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每天都给自己加戏

桑萌

简介:背景雄厚的萧晗被喻为国民金主,其工作室只签下了方泽希这一个艺人,不由得令人想入非非。萧晗为方泽希操的是亲妈的心,可后者撩起她来花样百出,还苦苦地跟在身后求包养。喂,什么鬼,你可是一线流量小生,注意点形象好吗!

【1】一张床上的战友

萧晗开车来接方泽希时,那厮才刚刚起床,光裸着上半身,只穿了一条派大星的骚粉色裤衩,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大长腿。萧晗不由得将目光偷偷往下移去,在某处来回扫视一圈后,才装作若无其事地推门进屋。

方泽希伸了个懒腰,笑得一脸魅惑:“晗姐想看,就大大方方地看呗,我又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萧晗面色一窘,连忙将他赶去换衣服,自己则窝在沙发上,拿起他的iPad就开始玩《极限酷跑》。

前些日子,萧晗的土豪闺密回国扩张产业,于今晚办酒宴,邀请一众名人大咖,以摸清大陆娱乐圈的形势。萧晗身为一线花旦,方泽希又是她唯一签下的艺人,正好趁机携他出席酒宴,让他多结交些金牌导演、制片人等等。

萧晗正感慨着自己真是一位好老板,就见方泽希提着好几套西服走到落地镜前,一件一件地试穿着,还时不时地问道:“晗姐,你说我穿哪条裤子显嫩啊?”

萧晗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我想不出比穿纸尿裤更显嫩的了。”

最后方泽希挑了一身墨蓝色礼服,头发三七分开向后梳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再配上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斯文败类感顿时爆棚。

当他们抵达酒宴现场时,这里已云集了不少圈内人士,萧晗的土豪闺密兰溪瞧见她来,高兴地将其抱了个满怀,而后目光一转,落到方泽希的身上,眼中涌现出一股名为惊艳的意味,色眯眯地道:“这位小帅哥是?”

萧晗正想说“这是我工作室签下的一棵摇钱树”,就听方泽希接过话茬道:“兰溪姐好,我叫方泽希,是晗姐包养的小鲜肉,一夜七次的那一种。”

兰溪顿时笑得前俯后仰,萧晗不禁满脸黑线。事情还要追溯到三年前,那会儿萧晗已经红了,而方泽希还是电影学院里大四的学生。和所有同学一样,他在各个剧组里客串配角,积累经验。

他模样生得好,为人又谦逊有礼,不乏经纪公司向他抛出橄榄枝,可他始终都保持着观望的姿态。直到那个万物复苏的春天,他接到一部青春电影里男三号的角色,而萧晗恰好是那部戏的女主角。

彼时,萧晗坐在片场里,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任由助理给她补妆,忽然视线一转,落到那站在篮球场边的方泽希的身上。

少年穿着电影里的校服,微风带着杏花香从他的方向吹来,他仰头喝着矿泉水,精致的喉结上下耸动,明媚的阳光给瓶身镀上一层金边,迷人眼。

萧晗的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地快速跳了起来,只因此时的方泽希在她的眼里,那就是行走的巨额人民币、取之不竭的提款机!

她一眼看出了方泽希的潜力与商业价值,打定主意要将他签进自己的工作室,当下就跑过去表明来意,吓得后者一口水喷了出来,尴尬又紧张地挠挠头,腼腆地问道:“我是您的粉丝……能、能给我签个名吗?”

萧晗笑得十分张扬,美艳中带着侵略性:“行啊,要不要合照拥抱各来一套?”

那会儿方泽希还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大男孩,签下他的过程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当天他就点头同意,三天后签署了萧晗工作室准备的合约,自此,他们成为一条船上的战友。

萧晗比他大四歲,是以,对待方泽希时会不自觉地扮演起姐姐的角色,对他多加照顾。他曾问过她:“晗姐,您为什么会选择签下我啊?”

她凝视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倏然挑眉轻佻地一笑:“大概是想包养你吧。”

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依然将那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吓了一跳。如今三年过去,学习能力超强的方泽希早已修炼成了人精,时不时反调戏说:“晗姐,早在我签下那张‘卖身契时,我们就是一张床上的战友了!”

【2】深更半夜玩扑倒

方泽希本身条件就十分优秀,颜值高,演技好,在萧晗的力捧下,已成功跻身于一线小生的行列。

前段时间,萧晗工作室买下一部宫廷IP大剧《宫有佳人》,男主演自然是方泽希。至于女主演,在小花气质不符、大牌要价太高的考量下,工作室决定让萧晗亲自挑大梁。

这天,方泽希翻了翻剧本,突然笑了:“晗姐,这部剧床戏有点多啊,辛苦你为了能够冠冕堂皇地占我便宜,每次都费这么多心思。”

萧晗撇撇嘴,毫不客气地回道:“既然被你识破了,那我也就不藏着了。编剧,把第二集第六十六场的轻吻改成激吻!”

方泽希表示赞同地点点头:“男主角的手也别闲着,手部动作来点特写,咱晗姐豪放着呢!”

“……”萧晗额头上默默地滑下三条黑线,她当初只觉得方泽希是只青涩的小奶狗,这才几年啊,那厮满嘴跑火车的功力就已修炼得炉火纯青了。

拍戏事宜有条不紊地筹备起来,不多时,《宫有佳人》正式开机。

萧晗也曾和方泽希搭过戏,但那已是在他刚出道之时,如今第二次合作,她能明显感觉到后者的精进,比如……他很会给自己加戏。

原本只是一幕两人相依偎看星星的戏,方泽希的手却总不安分,起初只是搭在她的肩上,后来不知怎么就移到了脖子,手指头偷偷滑进衣领,摩挲着她脖颈处细腻的肌肤;原本一幕妃子给陛下请安,陛下扶她起身的戏,方泽希的手总是从她的手臂滑向手心,再一点点十指相扣;原本两人相对用膳的戏,方泽希的目光始终都直勾勾地落在她的脸上,再慢条斯理地将勺子里的粥咽下去,仿佛吃的是她……

每每萧晗欲发作,就会听到导演赞扬道:“泽希,你的小表情和小动作都太到位了,细节上充分展现出了男主角对女主角的喜爱,很加分!”

“导演客气了,我还担心晗姐会说我轻薄她呢。”

导演:“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跟萧晗丫头合作多年,她那假正经的性子,我还不清楚?被你摸几下,她心里指不定怎么乐着呢!”

萧晗:“……”

这天深夜,萧晗正在酒店的房间里筛选着工作室接洽的广告代言,敲门声轻轻响了起来。

她一开门,来人竟是方泽希,他毫不避讳地一边往里走,一边说:“我刚拍完夜戏,瞧见你房间的灯还亮着,就给你带了一碗馄饨。”

顿了顿,他又说:“不能再瘦了,抱着硌手。”

萧晗也没注意听,美滋滋地打开食盒就吃,眼睛依旧盯着那些文件。见她如此勤恳地工作,方泽希轻叹一口气,劝道:“晗姐,以后还是早些睡吧,你没看昨天的热搜吗,某何姓女青年劳累过度,熬夜猝死。”

她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鲜汤,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还好我不姓何。小希啊,你快去跟身边姓何的朋友说说,叫他们别姓何了。”说着,她将筛选出来的广告合约递给方泽希,“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他心里微暖,笑意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晗姐,反正钱永远也赚不完,你何必这么拼呢。”

“如果能重新选择的话,我宁愿过简单的生活。”萧晗抱膝坐在沙发上,神色疲倦而向往,“一蓑烟雨,一栋竹楼,一亩良田,一百亿存款。”

方泽希哭笑不得,抬起好看的眼睛打量她,只见她正狡黠地朝他挤眉弄眼,撩得后者心里阵阵发痒。

他临时起意,将萧晗拦腰抱起,扔到宽阔洁白的大床上,不待她惊呼着挣扎起身,他颀长的身子已压了过去,将她牢牢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突如其来的状况令萧晗一愣,脸颊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只见方泽希神色暧昧地俯视着她,优美的嘴唇邪魅地勾起。他吐气如兰道:“你赚这么多钱干吗?包养我吗?”

萧晗咽了咽口水,维持着摇摇欲坠的镇定:“都说是我包养你了!现在的姿势是不是不对?”

方泽希闻言,麻利地抱着她的纤腰转了个身,笑得十分招人喜欢:“原来萧总想在上面啊,行啊,为了能够被你包养,我可什么姿势都做得出来。”

仿佛有火从放在她腰间的双手蔓延而来,萧晗被撩得四肢发软,神经重重一颤,差点没忍住诱惑兽性大发。

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成年人,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实在太过危险。好在萧晗理智,用仅存的一点力气将方泽希赶出房门,自己则虚脱般地靠着门板大口喘气。

虽说她也常和方泽希开玩笑,可今晚的车速明显超出了可控范围,她苦恼地将脑袋埋进臂弯里,心里止不住地为那未尽之事感到遗憾。

“唉,我怎么不再大胆点呢……”

【3】国民金主求包养

自方泽希签到萧晗工作室以来,网络上就不乏他被后者包养的争论,好在萧晗素来以自黑段子手闻名,时不时就称自己是财大气粗的女金主,倒将那些不怀好意的舆论给压了下去。

可经过昨晚的事,她不禁仔细思考起是否要多签些新人,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毕竟方泽希正年轻,若不是身处娱乐圈,早就到了恋爱的年纪。

萧晗琢磨着,大概是受工作室局限,方泽希接触的年轻女性不多,所以才会把心思放到自己的身上。

她素来是个行动派,当即就让工作室留意起了圈内的艺人。在接下来的拍摄周期中,她也没有刻意避嫌,时不时发几张大伙的搞笑合照晒到微博上。

这天,方泽希带头发微博说:中间那位是我的金主大大@萧晗[doge]。

他俩人缘好,在剧组里玩得开,是以,大家都在转发中@萧晗,喊她“金主大大”或者“衣食父母”,从此,她便多了一个新外号——国民金主。粉丝纷纷跑到她微博底下留言求包养。

其实,如此说萧晗倒也不夸张,她的身家背景早在刚出道时就被扒了个透,父亲是某娱乐企业的董事长,母亲是电影投资公司高层,她家可谓占据了娱乐圈的半壁江山。

《宫有佳人》拍摄结束时,已是仲夏,萧晗决定给自己放几天假,顺便开展一下签约新人的相关事宜。很快,助理就拿来一沓艺人的资料,并约他们今天见面细谈。

萧晗到工作室时时间尚早,她便抱起iPad玩起了《极限酷跑》,操纵着小企鹅不断往前冲去。

方泽希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素来以美艳御姐形象示人的萧晗像个小女生似的,盘腿坐在沙发上打着游戏,面色因激动而略微泛红,还时不时为自己欢呼喝彩。

他给萧晗倒来一杯柠檬水,讨好地坐到她的身后为她捏肩,她眼皮都不抬:“找我干吗?无事献殷勤,非……”

“非常喜欢你。”

方泽希突然接话,害得萧晗手指一抖,这局差點Game over,只听前者说:“你约的那些艺人都陆续到齐了,助理姐姐们正在会客室里一对一面谈呢。”

萧晗点点头,十来分钟后,像想到什么一样,猛地抬头道:“糟了,会客室的空调昨天坏了,他们不得热死啊!”

她一拍大腿,痛心疾首:“我真不是人!玩个游戏还分心!”

“哈哈……”方泽希不道德地笑出声来,伸手抽走她的iPad,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可怜巴巴道,“晗姐,我跟你商量件事儿呗?”

“是我打算签新人的事?”萧晗想,方泽希或许是担心属于他的资源被分走,她理解他的顾虑,伸手拍拍他毛茸茸的脑袋,“放心,就算我签了新人,你永远是萧晗工作室的一哥。”

“不是这个……”他的声音有些低,却不知该怎么告诉她,自己不想她签新人,其实是不想有别的男艺人围绕在她的身边。可他没有立场干涉她的决定,她是艺人,也是商人,为了长远发展,工作室只签他一个人自然是不够的。

手中的发丝十分柔软,萧晗觉得触感不错,索性将两只爪子都放上去一阵狂揉:“好啦,别想太多。”

方泽希不由得在心底轻叹,拉过她的皓腕咬了一口,这才平息心里的那点郁闷。

好在最后的结果还算满意,因为萧晗签了三个艺人,一名童星,一朵小花,还有一位成熟大叔,反正,没有一人能够撼动他“正宫”的地位。

【4】萧总的占有欲

萧晗的生日在初秋,当天方泽希晒了几张两人的合照,说了一大段感人肺腑的话,祝她生日快乐,与此同时,一批叫作“晗泽”的CP粉迅速发酵了。

ID名为“腋毛编辫子”的网友说:天哪!美艳御姐&年下小狼狗,这对CP的狗粮我吃下了!

撕葱女友:绝配啊!当年泽希刚刚签到晗姐工作室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俩超搭!

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晗泽”大法好,入股当元老!我赌他俩有戏!

当经纪人将这些消息说给萧晗听时,她正在给杂志拍封面,收工后,瞧见方泽希发来的微信消息。那厮发来一个定位,说自己正在附近给某名表拍代言广告,要她买上炸鸡过去探班,各种撒娇卖萌,就差就地打滚了。

萧晗一向无法拒绝他,便让经纪人开车送自己过去。

当她提着炸鸡走进摄影棚时,方泽希眼尖地发现了她,使劲推开那位几乎粘在身上的暴露女郎,朝她风一样地扑过去。

萧晗猝不及防地被他抱进怀里,勒得够呛,那亚洲地区名表代理商瞧见这一幕时,不由得黑了脸色,挑衅道:“你就是泽希说的那位人傻钱多的金主?”

方泽希嘴角一抽,他可从来没加上那个形容词,正欲解释时,就见萧晗把爪子伸向自己的脸,边捏边笑说:“你这小子还真是了解我!我就是人傻钱多,而且还特别小心眼,喜欢吃独食,最讨厌有人觊觎我的东西!”

那一刻,萧晗是真的生气了,在得知那女人竟敢对方泽希心存歹念时,一股无名怒火冲上脑海,目光冷冷地扫过她,竟令那人心里一寒,不甘地转身离去。

此刻的方泽希身心无比愉悦,伸手去戳萧晗的腰,揶揄道:“啧啧啧,萧总占有欲还挺强。”

萧晗白了她一眼:“那女人身材不错,我要是不来,岂不是便宜你了。”

“哪能啊。”方泽希委屈着一张脸,“要不是她是这个代言的甲方,我早跟她翻脸了。”

也是从那时候起,萧晗突然意识到,方泽希今年二十四岁了,正值大好年华,又褪去了刚出校园时的青涩,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清俊温润的魅力,圈内想潜规则他的人怕是不在少数。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以后得保护好他才行。萧晗如是想着,却忘了思考,自己这般为他费心,究竟是因为什么?

早在今年暑期时,芒果台就播了一部方泽希主演的大男主仙侠剧,再次将他的人气推上一个新的巅峰。与他合作的女演员程颖刚刚跻身一线,便捆绑他炒作,好稳固一下自己的地位。

原本这是一件互利双赢的事,萧晗也没做过多干涉,可凡事都得有个度,当程颖团队层出不穷地发着捆绑通稿,大有以假乱真之势,萧晗终于坐不住了。她先让工作室做了澄清声明,随后给某知名导演打了个电话:“喂,表哥啊,上回听你说新电影的女二号准备接洽程颖,我不管,你把她给我换了,不然,我就把你九岁还在尿床的事爆料出去!”

威胁完自家表哥后,萧晗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后台强硬的滋味儿实在是太爽了!

方泽希望着她那副得意扬扬的姿态,莫名觉得好看到移不开眼,伸手捏捏她的鼻子:“很嚣张嘛你”

萧晗伸出做了美甲的手,轻轻搭在方泽希的手腕上,嘴角一扬,霸气道:“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总是吃亏,我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她的手指纤长白皙,衬得大红色指甲格外妖艳,她的指腹柔软温热,方泽希只觉得自己的手腕产生一股撩人的酥麻,顺势用力一拉,将她从沙发上拉起,顺着惯性撞进自己的怀中。

萧晗睁大双眸,略显窘迫地瞪着他:“你干吗!”

不安分的方泽希,将双手顺着她的腰线往上滑动,理直气壮地说:“还说不是‘软柿子,明明软得跟蛇似的。”

对于这人的断章取义,萧晗懒得理会,连忙挣脱开他的怀抱。

方泽希眯着眼,明明神色散漫轻佻,语气却格外认真,他说:“每次都逃得这么急,萧总,你究竟在怕什么呢?”

是啊,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呢?萧晗仔细想了想,发现她其实不是怕,只是不愿做没有结果的挣扎。

【5】上天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来上我

萧晗觉得方泽希最近不太对,或者是说自己不太对,她总觉得,最近在和方泽希相处时,他对她越来越得寸进尺,撩得无比起劲,而她以前总把他当弟弟看,并未深入多想,如今却发现,自己常常不受控制地脸红心跳。

她坐在保姆车里跟闺密兰溪视频,说明自己的困惑,后者听了在屏幕那头哈哈大笑:“我说萧萧啊,你这是典型的发春症状啊!话说‘包养当红小鲜肉的感觉怎么样?”

萧晗不假思索地答:“爽得能上天!”

說完后,她就见方泽希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他穿着纯白的羊毛衫,搭配淡蓝色牛仔裤,额发软软地垂下来,少年感十足。此时他懒懒地倚在门框上,调侃说:“萧总,上天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来上我啊!”

语毕,视频里爆发出兰溪更加狂猛的笑声,萧晗连忙将iPad啪的一声关上,像条小金鱼似的从方泽希身侧溜过,到外界透气,好给火辣辣的脸颊散散热。

她不禁开始思索,难道真像兰溪说的,自己发春了?

接近年底时,《宫有佳人》已制作完毕,预计第二年开春上映,是以,工作室进入了新剧宣传期。经纪人给他俩接了国内最火爆的大型户外真人秀。

这档综艺节目有很多游戏环节,萧晗和方泽希自然被分到一组。其间做任务时,方泽希对她照顾有加,比如,帮她擦去嘴角的酱汁,比如,在穿越指压板障道时主动将她背到身上,再比如,节目组要求众人在花海中寻找“地图”,他找东西时显得不紧不慢,倒是对采摘沿途的玫瑰花格外上心,最后采了满满一束递到她的跟前:“送给你。”

萧晗表示,自己再一次被撩到了。

起初她还担心,这节目播出后会不会闹什么绯闻,毕竟方泽希的事业正在上升期,她不希望出现任何花边新闻。

好在这档综艺节目不愧以“炒CP”闻名,经过神奇的剪辑,每一对组合都显得无比暧昧,如此一来,方泽希对萧晗的多番小动作,便像节目组刻意安排的了。

萧晗稍稍松了一口气,偏偏有人作妖,买水军骂萧晗“老牛吃嫩草”,而背后的始作俑者,正是之前欲借方泽希炒作却被萧晗工作室打脸的程颖。

那天正好是圣诞节,方泽希喜欢吃饺子,她便请工作室的人吃了丰盛的饺子宴,而后包下一个豪华单间唱歌。

众人握着酒瓶霸着麦,玩得不亦乐乎,唯独她窝在角落里,兴致缺缺地翻看着微博。

方泽希坐到她的身侧,关切地问道:“怎么不高兴了?”

萧晗长长叹出一口气,指着那些恶意评论说:“看到祖国的网民们不努力实现中国梦,反而沉迷于明星八卦,我很心痛。”

方泽希笑了,接过她的手机,看到满屏的“大姐请自重”“不要脸”等词汇,不由得俊眉一蹙,随即关闭页面,安慰她无须理会。

随后,他直接用萧晗的手机登录自己的微博账号,发了一条祝大家圣诞快乐的博文,没过几分钟,点赞便已破万,第一条热评是:“晗姐的手机?”

方泽希欣慰地一笑,感叹这届网友一如既往地敏锐给力。自己因为代言某手机,微博客户端一直都显示的是那个牌子,而萧晗的客户端则是iPhone,前几天她刚刚换了最新款,大陆目前不超过五千台。

没错,方泽希是故意的,他想用这种无声的方式表明,他和萧晗就是如此亲密。

这么想着,他毫不避讳地给那第一条热评点了一个赞。

【6】前方情敌预警

都说女人心眼小,程颖似乎打定主意要将萧晗黑到底,半个月过去了,“老牛吃嫩草”的舆论仍在发酵,甚至“包养”一说又被重新提起。

反正萧晗这些年被黑惯了,也不太在意,但她不能容忍有人黑方泽希,于是打电话给她的小姑,掐掉了程颖和某大牌口红的代言。

这天,方泽希接受一档采访时,被记者问及怎么看待萧晗“老牛吃嫩草”一事,方泽希一本正经地答:“是说我很老的意思吗?毕竟晗妹永远十八岁啊。”

完美的回答成功堵住了众人的嘴,萧晗知道后,感到无比欣慰。

那天夜里,方泽希结束了一天的繁忙工作,开着兰博基尼绕城市兜风,路边商场的LED大屏上,印着萧晗的巨幅海报,美人巧笑倩兮,像只可萌可御的猫。

方泽希突然感到内心柔软,他想,或许有些事,是该捅开那层窗户纸了。

就在方泽希寻找着恰当的告白契机时,年关各式各样的颁奖晚会也随之而至。這天,萧晗携他出席“星光典礼”,两人走过红毯,走过无数璀璨的闪光灯。

当晚方泽希获得了年度最具潜力男演员奖,他捧着金灿灿的奖杯说获奖感言时,一再提到了萧晗,从知遇之恩说到她一路的栽培与提携,言辞十分恳切。

萧晗听得感动,方泽希亦是动容,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当着无数媒体和观众的面,庄重而认真道:“最后我想说的是,萧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陪你在威尼斯的叹息桥下看日落。”

话音方毕,全场陷入哗然,毕竟大家都知道那个梗:听说在叹息桥下拥吻,爱情就会永恒。

这番类似于告白的话霎时掀起了轩然大波,萧晗心脏狂跳,说不清是激动,还是别的什么。

原本,方泽希那番耐人寻味的话,足以成为本场晚会的高潮,可当最后那压轴的神秘嘉宾出场时,众人再一次不淡定了。

几年前便进军好莱坞的知名大导演,在取得一系列成就之后,今朝回国发展。这位年轻的导演叫作林屿生,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萧晗唯一的前男友。

方泽希自然听过林屿生的名头,也知道他跟萧晗是青梅竹马,萧、林两家是世交,虽然他们交往时尚未出道,并且他几年前就出国发展了。但萧晗如今是圈内最具流量的花旦之一,他又有着一张堪比演员的脸,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吃瓜群众,果然,“萧晗前男友”“林屿生回归”“方泽希疑似告白”等话题,在当晚刷爆了微博。

没想到的是,林屿生在第二天就找上门来了,更没想到的是,他找的人不是萧晗,而是方泽希。

彼时萧晗正在工作室里焦头烂额,命人开展紧急公关,将方泽希捅出的娄子给堵上。

她扶额道:“正好我新接的电影是现代时装题材,潘姐,你去跟编剧说一声,务必把叹息桥的梗给我加上,然后让剧组官博编个文案,就说泽希昨晚是在给我的新戏做宣传。”

助理听后当即着手去办,方泽希却面色阴沉,似有风雨欲来。

“做什么公关,为什么要做公关?你还不明白吗,我昨晚的话全都是真心的!”

萧晗秀眉紧蹙,深深呼出一口气说:“泽希,我希望你能够清楚,我明不明白和接不接受,是两回事。”

似有惊雷当头劈下,方泽希顿时愣在原地。就在气氛无比沉闷之时,林屿生来了。

他向方泽希发出电影邀约,虽然只是男二号的角色,但合作对象皆是实力派老戏骨,稍有不慎便会被吊打演技。

方泽希自出道以来,一向都是流量鲜肉中的演技翘楚,不少粉丝引以为豪,也有不少竞争对手等着看他出糗。

这是一次挑战,更是来自林屿生的挑衅,虽然萧晗知道,参演这部大制作的电影好处不小,但同时风险也高,方泽希如今正在上升期,她不希望出现一点岔子。

林屿生留下剧本与合约之后,忽然将视线转向那坐在办公桌后托腮沉思的萧晗,微微一笑,霎时仿若春风过境,千树万树梨花盛开。

“怎么样啊,萧晗,敢不敢让你家的金字招牌接这部戏?”

“你不用问她。”方泽希长腿一迈,挡住林屿生的视线,“我的事情自己能做主,林导盛情邀请,晚辈却之不恭。”

林屿生满意地挑挑眉,眼底染上腹黑的笑意,他转身离去时,朝萧晗道:“萧伯父知道我回国了,准备办个接风宴,明天我来接你。”

萧晗随手抓起抱枕就朝他扔去,仿佛恋爱中使性子的小女生,嗔道:“凭什么你回国要我爸请客。”

林屿生头也不回地挥挥手,在方泽希极度不悦的面色中淡淡道:“你我之间客气什么,迟早都会成为一家人。”

【7】身不由己的萧总

萧晗倒是不担心林屿生会借机整方泽希,毕竟他俩从小一起长大,她对林屿生的品性也算知根知底。

赞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