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冬纪

麦丞

风雪城城破是有预兆的。

一年九个月的大雪早早停在三月,烈日高挂空中化了作为天然屏障的冰墙,于是墙外徘徊数年觊觎城内矿产的蛮人在首领王炉带领下踩过冰碴子,破了风雪城。城民安于平和长达百年,并不擅战,白色降旗插满墙头。人们说,即使城主天造再如何得雪神庇佑,也难逃这一败。

火光燃尽黑夜的前两个时辰,九重阙中依然没有传来天造的消息,砂雪强装镇定坐在窗前翻书,但某一刻她依旧表露出烦躁。我走去为她披一条毯子,抚她的肩膀安慰她:“你不要怕。天造最宠我,他一定会来带我们走。”

陈灵都带来消息求见时,王炉正在教我射箭。他一手握住缠绕咬尾蛇的弓身,一手握着我的手耐心地带我拉开弦。

长年习武令他的手心长出厚茧,茧子像钉子般一枚枚钉在我手背。王炉将下巴压在我肩头,眯眼看五十步开外的靶子,这时候还不忘夸我的手长得好。

他不知道我在遇见天造前只是风雪城街头卖玫瑰的贫女,为砂雪的病,我日夜收割玫瑰,手上的伤痕艳过了红花。思绪这样一绕,我三心二意地松了指头。银箭射偏了,好不容易扎在木靶边缘,又险险地穿出射残了圃中一朵玫瑰。

王炉不悦,我尴尬地一笑,正好陈灵都就来了。那是王炉异父的弟弟,但陈灵都很恭敬地握肩行礼,撤礼后他欲言又止,王炉的眼风扫过我。

婢子端来瓜果茶水,我接来时不小心洒了自己一身,于是同王炉请罪:“贱妾失仪。”我自请告退下去换衣服,王炉觉得我识相,总算肯笑一下。

在三角松下草草拧干了裙尾,再抬头便见王炉引陈灵都去小亭中议事。这么远也能瞧清他皱着眉,我猜陈灵都带来的消息与天造有关。可惜王炉并不信任我,他不会让我听见。

城破当夜天造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没有来带我和砂雪走,而我是个识相的人,于是我投靠了王炉。蛮兵手提弯刀踢开门时,我拉开一个木屜,天造赏赐的珠宝倾泻一地,我笑笑说:“这里还只有一半,让我见你们主子,偷藏起的另一半我也献给您。”

我被带去九重阙,王炉坐在天造听政时的冰王座,梁上终年悬起的白纱被撤下,他野性勃勃,膝头趴着一只驯顺的黄虎。他怜爱地摸虎首,偏着一眼将我上下打量:“你有本事买通我的下属,想作什么?”

我倾身一拜到底:“贱妾想服侍您。”

殿上的蛮兵全部笑起来,我狠狠瞪回去,却恭顺地同王炉解释:“贱妾不识字,但前任城主天造常读《三国》哄我。曹阿瞒破城后看上哪位将领就为其披衣收为己用,将领想归顺也可自荐,为何女人不行?”

他托着腮饶有兴致,我继续说:“何况您会有用到我的地方。”

“譬如?”

“画人像。”

除去九重阙内宫中的女人,没人见过天造的真面目。他听政时有白纱隔绝臣子的目光,出行用轿辇,而轿辇同样垂着十二重宫纱。从前有人推测,这两任城主其实是同一人,白纱覆面是为了遮掩长生不老的容颜。

而今天造消失,纵然王炉命蛮兵围城,想在风雪城中找出面目不详的人却是很难。但天造一日不被捉到,就总如有柄刀悬在他脖子上。天造姬妾众多,唯一能将他清楚画下来的,却只有我。王炉给了我两个时辰作画,展开只扫一眼便将内宫中的姬妾唤来。我的画被混于几十副画中,他命姬妾从中挑出天造的画像。

所有姬妾选中同一副画,王炉算是对我放心了一些。他挥手招我到冰王座前,用两指抬起我的下巴:“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我粲然一笑,学着黄虎乖乖趴在他膝头,与他垂下的目光对视:“江山美人,本就能者得之。”这话说得讨巧,也大概是他才打了胜仗心情松快,我顺利留在了他身边。而其余姬妾当晚全部以蛮族部落的习俗被赏赐给如狼似虎的乱兵,听闻没有几人活到天明。

陈灵都出来时我还站在三角松下等待王炉传唤,他在我跟前两步驻足,紧肃的面容泛起冷色。他告诫我:“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你既然选择做兄长的女人,那就本分些。同底下的蛮族子弟牵扯不清,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笑出来:“好女不侍二夫吗?那您的母亲又算什么?”

他神色戒备如同豹子,我行他们的握肩礼后,就笑吟吟朝远处的王炉走去。

越过陈灵都时,我说:“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风雪城中殿宇建得极厚,如今雪这么一停,倒是热得教人有些受不了。王炉生性畏热,命人挖了尚未融完的冰块置于殿中消暑。他双目微阖仿佛睡熟,我接近时黄虎忽然从他膝头抬起脑袋,王炉眯着眼看我:“给我讲讲你和天造的事。”

前头提过,遇见天造前,我只是个在风雪城街头卖玫瑰的贫女。父母早逝,我与妹妹砂雪相依为命,而她生来体弱,十岁时又得了重病。

风雪城中只两个时令,一至九月为冬季,落大雪,最后三月才是春季。大雪过后长灵山的雪堆里会钻出丛丛大红色玫瑰,是风雪城中唯一的花。那些玫瑰割之不绝,年年顽强地钻出。城中流传风雪城是上古战场,雪下尸骨无数,积年累月,有些化作了令蛮族眼红的矿产,有些则在春日破土成为玫瑰。枯骨玫瑰,这不是一种吉祥的花,因此我的生意并不好。

长街上总有一台轿辇行过,是天造在巡视风雪城。轿辇垂下十二重宫纱,辇旁亦有城卫几多。并无人可以看清他的容颜,人们通常垂首静立一旁,容轿辇通过。

我与众人一般无二,但不知何时天造听闻了我的事情,轿辇有一日在我跟前停下。那缕声音冷得如同风雪城中九月的盛雪,拂开十二重宫纱轻轻巧巧地钻进我耳朵里。

天造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问我:“你有没有白色的玫瑰?”我一愣,最终摇头。枯骨玫瑰从来是血一样的红色。

“你有。”

他伸出手,指尖微探出滚了六角雪纹的袖。待他接过我不明所以地递出的一枝红玫瑰后,天造沉吟良久,那支玫瑰在我一眨眼间被他手心腾起的冷气镀上薄薄一层霜。春日透亮,映衬着冰玫瑰确实是雪一样的纯白,他又说:“送给你。”

轿辇离开后人群猛然沸动,他们说天造确实是得雪神庇佑的人。我浑浑噩噩,当日将冰玫瑰以高价售出。我带着药与名医回去,在晚间抱着砂雪说:“我可能爱上一个人了。”

我不可救药地爱上天造,在红玫瑰化作白玫瑰,在九月隆冬过渡为十月春的第一日。

后来,我常在街头等待轿辇行经,并会在适当时候献上玫瑰。天造会错意以为我还想要冰玫瑰,因此总是红玫瑰一递进,白玫瑰转瞬送出。

我哭笑不得:“我只是想送您玫瑰而已呀。”

春风拂动宫纱晃出明亮的水波,轿中沉默片刻,天造问:“你妹妹的病怎样了?”

难为他记得清楚,我心底软得一塌糊涂:“大好了,您要同我一起去看看她吗?她一直想当面同您道谢。”这日天造屈尊降贵,当然也只是隔得远远地同砂雪见了一面。

轿辇被抬起时,我问天造:“我能跟在您身边吗?”

他反常地将我拒绝得干脆。仿佛我失落的目光即使隔了层层叠叠宫纱他也可清楚地感知,因为他下一刻叹着气哄我:“你不明白,你会后悔的。”

天造终究没有答应我,而日后我拿冰玫瑰贿赂城卫,混进九重阙中做了他的一名姬妾。

被召幸的女人有时会谈起天造出色的容颜与难得的温柔,但她们又时常为迟迟未能怀上他的孩子叹气。可前者于我就已是羡慕至极,因为天造从未召幸我。

我在冰湖凿冰逗鱼玩时偶遇路过的轿辇,我握住一尾红鲤朝他招手,鱼尾巴噼里啪啦地甩在我脸上。天造没有理睬我,我心急脑热,一头扎进了冰湖里。

待被捞起醒来时,我已躺在一处未曾见闻的内殿,临窗的几重帐幔飞扬,一道人影倚窗坐定,手中书页翻过的痕迹清清明明。我翻身坐起,表明心迹:“妾只想侍奉在您身边!”跟前的屏障陡然被风掀起,一月的新雪一颗颗化在窗棂上。

我心想姬妾们果然不曾说谎,这是举世无双的容颜。他将目光从书页上剥离,静静地望来,日后的我饮鸩止渴,竟也心甘情愿。我说:“我绝不后悔。”

“其实天造身有漏损,他这一世并不可能有子嗣。”我同王炉说这事,仿佛是旧情未了的模样,“您当真不肯放过他?”

王炉摸着黄虎,最后只是一笑。

长平殿里有一汪泉,拿玉石垒砌出圆圆的一圈,冬暖春温。这汪泉没能适应突变气候,现今维持着热度。王炉怕热气腾起让内宫更热,索性将殿封了,但我爱在夜里偷偷溜进泡泉水。

这晚我运气不好,水声惊动了偶然行经的巡夜军。靴子声像刺般一声声戳在心头,最后我听见了陈灵都的低喝。这个豹子一样敏锐的男人,我在心底嗤笑,但不作回应。他没有问第二遍,门被豁然踹开,悬在腰间的弯刀倒提于手,映在水面像是一弯黄月。

我藏在水底仰着脑袋,笑声冒出了气泡,弯刀瞬间劈开水面。我游向远处将背抵在玉石上,一手将散乱的湿发挽回发顶,连连讨饶:“刀剑无眼,您得小心些!”

陈灵都哼出一声,弯刀回鞘:“你在这里做什么?”我笑吟吟的不说话,恍然大悟现下情景以手遮胸说:“长嫂如母,您可不能动什么奇怪心思。”

他將眉皱得更深,冷笑起来:“我兄长可没有娶你。”多奇怪,分明他同王炉是一母所出,怎么陈灵都就经不起一丁点调笑?

我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您从前不是告诫我不要同蛮族子弟牵扯不清吗?可大人他其实鄙夷我,至今也没有临幸我。为防找到天造后兔死狗烹,我总要为我和妹妹另找依靠。”一缕发又垂下,我伸手拢到耳后去,“您愿意做我的依靠吗?”

陈灵都转身就走,我急忙游过去伏在玉石上说:“方才有黑猫叼走了衣服。大人您看能不能……”他理都不理我,须臾间殿门已开了又合。

但不过一刻陈灵都去而复返,将一领孔雀翎大氅兜头扔到我脸上:“穿上!”

我裹着大氅回去时,砂雪已经缩进被窝,膝头依旧还放着一本书。看到我的衣着时,她轻轻叹一声气,背过身不肯理我。可是没办法啊,我们没有依靠,为了活命我只能不择手段。

我解下大氅赤裸着身子溜进她被下,圈着她的肩膀一声声耐心地哄,也趁机将刚泡了泉子得来的一点儿温度过给她。砂雪是很怕冷的,幸而在她病愈后天造愿意为我将她一同接进内宫调养。

这几日,王炉忙于重整风雪城与捉天造,不怎么管我,我得以出内宫同蛮族子弟相约见面找寻合适的对象。砂雪不喜欢我做这样的事,冷着脸一起跟过来。

在长灵山赏景,雪化后玫瑰反倒长得不好,一枝一朵全是蔫蔫的死气。砂雪因为自小生病难得来到这外头,走进化了一半的雪地里要摘一朵玫瑰。我原本和一个蛮族新秀在谈笑,见状连忙抢上前去拦下她的手:“刺!小心刺!”

我将砂雪的手翻来覆去确认并未伤到,约见的人觉得受了冷落,拂袖便走。我只好扶着砂雪赶去山脚。这周边必然有王炉的蛮卫在暗处监视,但他们不会在这寻常事上出手相助。

巧合的是我在林间碰见了陈灵都,他似乎带了蛮兵搜山,可惜很不幸被雪蛇咬在腕口。风雪城是座古老到被光阴遗弃的城池,这里有丰富的矿产、枯骨玫瑰,还有城外人闻所未闻的毒物。我采来几株药草递去,蛮兵要为他敷,陈灵都一捏那人的手骨,道:“最毒妇人心。”我无奈,劈手夺回药草塞进嘴里嚼得透烂,吐出后瞧准伤口拍了上去。稍待片刻,毒便已然缓解。

陈灵都睁开眼时我无辜地说:“最毒妇人心,最蠢陈灵都。”他伸手要堵住我的嘴,被我一把避开。我哈哈笑起来,发觉他看我的眼光都变了。

夜已经黑了,火把燃起长龙,陈灵都带蛮兵下山时也肯捎上我们。砂雪走得颠簸,陈灵都将刀一束,屈膝将她背在身后。他稳稳地走出,砂雪在他背后皱眉看我。我笑得心满意足时,陈灵都忽然也回头:“你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小心脑袋。”

我知道他这又是在告诫我,因为王炉从不信任我。我与蛮族子弟约在长灵山相见,他便怀疑天造藏在山中,这才派陈灵都来搜山。自然,他们没有找到。我笑着说:“怎么会?”

到山脚时,砂雪已经睡熟,我托陈灵都将她抱进马车。陈灵都跳出时看我一眼:“你同我见你第一面时一样,满腹奇思,深不可测。”

我牵动唇角卷出两枚梨涡,依然是说:“怎么会?”,话落想起来一事,又说,“另一半酬劳被我偷藏在长平殿的青檐上。”

他没有回话,转身离开。

我与陈灵都见的第一面在风雪城城破当晚,是他率蛮兵踹开我的房门。我拉开木屉说完那番话后,陈灵都举刀朝我脑门劈来,说了四字:“女色误人。”千钧一发间,这一击竟被我拾起的青玉珠挡住,刀刃劈开珠子落了个玉石俱焚的下场。

陈灵都心疼他的宝刀,我心有余悸地强作镇静:“杀了我,你们永远别想找到天造。”

后来,他便带我去见王炉,倾泻一地的珠宝,到底不过被他拿去修补刃口。

砂雪睡得蒙眬,在我为她披衣时睁开眼问我:“你累不累?”我摇头,抱着她睡下。

我躺在青檐上数星星,临近春天,夜里星星很亮。高树树梢被踩动,一道人影跳了上来,是陈灵都。我微抬背与肩,正好瞧见他身后一支弯弯勾起的檐针,几乎要戳破月亮。他似乎疑惑我在这里,说:“我来取另一半酬劳。”

我四仰八叉地躺回檐上,青瓦垒起像是蛇鳞硌得脊背生疼。听闻我“哦”一声,陈灵都似乎恼怒,释然后便继续翻瓦片寻找珠宝。徒劳无功后他捏起我的下巴将我提起,正要发作,我指着自己鼻尖笑说:“因为另一半酬劳是我呀!”

陈灵都将我扔下,我摸着后脑说:“你不要我就去找别人了。我有的是本事,从前天造最宠我,现在也不怕找不着靠山。”我笑一笑,补充道,“总之谁都比你阴晴不定的大哥好。”

我起身欲走,被他死死摁住。他眯着眼时像极豹子,危险极了。身下的青瓦一直响,我疼得抓心挠肺,手脚并用要把他踹开。某一刻,我察觉他的怒气转化为狂喜,他进退两难,思虑良久,终于肯温柔一些。

云收雨霁后,陈灵都搂我在怀,天上的星星时明时暗,如同他起伏稍定的喘息。我倦怠地闭眼,听到耳畔陈灵都咬牙切齿地说:“你果然是这天下最大的骗子。”

我不置可否,忽然睁眼看一看天,说:“我从前最大的愿望,是陪天造走出风雪城。”

他是命定的城主,受雪神祝福降生,注定一辈子镇于风雪城与年年九月大雪作伴。他从书里知道许多事,他说他最大的愿望是亲眼去看看那些。

于是,后来,这也成为我最大的愿望。

那砂上的雪,花上的蝶,春花秋月,四季分明,大漠孤烟与长河落日,每一样从他眼底浮起再渐渐隐去。天造同我说:“所以,你永远不会是我心底最重要的,明白吗?”

我明白的。

陈灵都勾在我肩头的手指猛然攥紧,我担心他不高兴了,摆出乖巧的模样伏在他胸膛上:“你来做我的靠山,今后我给你生一窝小蛮儿子。”他勾起唇笑一下,若有所思。

蒙眬间我似乎被人搬动,颠颠簸簸地抱到了床上又盖好被子。那样颠簸的感觉令我想起天造。他常年以轿代步,其实走路都不太稳,有时要扶着墙,十分可爱。

天造曾难得在夜里徒步牵我去风雪城中的一处地底暗洞,那条路也是起起伏伏的,他手里握着一颗明珠,带我不停地走啊走,钟乳石上滴下的水珠敲得他发上的玉冠铛铛响,声音很脆。

一处石壁被明珠柔软的白芒点亮,壁画绰绰地投上我们的影,我借明珠仔细辨认壁画的内容。那是整座风雪城的由来,源于雪神。风雪城是雪神吐息化成,她孤单地身拥冰王座长逾千年,手握玫瑰,脚踏枯骨,后来觉得孤单,便又育出子民,即是如今风雪城的城民。子民中获她最多祝福的天氏一脉,在她坐化为长灵山后历任城主,镇守风雪城。

雪神其实从未与其他神祇结缡,她只是朝暮思恋一位不可触及的神王,后来在梦中吞下一朵玫瑰,至此有孕。天造说,如果爱恋一个人到了如此地步,雪神会赐给她与所思恋之人样貌相似的孩子。

我拉着天造的手撒娇:“那我肯定能为你生一个与你相似的孩子,他肯定同你一样温柔。”

睁眼时曦光入户,照在砂雪背上绒绒的一片,原来是我做梦了。她皱着眉,手指伸来撷去我一颗泪在指尖。我笑笑说:“到底是不甘心的,我还没能给他生个孩子呢。”

隔日,王炉传召我时漫不经心地提起长平殿上青瓦的异响,我面不改色地从食篓中挑出一块肉喂黄虎,脸皮一顶一地厚:“您不晓得,那里藏了只黑猫,总爱叼衣服走。”

“是吗?”王炉笑了一下,我感觉头皮发紧,他拽住我的一缕发将我提起,凑到我耳边缱绻地问,“先是同我手底的蛮族子弟牵扯不清,又来勾引我弟弟,你究竟耍什么花招?”

我挤出两滴泪来卖惨:“贱妾不敢。”

王炉一松手,我整个人像条破抹布似的瘫软在地,他伸手到一旁任蛮婢为他细细擦净指尖,恢复往常的温柔假象:“也无所谓,”王炉看着我说,“我已经抓到天造了,你要不要也看看?”

他并没有真正给我选择的余地,殿门一线洞开,天造自其中被蛮兵押进来。我不曾骗过王炉,因为他与我所画的画像确然一模一样,那是赛过冰霜般冷峻出尘的容貌,有着细长上挑的凤眼与颜色极淡的眉。但大约因为流亡与躲避蛮兵,他此刻并不具有画像中的王者风气。

我伏在三级冰玉阶上,头抵住王炉的膝侧,天造逆光引颈望向我时,我看清了他刹那煞白的脸色。继而他垂头不语,王炉摁着我发顶问我如何,我抬頭挤出笑:“恭喜大人。”

王炉随口问他几个问题,不过是再次确认身份。他有几次沉默,我冷冷地看去,他终于都简短地应答。王炉觉得没意思,命人将他押回,拿手指刮过我的侧颊:“好赖是送过你冰玫瑰的人,不心疼?”

我笑得豁达:“城破当夜他没来带走我,我又何必拿从前他对我的那丁点好来为难自己。人活这一世,不为己,天诛地灭。”

王炉满意我的回答,终于肯放我回去。

当夜,我依然风平浪静地溜进长平殿里泡澡,虽然快要春天了,水温倒还有点儿热气。我被茫茫蒸汽煮得迷糊,两手交叠托住下巴,露出背趴在泉水的池壁上喘气。殿上青瓦总从缝隙里传来一声声击刃的声响,是陈灵都拿手指在弹刀尖。

我听得一个脑袋能有两个大:“你干吗!?”

“计时。数你还要多久被煮熟。”

我无语,忽略击刃声继续喘气,不知不觉就睡去,恍惚里竟还会梦见天造在被窝里读《三国》。我并不喜欢这个男人争权,天下三分、分而又合的故事,但我喜欢听他读书。因为他太安静,不读书时他常常不肯说话。

可惜我总听得困,困了就睡,天造会生气,手指咔哒咔哒敲响枕上的青玉珠。我揉一揉眼,天造无奈,对牛弹琴。我拿手臂缠住他滚进被窝里,笑嘻嘻地说:“好好好,对牛弹琴是吧?下一世你当个老头子,我当只老黄牛,驮你上山下田,爱弹琴爱吹笛都随你呀。”

耳畔忽然安静下来,三国、曹阿瞒、止渴的梅林全都不见。我慢腾腾地睁开眼睛,已经被陈灵都抱在怀里了,他拿袍子将我裹得严实,掌心搓揉我额顶的三花穴将我弄醒。

陈灵都是有些生气的,我一醒他就将我扔回地上:“老相好被抓,果然伤心。”

我一愣,淡定地穿上袍子站起来:“谁管他啊。你才该想想怎么跟你哥哥说我们的事,言行不一——陈灵都。”我拖长声音,伸出一根指头勾住他的下巴,踮脚才能稍稍与他平视,“第一次见面你就同我说女色误人,到底你也没能逃过。”

我哈哈笑着,被他一把扛起,然后他飞跃过无数的屋檐和殿角,星星和月亮迅速倒退。最终,他将我放在房门口,面皮微红,偏要死撑,转身便走。

“哎!”我扯住他,走過去在他腰间系下一个亲手缝制的锦囊,“你做我的靠山吧,这样我就再也不想他了。”抬头只见他青筋隐现的脖子。

陈灵都沉默半晌,落了一个吻在我额心。紧接着,他隐回暗处,我瞬间冷下脸。

屋中是黑暗的笼子,我以为砂雪已经睡下。然而,一点烛如豆跳在灯盏上,砂雪合掌拢灭火种。我从她的神情得知她有想说的话,但最终,她保持了沉默。

天造死在王炉第二次提审他时,陈灵都押解他去金殿的途中。王炉将他剖腹取出一只巴掌大的雪白蜘蛛,他看来时我摇头说:“贱妾不识。”这令王炉觉得无趣,他命人将天造的尸身锻碎丢进冰湖里喂雪鲨。

血沫如胭脂般被泅浅,王炉揽住我说:“太没意思了。”

我将他哄得开心后,再次提起我此后的归宿,虽然我明知陈灵都已提起过此事数回。蛮族本没有道德束缚,兄弟间互赠女人本属平常,何况王炉对我无意,且陈灵都是他最重视的一个弟弟。但王炉屡屡摆手。

后来再有一日,我多嘴提起,王炉一反常态,揉着黄虎颈后的一圈白毛问我:“知道我为什么不肯让你跟他走吗?”黄虎随行,而他沿着我再熟悉不过的路前行。

我满腹狐疑,蛮卫替他将我与砂雪的房门打开,异香奇浓,床上被褥微微耸起。王炉说:“打开看看。”

而那赫然是陈灵都与砂雪。脑中一道紫电劈过,五雷轰顶。他们睡得很熟,我等脑中空白消退后猛然抽出一床毯子裹紧砂雪将她抱出来。她软得出奇,躺在我臂弯中像极了水,像极了雾。我盯着她看了很久,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水珠子。

我勉强将砂雪荷在背后,想走去没有其他人的地方,但这终归是徒劳。王炉伸出一条手臂将我拦腰截住:“天造已死,我掌管风雪城后我弟弟就会回南蛮去。你勾引他,想借机会带你妹妹跟着他逃出风雪城?”

“可是,”他缱绻地凑到我耳畔喟叹,“你这样心机深重的女人,活着死了都得在我跟前,这样我才放心呀。”被厚茧覆盖的手掌伸来替我拢好头发,王炉笑说,“但若你真想要依靠,你妹妹嫁给他也是一样的。”

我没有答话,最终还是低下了头。我说:“贱妾只愿天长地久地侍奉您。”我对天造说过的话,时隔多日,终于为保命,又对另一人脱口而出。

砂雪醒在我怀里,我搂着她苦笑:“千算万算,是我棋差一招。”她看着我,安安静静的。有枝玫瑰从窗外探进开在我们中央,她偎在我怀里要拿手碰一碰玫瑰,我抢先捏住,花瓣和刺揉出了一手的血。

那道目光如同豹子,我侧头便见到了远处青檐上的陈灵都。

晚上,陈灵都约我在长平殿见面时,我伸手甩了他一掌。他不躲不避,在要挨第二掌时才捏住我的腕骨。我盯着他脸上几道指印,冷笑道:“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难道会看不出你哥哥的居心叵测?”

“你比我更精明,又怎么想不到棋子也懂进退取舍?”他上前一步将我推进泉中,水没过发顶,他又伸手来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提出水面。

陈灵都咬牙切齿,难得的情绪失控:“我讨厌当你的棋子,讨厌你将我玩弄于鼓掌,更讨厌你为了那个男人做这一切。我讨厌你缩在我怀里时的不情不愿,讨厌你虚伪地描述我们的将来。那个天造死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一定要你后悔利用我。”

那并不是真的天造。每任城主都有一名替身,用在一些危险场合下。但天造的替身因身处九重阙外阙,在内阙忽然被围时逃出。我坚信天造一定比替身聪明,于是我为王炉如实地画下他的容貌。

替身腹中有蛊,是历任城主的手段。因为催动蛊虫的母虫在我身上,我在场时替身不敢随意说话。我担心王炉再次提审时他说出一切,于是赠给陈灵都装有蛊虫的香囊。

有关冰玫瑰的一切,其实我从未忘记。

“想让天造活着走出这座围城,你做梦。”陈灵都甩开我时,顺便丢下这句话。

我大笑着拍击水花,在他身后笑得如同疯魔。原来我机关算尽,到头不过是王炉的瓮中蟋蟀。

替身死后王炉当着我的面解开冰墙边的戒备,如今想来应当只是陷阱。而这个陷阱终于还是陷住了想要逃出禁锢已久的天造。

王炉揪起我的头发将我摔到天造身边,语气已经多了几分不耐:“你步步为营,为的就是这个男人吧?可惜他会与玫瑰一同徒劳地零落,葬在雪下。”天氏血脉不断绝,猜忌如王炉也绝不安心。

替身与天造是天生一致的容颜,但无人可以比拟他的风华,那是风雪城百年大雪滋养出的静与不争。被押上曾执掌城政的冰王座下至今,天造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我好想扑进他怀里,但我最终戚戚地跪在王炉脚边。

王炉抚了我发顶良久,目光转动与天造相视,静默交锋持续片刻,他挥袖命人将他押下。我松一口气瘫软在地。我不知道王炉在想什么,但只要他不即刻杀死天造,那我总有机会。

数日间我憔悴了有五分,九重阙中到底还有我苦心经营的逃生路线,这本是我为我与砂雪備下的最后一条路,现在我决定用他救出天造。

晚间我依然为天造的逃生活跃着,回屋时砂雪却还未睡。她坐在窗前,脚边的火盆里烧尽一整套《三国》,她说:“他不该给你读那么多遍《三国》,让你误以为自己厉害到可与天地命数相争。”

我解下大氅,笑说:“可那时候,天造哄我睡觉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

她望住我:“你会死的。”

“无所谓。但天造死去的话,我一定会陪他一起。”

砂雪闭目,良久后,终于说:“我怀孕了。”

我怔住,脑中百转千回,最后只说:“那很好啊。”虽然非我本意,但真的很好。我靠近她递出藏于大氅下风雪城中最后一朵玫瑰,笑着说,“这样,但凡我有个万一,陈灵都也会好好照顾你。”

她接过去玫瑰,转瞬摔毁在地,像是裂成珠子的水晶。

绸缪一整月,王炉午休时我走进关押天造的小殿。他平静地坐在窗前看书,岁月恍恍惚惚,却是那年红鲤鱼劈面,白宫纱飞起,日光盈出两重影。我遇见他时一切都是错的,错在天时因身份,错在地利因风雪城,错在人和因城外蛮兵。可从来身不由己情不由人,爱上即是爱上,一生这样短,哪里会管那么多?我笑出泪花,伸手握住他的脸颊:“我一定会救你出去。”这是我这辈子说的最后一个谎。

逃亡的终点是出九重阙的最后一道门,一支银箭飞来扎进他的胸口。天造双目猛睁,跪坐在地。远处是才松开弦的王炉,他身边的黄虎依旧神气。

我惨叫一声,在王炉接近时抽出袖中的短刀毫无章法地朝他刺去,最终不过被黄虎掀翻在地。王炉终于完全放松:“总算是真的天造了。”他微微咧开唇一笑,黄虎跳上前来撕扯我。我挥手制衡,踉跄着爬到天造身边,已是满肩满脖子的血。

背对王炉与天造相拥时,我看见才听闻消息赶来的陈灵都,他脸色奇差,我却只想笑,朝他无声地吐字,得意洋洋:“做梦吗?谁说我做不到呢?”

陈灵都站定,灵光劈开鸿蒙,我相信他比王炉更看清楚了这一局。但我也相信他会心甘情愿沦为我的棋子,因为这是我最后的心愿。色不迷人人自迷,谁叫他上当了。

我埋头到天造颈边,只可惜,砂上的雪,花上的蝶,春花秋月,四季分明,我到底,不能陪你去看了。

尾声

天造真正死去的第二日,风雪城破损城墙边戒备数月的蛮兵终于撤离。冰墙彻底碎倒化为冰碴,冰里却有火红的玫瑰猎猎钻出,簇拥成血一样蜿蜒的线。正是这一日,陈灵都率部众返回南蛮。他的蛮兵抢走许多女人,但他的车中仅有一个要代人照料的砂雪。

他两腮在一夜间长出胡楂,青麻的一片。他没有带走那个女人的尸骨或衣物,因为他决心这辈子要忘记她。

马车轧过玫瑰碾为枯骨,砂雪忽然说:“我怀孕了。”陈灵都抿唇一言不发,因为她又说,“但这与你没有关系。我只是做了一个吞食玫瑰的梦。”

车队行经一处绿洲时,陈灵都命人将车队停下,他对砂雪说:“你走吧。”

砂雪下车朝绿洲走去时,陈灵都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天造,你的替身其实是一对孪生子吧。”

她回头来淡淡地看他一眼,只说:“大概吧。”林木浓如绿雾,风过后她的身影再也不见。

大概吧。大概风雪城城破是因天氏最后一任城主是女子这一隐秘箴言应验了,大概她学说话前先被父母反复教导如何使用男子的吐息,而后来父母又送她一对孪生子作为替身。

她原本要在风雪城中看遍八十年大雪,又或者在城破时被王炉扯出斩草除根。可她遇见了一个送她红玫瑰的人,那人在城破当夜用早已病故的妹妹的名字来喊她。

“你死了,我跟你一块儿死。但如果我能让你活下来,你要记得去看看那些花和蝶。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后来,风雪城破,玫瑰围城。这戏里戏,谜中谜,终有一人为她织重重网,设重重局,以命相搏,求得预定结局。却不过是,砂下枯骨,城外玫瑰。

赞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