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高

桃墨曦

《水经注》:炎帝之女,名曰瑶姬,未嫁而死,葬于巫山之阳,精魂依草。

《山海经》:又东二百里,曰姑媱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为瑶草,其叶胥黄,其实如莵丘,服之媚于人。

帝舜时期,天下水灾泛滥,禹之父治水九年不成,其父死后,禹受命治水,初有成效。禹治水必然有难,而治水乃是大功,若能有成,事后必能位列仙班,因此各门各派都派遣出类拔萃的弟子前去相助。

其中,也包括蓬莱岛碧游宫。紫芝崖上,通天老祖对身旁弟子道:“去将伯益找来。”

此时,一位青年站在山丘上,双目静静地凝视着山下涛涛而来的洪水。

他自幼体弱,被父亲送往蓬莱岛碧游宫,父亲本意让他修身养性,却不想碧游宫乃是仙府,他出入碧游宫时便遇到了祖师爷通天教主开坛讲法,因天资灵秀而被选为童子,跟随在祖师爷身侧。从此红尘十丈不入眼,一心向道与明月。

“伯益师兄,老祖请你去呢。”

伯益转身,只见一个白衣翩跹的少年御剑站在他身后。

二人登云而去,少年提醒他道:“师兄,今日紫芝兰崖来了一位红衣帝君,与老祖相谈甚欢。那帝君好生……潇洒,腰悬一个朱红色的玉铃铛,师兄可知那是谁?”

伯益略一思索,便和刚入门的师弟解释:“今日来的这位,不出所料便是四象帝君之一,南方朱雀殿中的朱离陛下。他腰上所佩之物名凤凰铃,乃是朱离陛下的武器。”

“铃铛也能做武器?”刚入门的小师弟诧异不已,“朱离陛下我知道,可从未听说他的武器竟是腰间的铃铛啊……咦,原来那铃铛还有名字,师兄你是从何处得知?”

伯益却略略出了神,思绪一下便回到了往昔。蓬莱仙境,碧游仙府,那些潮起潮落的时光仿佛都在眼前,可岁月轮转,故人却已不知何处去了。

伯益垂下眼眸,挡住了眼底一闪而去的暗淡。

紫芝崖是一处妙地,通天教主施法做了一个镜像幻境,使得紫芝崖上天空不论何时都日月同辉。碧游宫下弟子用人间王宫庆贺重大日子时的一个仪式,来戏称紫芝崖的景致,叫不夜天。思及这三字,伯益眼神一阵恍惚,耳边仿佛又传来那清脆的声音:“我哪里说错了?伯益你不也是贵族出身吗?莫非没去过王庭?昔日青帝沉渊与云梦泽神女大婚时,喜得沉渊陛下点了九九八十一日灯笼,整个春宫青龙殿就没个夜晚。难道人间不这样吗?”

是啊,人间的王庭还没有纸与蜡烛,甚至连火种的保存都是问题,又怎会有如此辉煌的不夜天?只是,这些答案,他都没来得及和那个古灵精怪的人说。

伯益收回神智,御剑飞上紫芝崖。通天教主盘腿坐在一株巨大的树木之下,旁边歪歪斜斜倚着一个红衣人,那人的面容隐没在树荫中,看不分明,可通身的气质并不似高高在上的帝君,更像一个浪荡的风神。

伯益垂首走过去,执弟子礼道:“弟子伯益见过老祖,见过朱离陛下。”

“伯益,此次叫你前来,是有一事要嘱咐你去做。”通天教主把事情说了,伯益早已知晓治水之事,因此并不意外。通天教主惜才,又嘱咐道,“你且记住,出门在外行事时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得影响人间发展。”

“弟子谨记。”

伯益正待退下,一旁一直没出声的朱离忽然道:“若你不想位列仙班,倒是可以凭此大功劳换取别物,比如埙,比如……某个吹埙的人。”

朱离悠然一拂袖,伯益眼前便出现一片红色花影。待他反应过来,自己已下了紫芝崖。

“某个吹埙的人……”

紫芝崖下,伯益喃喃道,原本无波无澜的眼中仿佛一瞬便有了活力,那张冰雕玉琢般的面容也生动了起来。

三年后,巫山脚下。

与父亲“堵”的方式不同,禹治水采用的是“疏”的方式,两相比较之下,高下立现。可普通的山丘可以平之绕之,眼前这般高耸入云的山却如何处理?

禹愁眉不展,而伯益此时却正挽高了裤腿在泥地里教百姓种植稻谷。听闻禹召唤,他甩着两只黑乎乎的泥手便过来了,禹愁眉不展:“伯益,这可如何是好?”

青年长身玉立,沾满泥土的脸上却是与同龄人遇到事情时迥异的淡然,他依旧甩着两手泥,不慌不忙地说:“不必慌张,我去看看。”

巫山十二峰,朝云暮雨的风景伯益也久仰大名,可此次前来,他却并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情,听着侍从的汇报,微微拧眉。

侍從道:“说来也是古怪,斧劈剑砍都用过了,不论我们用何种方式,那石头硬是丝毫不动。即便有一两块被我们凿下来的,第二日再去看,凿下来的石头又都回去了。公子,此处是不是有妖啊?”

侍从一脸惶恐地看着巫山深处的云雾,又将在百姓中流传许久的传闻告诉了伯益:“听闻早些年间,巫山深处住着一位美貌的少女,那少女总爱帮助迷路在山中的樵夫……”

这个传闻伯益也听说过,少女爱歌舞,貌若天人,行踪莫测,被她救助过的百姓为她立了神女祠。可早在十数年前,这少女便不再出现了,而深入山中的樵夫猎人或多或少总是发生一些意外,或是迷路,或是葬身兽口。

有人说,神女离开了,山中精怪便也压不住出来害人了;亦有人猜测,那神女原是女妖,心情好时才帮助人,如今不愿再帮助人了,肯定是心情不好了。

不论猜测如何,伯益都打算去一探究竟。临行前,禹忧心忡忡地叮嘱他:“若事不可为便回,你我可再商议方法,切勿冒险,平安归来。”

伯益淡淡嗯了一声,背上一把长剑而去。

待甩开众人,他从背上摘下长剑,踏剑而行,不过几瞬便落在了一个小小的古祠前。

古祠小而破,竟还残留着神祇的气息。忽地,伯益看到堆满灰尘的角落中有一个黑漆漆圆滚滚之物——那是一个破旧的埙,埙上刻着一个图腾。

这图腾伯益认得,是炎帝的。他握紧那个埙,轻咬了一下嘴唇,炎帝之女名女娃,从未听说女娃爱吹埙啊。

伯益拿着埙,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一趟炎帝飞升之前所居之地,姜水之畔。

大禹治水功在天下,百姓皆知,听闻与禹一同治水的伯益前来打听巫山之事,新任部落首领不敢怠慢,将他带去了古祠堂。彼时炎帝早飞升为神,部落子民在姜水之畔为他修建了古祠,可首领也不能确定是否能够通过古祠联系上已经飞升的炎帝。

“十几年前,我族祭司还时常得到神谕,可这些年……”首领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无论祭司如何祷告,古祠依旧一片寂静,炎帝并未降临,伯益将埙留在了古祠中。

“无妨,若炎帝与埙有关,神谕自会降临。”

巫山水灾日甚一日,水灾时分遍地哀嚎,禹更是在短短数月内白发丛生,不知苍老了多少岁。人间万象惨淡至此,伯益从古祠回去后对着涛涛而逝的洪水,沉吟良久,对侍从说:“马上召集有劳动力的壮丁。”

伯益几乎召集了附近所有能劳动的壮丁,这样大的声势甚至惊动了因焦躁而病倒的禹。禹匆匆赶来,看伯益的眼神仿佛溺水之人看着最后一块浮木。

伯益没有辜负禹的期待:“我想到了一个暂时缓解水灾的方法。”可不能治本。

后面半句话伯益没有说出口,因他知道禹眼下的心情。伯益将锹往泥地中一插:“诸位,我们将水引入地下。”

众人一愣,唯有禹反应了过来,他们过去开渠引流,是将汹涌的洪水引向平地,可如今高山巍峨不可移,将水引往地下之法确实可以一试,只是……禹皱起了眉头,还是将自己的担忧咽了下去。

伯益自然注意到了禹的神色,他并未告诉禹,其实地下并非全是不可移动的泥土砂石,地下有暗河,一旦连通下面的河道,即便无法引流,凭借禹的才智经验,定然可以做出决策——带领百姓远离洪水泛滥的河边,前往平坦之地耕种生活。

这一次,巫山地下被挖出的石块果然没有再奇怪地又填回去。

七日七夜,在众人合力之下,他们在挖地下渠道时发现了不止一处水流,这些水与平地之上的水相比更加清冽,众人将此事报告给伯益。此时伯益正与禹商量如何优化地下水渠的通向,闻言,禹先是沉吟片刻,后大喜,握住了伯益的双手,对伯益道:“天佑我民啊!”

禹快步离去,而就在禹刚走不久,伯益看到周遭所有景致都寂静了,连被风吹起的窗幔都停止了摆动,世间万物悉数静止了。继而,房中一片紫光大现,仙气飘荡中,一位威仪的帝君在仙童的环绕下出现了。

“姜水古祠中的埙可是你留下的?”

清冽的草木之味包裹着伯益,他有一瞬间的恍惚,可今时的他已非昨日的懵懂少年,见到什么都诧异震惊,从对方问出这个问题起,伯益便猜测出了他的身份。伯益躬身道:“见过炎帝,埙的确是伯益所留。”

炎帝竟也是沉默良久,久到伯益都能察觉到他脸上露出的哀戚,于是伯益忍不住道:“伯益出身蓬莱岛碧游宫,此次受师祖之命前来助禹治水,想必此时帝君业已知晓。巫山之石不可移,伯益前往山中探查,在一间小祠中见到了此物,见其上刻有神农氏图腾,便寻去了姜水之畔。”

紫芝崖上十余年岁月虽短暂,可跟在地位超然的通天教主身旁,伯益见过不少大大小小的神祇。神有与天地共生的,亦有后天飞升的,这位炎帝便是后者。他原是人间部落烈山氏的一任首领,因尝百草有助万民而被尊称为神农氏、神农大帝,飞升之后将生前的孩儿也带上了碧海苍天。可炎帝到底有几位孩儿,知道的人却并不多。

但伯益知道,炎帝膝下那位叫女娃的孩儿当然并不是多年前与他在紫芝崖上相遇的人。

瑤姬,瑶姬,他认识的瑶姬,是一个与他一样体弱多病却活泼爱唱歌的姑娘。可惜,碧游宫能调理好他的弱症,却无法调理让瑶姬好起来。

伯益忍不住问炎帝:“听闻帝君有女名女娃,女君也爱吹埙吗?”

不知为何,炎帝原本淡然的神色变得恍惚起来,伯益这时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炎帝的悲伤。炎帝说:“不,这不是女娃喜欢的,我另有一个女儿,名为瑶姬,埙是瑶姬心爱之物……对了,你方才说你出身碧游宫?你师父是谁?你……可认得瑶姬?”

炎帝这个问题在伯益的眼神中得到了回答。

是了,若非相识,遇到难题尽可回师门求助,为何迂回前往姜水畔的古祠?无非是因看到了这个破损的埙,无非是古祠中那残留着的淡淡的一脉熟悉的神女之气息吧。

瑶姬病逝巫山前唱的最后一首歌,炎帝从未深想,如今看到伯益双目含泪的模样,倒是一下明白了过来。

“原来你便是她口中的那个人……”

瑶姬喜欢巫山朝时的云、暮色的雨,朝朝暮暮,云卷云舒,因此她便离开炎帝与兄弟姐妹们,居住在了巫山之阳。她虽为炎帝之女,却并未承袭炎帝战勇双全的能力。瑶姬天生体弱,平日修身养性,时常徘徊在三清道尊门下,只是术法没学多少,道家弟子闲云野鹤的性子倒是学了十足十。

她偶尔游山玩水时遇到落难的凡人,便会出手相助,民间百姓便为她修建了古祠。

古祠周围种满筇竹,常有猿猴出没,瑶姬第一次遇到伯益便是在古祠外的筇竹林里。

朝霞漫天,烟雨朦胧,她伏在青色岩石上,绿色的裙摆飘荡在山中湖水中,玲珑的小脚点着水面,时常有小鱼绕着她的脚踝转动,她悠扬的歌声飘荡在巫山的云中。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听闻巫山中有神女,喜歌爱舞,今日一见实属三生有幸。”

瑶姬原在自娱自乐,不想忽有人出声,她受了一惊,正要生气,又听那人说:“神女看着面熟,莫不是去过蓬莱岛碧游宫?”

瑶姬即将冲出口的骂声便堵在了喉咙间,她看向花丛深处,皱眉道:“要说话就出来说,躲躲藏藏算什么?我是去过碧游宫,你又是谁?”

“在下蓬莱岛碧游宫门下弟子伯益。”

伯益是误入巫山的道宗弟子,他分开花丛走出来,不似别的道宗弟子一般见到她便面红耳赤,连与她说话都眼神飘忽。十七八岁的少年长身玉立,他背着一把断剑,蓬莱岛飘逸宛若仙人的衣裳叫他仿佛随时要踏云而去,一双漆黑的眸子仿佛藏着星月。

瑶姬在碧游宫来去那么多回,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她脸色微微一红:“你胡说,你要是碧游宫的弟子,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瑶姬听到一声轻笑,他说:“那兴许是因为,神女大人的法术……太低微了?”

瑶姬面色通红,从石头上跳下来,瞪了一眼口出狂言的轻狂少年,拂袖而去。

其实她并未真的生气,她的确术法低微,这个叫伯益的少年并未说错。可身为炎帝的掌上明珠,又因较弱而尤其得到兄弟姐们的爱护,从小到大千人捧万人宠,她哪里受过这种调侃,瑶姬是不服气的。

之后,她首次与炎帝撒娇,要去碧游宫拜师,还不要普通的师父,非要拜在通天教主门下。炎帝不知缘由,多嘴问了下,瑶姬怎会告诉父亲这种糗事,只推说是想要自强不息。掌中爱女这般要求,即便炎帝和通天教主并没有多少交情,也只好跑一趟了。

通天教主虽是截教开派祖师,却早已将教主之位传给弟子,常年隐居紫芝崖上。瑶姬以为伯益只是普通弟子,不曾想却在紫芝崖上与他重逢了。

那已是她拜入师门之后一月余,她正在修炼通天教主传授的心法,忽地被师兄拉出去:“瑶姬师妹,大师兄回来了。”

瑶姬跌跌撞撞地跟着跑,小脸上满是疑惑:“大师兄?还有大师兄吗?我不是只有你一个师兄吗?”

背着断剑的少年一如往昔的潇洒,见到她眼中闪过诧异,而早已有人为他介绍瑶姬:“伯益,这是师父新收的师妹瑶姬。瑶姬,这位便是我们紫芝崖现今的大师兄伯益,老祖让大师兄去……大师兄,你去干吗了?”

伯益从袖中摸出一根斑驳的笛子:“说是庆贺某位星官上任,叫我去找了一件礼物。”

伯益对瑶姬眨眨眼,漆黑的眸子中闪过深思,嘴角带着坏笑,说:“哎?这位师妹好生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

瑶姬在他的打量中落荒而逃……

一入碧游宫,便不再是世俗中人,不再受身份的约束。

蓬莱岛中弟子不论出身贵贱,都以师兄弟互相称呼,因此伯益不知道瑶姬是炎帝之女,瑶姬亦不知他到底是人间哪方贵族公子。紫芝崖数年岁月,他们一起修炼术法,一起游遍山水,伯益对瑶姬说人间万象,瑶姬和伯益说碧海苍天上的千奇百怪。包括朱雀帝君腰间所悬凤凰铃并非装饰而是武器,这也是瑶姬告诉他的。

他们虽懵懂却明朗朗地互相倾诉彼此的爱意,那是伯益一生中最珍惜快乐的时光。只是,他再未曾听到她唱过他们初遇时唱的那首歌。

直到瑶姬病中之际,伯益才知道瑶姬曾去海角天涯找天境,从天境中看到了未来某位诗人的作品:“诗作是未来之物,我平日唱着开心可以,可不能叫别人听了去,破坏了历史的进程,这也是师门不允的。”

因此,伯益比任何道门弟子都清楚,有些规则是无法人力对抗的,比如历史的进程,比如哪怕父亲是神通广大的神祇,亦无法阻止疾病带走儿女的性命。

瑶姬是炎帝在凡间时所生之女,无法承受碧海苍天之上强大的灵气而夭折,她的尸体被葬在了她生前最爱的巫山上。而伯益答应过她不去巫山,不为她伤心。

“这便是我与瑶姬的过去了。”

简陋的房中,伯益告诉了炎帝他与瑶姬的故事,眉目间的伤感褪去,眼中的坚定如同玉石上洗去的砂砾:“瑶姬让我忘了她,我答应了,可我做不到。过去我修道是为了强身健体,如今我修道是为了长生不死——结果仿佛很相似。不论炎帝陛下是否相信,我只想告诉陛下,我要尋找复活瑶姬的方法,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世,就生生世世。哪怕逆天而为,堕落为魔也不放弃。”

伯益一挥手,周遭静止的时间开始再次流动,他竟解开了炎帝的法术。伯益在炎帝略微诧异的注视下道:“若陛下为瑶姬父亲,伯益便明白巫山怪状的起因,还请陛下解开术法,让我能继续辅佐禹治水。若治水有功,伯益不求位列仙班,只求能换回瑶姬一命!”

伯益又想起了紫芝崖上朱雀帝君朱离的话,不论结局为何,他都要尽力一试。

炎帝走后不久,巫山怪状果然解除,禹带领百姓祭祀神明,伯益跪在人群中,面容依旧平静。他并不知道,此时紫芝崖上,一面竖起的镜中正映出发生的一切。

炎帝看着镜中道:“瑶姬故去后我忙着伤心,从未想过还能寻她回来,我竟还不如一个孩子。”

通天教主与朱雀帝君朱离俱是沉默,人各有命,强留亡灵本是不允的,可若去轮回,那便是另一人了。

通天教主与朱雀帝君对视一眼,朱离道:“反正此次治水他定然是大功,待位列仙班后他自己也能做到,不若本尊先叫他欠下一个人情,待以后再还。”

朱离摸着下巴,想起了自己要选星官掌管星辰之事,思及伯益之能,深觉自己做了个圣明的决定。不过巫山正是多事之时,不宜作为居所,倒是姑媱山山明水秀,景色宜人。

巫山之患解除后不久,大禹遇到了涂山氏女娇,被迷得晕头转向,几乎沉浸在温柔乡中,而女娇亦爱慕禹之俊美,两人遂结成夫妇。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此事传遍天下,女子羡慕女娇有此夫婿,纷纷前往姑媱山去。

彼时瑶姬正坐在姑媱山中灵芝洞府中,洞府位于高山之上,遍植瑶草。她不解地看着山下络绎不绝的女子,好奇地问身旁的侍女:“她们要找夫婿就找夫婿,为何日日来摘草?”

侍女掩嘴轻笑:“公主又不记得了,涂山氏乃九尾狐之后,容颜娇媚非常人能比,而咱们姑媱山的瑶草有奇效,服用后能叫人受人喜欢。”

“服用也不能美过女娇呀,何况禹对女娇如此喜爱,恐怕不大可能娶她们。”

侍女道:“禹虽不行,可王孙公子那么多,特别是伯益,出身高贵不说,还有能力。除了禹之外,帝舜最重视的就是他了,还赐了伯益嬴姓,听说帝舜还要为伯益挑选一个良配。”

“良配?”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消息后瑶姬心里突突跳了一下,整个人急躁了起来。自从魂魄依附瑶草而生,许多记忆如同水中月镜中花,朦胧一片,看不分明,许多人与事她都记不清楚了。便是她的父亲炎帝,瑶姬也是近日才想起来。

父亲说,她曾经拜入通天教主门下,是碧游宫的弟子。这件事瑶姬就更没印象了。不过,听说伯益也是碧游宫弟子,那他们过去是否相识呢?

她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个画面,仙气蒸腾的海岛之上,燕草如碧丝,她坐在崖边青石上吹埙,远远地有个白衣少年御剑而来,大声叫着她的名字:“瑶姬!我回来了!”

“公主?”

侍女轻唤了一下瑶姬,将她的神智唤了回来,瑶姬抓住侍女的手问:“有没有一个地方,是日月同在的?”

侍女眨眨眼睛:“有啊,公主的师门蓬莱岛上紫芝崖的奇景便是日月同在,公主是想起来了吗?”

紫芝崖上,瑶姬和通天教主大眼对小眼。瑶姬经常从别人口中听到通天教主这几个字,对自己这个师父,她也是非常好奇的,只是别人口中总是敬称老祖老祖的,害得瑶姬还以为自己师父是个满脸白胡子手持拂尘仙风道骨的老头。直到眼见为实,她瞪圆了双目:“你真的是通天教主?你怎么这样年轻英俊?”

侍立在旁的仙童差点脚底板打滑跪倒在地,通天教主哈哈一笑:“爱徒,阔别多年,听闻你不记得事了?可这个反应还是与你初次见为师时一模一样。怎么?你想看为师仙风道骨的模样?”

说着,通天教主摇身一变,果然变成了满脸皱纹手持拂尘的老道士模样。

皮囊不过表象,而相由心生。对于神祇而言,他们的皮囊千千万,体验过美到极致被人追捧,也体验过丑到及至被人憎恶嫌弃,因此早已看透。在意美丑的,永远只是人类而已。

瑶姬受父福泽,为人身而使神力,福泽太过而受反噬,最后因病而逝。这一世命数仍为他人所争,根基不稳,心性不定,漂浮太过,不论是与人间还是与神界,牵扯都太少,缘分都太浅,恐怕仍是夭折之命。

通天教主怜惜弟子,问她是否愿意下凡历世。

瑶姬不明所以,问:“为何要历世?”

“你想不起来的人和事,亦是因缘分太浅,历世有助于你建立与天地人神的纠葛。好不容易回来,你总不想又病逝吧?”

瑶姬想起自己不与父亲亲近时父亲伤心的眼神,亦想起那个御剑飞向她的少年,那时她吹的是什么曲?这首曲子定然还有词,可她想不起来了。她想要记起词,也想记起那少年,更不想父亲伤心。

于是,她看着紫芝崖上日月同辉的极致美景,点点头:“嗯,我去!”

桃花飞流水,三月下瞿塘。巫山水患解除后不久,治水进程可谓一日千里,不久后帝舜便有意将天子之位传给禹,而治水的另一个大功臣伯益也受到了帝舜的褒奖——虽然这种褒奖并不是伯益所期待的。

帝舜为伯益相中了一位来自姚国的贵族女子,一边派人去通知伯益这个好消息,一边马不停蹄派人前往姚国接人,及至伯益得到消息回来见帝舜,使臣已到了姚国。伯益黑着脸,帝舜摸不着头脑:“莫非你真要为道献身?一世不娶?”

帝舜知道伯益有师门,且师门规矩古怪,但他并不知道更多内情,一代帝王就这样碰了一个软钉子。可派出去的使臣已接了人在回来的路上,若是原路送回,那岂不是落了姚国贵族的脸面?帮伯益求娶的人是天子,天子言而无信,那以后如何威慑天下?

帝舜思来想去,张嘴就要再说服伯益:“爱卿,那女子颇有些来历,不仅生得美貌,据说还是……”

伯益没有兴致听下去,拂袖离去,只留下一句:“看来我也要三过家门而不入了。”

帝舜尴尬,伸手捂住脸,忍不住自我安慰:“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怎的伯益对女子这般无动于衷?莫非他已有心上人?应当不会吧……嗯,就算是有了心上人,待见到姚姬,定然也要将心上人抛之脑后了。”

帝舜有意撮合伯益与姚姬,便让人在伯益耳边说这位姚国贵女的来历:“公子有所不知,这位贵女真是上天赐予她父母的。”

姚国公子苒年近四十,膝下无一子一女,苒与夫人每逢初一、十五便去神庙祷告,终于,神灵听到了他们的声音,降下了一位天女作为他们的女儿。听闻当时姚国国君也在神庙,天女出现在空中时国君也看到了,因此赐天女以国为姓。听闻姚姬貌若娇花,颜如美玉,顾盼生辉,明丽不可方物,帝舜得知此消息后,觉得与伯益乃是良配,才派人去姚国求娶。

“公子,帝舜可是好意,您即便不能接受……”

“你说那名女子叫什么?瑶姬?”

“对,姚姬。”

哦,以国为姓,那便是姚姬了。伯益出神,想,明知道不会是她,却还是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忍不住期待。

“公子,要不然……您等先见过人再做决定?”

伯益沉吟片刻,在侍从不抱期望的注视下竟然点了头。

那夜,他梦到自己回到了巫山,又遇到了坐在青石上唱歌的女子,醒来后才发现自己的眼角湿润了,胸口空荡荡的。他摸出放在枕头旁边的埙,轻轻吹响了她过去常吹的曲子。

伯益等待接送姚姬的队伍回到都城蒲阪,思念却因这个名字与瑶姬相同的少女而更甚。他吹着埙,忽而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咦,你吹的这首曲子叫什么,我怎么好像从哪儿听到过?”

埙音顿止,伯益手中的埙掉落在了地上,滚到了那女子的脚下。她弯腰捡起埙,好奇地摇了摇,又瞅瞅他,小脸渐渐红起来:“你就是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伯益吗,听说你不愿意娶我?为什么啊……哎?你哭什么?喏,这个埙还给你!”

瑶姬一去一千年,丁香筇竹啼老猿。古祠近月蟾桂寒,椒花坠红湿云间。

情之一字伤人太深,可时光若能倒流,伯益仍会选择和瑶姬相遇。

伯益伸手擦去眼角的淚水,伸手接过她递来的埙:“我没有不愿意娶你,他们逗你玩的。”

瑶姬,如果知道是她,他怎么也不会说出半句嫌弃的话来。

帝舜去世后,大禹继承天子之位,命伯益为执政官,在这两位君臣的共治下,开启了第一个世袭王朝夏。在大禹光环之下,伯益造井一事也始终为人所记载。

百年之后,伯益卸下了身上的重任,他本以为自己会入轮回,却不承想醒来便在一个巍峨的宫殿里了。朱雀帝君朱离撑着下巴坐在大座上:“伯益,本尊等你好久了。”

朱离一挥手,一道黑色卷轴出现在空中,大殿中传来他洪亮的声音:“大业之子伯益,辅佐禹王治水,功在天下,以神位作奖,与天地共寿。伯益,你可愿为我朱雀宫下星官?辅佐本尊执掌星辰,辉耀天下?”

伯益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已给了我瑶姬吗?”

朱离道:“复活瑶姬是本尊的主意,并不作为正儿八经的奖励。”

伯益想了想,左右看了看,明知这是朱离的陷阱,却还是心甘情愿地跳了进去。只是,跳进去之后他挣扎了一下:“若能再遇瑶姬,此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朱离撇撇嘴:“就知道你會这么说,你先回紫芝崖看看,你的瑶姬在那儿呢。”

伯益回到蓬莱岛紫芝崖,果然见到瑶姬正坐在通天教主身侧,而另一侧还坐着炎帝。

紫芝崖上日月同辉,瑶姬笑若桃花:“夫君,好久不见了。”

他与瑶姬在人间重逢后,瑶姬并不记得她,可随着羁绊的加深,她渐渐记起了一切。她的巫山她的词曲,她的父亲她的家人,还有那个御剑而来的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在蒲阪都城的王宫内叫她一见便好感备生的人。

人间百年,弹指一瞬,瑶姬陪伴他走过半生,可依然在二十多年前离开了他,先过世了。这二十年来,他对她的思念一日不减,伯益扑过去,像个孩子一样抱住了瑶姬。

“夫人!”

朱雀殿中分封星官的消息很快由传信的青鸟带来,继而传遍了整个碧海苍天。不久后,朱雀殿做东宴请四方神祇,宴席上,朱离将星官的佩印递给伯益。

佩印以美玉雕刻而成,其上刻着一个“井”字。诸神向他道喜,伯益一一道谢,直到瑶姬打趣他说:“以后可就是井宿君上了。”

“那不也还是你的夫君吗?”

宴席间,伯益宣布了一件事,他要与瑶姬成亲了。这一次是要与真正的瑶姬成亲,在碧海苍天之上接受天地的祝福。

“届时,还望诸位驾临碧游宫。”

那是一场让碧游宫的弟子哪怕在多年后也可以反复谈论的盛会,蓬莱岛的绿波,紫芝崖的日月,碧游宫的云烟,以及响彻天穹的丝竹声与云彩之上的八万诸神。

那时的神与人还是能和谐共处的,那样的时光美好得让人怀念。

旁观者的快乐并不能打搅新人的欢喜,新人偷偷从紫芝崖溜走,回到了巫山。古祠早在岁月中腐蚀成泥沙,而路过的瑶姬并不在意,她们又回到了初遇的地方。

瑶姬说:“夫君,我吹埙,我唱歌给你听。”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赞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