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唯一的你(二)

灭绝

上期回顾:

言峥是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作为“反面教材”的沈余则一直活在隔壁家言峥的阴影之下。为了摆脱言峥她故意报考了别的高中,却阴差阳错还是上了同一所高中。开学报名当日,沈余遇上了美术班有好感的学长裴禹以及被宠坏了的罗菲儿……

[3]

沈余虽然对罗菲儿没什么好感,但好歹以后是同学,所以她还是很友好的点了点头。

罗菲儿没理她,径自对着裴禹撒娇:“哎呀裴禹哥哥,我的脚要痛死了。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嘛。”

裴禹满怀歉意地对沈余笑笑:“抱歉,没办法陪你一起去注册了。如果有不懂的就咨询一下旁人,那晚点再见。”

沈余“再见”二字还未说出口,裴禹已经被罗菲儿拉走了。

校园内,满目人潮涌动,她独身站在原地,望着已经不见踪影的男女,轻轻呼了一口气。无论再怎么样惊喜的相遇,终究还是会回到最初的啊。

“请高一<1>班新生沈余同学速到教导主任办公室报道……请高一<1>班新生沈余同学速到教导主任办公室报道……”原本在介绍一中历史的广播,突然传来一则插播,而且还连续重复了好几遍。

沈余是在广播播了第四遍,才反应过来里头说的人是自己的。满头雾水的她只好心怀忐忑地找人询问了教导主任办公室的位置,然后撒腿朝目的地奔去。

等她气喘吁吁爬到六楼,敲开办公室的门一看,整张脸瞬间黑了。他喵的,言峥那个讨厌鬼居然坐在沙发上享受着冷气,还喝着主任亲自给倒的茶!同人不同命啊这是!

教导主任是个体型偏胖、戴着眼镜的光头大叔,一见到沈余,立即热情招手让她进门,顺手也给她倒了杯茶:“沈余同学啊,你哥哥言峥刚刚已经帮你报完名了,你现在只要把材料补交一下就完事儿了。”

她哥哥?只听出这句重点的沈余下意识瞪向身旁的言某人,正准备质问。谁料一向以高冷面目示人的言峥突然唇角微扬,朝她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小余妹妹,发什么呆?把材料拿出来。”

妈呀,吓死宝宝了。沈余被这突如其来的画风吓得手一抖,茶水倒了自己一身。幸好书包里的报名材料没遭殃,她这会儿也顾不得跟言峥算账,赶紧把材料全部上交给了教导主任。

东西一交,言峥拉着她一起告退。

走廊里,沈余一拿到自己的报名回执单以及学校分发的校服,立即甩开他的手,开始秋后算账:“喂!谁是你妹?臭不要脸的!还有,为什么通过广播叫我?不知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吗?你就不会在报名处等我吗?”

言峥眉梢微挑:“早上貌似有人告诉我,浪费时间等于谋杀。”

“……”沈余被堵得哑口无言。她觉得自己要是再跟这家伙多待上一秒,肯定会被气死。反正正事儿已经办完,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好了。

她当机立断,深吸一口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越过前方的言峥朝楼梯方向一口跑了下去。等她上气不接下气抵达一楼,恰好看到言某人慢条斯理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她一口老血当场喷出来:“言峥你个大浑蛋!有电梯你怎么不提醒我?”

他斜睨了她一眼,无辜道:“哦,还以为你喜欢锻炼身体。”

沈余猝。跟这个家伙交锋,她永远讨不到好。

高一新生的报名时间一共两天,第三天才正式开学。所以这会儿,已经搞定所有事宜的两人可以回家了。

只是沈余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凭什么被气到那个总是自己啊?她当下心生一计,亦步亦趋跟紧去车棚的言某人。本以为这家伙好歹会装装样子邀请自己上车,结果他踩上单车就打算离开,简直没人性!

她一把拉住车后座,凶巴巴道:“载我回家!”

言峥微侧过身子:“理由?”

她厚着脸皮坐上后座,嚷道:“顺路不行啊!”

言峥抿唇思考了几秒,拒绝了她的请求:“建议你走路回去比较好。”

她脑袋一抽,脱口问:“为什么?”

言峥难得好心替她解疑答惑:“有助于锻炼身体。”

大概是他的表情太过认真,沈余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对方耍了。她咬牙切齿地拽紧对方的白色衣角:“你不载我回家,我回去就告诉言妈妈你欺负我!不仅如此,我还天天去你家蹭饭,等开学了我还要把你在幼儿园汇演上男扮女装的照片贴公告栏上!以后上学我还天天烦着你……”

威胁的话语还未说完,前座的某人突然一踩踏板,紧接着整辆车子箭一样向学校大门口冲去。没坐稳的沈余惊得叫起来,两手反射性抱住某人的腰肢。

白云在天上游走,沿途倒退的树影在舞动,汽笛声声宛如动人的音符。单车后座恶声恶气批判白衣少年行径无耻的少女,丝毫没发现对方不同以往的青春飞扬的温柔眉眼。

不久之后,旁側的车道的黑色私家车里,原本正开着玻璃窗看着窗外的罗菲儿,突然指着某处叫了起来:“裴禹哥哥你看!那个女生好像是你那个什么画画的师妹哦?”

裴禹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坐在单车后座笑得像个精灵的白裙少女,不知觉也被那笑意感染:“原来是沈余啊。”

罗菲儿目光紧盯那个骑着车的白衣少年:“裴禹哥哥,你知不知道那个载她的男生是谁?我之前中考准考证掉了,就是他帮我捡到的!”

“哦?那还真是有缘。不如等开学我们问问沈余关于对方的信息,再好好谢谢他。”

“可是离开学还有好久,我想快点知道……裴禹哥哥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裴禹点点头,笑容宠溺而温柔。九月的风轻快的扑来,没有人发现,这场未知的旅程早已无声拉开了序幕。

【第二章、惊喜】

[1]

沈余接到裴禹突如其来的电话邀约时,整个人被一种叫惊喜的感觉击中,就仿佛霎时拥抱了云,美好的不真实。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她在窗口看到对方如约出现在楼下,陷在柔软云端的双脚才终于稳当落地。

在一阵翻箱倒柜之后,沈余终于选好今天穿的衣服。临出门前,想起裴禹曾说过自己的头发好看,她又跑回去把绑起来的头发放了下来,接着又对着镜子照了好一会儿。

客厅上的时钟刚指向早上八点整,她赶忙火急火燎的带上画板冲出了房子。谁料刚拉开铁门,就对上自家门口那张凭空冒出的放大俊颜,没有防备的她差点没吓得坐在地板上。

眼前皮肤白皙长得比女生还好看的少年手明眼快拉了她一把,然后又迅速收回手,好像她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似得。

沈余不想再吐槽对方的洁癖,只是烦躁的看着眼前整个夏天过去都没变黑的家伙:“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你没事不回自己家,站我家门口干吗?我还以为……”

言峥微微挑眉:“以为我跟你心有灵犀?”

沈余闻言当场吐血三升。心有灵犀你个毛线球啊,她刚刚是以为自己见鬼了好吗?妈哒,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只有眼前这个家伙做得出来!她急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问:“你到底什么事啊?”

言峥将手中的两个礼品袋塞她怀里,言简意赅:“特产。”

“啊?”一直忽略了言璟手中袋子的沈余,明显愣了愣。疑惑的话语还没说出口,眼前颜好腿长个子高的少年已经转身走开。

沈余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一件悲伤的事情,短短一个暑假的时间,这家伙好像又长高了!!!

她愤愤地对着他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将礼品袋往屋里一放,大门一锁,火速下楼。轻盈的步伐刚刚落在第六节台阶上,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沈余——”

她反射性回头,原本已经回自己家的少年不知何时又站在了楼梯口:“干吗?”

站在高处的言峥目光掠过少女身上的白裙子,万年高冷的神色,隐约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自然:“建议你今天暂时别出门。”

“呵!呵!要你管!”沈余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瞅了他一眼,挥一挥衣袖,留下一个放荡不羁的背影。

等沈余跑到楼下的时候,裴禹已经等了她好几分钟。他手扶单车笔直站在那里,脸上是永远谦和温柔的笑容。

沈余忽然就想起几年前初次遇见他的那个寒冬,他也如此刻这般,脸上噙着和煦的足以令冰雪都融化的微笑,朝摔滚在马路上的她伸出了手。那一瞬,她的世界大雪骤霁。时至今日,她忆起那个场景,仍能感受到当初的心跳声。

“对不起,让裴禹师兄你等了这么久。都怪我家被窝太粘人,所以一不小心就起来晚了。今天天这么热,为了表示歉意,等会儿我请你喝汽水吧?”沈余边忐忑道歉边在心里自我批评。第一次受邀就迟到,自己实在太过分了!让谁等,也不能让自己的偶像等啊!

裴禹听到她关于迟到的解释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没关系,是我来早了。”

沈余看到他的笑,小脸顿时有些窘迫。她觉得自己可能跟言峥相处久了,耳濡目染学会了他那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技能。

阳光铺天盖地洒下来,落在眼前粉衣白裙扎着马尾辫的少女身上,有种动人心弦的美。

裴禹目光微闪,脸上神情却未变:“走吧,我载你。”

沈余觉得终于到自己表现的时刻,于是大手一挥,连声拒绝:“不用不用,怎么能让师兄你载我呢?还是我来载你吧!你别看我瘦,但浑身上下都是肌肉,别说载一个你,就是两个应该都不成问题的。”

裴禹哭笑不得地看着在自己面前弓起手臂秀肌肉的少女,正琢磨着如何将画风板正,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沈余。他闻声望去,只见一个陌生的少年单手插兜站在不远处,目光清冷,隐约透着一丝不悦。

沈余早在听到那声熟悉的叫唤声第一秒,就辨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她皱紧眉头,转过身,看向那个一身白衣黑裤,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站在那里,却随时随地都能把自己站出一幅倾城的画的家伙,没好气道:“你怎么阴魂不散的?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言峥见她不开窍的蠢样,只好单刀直入:“你的裙子脏了。”

“你才脏!你……”沈余说到一半,突然听见偶像师兄用略显不自然的声音说:“咳,那个,他说的是真的……”

沈余当即四下查看自己的白裙子,果然看见自己屁股后面有一块红色的血迹。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哪里受伤,于是认认真真对身旁的人说:“裴禹师兄你等我一下啊,我去擦点药,换件衣服再下来。”

她说完,风一样从两个异性身旁跑过,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听见她方才话语的言峥,在她走后,俊眉紧蹙,长腿一迈,三步并一步走到了扶着单车等待的那位眼前,神色疏离地开口:“抱歉,沈余今天身体不适,恐怕没办法跟你一起去写生。”

言外之意即,你可以走了。

裴禹将眼前这张清俊的面容,与昨日在路上偶遇的那个骑单车的少年对上号,友好伸出手:“你好,我叫裴禹,是沈余在美術培训班的师兄,也是她在一中的学长。请问你是?”

“言峥。”他纹丝不动站在原地,神情寡淡地看着对方:“还有事?”

生平第一次主动打招呼被拒,裴禹倒也不觉得尴尬,泰然自若地收回手。只是心中仍有些讶异于,对方居然就是今年那位神秘的中考状元。也就是,他与菲菲所寻之人。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似乎也没有再多作逗留的必要。裴禹朝对方微微颔首作别,踩上单车缓缓消失在阳光尽头。

言峥目送裴禹离开后,长腿一迈,直接去了小区门口的超市。

这个时间点,正好是超市购物的热潮。他挤在一群去买菜的大爷大妈里,尤为显眼。特别是当他站在女性生活必需品区域,好奇的目光更是齐刷刷往这瞟。

架子上整齐排列着各个品牌的女性用品,天才少年终于也遇到了困惑的事情。无奈之下,他只好把每个牌子都拿起来审阅一遍。

旁边一直注意着他的服务员妹子实在按耐不住好奇,热情凑上前去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小帅哥,是不是给女朋友买呀?知道她平常用哪个牌子的吗?”

言崢尴尬地摇摇头。服务员妹子又热情追问:“女朋友多大呀?”

言峥迟疑了会儿,问:“有适合少女用的吗?”

服务员妹子露出了然的神情,指着几款热销的产品:“这些都少女系列,你女朋友喜欢用纯棉的还是用网面的?还有分日用夜用以及加长版的哦,你想选什么样式的?”

“……”被问到词穷的天才少年完全没料到这门学问这么高深。他红着耳后根,窘迫地跟对方道谢,然后迅速将其推荐的几个牌子每个样式都扫荡一遍,推上购物车快步去柜台结算。

奈何从生活用品区到结算台这一路,形象气质耀眼又推着一堆醒目卫生用品的他,不可避免地又遭受了一轮陌生的注目礼。

然而这些,沈余统统都不知道。

此刻,她正蹲在自家洗手间里因突然而至的初潮苦恼中。

她长这么大,徐丽女士从不跟她谈论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她在学校也独来独往惯了,女性友人一根手指头都数不出来,得亏她还勉强记得一些课本上学过的知识,知道自己这血液逆流成河的样子不是病,所以才没有被吓到。但是,她现在好想哭晕在自家厕所啊……

父母不在家,家里又不没有经期必备品,她这是要在洗手间蹲上一整天的节奏呀。唉,活了十六年,没想到大姨妈居然成了她人生迈不过去的大坎!

言峥拎着袋子回到楼上的时候,沈家的大门敞开着,只是没见到某人。他站在门口犹豫了几秒,突然听到里头传来一声哀嚎:“啊——下辈子还是让我当个男的吧——”

他忍不住微微笑起来,走到洗手间门外,修长的手指在门上敲了敲,打断里头的碎碎念。

沈余耳朵瞬间竖起来:“言峥?”

“嗯。”

简单的一个音符,在沈余听来却宛如天籁:“哇!你来得太是时候啦!看在咱俩这么熟的份上,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言峥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袋子:“说来听听。”

“那个,你、你能不能帮我去买点东西呀?就是女生必需品……等你买回来了我再把钱还给你啊……”终于意识到男女有别的沈余,实在没好意思开口说出那三个字。

“所以你是在求我?”

“怎么可能!”沈余死鸭子嘴硬。

“哦~既然如此,我先走了。保重。”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逐渐走远,沈余忍了忍,到底没抗住,选择在生死关头朝敌人低了头:“算我求你……”

话音刚落,门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言某人状似为难的声音在外头响起:“怎么办?我一向不喜欢勉强别人。”

沈余都快把后槽牙咬碎了:“那你要怎样才同意帮忙?”

对于自动送货上门的兔子,言峥想了想,决定还是不拒绝了:“不用你刀山火海,答应我三件事。”

“成交!什么事你说?”现在别说让她答应三件事,就是三十件她也同意啊!除非她真的想在厕所蹲上一整天。

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

“靠!”沈余瞬间从天堂掉到地狱。从今往后谁要是再说她跟门外那阴险的家伙是青梅竹马,她一定泼对方一脸酸辣汤!有这么耍人的吗?

门外再无动静,她以为对方无情地走掉了,忍不住开启碎碎念模式:“讨厌鬼,喝凉水,喝了凉水变魔鬼。讨厌鬼,喝凉水,娶个老婆四条腿……”

一首童谣还没念完,门外突然冒出来一句:“你要的东西挂在洗手间门口。”

呃,骂人被逮住什么的,沈余表示她吓得卷纸都要掉了。一想到自己被迫答应对方的条件,她就好想哭晕在洗手间。果然这年头,惊喜什么的,从来都是伴随着危险出现的啊。她怎么越想越觉得自己亏了呢?

门外脚步声终于渐渐走远,大铁门关上的声音随之传来,蹲在洗手间的沈余隐约从这关门声中听出了对方浓浓的嫌弃……

[2]

午饭时间点,言峥被母亲夏明月派去隔壁喊沈余过来一起吃饭。

沈家大门紧闭,任凭他怎么按门铃都没人来开门。他犹豫了下,掀开门垫,拿出那把备用钥匙打开了沈家的门。

“沈余?”他站在门口没往里面走。

“别叫啦,死不了……”几乎是他话音刚落,洗手间的方向立即传来某人略显虚弱的应答。

“不舒服?”他皱眉,大脑迅速搜索自己方才查阅的相关资料。只是还未得出答案,洗手间里已经传来令人无语的吐槽——

“我蹲太久腿麻了……你说这鬼东西到底怎么用啊,我研究了老半天都没弄明白……”

他额角微抽,轻咳了一声:“看使用方法。”

“呃,还有这玩意儿?在哪啊?我咋没看到?”

“看图示。”言峥抚额。低智商一定是种传染病,他居然在跟她讨论这种话题……

“这也太不显眼了吧?怪不得我找不到。”沈余完全没觉得现在的画风不正常,还在为自己的呆蠢找理由。

言峥觉得再待下去,自己十六年的自制力恐怕都要毁于一旦了。他深呼吸一口气,说出了此番上门的目的,就此终结对话。

沈家大铁门“砰”地一声再次被无情关上。感受到某人低气压的沈余,脸色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厂家图示印得太小,怪她咯?

相较于色调冰冷永远冷冷清清的沈家,对门的言家显得温馨多了。

一见到沈余来,夏明月立即心疼的摸摸她的头:“怎么气色这么差?最近是不是都没有好好吃饭?以后如果家里大人不在家,记得过来吃饭,不要跟言妈妈客气,知道吗?”

沈余一上午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这一瞬间奇迹般消失。其实她的人生也不算很糟糕啊,至少还有人是真正喜欢她的。大概,她从小讨厌言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羡慕他吧……

她笑嘻嘻点头:“好的好的,我会努力过来蹭饭的!只要言妈妈你不嫌弃我是饭桶跟话唠就行啦。”

“胡说,你们正在长身体,多吃饭营养才会跟得上。还有小孩子就是要活泼一点才好。你看平时小峥在家,如果我不主动找他说话,他基本上都不会吭声,跟个闷葫芦似得,太不可爱了。”

沈余大乐:“言妈妈你说得太对了!他不仅是个闷葫芦,他还是座冰山。平常在学校一副生人勿进的冷冰冰的样子,很多同学主动跟他说话,他都不搭理人的。为数几次,我看到他搭理人,结果却把对方给说哭了。”虽然她没有点名那些同学大多数都是女生,但是她真的没说谎。嗯,那几个哭的女生,正好都是来告白的。

夏明月叹叹气:“他回家从不说在学校的事情,等会儿吃完饭,你多跟言妈妈说说。”

沈余点头如捣蒜,假装没看见一旁言某人警告的眼神。可惜刚吃完饭,她还没来得及发挥,就被小心眼的言某人拽進了他的房间。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衬得一室明亮。

言峥的房间干净简洁,一如他这个人。

虽然他的房间属于禁区,从小到大沈余除了找他补习的时候进去过,很少有机会进来。但是现在这生死关头真的一点都不适合参观。

沈余趁着言峥松手转身的瞬间,打算趁机撤退,谁知敌军后脑勺长眼,她才刚摸到门把,已经迅速被阻了退路。

此时此刻,言峥一手抵着门,一手随意插在兜里,整个人背着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上神情高深莫测。

沈余伸手去推他,没推动。想起这家伙爱记仇的个性,她莫名有些紧张:“你想干吗?”

言峥看出她的紧张,眉梢一挑,倾身靠近她:“你觉得我想干什么?”

他嘴角轻舒,素来冷峻的眉眼犹如春风拂过。沈余看着那张越放越大的俊颜,一时呆住,忘了反应。等她回过神时,两人之间居然只有一根手指头的距离,仿佛只要她稍微踮起脚尖就可以亲到他……

等等!重点好像不对!即使这一秒,她紧张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还是选择了奋起反抗:“你你你要是再靠过来,别怪我亲你了啊!!!”

她说完,耳畔传来某人恍然大悟地声音:“噢,原来是希望我亲你。”

才有鬼呢!沈余一脸黑线。只是还未待她开口反驳,某人已经恢复原样:“抱歉,我还没那么饥不择食。”

沈余深觉自己被侮辱,明知不是从小练跆拳道的某人的对手,仍然抬脚踹了过去,并当场决定赖掉早上对方帮自己买东西的钱!

言峥轻轻松松避开她的无影脚:“把桌上的杯子带上,你可以走了。”

沈余打量着保温杯里红褐色的液体,直接拒绝:“不要!万一有毒怎么办?”

他眉毛都没抬一下:“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没有毒。住得这么近,你怕什么?”

“……”沈余当场吐血三升。因为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会过来帮你收尸的。

最终,沈余同学气急败坏的走了。保温杯?当然没带上。她也是有尊严!呃……赌上尊严的严重后果就是,这天下午她阵亡在大姨妈凶猛的淫威之下。

下期预告:

言峥主动选择和沈余成为同桌,被沈余嫌弃,互怼之际,罗菲儿提出和沈余换座位,沈余正求之不得,身边的言峥拿出之前的“三件事”威胁沈余。沈余不得不临时改口不换座位。因此和罗菲儿产生矛盾,罗菲儿怀恨在心……

赞 (7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