已经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一双双眼睛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陈秋怡想了想,终是摇了摇头。

宋承安张了张口,正待开口,却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这次洛杉矶将举办一场医学学术会议,宋承安就在应邀名单里。

他走后,在旁边一直叹气的苏南再也忍受不了,大声骂陈秋怡简直情商为零,并告诉她,在自己出去旅行的当晚,就已经彻彻底底和宋承安摊了牌,两人只能当朋友,绝对做不了恋人……

苏南说了很多,末了,将手机扔给陈秋怡。

“打电话表白吧,姐姐!”

陈秋怡拨通电话,那头却传来已经关机的提醒。她留了言,声音颤抖地说:“宋承安,我不介意你心里有别人,我也不介意你心中没有我。没关系,只要是我陪你到老,这个答案就够了。”

然后呢?

哪有什么然后,就这样了,没有结果,什么都没有。从那个晚上以后,宋承安都没能给她一个回复,这就是答案了。

后来的好几年里,陈秋怡试图联系他,但宋承安却宛若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不见踪影。

【这世间很多人,自始至终,你都不能求一个结果】

“人人都有欲望,克制的方法无非只有一个,懂得舍弃。”台上的女教师顿了顿,“这世间很多人,自始至终,你都不能求一个结果……”

这是整堂哲学课,陈秋怡觉得最经典的句子了。是啊,这世间很多人,自始至终,都不能求一个结果。

接到启程的具体时间已是傍晚了,陈秋怡脚步匆匆,却没想到刚巧碰到苏南。她并未将苏南认出来来,倒是苏南笑着叫了她的名字。

“秋怡,好久不见。”

苏南落落大方,穿了工整的西装,白色衬衣,戴黑框眼镜,扎着马尾,一颦一笑皆是温柔。

她变了太多,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超出了陈秋怡的想象。有路过的学生见到她,恭恭敬敬地称呼她一声“苏老师”。

原来毕业几年后,苏南最终尾随赵若水而来。若他想留在新川,那她也留在新川,他不喜欢的一切,她都能全部抛弃。

“现如今也没什么不好的,赵若水是我的,新川的回忆也是我的。”苏南咧嘴笑。陈秋怡也跟着笑起来,顺口回了句“恭喜”。

多好,坚持这么多年,苏南终于收获了爱情,也收获了事业。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谁也没有提起宋承安。简单地寒暄几句过后,陈秋怡急着去赶机,离开时苏南沉沉地叹息了几声,欲开口,却又作罢。

飞机抵达云霄,穿过千山万水,层层云雾在窗口沉浮。身旁的一个短发女生晕机,和陈秋怡笑着调侃,说还得感谢自己晕机的毛病,才得以遇上一个当医生的丈夫。陈秋怡也跟着大笑。

飞机到达洛杉矶是在晚上,短发女生和陈秋怡一起离开。偌大的接机大厅里人山人海,只听得旁边的女生尖叫了一声,兴高采烈地指着远处的一个人让陈秋怡看。

“喏,那就是我家帅气的宋先生。”

她口中的宋先生穿了件白色的高领毛衣,配红蓝格子风衣,陌上人如玉,世间难有这样的角色。

陈秋怡捂着嘴,突然就哭出了声。

她借口有事,匆匆忙忙就转身离开。这一刻,陈秋怡终于相信宿命与缘分这一谬论。眼前种种,本也就容不得她质疑了。

人与人之间是讲究缘分的,物理学中有个名词叫无用功,诠释为并非需要却又不得不做的功。而这个无用功啊,否定先来后到,奈何情深缘浅,大概就是衍生于此時了。

2015年的深冬,在飞往洛杉矶的飞机上,宋承安和短发女生坐在一起.晕机加上失恋,让她情绪失控哭出了声。这可吓坏了旁边的宋承安,他手足无措,别扭地讲了个笑话讨她开心,却不想被短发女生一把抓住。她说:“如果你单身,我们就在一起啊。”

飞机落地时,短发女生急着抢宋承安的手机,不想手机落在地上,当场报废。于是,陈秋怡的留言也就全没了。

也是在那一刻,命运开启了新篇章。这篇章里,有人喜,有人悲,但这就是最新的章节,也是唯一的章节。

编辑/张美丽

赞 (6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