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我的全部

莱弗

我觉得,我劝杜弘廷留下来自力更生赚大钱是非常正确的决定。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支持并鼓励了杜弘廷这个大胆而冒险的想法,然后一个人薄情寡义地读书去了。

没过几个月,我接到了一个敲响灵魂警钟的电话:“我想跟你借钱。”

一看来电显示,杜弘廷!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白痴想出来的主意啊!我为什么要劝一个不谙世事的书呆子,去世间的水深火热中摸爬滚打,然后背了一身债回来找我借钱!

我错了!

我打电话给我妈,说:“跟你商量一件事。”

“说过多少次了,一个月伙食费只有八百!”

“不是。这件事比较难以启齿,我……”

“你怀孕了?”

我鼓起勇气吼道:“杜弘廷公司周转不灵,我想跟你借点儿钱!”

“哎,就这事儿?行了,我自己去找他。”然后她就把电话挂了。

这杜弘廷也真是的,明明和我爸妈住在一块,借个钱还非得通过我。这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啊,我家也没钱,最多借你一两千块。

一个星期后,杜弘廷打电话给我,说:“谢谢你。”

我都不好意思了,说:“应该的,应该的。”谁让我当初作死呢。

杜弘廷说:“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的。你觉得多少点利息比较合适?”

我苦笑:“咱俩什么关系?谈利息多见外?”主要是一两千块钱,你能不能还得上,我也没抱多大的希望。

“那不好的。行,我知道怎么办。”

过了几天,家有喜事。

我无意间看新闻才知道,我们家的老房子被政府征收了,按面积算,拆迁款肯定不低于两百万。

从小我就有个愿望:想要住有地板的高层楼房。这下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没想到我妈说:“拆迁款?全都借给杜弘廷了啊。”

我震惊了。

我妈补充道:“刚拿到拆迁款,你就打电话让我借钱给杜弘廷,我还以为你是故意的呢。”

闻言,我两眼一黑,直接昏过去了。

那段时间是我的人生低谷,我整日以泪洗面。

两百万啊!带地板的高级住宅啊!都打水漂了!

让你嘴贱!让你嘴贱!这下完全刨了个坑把一家都埋了!

后来我想通了,努力振作起来,闭口不提还钱的事,然后经常打电话给胖子,整天鼓励他,让他努力努力再努力——赚钱还我。

大一结束后我回家,发现家没了——曾经高高低低的破旧小瓦片房全变成了黄土……

我抹干眼泪,打电话给我爸。根据他的描述,我来到本市最繁华的路段的一个高档小区。

带电梯,顶层复式楼。

进门的时候房子正在装修,我爸兴高采烈地带着粉刷匠的帽子跑过来。我妈说杜弘廷想给我一个惊喜,让大家都不要告诉我新房子的事儿。

所有的房间都铺上了地板,我一时间百感交集,整个人都蒙了,然后情绪崩溃地号啕大哭,也不管谁站在身边了,扑过去就抱住,泪如雨下。

我错了,不敢了,下次再也不耍嘴皮子了!

一番大彻大悟决定痛改前非后,我发现自己一头扎进了胖子的怀里。

杜弘廷笑眯眯的,拿他胖乎乎的手蹂躏我的头顶,“一个月二十个点的利息,还满意吗?”

在这之前,作为担保人的我万念俱灰,几度试图切腹谢罪。虽然回报颇丰,但过程简直不堪回首。

我严肃地告诉杜弘廷:“我以后不会再借钱给你了。”

胖子听了,一愣。

对不起了,少年,听起来有点儿伤自尊,但我这个老人家的心臟实在是不经吓。不料他开心地大笑:“客气什么?这是你应得的。”

我还能说什么?

他还跟我爸妈如此评价我:“孟琪琪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女孩,重情重义,视金钱如无物!”

什么?这是我?

婚后,听他感慨非我不娶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我毫无保留地陪伴他,将他从低谷中拯救出来,让他领悟到了世间的美好……

大兄弟,你对我的误会还挺深啊!你这是把钱连本带利给我还回来了,要是还不回来,我分分钟让你顿悟人性能有多凉薄,世间能有多残酷!

人在贫穷的时候,嘴脸难免苛刻丑陋,生活宽裕起来就温和善良。

但是杜弘廷永远也没机会见到我另一副面孔——他实在是太会赚钱了!

赞 (3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