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这件事呀(一)

第一章 路数野

下午六点多,正是下班高峰期。

地铁里人头攒动,各种味道混在一起,逼仄的空间中烦躁的情绪被无限地放大。到了换乘站,门一打开,秋栀把包抱在胸前,脚几乎快要腾空地被人群扔出了门外。出了地铁口,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秋栀才感觉活了过来。

迎着热浪,秋栀加快脚步,推开了星巴克的门。她扫视了一圈,在右边靠窗的位置看见了埋头玩手机的时夏。

时夏是秋栀的高中同学,各自念的大学又在同一个城市,只是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在这个大城市见一面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快到学期末,正是最忙的时候。若不是为了要紧事,秋栀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约她出来逛街。听见凳子被拉开的声音,时夏沉迷于手机游戏里的厮杀,头都没抬地问:“难得你主动约我一次,今天要买什么?”

秋栀拿起桌上的星冰乐喝了一大口,感觉浑身的暑热退去了几分,才回答道:“简渡禹的生日快到了,我想给他买个礼物。”

时夏一个手滑按错了技能,躺尸了一局。她问:“你哪里来的钱?”

时夏如果没记错的话,上个月秋栀为了送简渡禹一个机械键盘,省吃俭用,吃了大半个月的稀饭、馒头。

秋栀放下杯子,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我前段时间参加演讲比赛的奖金下来了,能挪点出来。”

时夏拆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张银行卡。

“奖金多少?”

“两万。”

“你要买什么东西?”

秋栀收起信封,喃喃道:“他暑假就要去实习了,正好缺块像样点的手表……”

时夏一脸无可救药地看着她,一句话也懒得多说。

如果说爱情让人盲目,那么秋栀看见简渡禹的时候,就已经成了一个瞎子。大一入学的时候,秋栀对当时在计算机学院小有名气的简渡禹一见钟情,后来反被简渡禹表白,两人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外人看起来,他俩绝配,实则不尽然。时夏看不出简渡禹有多好。其他的,她说不准,但一个男人心安理得地花着女人的钱,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偏偏秋栀是一根筋,喜欢一个人就无条件地付出,别的也不愿意多想。

秋栀挽着时夏的手,喜滋滋地来到四楼的手表专柜,一眼扫过去,就看见前几天简渡禹跟自己提过的款式,二话不说就准备付款。

时夏瞟了眼价格,好家伙,六千九百九十九,她眼珠子一转,出声拦住了秋栀:“小栀,我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可这表……”

时夏抽过她的银行卡塞进包里:“一会儿吃了饭再来买呀,表又不会跑。我快饿死了,走吧,走吧。”

秋栀无奈,只好先跟时夏离开了专柜,走了几步,时夏才开口说:“你不觉得这个礼物太贵重了吗?”

秋栀咬咬唇,没有说话。这个比赛的奖金是她熬了多少个通宵,起早贪黑地准备演讲比赛才换来的,她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

“你送给他的东西跟他送给你的东西,这个价值能画上等号吗?”

秋栀被时夏问得一愣,回想起来,他们在一起的这一年里,简渡禹送给她的礼物屈指可数,而且都是一些哄小女生的玩意儿,想来也不值多少钱。但话说回来,她也知道,简渡禹的家庭条件并不好,所以一直没过多苛求。

秋栀撇撇嘴,掩饰住心里的失落,低声说:“夏夏,我觉得不能这么算……”

“礼尚往来这个道理连小孩子都懂,他简渡禹一个成年人还能不懂?”时夏气不打一处来,“他就是仗着你喜欢他,你知道吗,要这要那的,他怎么不去当……”

秋栀见她突然没了声,追问道:“当什么?”

“……小白脸。”

时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人,神色不自然地指着前面腻歪在一起的两人:“你看那个人……是不是简渡禹?”

秋栀不以为然地笑笑,说道:“怎么可能,他今天跟我说要去公司面试。”

嘴上这么说,视线还是不自觉地顺着时夏指的方向看过去,秋栀的笑意顿时僵在脸上,簡渡禹搂着一个女人走到拐弯处,时夏和秋栀都看清了他的正脸。

“这女的是谁啊!”

时夏挽起袖子就准备冲上去问个所以然,却被秋栀拦了下来:“我打个电话。”

秋栀强装镇定地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简渡禹的电话,眼神死死地盯着拐进手表专柜的两人。

响了五秒左右,电话被接起。

简渡禹不耐烦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什么事啊?”

秋栀稳住情绪:“你面试结束了吗?我们一起吃晚饭?”

“我还在公司呢,你自己吃吧。”

“那你什么时候……”她的话没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透过玻璃橱窗,秋栀看见简渡禹满脸笑意地吻了那个女人的脸颊。画面太辣眼,连时夏都不忍心看,她有些后悔刚才情急之下让秋栀看到了那一幕。

“小栀……你没事吧……”时夏看到一贯温柔脾气好的秋栀气得浑身发抖,心里感到不妙,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就见秋栀迈着步子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

秋栀气红了眼,走到简渡禹面前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你不是跟我说在公司吗?!”

简渡禹毫无防备,冷不丁地被她一推,往后退了几步,险些让身后的女人也摔倒。

他伸手扶稳身后的女人,转头准备大骂几句,在看见是秋栀后满脸错愕。

“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这女的是谁?”

简渡禹看得清形势,短短几秒间便做了决断,牵着温芮俪的手:“秋栀,你别胡闹,这是温总的女儿。”

“温总?”

简渡禹轻咳一声:“这话本来想过几天再告诉你的,既然你都看见了,那今天就挑明了吧。”

“挑明什么?”

“我们分手吧。”

秋栀看了看他手上佩戴的表,又看了看身边那位等着看好戏的女人,觉得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个笑话:“是因为她能给你买更贵的表吗?”

秋栀回想起刚才时夏说过的话,大声质问道:“你现在跟我说分手,我之前为你花钱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分手?!”

简渡禹面子上挂不住,嘴上更加口不择言:“是你非要送给我的,我求你给我买了?”

时夏冲上来护住秋栀,指着简渡禹的脸骂道:“你还要不要脸?”

“是,她可要脸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跟个贞洁烈女似的,平时摸一下,跟要死人一样,谁知道之前跟多少个男人——”

啪——

简渡禹捂着脸,满脸不可置信:“秋栀,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你真是个人渣败类!”

秋栀扬起手,准备再扇一耳光的时候,被简渡禹抓住了手,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狠狠地一把推开。

秋栀一个重心不稳,眼看着就要撞上后面玻璃柜的尖角,她害怕地闭上了眼睛,但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秋栀感到有人从身后托住了自己的身体,缓缓睁开眼,抬起头,就像是相机被设定了慢动作,她的视线从他的西装裤缝移到他的手上,再缓缓向上,他的纽扣,他的衬衣领,最后是他的脸。

“秋栀,你是不是傻?”陈新北手上一使力就把秋栀扶了起来,顺便替她拍了拍衣服的皱褶,眉头紧蹙,预示着他此刻糟糕的心情。

秋栀愣愣地看着他,规矩地叫了声:“四哥。”

陈新北瞟了眼简渡禹,勾勾嘴角,带着几分嘲弄:“这就是你那个小男友?”

秋栀吸吸鼻子,嗯了一声又觉得不对,忙补充了句:“以前是……”

简渡禹打量了几眼这个周身贵气的男人,像是误会了什么,嚷嚷道:“秋栀,你还有资格打我,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秋栀忙解释道:“他是我——”

陈新北直接打断:“闭嘴。”

秋栀被陈新北的眼神吓了一跳,乖乖地噤了声。

陈新北朝着简渡禹走过去,松开了自己的袖口,挽了半截上去,露出精瘦的手臂:“给你个机会,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打我不成?”简渡禹指着自己的脸,满脸挑衅,“来啊,往这儿打,不打是孙子!”

陈新北抓住简渡禹的领口,目光凶狠地吐出几个字:“给脸不要脸。”

下一秒,他朝着简渡禹的肚子一脚狠狠地踢过去,不是要害,却是最痛的地方。简渡禹跌坐在地,捂着肚子说不出一句话。

陈新北丢给营业员一张银行卡:“打扰了,损失费算在我的头上。”

秋栀面对现状语无伦次:“四哥,你……这……还有他……”

陈新北横了她一眼:“还舍不得分手,难道要留着过清明?”

“不……不是……”秋栀忙摆手否认。

陈新北抓住秋栀的手腕:“那就回家。”

秋栀忙不迭地跟着他走,看了眼身后的时夏,说道:“四哥,我朋友还在……”

陈新北松开她的手腕,甩下一句:“叫她跟上。”一个人先一步走到了前面。

时夏走上来与秋栀咬耳朵:“小栀,你四哥路数原来这么野?”

秋栀咽了口唾沫,捂着自己的小心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章 请开始你的表演

秋栀挽着时夏的手,与前面周身散发着阴沉气息的陈新北保持着至少三米的距离。陈新北走到电梯口,发现人还没跟上来,回头扫了一眼,也没说话,就这么看着。

“喂,你四哥看着呢,走快点!”

秋栀心虚地垂着头,和时夏商量:“一会儿我四哥要是问咱俩为什么在这里,你就说我是来陪你买东西的。”

时夏面部抽搐,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她:“你觉得我买得起那个专柜里的手表?”

秋栀虚张声势地反驳她:“就不允许人去看看了,谁说来逛就要买的!”

陈新北不知道何时走了回来,饶有意味地盯着秋栀:“你要买什么?”

秋栀讪讪地打着哈哈:“没什么,我就是随口一說……”

陈新北嗯了一声,没有再追问下去,秋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事儿会就此翻篇,陈新北却把话头转向了时夏:“你是小栀的高中同学吧?”

时夏跟秋栀一样,看着陈新北就莫名地心里发虚,谁让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是。我们见过几次。”

电梯门打开,陈新北用手按住门,让两个小姑娘先进,待电梯门重新合上之后,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聊起来:“如果我记得没错,你好像在成江大学读书?”

“是的。”

陈新北了然地点点头,念叨了句:“那等下先送你回学校,是在北城区的校区?”

时夏是个识时务的人精,看了眼缩在角落装透明人的秋栀,又看了看似笑非笑的陈新北,

开口说道:“我听小栀说,你们的老宅好像在南城郊区?”

[前面不是说和女主的大学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吗?]“是啊,这成江的交通就是不好,一到这个点就堵车。”

得,他这不想送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时夏避免被误伤,只能顺杆往下爬:“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四哥,你不用送我了,我一会儿直接去商场外面坐地铁就行。”

秋栀一听话头不对,试图挽留:“地铁多挤啊,我们送你吧。”

送、送、送,送你妹啊,送命还差不多。时夏忙摆手,对秋栀抛过来的求救眼神选择了视而不见:“不用了,你难得回家吃顿饭,别让家里人等太久。”

陈新北沉吟着点了点头:“小栀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让人省心了。”

秋栀:“……”

在地铁口送走时夏,秋栀立马主动转移了话题,挽着陈新北的胳膊,笑得好不乖巧:“四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有应酬吗?”

陈新北丝毫不买账,抽出自己的手,先一步走到了前面。他走得极快,秋栀必须小跑才能跟上。

陈新北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对里头的司机说道:“小张,你可以下班了,我自己开回去。”

司机训练有素,不该问的话一句也不问:“好的,陈总。”

秋栀刚才还存有侥幸,以为司機还在车上,陈新北也不会拿她怎么样,可现在连司机都被支走了,她怕是要完。

秋栀默不作声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系上安全带,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陈新北冷了她一会儿,等车开上高架桥后,才开口:“想好托词了吗?”

“想好了……”秋栀下意识地应了声,发觉不对,连忙改口,“我没想好,啊,不是,我的意思是……”

“行了,请开始你的表演。”

“……”

“不过,在你表演之前,我给你提个醒。”陈新北微抬下巴,顿了下,“最好别有明显的漏洞,比如,时夏约你来逛男式手表专柜,光看不买这种借口就太低级了。”

“……”

你能就你能,你最能,要不要递个窜天猴送你上天?

秋栀咬了咬嘴唇,两相权衡下说了实话:“我来给简渡禹买礼物,碰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然后我就冲上去……”

“停。”陈新北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买什么礼物?”

“生日礼物……”

“多少钱?”

“就……就几百……”

“秋栀,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你对我撒谎。”

“六千九百九十九。”

陈新北歪着头,每个字都像是带着火气:“你还真是有能耐了,一掷千金为美颜?”

这种明嘲暗讽,秋栀听起来格外刺耳,没忍住就回呛了句:“我没花你给我的钱。”

“你再说一遍。”

秋栀还嫌呛得不够味,理直气壮地补了句:“我用的自己比赛得到的奖金,我的钱怎么花,我自己决定。”

回应她的是一片死寂。陈新北轻笑了一声,猛地加快了车速。

秋栀的后背直接砸在了椅背上,伴着引擎的声音,她听见他说了句:“你还真是没良心。”

秋栀自知她刚才说错了话,可此刻不想服软,别过头不再看他。

路上拥堵,车驶入军区大院的时候已经月色当头。

今天并不是周末,老爷子不知道秋栀会临时回来,吃过饭后便回屋睡觉了。负责做饭的赵阿姨从厨房收拾好碗筷出来看见一前一后进屋的两人,感到有些惊讶:“呀,你们怎么回来了?”

陈新北脱下外套随意地扔在沙发上:“蹭饭,爷爷睡了吗?”

“刚睡下,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赵阿姨打开冰箱,寻思着剩下的食材还能做点什么。

“不麻烦了,煮两碗面就行。”

“行,你们坐会儿。”

秋栀坐在沙发上听着陈新北和赵阿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得知他过两天又要去外地出差,归期不定。真是个大忙人啊。秋栀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老宅的装潢极为讲究,清秀别致的吊顶配上古韵十足的壁画,在暖黄色的灯光中交相辉映。老爷子喜欢古朴有年代感的东西,红木博古架上摆放着一些老古董,正中间是一块翡翠白菜,听老爷子提过,这是陈新北前几年去缅甸调研弄回来送给他的。菜帮子白得透亮,菜叶的俏绿色从叶尖由深及浅最后在根部晕染开来,成为不规则的纹路,透白与翠绿的结合,格外夺人眼球。

秋栀不懂玉,只觉得这物件像极了它曾经的主人。

陈新北是陈家年纪最小的孙子,也最受老爷子陈建良的喜欢。秋栀听赵阿姨说过,陈新北十六岁就上了大学,二十一岁在国内读完硕士后便出了国继续读博,说起来,现在只比秋栀大八岁而已,难为她看见陈新北的第一眼居然开口叫了人家一声“叔叔”。

(下期更精彩哦……)

1.沐沐:开篇就是一场大戏啊,后面的内容是不是更精彩呢?!四哥看上去像是一个气场很足的人。南奚川同学,不如你先给大家好好介绍一下这个故事吧!

南奚川:我一直都很想写一个大叔型霸道总裁,阅历丰富,魅力十足,成熟稳重,但又不想让他是个少言寡语的冷面人。于是,在男主人设里增加了情话连篇这个点,算是个两面派吧,男主的人设让全文的整体基调都是轻松的。男主从小在优渥的生活环境里长大,女主与他恰恰相反。本文的女主不算是强势的女性,她性格敏感,自尊心极强,而男主不拘小节。性格迥异和八岁年龄差的他们相碰撞,大概会擦出很多不同的火花吧。我是很喜欢笔下这个女孩子的,她是普通人中的大多数,偏偏遇上了不平凡中的极少数。他们虽不是势均力敌,却也称得上是相得益彰。

赞 (7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