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非晚:无双披靡盖世英雄

林桑榆

前不久兴起写下一个关于“孙悟空”的短篇,得益于电影《大圣归来》。

其实电影上映当天就去看了,感触不多,情节事后也忘得差不多。后来决定再看一次,是因为偶然间听见里边的插曲。

插曲下方有人留言——

“走出电影院时听见有个孩子问妈妈,为什么那么多哥哥姐姐都跑来看动画片?妈妈说,因为他们从小就在等大圣归来,等啊等,就长大了。”

他说,眼泪瞬间汹涌。

可兴许是女孩子的缘故,我小时候并不爱看《西游记》,更偏爱动漫和电视剧。

后来跟着哥哥追过几集,深以为孙悟空也没什么了不起,因为几乎我们每个人生命中都拥有一个“孙悟空”啊。

他护送唐僧西天取经,一路斩妖除魔。

像极了儿时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被谁欺负,前方始终会立着一个身量高大的父亲。

我小时候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在乡村,长到五六岁的年纪才被父母接到身边,算半个留守儿童。

那段记忆中,爸妈就是不断往家里塞的新衣服和糖果。总之,真是关系比较淡薄。而我对我爹的唯一印象,也只停留在一个浓眉大眼身材匀称的青年男子身上。

这里不得不讲,我爹年轻时,就是我笔下最好少年的模样。

去年有朋友到家中做客,还曾由衷对我感慨:“你爹长这样,你怎么……”

ok,细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听说他将我接到身边那日,我穿件少女白衬衣,却歪了两颗扣子,他和我娘心酸不已,分明只打算到学校偷偷看我两眼,却当即下决心要将我留在身边,哪怕鲜少有时间照顾。

想来,这个瞬间的决定改变了我的一生。

否则,我应该不可能成为今天的我,能写一手略触人心的字,变成被你们喜爱的样子。

不过随着年龄增长,我与这个男人无可避免有过争吵。

他什么都好,却越加固执,偶尔不仅和我娘拌嘴,甚至迁怒我。

有次我氣到离家出走,听说他连着两宿没睡觉。

我躺在酒店房间,想起十八岁那年和一位男孩子结伴参加同学聚会,被他街头偶遇,不由分说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事后却是他妥协,偷偷往我床边塞来一套首饰示好。

我想起十九岁那年,临离开家去往异国,他将一只lv盒子递到我眼前,说:“大姑娘了,还是该有点像样的东西。”

我想起二十岁中途回国,那时还没高铁,他一个人来回开六小时的车到机场接我。

我想起……

最终心软跑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我和他之间从不讲对不起,也不说我爱你。

虽然时常听外人说我是他的小骄傲,可他从不屑对我表现。

他好像觉得自己即便被岁月这座五指山压得脊梁快弯,可于我而言,我永远是需要被保护的唐僧,而他是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圣。

然而我清楚,不是这样。

比起他来,我能走的路太长,能飞更远。

但没关系,我愿意装作是这样。

每当我找点明明自己能解决的事情故意去请教他,都能从他的表情上窥见得意,好像由此能证明,他永远耳聪目明。

于是那首插曲下有人留言,听见大圣归来,他哭了……

我却没有。

我比谁都清楚,我的大圣从没有走。

相比之下,插曲留言中的最后一段臆想,其实更叫我动容——

“听说那猴子以前是齐天大圣,要强得很。可他压在山下那么多年,法力怎么可能不退步?若是被他知道真相,大概会很伤心吧。”唐僧落寞道,“只好拜托你们这些妖精,陪我演出戏,去被他打败了。”

去让他以为,自己永远是我生命中,无双披靡盖世英雄。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