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唯一的你(三)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灭绝

    上期回顾:沈余报名回家后,意外接到了裴禹的电话邀约。兴冲冲出门却遭到了言峥的劝阻,沈余没有理会。沈余和裴禹在楼下会合后打算出发,言峥追上来好心提醒她裙子脏了。她发现自己裙子有血迹,于是飞奔回家。言峥和裴禹分别后,则默默去了小区超市……

    [3]

    开学第一天,沈余由于身体不适,起得有些晚。

    洗漱完毕,正准备出门却意外看到桌上摆着热腾腾的早餐。她以为这是父母特意为自己准备的,决定趁着时间还来得及,吃完再走。

    只是,她刚拿起筷子,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斥责:“现在都几点了,还吃?第一天上学就打算迟到吗?小峥早就出门了,你还不快点!”

    将拿起的筷子缓缓地放了回去,沈余抬起头,看到一身精心打扮却神情不悦的母亲。她唇瓣微动,最终什么都没说,背起书包走出家门。呵,她总以为心怀期待就能等来春暖花开,却常常忘记,期待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大。

    走到楼下,她恰好碰上传言中早就出门的言峥。她直接无视他的存在,快步朝公交站牌走去。

    大概是因为新学校新环境,明明此刻距离上课铃响还有一会儿,教室里却已经坐满了人。

    不过,大家可能刚熟悉不久,彼此间的交谈还算小声。沈余一出现,一堆目光齐齐投过来,她面无表情地环视了一圈,意外地发现言峥那家伙居然还没到。

    看着为数不多的几个空位,她选了后排靠窗的位置。反正她身高比普通的同龄女孩要高,视力又不错,坐哪一排都没影响。

    书包刚放下,前排长得白白胖胖的男生已经扭过半个身子打招呼:“嘿,同学,你好,请问你是传闻中的罗菲儿吗?”

    明白自己方才受瞩目的原因的沈余,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不好意思,我这辈子姓沈。”

    徐潘也不觉得尴尬,热情不减:“好巧啊,我这辈子姓徐!那请问沈同学,你知道谁是罗菲儿吗?初中在江城一中的初中部读的,听说是个校花级学霸,不知道传言可不可靠……”

    沈余今天心情阴有阵雨,没什么交谈的兴致,于是直接无视对方的问题,趴在桌上装睡。可惜新同学不肯放过她……

    “听说我们班卧虎藏龙啊,中考状元也在咱们班,好像是姓言,沈同学,你见过吗?啧,没想到我这吊车尾的成绩居然能被分到一班,真不枉费我妈每逢初一、十五就去庙里烧香拜佛。”徐潘说到这里,突然惊呼一声,画风秒变,“我要向全世界宣布,我徐潘的女神,诞生了!”

    沈余被徐潘徐小胖雷得外焦里嫩,好奇地抬起头,却瞬间愣住。

    只见教室门口站着一对穿着蓝白校服的男女,男生温柔着眉眼,似在低声叮嘱什么。女孩点点头,神情娇俏又可人。倾城的日光洒下来,让人目眩神迷。

    沈余看到这一幕,目光黯然。男生喜欢的,应该都是罗菲儿这样娇艳动人又会撒娇的女孩吧?她这一辈子,大概永远都变不成对方那样。

    罗菲儿的出现,引发了一场青春荷尔蒙的骚动。

    前桌的徐小胖已经沦陷为罗公主的脑残粉,还顺带发展起周边的同盟。拒绝被洗脑的沈余只好无奈地堵住耳朵,努力将注意力转向窗外的风景。

    可惜她注意力还没集中呢,突然就听到周围传来一阵抽气声,紧接着椅子空着的那端一重。

    她反射性回头一看,垂死病中惊坐起!妈呀,吓死个人了!坐在她身旁的那位,竟然是姗姗来迟的言大状元!

    “你干吗?”她神色防备地看着他,谁料身旁之人都懒得施舍她一眼。

    她粗鲁地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胳膊:“喂!姓言的!周围这么多位置,你为什么不坐?偏偏坐在我的身旁,你有病吧?”

    言峥动作优雅地将手中的保温杯放在桌面,眉眼轻抬:“你有药吗?”

    沈余还未来得及反应,前排的徐小胖已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刚想插话,男主角冷眸一瞥,他立即怂了。

    作为全班诞生的第一对异性同桌,沈余与言峥之间的互动迅速攫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其实,关键还是这对组合颜值太高!

    周围的人在热烈讨论着两人的身份以及关系。听到有人猜测他俩在谈恋爱,沈余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她强忍着怒意,压低声音说:“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我不想跟你同桌!”

    言峥神色如常,静待她把余下的话说完。

    沈余也没令他失望,一字一句道:“我、讨、厌、你!”

    “哦?真巧。”在沈余看来杀伤力十足的四个字,听在言峥耳朵里就仿佛轻风拂过,除了有点凉,再没其他影响。

    沈余顿觉泄气,放弃与对方争论,转而寻求其他出路。例如,他不走,她走总可以了吧?奈何身旁之人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坚若磐石地杵在原位,前后座四位男生碍于他身上散发的“违令者死”的气场,愣是不敢放她出去。

    遇到这种奇葩现象,沈余花光毕生所学都没找到恰好的词来形容。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一道清脆的女声突然冒了出来——

    “沈余同学,既然你不喜欢坐这里,那不如跟我交换位置吧?”

    沈余闻声望去,只见罗菲儿不知何时站在他们的桌旁,双手交握,脸上扬着甜美的笑容。

    “好啊,好啊,好啊!”有人解救自己于水火之中,沈余恨不得当场仰天大笑。她一口应下,立即把桌面的东西全部扫进书包里,然后把书包往肩上一甩,从位置上站起来,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某人清楚地听到,“言同学,麻烦让让,好狗不挡道。”

    言峥也不恼,抿唇思考了一秒,说:“沈余,你今天没失忆吧?”

    沈余莫名其妙地瞪了他一眼:“你才失憶呢!”

    “哦,那就好。还以为你忘记昨天的约定了。”

    沈余石化,反驳的语言还未组织好,身旁的人已经从容地站起身,低声在她的耳畔补充了一句:“如果你失忆了,昨天的事,我不介意当众帮你回忆一下。”

    说这话时,他眉梢微挑,嘴角轻扬,素来冰冷的眼睛盛了几丝笑意。明明是威胁的话语,语气动作却犹如在述说着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

    沈余却仿佛大冬天被人用一盆冷水兜头淋下,脑袋瞬间空白。她就说他怎么一直泰然自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啊。与主动让出道的言某人对视了几秒钟,她默默地坐了回去……

    罗菲儿本来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走过来,见沈余重新坐回去,立即有些不高兴,无奈上午八点整的上课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担任一班班主任的女老师张燕踩着铃声走了进来,罗菲儿只好暂时作罢。

    新生开学第一件事,自我介绍。班主任率先做完自我介绍,然后让全班学生轮流自我介绍了一番。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们天生自带耀眼的光环,举手投足间便轻易捕获全场的目光。沈余所在的班里,恰好就有那么几个。

    女生代表,当属外形靓丽又活泼可人的罗菲儿。男生代表有两个,一个是皮肤透着健康小麦色的蔚帅,剑眉星目,英俊挺拔,笑起来阳光帅气;另一个当属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分明,气质清冷干净,随随便便一站就能迷倒众生的大学霸——言峥。

    后来,沈余才知道,像言峥这种,压根不叫学霸,而是叫学神!

    自我介绍环节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热情尖叫。随后,班主任讲了一些基本的校规以及班规,同时特别强调在一中是不允许早恋的存在的,抓到要严惩。至于班级座位的安排,暂时先不动,待一个月后的月考结束,再进行调整。

    虽然能考进一中的都是各大学校的优等生,但听闻要考试,就算是优等生也忍不住哀号。

    而讲台下面的沈余听说一个月后才换座位,直接不正常地拿脑袋瓜磕桌子了。接下来漫长的一个月,她都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想想都觉得悲伤……

    这届高一新生的入学典礼是在早上九點整开始,地点在学校大礼堂。

    班主任让大家有序地前往目的地,独独招手叫走了言峥。

    徐潘作为一班的八卦担当,自动凑到沈余的跟前:“看你跟言峥很熟的样子,你知道老师为什么叫走言峥吗?”

    “我怎么知道?我们又不熟。”其实沈余不用猜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身为中考状元,当然是作为新生代表在典礼上致辞呗。从小到大,她都习惯了。

    原本走在前面的罗菲儿不知何时落在了后头,神情自若地加入对话:“言峥是今年的新生代表,等会儿要上台致辞的哦。”

    被女神主动搭话,徐小胖在一旁笑得见牙不见眼。

    沈余正在思考如何委婉地告诉对方换座位的事情泡汤了,罗菲儿已经笑着开口询问:“沈余,我们什么时候把座位调换过来?新生典礼结束?”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交换座位了。”对方目光中期待的光芒太浓,连身为同性的沈余都有些于心不忍。可是她也很无奈,像言峥这种坏蛋真的会说到做到,她要是换座位,就是死路一条。所以,她只能选择辜负眼前这位了。

    罗菲儿脸上的笑瞬间消失,语气里透着不悦:“为什么?明明说好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不守信用?”

    沈余一脸歉意:“真的对不起,我也没办法。”

    她的本意是想表达自己的无奈,谁知到了对方眼里就变成了炫耀与挑衅。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我们走着瞧!”罗菲儿把头发一甩,快步往前方的队伍走去。

    被对方的长发打到眼睛的沈余,瞬间捂住自己的右眼,内心深处再次把言峥臭骂了一顿。果然每次跟他扯上边,她都没有好下场!

    开学典礼如期举行。各大领导轮番轰炸洗脑后,总算迎来学生代表的致辞。

    言峥上台后,只讲了一句话:“希望大家在一中愉快的环境下,痛痛快快地玩,认认真真地学,我们三年后的赛场上见分晓。”

    青春苦短,珍惜当下。简单直白的致辞,赢得了今天最热烈的掌声。

    沈余听到周围有女生在小声八卦台上的新生代表帅到没天理,不由得嗤之以鼻。这家伙到底哪里长得帅了?完全比不上她家偶像师兄好吗?

    典礼结束后,全体解散回自己的教室。

    沈余肚子不是很舒服,一回到教室,立即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言峥后脚出现,见她死气沉沉的样子,直接把自己桌面上的保温杯放到她的眼前。

    “喝了。”依旧是冷冰冰的、讨人厌的语气。

    “什么东西?”沈余瞥了保温杯一眼,没动。

    “红糖水。”简洁的三个字,好似隐隐约约透出一丝关心的痕迹。

    “啊?”沈余吃惊地看着早已收回目光的他,所以昨天在他家,他拿给她的也是红糖水?她生平第一次觉得,眼前这家伙的心肝貌似也没那么黑嘛……

    因为一杯红糖水,两人同桌的第一天,总算在略显别扭的平静中结束。其实,只要沈余不主动挑起争端,言峥基本都不会理她。

    当晚放学,念高三的裴禹来一班门口等罗菲儿。

    沈余走在罗菲儿的后头,看到门外的裴禹,有些犹豫要不要打招呼,毕竟昨天的事情实在是太令人尴尬了……

    不过,她长得比罗菲儿高点,想躲也没地方躲,所以只好选择迎面而上。

    裴禹帮罗菲儿拿过书包,主动跟沈余打招呼:“新生开学第一天,感觉如何?”

    “精彩极了与糟糕透了。”沈余见他没提昨天之事,表情正常了不少。

    裴禹笑起来:“有趣的形容。”

    一旁的罗菲儿本就对沈余余怒未消,此刻见从小对自己爱护有加的竹马哥哥居然与对方有说有笑,立即不乐意了。她直接打断对话:“裴禹哥哥,你干吗要搭理这种出尔反尔、不守信用的人!”

    裴禹皱眉:“菲菲,你的礼貌呢?”

    罗菲儿见裴禹没站在自己这边,反倒偏袒沈余,顿时生气地夺回自己的书包,甩头走人。

    裴禹见状,颇为无奈:“抱歉,菲菲可能心情不大好,她平常不会这么失礼的。”

    沈余摇摇头:“该道歉的是我,本来答应跟她换座位的,结果临时又变卦,她生气是应该的。”

    裴禹听到原因,诧异了一下。不过,他没细问,与沈余简短地告别后,便立即迈开步伐朝罗菲儿离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沈余站在原地目送裴禹离去的背影,微微出神。

    放学的人潮像竹篮里漏出的水,防不胜防。走道上有横冲直撞的少年从后头冲过来,发呆中的沈余突然一个踉跄整个人朝地面扑去,幸好从教室出来的言峥手疾眼快地拉了她一把,免去了一场可能会发生的惨案。

    沈余回魂的瞬间,言峥已经松开她,朝楼梯口的方向走去。只是走了两步,他发现身后的人不仅没跟上来,反倒还站在原地四处张望,不由得面色一冷:“还不走?”

    沈余没找到推自己的罪魁祸首,只好压下心底的疑惑,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第三章 噩梦】

    [1]

    自从新生入学典礼结束后,高一(1)班成为了年段女生最爱经过的地方,连向来没什么女生缘的沈余居然也成为了女生眼中的香饽饽。

    这些女生主动交好的原因,只有一个,言峥。

    每天都会有莫名其妙的人跑来问沈余一些关于言峥的问题,更有甚者会直接把写好的情书或者小字条塞给她,让她帮忙转交。

    一开始,沈余以为她只要说她跟言峥不熟,这些怀春的少女就会放过自己,后来她才发现自己too young too simple啊!世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她与言峥是邻居的事实压根藏不住。而且,就算她拒绝帮忙,这些画满粉色爱心的情书、小字条还是会长脚地跑到她的书包里,搞得她差点以为自己才是大众的梦中情人。

    不过,与其他班女生不同的是,本班女生对沈余的态度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因为迄今为止,言峥在班上主动搭理过的女生,只有沈余一个人……

    这天,阳光慵懒的秋日午后,高一(1)班教室门口又聚集了一群其他班的女生。大家你推我搡了老半天,硬是沒人敢主动开口对此刻正安静地坐在教室角落看书的少年喊话。

    直到去上厕所归来的沈余出现在走廊上,女生们才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纷纷转移目标朝她奔去。

    看到前方一大拨僵尸妹子来袭,沈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又来了!这才开学一个月不到呢!她都快成情书小字条中转站了!她明明只想当个安静的路人甲,却偏偏要让她当热心的传声筒……

    “沈余同学,麻烦你帮我把这个交给言峥,谢谢。”

    “沈余同学,麻烦你帮我把信亲手交到男神手中哦。”

    “沈余同学,我这个也麻烦你了。”

    “还有我,还有我……”

    如果一个女人相当于五百只麻雀的话,那么,在这课间短暂的十分钟里,沈余正在被几千只麻雀轮番攻陷。

    不管她意愿如何,最终她的手里还是被迫塞满了烫手山芋。

    沈余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好看到罗菲儿站在自己的桌旁跟言峥说话。待她走近,恰好听到罗菲儿不甘心地问:“那你捡到过我的中考准考证,你还有印象吗?”

    “没有。”言峥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重新将目光转回手头的课外书上。对于不重要的人和事物,他向来不喜欢花太多心思。

    罗菲儿委屈地咬着下唇,目光水盈盈地站在原地看着言峥没动,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可惜当事人完全无动于衷。

    沈余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等了等,见罗菲儿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上课预备铃已经响起,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不好意思,请让一让。”

    沈余脸上尴尬的笑,落在此刻的罗菲儿眼中就变成了嘲笑,满腔的怨气与怒火忽然找到了发泄的理由:“沈余,你笑什么?”

    沈余只觉得莫名其妙,没理会她。

    罗菲儿看到她的态度,新仇旧恨齐涌上心头,直接一巴掌挥了过去。但是,手掌没扫到沈余,手腕就被人轻轻松松地扣住。

    “上课了。”言峥不带感情的话语伴随着上课铃声一齐响起。语毕,他松开手,拿出纸巾擦了擦手。

    罗菲儿看到他的动作,当场红了眼眶。她伤心地看着他,见他不理自己,便又含泪怒瞪了几眼沈余,然后飞快地跑回自己的位置,将整张脸埋进手臂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罗菲儿不仅长得漂亮,还出手大方,又因裴禹的关系,虽有点小骄纵,但在男女生中人缘却是极好的。此刻她一哭,无论是了解内情的,还是不了解内情的,都把指责的目光投向沈余,连围观的徐小胖都不例外。

    这倒数第二节课正好是班主任的英语课。见到这样的情景,她虽未明说什么,但还是瞥了眼沈余,然后旁敲侧击地说了些同学间要友爱的话语。

    沈余无语地瞅了瞅窗外,九月的天湛蓝明净,没下雪啊。

    英语课结束后,赵心怡趁着言峥不在,趁机跑到沈余面前替自己的同桌罗菲儿打抱不平。

    “沈余,你这人怎么这样?菲儿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欺负她?”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负她了?”

    “你没欺负她,她会哭吗?大家都知道全班就你跟她合不来!”

    “神经病。”沈余被这逻辑打败,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哼,心虚了吧!劝你最好快点跟菲儿道歉,不然,大家不会原谅你的。”赵心怡直接把她不屑辩解的行为视为认罪。

    沈余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问:“我看起来像有病吗?”

    ……女性是一种奇怪的群居动物。她们害怕孤独,总是结伴而行,有强烈的从众心理。赵心怡说不过沈余,气嘟嘟地跑回自己的座位,添油加醋地控诉了一遍沈余的罪名,女生们顿觉义愤填膺。再加上罗菲儿自责又大度地表示自己也有错,不能全怪沈余,局势瞬间一面倒。

    沈余对此充耳不闻,她正努力把之前收到的烫手山芋统统塞进言峥的书包,同时还要把书包恢复原样,不让精明的言峥看出来。

    为了这些怀春少女,她也是操碎了心。

    言峥回到座位后皱了皱眉,也不知是否发觉异样。沈余做贼心虚,心脏高悬,老觉得身旁的同桌在看自己。

    当放学的铃声响彻校园,她才悄悄地舒了一口气,抓起书包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刚跑走到校门口,沈余正欢呼雀跃以为自己解放了,谁知手臂突然被人拉住。她回头一看,差点腿软:“你、你怎么在这?”

    言峥直接将书包里多出的一沓粉色信封塞回她的手中:“如果再有下一次,别怪我翻脸!”

    他语气冰冷,脸上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冷漠与明显的厌恶。

    沈余当场愣了愣,小声嘀咕:“有这么严重吗……”

    言峥手里的力道重了几分,话锋如刀:“沈余,我最后再说一遍,我的人生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你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好好学习,把精力放在一周后的月考上,别天天在课堂上画画。有个成語叫云泥之别,听过吗?”

    深埋心底的秘密被人当场戳破,沈余脸色瞬间惨白。她以为没有人发现自己在课堂上的小动作,以为这甜蜜又忧愁的少女心事无人会知晓,却原来他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他只是不说而已,等着有一天,将它摊在阳光下,无情地嘲弄。

    周遭的喧嚣全都远去,她一点点抽回自己的手,眉眼低垂,沉默地从他的身旁走开。

    言峥看着她离去时孤寂的背影,回想起她乌青的手腕,懊恼又烦躁地揉了揉眉心。

    在沈余与言峥离开学校后,罗菲儿与裴禹也结伴离开了学校。

    罗、裴两家是世交,两家的别墅比邻。罗菲儿从小喜欢黏着裴禹,上学也喜欢跟他坐同一辆车,所以两人时常坐同一辆车上下学。

    车子开到三分之一路程的时候,裴禹突然让司机把车停靠到路边。

    罗菲儿不解地看着他,“裴禹哥哥,你要做什么?”

    裴禹摸摸她的头:“临时有点事,你先自己回去,乖。”

    裴禹下车后,车子缓缓驶动。罗菲儿好奇地盯着玻璃窗向外瞧,想知道裴禹临时下车所为何事。忽然,她看到裴禹朝一个略显熟悉的身影走去。对方低垂着脑袋瓜,她一时辨认不出是谁,只知道是个女生。车速一点点加快,身后的画面成为后视镜里转瞬即逝的风景,她上扬的嘴角慢慢沉下去。她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那种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从小到大陪伴在身旁的、心爱的布娃娃突然被人抢走了……

    人行道上,有三三两两结伴放学的学生说笑着走过,其中不乏穿着江城一中校服的学生。

    裴禹走向前方一直低头看地面的少女,轻拍了下她的肩:“地上有黄金捡吗?看得这么认真?”

    沈余慌忙抬起头,看到来人,连忙又低下头去,胡乱地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才再次抬起头。她本想报之以笑,谁知笑容没出来,泪水反倒忍不住了。她妄图再次低头掩饰自己的窘境,却被裴禹制止。

    裴禹抬手温柔地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珠:“怎么了?上课开小差被老师骂了?”

    沈余因为他亲昵的动作,心跳如擂鼓。她贪恋地看着他脸上温暖的笑容,搞笑的本能仿佛又回来了:“也许……可能……大概是因为师兄你笑起来太好看,所以嫉妒得哭了。”

    裴禹失声笑起来,拍了拍她的脑袋瓜:“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怎么今天不搭公交车回家?”

    “忘了……师兄,你今天怎么也走路回家?”

    “看见你好像很伤心的样子,所以就半路下车了。”

    沈余听出他话中的关心之意,却又害怕自己多想,所以只好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裴禹目光灼灼地看了她一会儿,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回家的一路,沈余心猿意马,说了很多不经大脑的蠢话。不过,看偶像师兄很开心的样子,她大方地原谅了自己。

    到了小区楼下,裴禹执意要送沈余上楼。沈余拗不过,便没再推迟。

    两人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走道的感应灯亮了起来,耳尖的沈余隐约听到隔壁言家大门轻轻关上的声音。她用钥匙打开家门,发现家里漆黑一片,寂静得令人难过。

    “怎么,你父母都不在家吗?”

    “嗯……他们、他们比较忙。”她站在门口没进去。

    “那你晚饭怎么解决?不如,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师兄,你快回去吧,不然,要错过家里的晚饭了。”

    “好吧,那我先走了。明天见。”裴禹微笑着同她挥手道别,转身的瞬间,笑容立即消失不见。昏黄的光影倾泻而下,他眼里阴霾一片。

    下期预告:沈余遭遇公交车色狼,言峥英雄救美。罗菲儿从同学手里看到了裴禹和沈余在一起的照片,嫉妒之下,挑衅沈余,遭到沈余的霸气反击……

    赞 (2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