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月色真美

童馨儿

作者有话说:我最近看了好多部青春剧,突然间,那些过去的少年时光全涌进脑海。年岁渐长,我们就越会明白,那些幼稚的喜欢与情怀,再也不会回来。于是,我想写一些温暖的、关于等待的故事,希望它可以在这不那么美好的现实生活里,带给你一点春风般的温柔与暖意。亲爱的你,如果你正年少,请珍惜每一天的每一刻,那个你喜欢的和喜欢你的人。

宋小晞十七岁的生日愿望是:再也不要喜欢蒋梓棋了。从这一刻开始,直到永远。

然后,她允许自己最后一次放肆地、无所顾忌地想念一下蒋梓棋。

于是,她想起她第一次看见蒋梓棋,是十三岁时,读初一。他们分到同一个班级,在乱糟糟的新教室里,她发现自己的位置在最后一排,课桌比所有同学的都破、都脏,抽屉里甚至塞满了前一个主人没清走的废纸和瓜子壳,边上甚至还沾着口香糖,凳子的一条腿摇摇欲坠。她又沮丧又气恼,然后一抬头,就看到蒋梓棋走进教室,九月的阳光温柔地照在他的发梢。

他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她的身上,宋小晞年少的心脏莫名其妙地紧缩了一阵。

很久的后来,她才恍然明白,原来,那就叫喜欢。

他就坐在她的前桌。

他不爱说话,不爱笑,没完没了地看课外书,成绩好得不像话。

不像她,动不动就因为在课堂上讲小话被老师点名批评,三天两头地因为不按时交作业而被拎到教室外头罚站。

他有点嫌弃她。

宋小晞感觉到了。

他看她的目光总是那么冷淡。她踢他的凳子,用笔戳他的背,他回过头来时,就那么静静地看她一眼,目光里没有半点温度。

他越冷淡,她越来劲。

她在路上拦截他,笑嘻嘻地说:“喂,蒋梓棋,我们一起走吧。”

蒋梓棋还是那样看她,不说话,只顾自己走。

她脸皮特厚地追赶上去,叫道:“喂,等等我啊。”她又大大咧咧地把书包往他的身上挎,皱着眉夸张地叫,“书包太重了,你帮我背吧。”

结果,蒋梓棋把她的书包扔掉了。

刚下过雨,地面湿漉漉的,她的书包无辜地躺在泥水里,书本和文具飞落出来,撒了一地。

三三两两的同学路过他俩,投过来好奇的目光。

宋小晞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她嘻嘻一笑:“哎呀,这位同学,你就不能怜香惜玉点吗?”

蒋梓棋理都没理她,转身走了。

唉,这个人,真的好讨厌啊,让她这么没面子。人家好歹是女生啊。

但是,他连背影都这么好看。

宋小晞决定不跟他计较。

第二天,宋小晞发现自己的抽屉里多了几本崭新的课本,恰好就是昨天被弄脏的那几本。

宋小晞又惊又喜,趴到蒋梓棋的课桌上问:“欸,蒋同学,是不是你给我买的新课本?赔礼道歉啊?好的,我接受了!”

蒋梓棋莫名其妙地看她一眼。

另一张面孔跟着趴了过来,冲着宋小晞嘻嘻一笑,眨巴着眼睛说道:“是我。”

那是毛小五。

毛小五有四个姐姐。据说家里做煤矿生意的,非常有钱。

毛小五是蒋梓棋的邻居,整个班里,就他和蒋梓棋关系最好。

为了能更了解蒋梓棋,宋小晞决定跟毛小五做朋友。

毛小五告诉宋小晞,蒋梓棋跟着奶奶生活。奶奶人很好,穿得整整齐齐的,经常在巷子里捡废纸和空矿泉水瓶。

毛小五说:“他们家不像没有钱的样子啊,不知道为什么奶奶成天去捡那些东西。”

这话宋小晞不爱听,她立刻道:“捡那些东西怎么了?靠自己的双手挣钱怎么了?”

宋小晞问道:“他没有爸爸妈妈吗?”

毛小五想了一下,回答道:“好像有妈妈。我有一次看到一个年轻女人和他一起从家里走出来。那个女人伸手想摸摸他的脸,他立马避开了。我没见过他爸爸。”

宋小晞沉默了。

她很心疼蔣梓棋。他跟他妈妈的关系一定很不好,要不然,不会不让妈妈摸他的脸。他爸爸要不然就去世了,要不然就跟他妈妈离婚了,不要他了。

宋小晞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几乎不能呼吸了。

宋小晞故意去蒋梓棋家附近晃荡了几天,然后看到了蒋奶奶。宋小晞拎着手里的矿泉水瓶子就跑过去,叫奶奶,最后成功地跟蒋奶奶交上了朋友。

宋小晞的家和蒋梓棋的家隔着两条长长的街,要坐二十分钟的公交车。

每天傍晚,她吃完晚饭,就在自家的巷子里转悠,把能捡的矿泉水瓶子都捡了,用袋子装好,再坐公车到蒋梓棋家路口,等待蒋奶奶的出现。

毛小五觉得她是个神经病。

毛小五说:“这样吧,我每天给你十个空瓶子,你别大老远地捡来了。”

宋小晞拒绝了。她觉得那样完全不能体现她的真心和诚意。

为了这些空矿泉水瓶子,蒋奶奶特意邀请宋小晞去家里吃黑凉粉。

蒋奶奶说,她的黑凉粉做得可好了,她孙子特爱吃。

宋小晞笑得眼睛都弯起来:“是吗?太好了。”

她高高兴兴地跟着蒋奶奶走。

蒋梓棋看到她的时候,惊讶得眼睛都瞪大了。等他知道她每天都给蒋奶奶送矿泉水瓶的时候,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搞得她吃黑凉粉都吃得很忐忑。

吃完黑凉粉,蒋奶奶还想留宋小晞坐一会,蒋奶奶说自己还会包粽子呢,要是她喜欢的话,包给她吃。

宋小晞眼睛一亮,正要答“好啊”,蒋梓棋却插嘴了:“奶奶,天晚了,人家还要回家了,太晚了,回家不安全。”

蒋奶奶赶紧说:“对、对、对,梓棋啊,你送送小晞。”

那一晚的月色啊,宋小晞记得很清楚。

那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清明与皎洁。

她与蒋梓棋并排走在月光下,昏暗的路灯光把他俩的身影拉长,缩短,又拉长……

宋小晞整颗心都被欢喜充盈得满满的。

走到路口,蒋梓棋停了下来。

他看向宋小晞的目光比这月光还要清冷。

“宋同学,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么无聊的事了。你这样,只会让我更烦你。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你懂吗!”

宋小晞愣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还感觉到刚刚还欢欣雀跃的心,一下子也骤然停止了跳动。

宋小晞沮丧了一段时间,又振作起来。

她好好地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错了。她没有考虑到蒋梓棋的自尊心,是她的错。

于是,她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烤了一盒小饼干。

嗯,在烤坏了无数盒之后,她总算烤了一盒勉强过得去的。她用奶油在每一小块饼干上都画了一颗心。

她去找毛小五,让他把蒋梓棋约出来,她要亲自把这些小饼干交给蒋梓棋,以表达她的歉意。

毛小五趁机敲了她一笔,让她给他的游戏账号充值。

宋小晞答应了。

毛小五把蒋梓棋约了出来,他们去网吧打了一下午的《王者荣耀》,然后走出网吧时,与门口的宋小晞不期而遇。

毛小五识趣地叫起来:“呀,我肚子疼,我去厕所。”

宋小晞眼睛亮晶晶的,把装了饼干的小盒子送上去。

蒋梓棋不作声,不肯要。

网吧门前人来人往,宋小晞低声说:“是我送给你的道歉的礼物。”

突然间几个男孩围上来,嬉笑着道:“啊哟,表白啊。”

他们争先恐后地说:“我看看这是什么?哎呀,他不要,我要。别理他了,他这个人怪里怪气的,没劲。走吧,小学妹,我们带你玩去。”

粉红色的小盒子被他们弄得掉到地上,盒子碎裂开来,小饼干哗啦啦地倒了出来。

男孩们哄笑起来:“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宋小晞的眼泪一下就涌出了眼眶。

“喂,你们神经病啊!”宋小晞流着眼泪叫起来。她左顾右盼,看到网吧门口搁着一把扫帚,奔过去拎了扫帚,就朝男孩子们劈头盖脸地打过去。

男孩子们哄笑着躲闪,叫道:“喂,你干吗。”有人作势扬起了手。

蒋梓棋上前一步,挡在宋小晞的身前。

男孩子倒也不想惹事,一看到蒋梓棋冷冷的模样,再次哄笑起来,嘻嘻哈哈地走了。

宋小晞扔掉扫帚,蹲下身来捡那些小饼干。说不清的委屈与愤怒齐齐涌进心里。

突然间,蒋梓棋也蹲下身来,跟着宋小晞把小饼干一块一块地拾了起来,放到了盒子里。

宋小晞抱着盒子,吸了吸鼻子,说:“我走了。”

蒋梓棋默不作声地从她的手里把盒子夺了过去。

宋小晞怔住了。

蒋梓棋的表情有点不耐烦,还有点嫌弃。

“宋小晞,我跟你说过了,你能不能不要做这么无聊的事了。你这样子,我真的很烦。”

蒋梓棋说完就转身走了。

毛小五悄无声息地出现了,问道:“宋小晞,你猜他会吃吗?”

宋小晞飞腿踢了毛小五一脚。

这是明摆着的事,他问什么问。

蒋梓棋一定转头就把那些饼干扔了,他没当着她的面扔,只是为了给她一点面子。

想明白了这一点,宋小晞的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心酸。

毛小五叹息了一声,说道:“宋小晞,蒋梓棋不会喜欢你的啦,要不,你改张吧。我妈她们打麻将,如果觉得和的牌不合适,马上就改张。”

宋小晞恶狠狠地瞪了毛小五一眼:“我才不改张。我永远不改张!”

她在心里默默地道:我喜欢他啊。我永远都会喜欢他。

快中考的时候,宋小晞的父母终于离婚了。

他们问她:“你要跟谁?”

宋小晞特别冷静,答道:“我谁也不跟。”

爸爸要去遙远的北方,妈妈要去遥远的国外。宋小晞淡淡地道:“你们给我钱吧。我在这里就好。”

我在这里就好,不妨碍你们任何一个人。

爸爸和妈妈同一天的飞机。他们走了,留下一幢旧旧的小楼,以及一张银行卡。他们向宋小晞保证,这张卡里的钱,她用多少就会即时补上多少,别担心。

宋小晞天天请同学吃饭,吃完饭又去K歌,天天都在淘宝上购物,快递到的时候,拆也不拆,送给这个同学或者送给那个同学。老师上课的时候,她就趴在桌子上一直睡、一直睡。自习的时候,她就两脚跷在课桌上跟着《全民K歌》唱歌,拍视频,玩直播。

毛小五说:“宋小晞,你这样不行,你还要不要念高中了。”

老师找宋小晞谈话,表情非常严肃:“宋小晞,你自己不念书,没关系,我不管你,我也管不了你,但是,我请你不要影响别的同学,带坏别的同学,好不好?算老师我求你了。”

当天下午,宋小晞就带了一群同学逃课去看电影,管吃管喝,每个同学还发一百块。

老师气得脸都歪了,第二天就让宋小晞站在走廊上。

站就站呗。又不是第一次。

宋小晞轻车熟路地倚着墙嚼口香糖。

蒋梓棋就是这时候走过来的。他静静地看着她,看得她忽然有想流泪的冲动。

她冲他小声地嚷:“你神经病啊,看什么看。”

蒋梓棋说:“宋小晞,如果你能和我考上同一所高中,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宋小晞一颗心几乎停止了跳动,口香糖都忘了嚼,非常久才问出口:“你说什么?”

蒋梓棋口齿清晰地又重复了一遍:“如果你能和我考上同一所高中,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宋小晞把口香糖吐出来,狠狠地盯着蒋梓棋:“说话算话?”

蒋梓棋点点头:“说话算话。”

好啊。小子,你给本小姐等着,这次还收不了你!

宋小晞一夜之间变成了班上最勤勉的学生,连短短的课休十分钟都在刷题,还在外头请了好几个一对一教学的老师,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做题。

毛小五被吓坏了,劝了几次,要带宋小晞去看医生,被宋小晞冷静地骂了回去,滚蛋。

中考结束了,宋小晞拿到高中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全身心都在冒着喜悦的泡泡。

她换上新裙子,飞奔着去找蒋梓棋,要说的那句话已经涌到了喉咙里。

她在路口碰到了毛小五。

毛小五说:“宋小晞,蒋梓棋的奶奶去世了。”

啊。

宋小晞在蒋梓棋家的门口守了三天,才见到他。

天空里没有一颗星,唯有暗淡的月光。站在月光下的蒋梓棋,看上去十分悲伤。

宋小晞觉得心很疼。

她说:“蒋梓棋,我和你考上了同一所高中。”

蒋梓棋不作声。

宋小晞又说:“你说我要是和你考上了同一所高中,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

蒋梓棋还是不作声。

宋小晞走上前,勇敢地拥抱了一下蒋梓棋。

她听到少年的心跳和她自己的心跳,温柔而激烈地交织在一起。

“我告诉你啊,我的要求是,你不要太伤心了。不管碰到什么事,你都不要伤心,你要永远快乐。”

过了非常非常久,宋小晞听到她爱慕的少年极轻地说了一句话:“宋小晞,你有没有觉得,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那一晚过去之后,宋小晞再也没见过蒋梓棋。

开学了,蒋梓棋没出现,一直,一直没有再出现。

宋小晞常常怀疑过去的那一晚是一个梦,还有,从前与蒋梓棋的相识也是一场梦。

甚至蒋梓棋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只是她一个人的梦。

但毛小五可以证明,蒋梓棋这个人,曾经存在过、出现过。

宋小晞一直与毛小五保持着不错的关系。

他们会偶尔见一次面,打一次《王者荣耀》,或者喝一杯奶茶,玩一次跳舞机。

毛小五说,很久很久的以前,宋小晞的那几本课本,不是他买的,是蒋梓棋买的。

毛小五说,蒋梓棋一生下来,他爸爸就离开了家。蒋梓棋的妈妈发狠地赚钱,要让他过上最好的生活。

毛小五说,蒋梓棋……

毛小五说,蒋梓棋……

毛小五幽幽地说:“宋小晞,我要跟你绝交,你跟我见面就只是为了要听我讲蒋梓棋。”

毛小五静静地说:“宋小晞,要不然蒋梓棋就是死了,要不然蒋梓棋就是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毛小五停顿了一下,“要不然,他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可以给你写信,可以打电话,可以加你的QQ,可以加你的微信……但是,他什么都没有。”

宋小晞冷冷地道:“毛小五,你再说,咱们就绝交。”

毛小五说:“绝交就绝交。”

最后一个能一起讲讲蒋梓棋的人也消失了。

這一年,宋小晞十七岁。

她的生日愿望是,再也不要喜欢蒋梓棋了。从这一刻开始,直到永远。

爸爸结婚了,听说小后妈生了一个小弟弟,爸爸很开心。

妈妈也结婚了,听说继父的女儿跟她一样大,妈妈和那个继女的关系很不错。

他们说话算话,那张银行卡里的钱总是用多少就会补上多少。

十七岁的宋小晞很用功地学习,不太爱讲话,不太爱笑,成绩好得不像话。

老师特别疼爱她,每次都要拎出她来敲打别的同学,要多多向她学习。

高考前夕,毛小五来找宋小晞。

“我的天。老子中了你的蛊。说了绝交,还要来看你。”毛小五骂骂咧咧地道。

毛小五已经长到一米八五,比起以前,帅了一百倍。

宋小晞怔怔地看着他:“你说蒋梓棋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

毛小五怜悯地看着她:“宋小晞,你真可怜。”

毛小五说:“我记得蒋梓棋说过,他想考的大学是XX大学。你要不要去试试?说不定某一天可以在那所大学里碰到他。”

毛小五说:“假如碰到他,你一定要狠狠地揍他一顿,知道吗?你这只傻鸟。”

宋小晞嗯了一声。

她的眼睫毛湿了。

大学里的生活有点单调,有点无聊。宿舍里的同学们都兴致勃勃的,他们脸上永远神采奕奕。

宋小晞除了看一点书,就还是看一点书。

也有男生来搭讪,她总是笑一笑,不说话。

大家都觉得她好怪。毛小五偶尔会打电话来,他留在了N城,念了一个三本学校,天天都在谈恋爱。

毛小五说:“宋小晞,赶紧谈恋爱吧,别浪费了大好青春哦。”

宋小晞说:“好。”

毛小五说:“要是没人喜欢你,我就勉为其难一下。”

宋小晞说:“你死开。”

毛小五说:“今天我们这儿拆掉了。我家没有了,蒋梓棋家也没有了。以后这里就是高楼大厦啦。”

宋小晞好久才哦了一声。

宋小晞应聘了一份家教工作。男孩子刚上初一,脸上还有没褪尽的茸毛,个头也还没猛长。家里很有钱。男孩不太爱念书,成绩老也上不去,家里人百般哄着,给他找了好几个家教。

宋小晞教的语文。男孩子有点多动,又有点多话,专心听课不会超过十分钟,就开始问东问西。

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姐姐,女孩子们都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姐姐,你读初中的时候有没有喜欢的人?

宋小晞把书本啪地扔在桌上,板起脸:“你小小年纪,脑袋里都想的什么啊,能不能专心点儿!”

男孩有点不满,嘀咕道:“姐姐真没意思。我跟你说,我的那个英语老师,他就很有耐心。我一问他,他就全告诉我。”

宋小晞说:“你这什么英语老师,不务正业,教坏小孩子!”

“我的英语老师说,他读初中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女孩子。这是他全部生活里最美好的一件事。”

宋小晞愣住了。

“还有,我十四岁了,我不是小孩子了。”男孩眨着眼睛,问道,“姐姐,你知道,今晚月色真美啊,是什么意思吗?”

宋小晞莫名其妙,反问道:“什么?”

男孩一脸得胜的表情:“看吧,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唉,姐姐,你一点儿也不好玩。”

“其实这是一个好老套的梗啊。”男孩笑起来,“不过,我之前也不知道,是我的英语老师告诉我的。他说他离开他喜欢的女孩的时候,对女孩说过这句话。那个女孩子还亲手给他做过小饼干。他说,他都不舍得吃。”

什么?宋小晞的头有点晕:“你的英语老师叫什么?”

“欸,他也是你们学校的,今年的新生。他很棒的,他之前在国外一所很有名的高中念书,拿过很多奖,听说他还得过很重的病,说是换了一颗心呢。对了,姐姐,你认识他吗?他叫蒋梓棋。”

仿佛一道惊雷在耳际劈开,宋小晞的身子晃了一下。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轻如耳语:“蒋梓棋?他现在在哪儿?”

男孩脆生生地回答她:“他去N城了。说那儿是他的老家。他和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以前一块在N城念书。欸,姐姐,我猜他一定是去找那个女孩了。你说呢?对了,姐姐,你知道N城在什么地方吗?你去过吗?我真想去看看那是什么地方啊,我猜一定很美……”

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男孩家,宋小晞打了辆车,直奔车站。

省城到N城最近的一趟直达巴士两小时后才发车。宋小晞觉得自己一秒钟都无法再等待。

她叫了辆专车。

在车上,她用手机一个劲地搜索“今晚的月色真美啊”。这么烂俗的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偏偏她一直不懂。

她又打电话给毛小五。

毛小五在电话那头轻笑一下:“你这只傻鸟,你还没忘记他。我太讨厌你了。”

“是啊。他回来了。”

毛小五说:“我认输了,宋小晞,这个蒋梓棋,他比我想像的还要喜欢你。他比我更喜欢你。”

宋小晞的眼泪滚落出来。

那个男孩的话犹自响在耳际:“太矫情了,我才不呢,假如是我,我就大声地告诉她,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我永远都会喜欢你。为什么要说今晚月色真美呢?美个毛线啊。”

小毛孩子说了粗话,宋小晞想起自己忘了给他一记栗暴。

车子抵达N城时,天已经全黑了。冬日的夜,总比平时要来得早一点。

宋小晞刚走进巷子,就看到自己家门外站着一个瘦高的人影。

他背对着光,她因此看不清他的面孔和表情。

他大踏步向她走来。

宋小晞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下又一下。

“Hi。”蒋梓棋就站在眼前,他的眼睛明亮又清澈,目光专注又温柔。

宋小晞觉得自己太丢脸了,因为眼泪又滚落下来。

蒋梓棋伸出手,轻轻地盖在了她的眼睛上。

“我给你写过信的,但是被退了回去。

奶奶去世了,没人照顾我,妈妈不放心,坚持要把我带在她的身边。我不敢跟你告别,我怕我会哭。那就太丢脸了,对不对。

我从一生下来,心脏就不好,爸爸妈妈因为这个老吵架,爸爸受不了,走了,妈妈特别努力地赚钱,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有钱为我换一颗健康的心脏。

宋小晞,我换了一颗心,它还是想要来找你。”

宋小晞伸出手,抽噎着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的男孩。

他长得这么高了,比她足足高出了一个头。

“你不要哭。你看。今晚的月色这么美。”

宋小晞破涕为笑。

宋小晞抬起头,夜空中一颗星也没有,也没有月亮。

“月亮都没有……哪里来的月色了?”宋小晞嘀咕着道。

蒋梓棋慢慢地微笑起來,他把她抱得紧紧的,仿佛一松手,就会把她弄丢了。

“宋小晞,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我永远都会喜欢你。”蒋梓棋说。

嗯。我也是。宋小晞在心里欢喜地想。

宋小晞十九岁生日,爸爸打电话来问:“小晞,你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

妈妈也打电话来问:“小晞,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告诉妈妈,妈妈一定满足你。”

啊。

宋小晞十九岁的生日愿望是:永远喜欢蒋梓棋。月色永远一如当初那么美。

编辑/颜小二

赞 (3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