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男友多半是有病

许仙仙

简介:难道世上真的有职业歧视?难道在精神病院当医生就一定会在情场上遭遇种种磨难?大龄剩女白露惨遭劈腿后,意外遭遇帅到天崩地裂的精神病人,然而,这个病人带着无数谜团和秘密,一步步向她走来……

一 清秀的病人

清晨的微风吹来,白露从办公室的桌子上爬起来,已经是在医院住的第三天了。

她不想回家。

手机里是闺密发来的数条慰问短信:“男朋友劈腿不可怕!加油……”

白露看了上半句,觉得精神振奋,微微扬起嘴角。

“还能有你们医院里的那些精神病人可怕吗?!”

白露上扬的嘴角僵硬了。

她是医科大学心理学院毕业的高才生,却因为没有背景直接被分配到了精神病院里。她没待上三个月,大学里交的男朋友就劈腿了……

男朋友分手的理由是这样的:“你和精神病人待久了,你也会变成精神病的,毕竟这东西是会传染的。”

母亲知道她分手之后立刻炸了!

白露的男朋友萧烨是白露的母亲亲自搭线介绍的,萧烨家条件不错,在C城有好几套房子。她的母亲也是极品,居然让她主动和萧烨道歉承认错误……

白露崩溃了。

于是,在租到房子之前,她准备一个人住在医院办公室,就算辛苦一点,也不用见到她那极品老妈。

早上七点半,白露去医院食堂买了两个包子当早餐,之后开始了每天的日常——查房。

精神科的一间病房住六个病人,白露负责三楼所有的病人。她甫一开门,群魔乱舞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然而,她已经开始习惯了。她一直查下去,直到查到304房……

304房今天新来了一个病人。

病人看上去很年轻,最多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这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安静地坐在阳台看着窗外,和身后五个疯疯癫癫的病人格格不入。

304房年纪最大、住得最久的病人此刻正坐在这个年轻男人的身边,絮絮叨叨地给他分析命理。这个爷爷年轻时候是省易经协会的半仙,后来不知怎么就走火入魔了。

老头子跪在床上一脸叹服地对着这个安静的男人说道:“我看殿下你天庭饱满,山根挺直,神情内敛,目若含珠,虽然此时身陷囹圄,日后必能登基以承大统!到时候,陛下一统山河时可别忘了草民……”

“这个,加药。”白露看着老头子,面无表情地对着身后的护士长说。

“呀!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啊……”老头子看见白露过来,立刻叩头。

白露走到了那个年轻男人的面前。

这个男人的侧颜清俊得过分,鼻梁高且挺直,皮肤在阳光下似乎白得透明。他低垂着睫毛,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铁丝网,一点都不像个疯子。

“你说我会登基,可我的皇兄实在逼得太紧,我怕是这辈子都要被软禁在这里了……”男子突然讽刺地说道。

白露的手顫了颤。

“这个,疯得也不轻,也得加药。”

她转身对护士长说。

突然,这个清俊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白露,然后愣了愣,便重新变回淡然如水的模样。

白露的心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悸动了那么一下子。这个男人的眼神似乎有一种穿透力,能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可便是这个空当,白露看见了这个男人床前的病历卡。

慕容也。

这实在是个耳熟极了的名字,好像在本市各大报纸头条都有见过,白露想了想,可总想不起他是谁。

在白露出了304房的门时,她突然想了起来!

慕容也,C市南海集团的三公子。

前阵子最劲爆的消息就是,南海集团三公子因为女友被抢,一夜之间精神失常,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慕容也,就是这个名字。

二 广告牌事件

这几天,白露一直在苦苦地找房子。

可房子要么房租太贵,要么就离单位太远,她没办法,只有一直在办公室凑合着。

精神病人是有严格的作息时间的,上午七点准时起床,吃过早饭洗脸刷牙之后就要出操。大家拉着一根绳子,有秩序地排好队下楼,来到操场上跳广播体操。

慕容也因为不爱说话,成了诸多精神病人倾诉的对象。他们隔壁病房有个大妈,老伴和跳广场舞的老太太出轨了,大妈精神失常,看谁都像自己出轨的老伴。此时她正抓着慕容也的胳膊颤声道:“老伴……你是我老伴吗?”

慕容也第七次拉开大妈的手,告诉她:“我不是你的老伴。”可大妈还是不死心,依旧死死地抓着慕容也的袖子含泪望着他,他一脸无奈地想要离开,可是奈何不了大妈的死缠烂打……

就在这时,一旁的白露突然发现了异样!

大妈和慕容也头上的巨大广告牌不知是年久失修,还是怎样,正颤颤巍巍地立在风中,马上就要砸下来!

在那一瞬间,白露似乎看到,那广告牌的最顶端闪过一道黑影。

“小心!”她什么都没有想,便飞身冲了上去!

那巨大的广告牌砸下来的时候,原本想要护住慕容也和大妈的白露居然被慕容也一把抱住之后狠狠地压在身下!

那广告牌砸下来的时候,她明显听见慕容也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紧接着有温热的血液一滴滴地淌下来,滴在她的头上。

被护在身下的那一刻,慕容也伏在她的耳边,他的睫毛轻轻戳在她的脖子上。她听见他轻声对她说了句话,声音似羽毛般轻柔。

“他们是要暗杀我。别离我太近。”

白露瞪大眼睛,然而,此时此刻她仿佛什么都听不进去,只能听见慕容也沉缓的心跳声。

她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三 暗潮涌动

那之后,白露便清楚地知道,慕容也没有病。

他应该是被谁算计进来的。

白露知道慕容也的处境很危险,可她不能不顾病人的安危。这种事情没有证据也根本不能报警,她只能默默地加强对他的关注,时刻留意他身边的危险。

慕容也的额头伤得不算很重,有轻微的脑震荡。那之后每天的换药工作就落到了白露的身上,因为她是全院唯一一个住在医院里的医生。

“你不用回家吗?”慕容也看着白露的身影问道。

“男友劈腿,家母逼婚,受不了压力。”白露轻描淡写地说,“和你遭遇差不多。”

“我?我的遭遇?”慕容也扬起眉毛,深棕色的瞳仁静静地望着她,道。

“是啊,你不是因为女朋友劈腿受到打击才进的神经病医院吗?”

慕容也没有说话,但是白露清楚地看见,他的嘴角抽搐了几秒……

就在这时,走廊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女声……

“你们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嗎,流氓?!”女人歇斯底里地喊道。

“快抓住这逆贼!”304房的半仙老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了门,指挥着一群精神病人将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按在墙上……

老大爷拄着拐棍悲愤道:“就是这个妖女!舍弃晚节,秽乱春宫!快快将其打入冷宫,保天下太平……”

“胡扯,你个老疯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南海集团……”

隔壁病房的精神病们也跑了出来,围着陆芮溪像围观动物园里的动物……

陆芮溪从来就没这么狼狈过。

医护人员们见状,赶紧跑来,拉开一群围着她的精神病。

陆芮溪挣扎几下,跌跌撞撞地冲进304房的大门,见一个男子背对着她,她呜咽一声上前一把抱住,一声极有感情的“阿也”喊了出来。

坐在一旁病床上拿着个苹果的慕容也和白露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被抱住的大爷笑着回头,陆芮溪被吓得嗷的一声喊出来!白露平复下情绪,呵呵地笑着说:“这位美女,你好像抱错人了,这个才是慕容也……”

陆芮溪一抬头,白露被那张脸吓了一跳——标准整容脸,尖下巴几乎能戳死人。

陆芮溪尴尬地一笑:“最近开眼角去修复了,现在视力不太好。”

白露看见慕容也的手在抖……

“阿也!”陆芮溪重新整理情绪,又要扑上去,慕容也猛地拉过白露,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把她当挡箭牌一般!

白露蒙了……

陆芮溪尴尬地站在原地,白露刚要开嗓骂人,却被慕容也一把掐在腰上,疼得她咝的一声,刚想骂出口的话也给憋了回去。

“阿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和你哥订婚完全是权宜之策啊!我真正喜欢的人还是你啊!你再等一段时间,我就能瞒着你大哥把你弄出去了……”陆芮溪大喊。

白露心里默默吐槽,大家族的情史果然狗血……

“不必了。我在精神病医院待得挺好的,你回去吧。”慕容也皱着眉头说道。

“你……不会是在精神病医院里待傻了吧?”陆芮溪颤声问道。

“对,我是傻了!”慕容也义正词严,“就因为变傻了,我还爱上她了!”

慕容也指着一脸黑线的白露说……

白露不顾腰疼,回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慕容也,你臭不要脸……”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一回头,脚正好绊在了椅子上。

然后,她失去重心向后仰去!慕容也被她压在身下,刚刚得过脑震荡的他受不了打击,顿时觉得天晕地转!

陆芮溪震惊地看着,以她的角度看去,二人的确像是在精神病院里光天化日之下激吻……

门外传来一声欢呼,无数精神病人趴在门口偷听……

“皇后娘娘和陛下终于圆房啦!”

半仙老大爷欢呼。

四 无萍之爱

陆芮溪是哭着回去的,整个房间徒留白露和慕容也尴尬地坐着。

方才慕容也被压之后,脑震荡再次发作,陆芮溪没走多远就吐了白露一身……然后他被扇了一耳光,脸到现在都是疼的。

“我有点了解你男朋友为什么劈腿了。”慕容也微笑,“你和精神病们混得有点暴力……”

“谁让你刚才耍流氓的!”白露捂胸怒道。

“别捂了,什么都没有,捂空气吗?”慕容也皮笑肉不笑。

白露此生最恨有人打击她发育不良,闺密曾经调笑说她男友劈腿的主要原因就是她的平板身材……

白露低着头,视野开阔得很,能一览无余地看见她穿着白色皮鞋的脚,没有任何障碍……

一想到刚才自己被人当成枪使,白露心中无限悲愤,吸吸鼻子就要往外走。

“喂!怎么了?”突然,一只手一把拉住了她。

“你给我放手!”白露怒道。

安静了两秒之后,白露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叹息般的轻笑。

“你真的……想不起我来了?”

白露愣了愣,猛地回过头,看见慕容也那双蕴着水光的眼睛,呆愣了半晌。

“你不知道这种搭讪方式很俗套且低级吗?”

白露一把甩开了慕容也的手,愤愤地走了。

只是,她没有发现,慕容也的眼神渐渐地暗淡了下去。

他是落难的少爷,就算身边危机四伏,他也能挺过去,回到属于他的世界里。白露和他本来该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交集呢?

她自嘲地笑笑,关上了病房的门。

可是,她的心还是乱了,乱得很。

因为慕容也的那一句喜欢。

五 相亲风波

白露终于租好了房子。

她终于不用再过在医院吃喝拉撒的悲惨生活了,为此,她很是开心的。

就在这时,白露她妈突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小露,你三姨妈给你介绍了个对象!男方家境不错,也算殷实,你赶紧给我打扮打扮,现在就过去……”

白露听后脑子嗡了一声。

然而,她没有办法,娘的命令就是圣旨。奈何她当时正在医院里,她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马上要下班。于是,她请了假早退了。

“你要去干吗?”门口的慕容也看着脱掉了白大褂、穿着常服的白露,歪着头看她。

“去吃饭,你好好养病。”

“你和谁去吃饭啊……”

慕容也的眼睛湿漉漉的,活像一只被丢弃的大型犬。白露突然萌生了一种傻老公看媳妇出去鬼混的感觉……

但紧接着,白露甩甩脑袋,停止想象。

“和朋友吃饭,你好好待着,我明天……”

“明明是去相亲!我都听见了!”慕容也一脸悲愤。

“呃……”白露摸了摸鼻子,她根本不知道这厮偷听的功夫居然如此深厚。

“就算是去相亲,又怎么了?!你管我!”白露假装理直气壮地白了他一眼,然后迅速下了楼梯。

“陛下!小人近来卜卦,发现皇后娘娘有一灾啊!”半仙大爷在慕容也耳边轻轻说道。

“可是,我们现在被关在医院里,怎么出去?”慕容也问。

“陛下,老臣会撬锁。”大爷拿出一根铁丝,面露微笑。

慕容也看了看他,突然笑道:“我现在发现,精神病里人才也蛮多的……”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要是想知道自己在亲戚眼里是什么样子,你就去看亲戚给你介绍的对象……

白露对面坐着的就是这次三姨妈介绍的对象,人憨厚,家有钱。他的确是憨厚,身高一米六,体重二百六十斤,看着就很敦实,不如慕容也那般消瘦奸诈……

对方一过来就说自己家多有钱,有多少栋房子。白露如坐针毡地听着,忽然听见前面传来一声讽刺的轻笑。

她往前一看,只觉得当头一棒。

那是萧烨和他的新女朋友。

二人挽着手,居然也来这里吃饭。

白露趕紧用咖啡杯遮住脸,她此时只想找个漂亮的地坑然后跳进去与世隔绝。然而,不幸的是,没有地坑。

默念着“当我是空气,不要发现我……”的白露还是被发现了。

“那个不是你前女友吗?”对面的女人尖笑着说,“这是怎么?来约会,还是来相亲?”

“什么!你有过前男友!你三姨妈跟我介绍你的时候,说你是初恋!我是有感情洁癖的,抱歉!”这个二百六十斤的相亲对象一脸被欺骗了感情的样子,愤怒地拂袖而去!走的时候,他顺带摔碎了两个玻璃杯,他离开的时候,白露甚至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地震。

她尴尬地扶额,围观群众越来越多,萧烨的女朋友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她叹了口气,收拾收拾东西想赶紧离开,结果服务员一下子拦住了她……

“小姐埋单。”

白露气得咬牙,她什么都没吃,然而刚刚跑掉的大胖子一个人吃了五个芝士蛋糕……她压下一口气,沉声问服务员:“多少钱?”

“三百八十七。”服务员微笑着看着她。

白露只觉得心脏几乎停跳,因为她除了喝了杯饮料外,几乎没吃其他什么。然而,她只想赶紧给钱走人,她轻声说:“刷卡”

悲剧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

白露才发现,她没带信用卡。

就在这时,一个清冷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的单,我埋了。”

六 英勇救援

白露赶紧向大门口看去,有那么那一瞬间,她差点被闪瞎眼。

那是身穿西服的慕容也,身后弯着腰极其恭敬的是304房的老大爷,白露再往外一瞧,一台雷克萨斯正停在门外。

“你……你们……”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医院看门大爷是怎么看的门,让一群神经病跑了出来……

慕容也递了一张信用卡过去,轻轻挽起白露的手,老大爷一挑门帘,二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快点,别磨蹭!”慕容也在一旁轻声说,“车是租的按小时收费……得还车……”

“你!你是南海集团家的老三!”萧烨突然站了起来,震惊道。

“是啊,女朋友和我拌了点嘴,生气了就跑出来胡闹,真是没一点良心……”慕容也说。

“可你……你不是进了神经病院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萧烨的脸色异常难看,白露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头。

“坊间传闻,你也信?”慕容也冷笑着拍了拍白露,“你看看你这前男友,都什么德行?”

白露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慕容也拽出了餐厅。萧烨尾随其上,一直跟到门口。

“快走,萧烨是我大哥的人,他在我大哥的公司。”慕容也说。

白露突然明白过来。

“你这次出来……究竟冒了多大风险?”她轻声问道。

“当然。”慕容也沉声,“现在我大哥那边必然知道了,以后我的处境也许会更糟糕。我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幕后策划都是他!我父亲现在重病,他为了遗产,伪造了我生病的证明,之后又串通医院的鉴定部门,在我的饭里下了药之后就把我关了进来。因为只有对外宣称我疯了,才能让我顺利放弃继承权。南海集团一切大权现在都握在他的手里,我要反击,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装屈服,然后去弄一份我根本没有得病的医院证明,再把这张证明公开出去……”

“明明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要跑出来……”

“因为知道你在外面受了气之后,我的心就很堵。”慕容也咬着牙,眼里的光芒瞬间变得锋利起来,“你妈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白露的心突然一颤。

他冒着危险跑出来是为了她吗?

“等等……我妈什么样子,你怎么知道?!”白露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便问道。

慕容也半晌没有说话。

“记性真差,该记住的记不住。”他轻声嘟囔。

七 夺路奔逃

回到医院之后的第一件事,慕容也和304房的所有患者就被控制了起来。

医院以看管不当为由,把所有保卫人员处罚了一遍,白露被扣了半个月的工资。慕容也被单独关在了特殊的病房里,和外界的交流方式只有一扇小铁窗。

“皇后娘娘……”那个304房算命的半仙大爷拉着白露说,“我最近算到皇上要有一劫,若皇后娘娘不去化解,皇上可能危在旦夕!”

“慕容也怎么了?”白露紧张地问道。

老大爷刚想开口,却看见一个人,然后突然住了嘴不说话,白露抬眼看去,原来是隔壁病房的大妈出来遛弯……

上一次广告牌砸下来的时候,就是这个大妈一直缠着慕容也不放的,如果不是大妈,慕容也根本不会在广告牌底下停下来……

想到这里,白露在心里画了个问号。

但总之,她绝不能让慕容也一个人待在那铁窗小屋里,因为屋里只有一个人,只会让他的处境更加危险。

他现在最需要一份正常的精神证明,然而,这家医院的高管怕是都被他的大哥收买了,白露想要带他出去做证明,基本上是难于登天。

“可是,要怎样才能把慕容也弄出来……”白露苦思冥想。

“娘娘莫慌,山人自有妙计。”算命老大爷呵呵地笑道。

“大爷,我总觉得你没病。”白露默默地看着他道。

“唉……儿媳妇嫌我烦,不想养我,就给我找了个假大夫,把我弄进了这里。”大爷摇头道,“结果进来之后我发现,这里还蛮有意思的,病人个个都是人才!”

白露默默黑了脸色。

“今夜子时,娘娘可趁乱救驾。”这是半仙老大爷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那时白露还有些发蒙,可到了夜晚之后,她就明白了老大爷的意思。

这真是让人心慌意乱的一夜。

精神病人暴乱了。

先是整栋楼的精神病房的门全部被撬开,等保安回过神来的时候,医院的后门居然也被撬开了!病人们跑到街上唱歌,还有鼻涕一把、泪一把拉住路人不放手的。白露内心暗暗赞叹大爷的技术高超,这样他们就可以趁乱逃跑。

白露拉开一个站在大门口唱“天安门上太阳升”的病人,冲进了慕容也的房间里!

“慕容也!”白露大声喊着,拉开了病房的大门,却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慕容也刚刚出浴,身上裹着一条浴巾,眼角微醺,皮肤透红,浑身上下只穿一条红色内裤,除此之外,再无他物,看起来十分诱人……

“哦……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慕容也看着定在原地的白露,轻声解释。

“快把病人抓回去!快啊!”走廊里的保安大声喊着。

“快!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不然,来不及了!”白露一把拉住一脸发蒙的慕容也往外跑……

于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在一群奔逃的精神病人里,还混进去一个穿白大褂的大夫和一个只穿着红色内裤的英俊男人……

“院长!咱们医院的大夫也疯了!”监控室里的保安大吼道。

白露拉着慕容也在街上跑,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起了什么。

那时她还是个孩子,她也是拉着身后这个人,努力地逃跑。

慕容也,她突然想起了这个人。

八 前尘往事

那时的慕容也还是个孩子。

他的生母早亡,父亲新娶的妻子带了个大哥,大概从那时开始,他的身上就没有好过,一直都是青一块、紫一块。可他从没反抗过,他是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再怎么反抗,都是没有用的。

白露就是这么闯进了他的视线。

那时白露的父亲只是个司机,可她会帮慕容也出头,无论多大的孩子,她都敢打回去,如同一只小老虎,谁敢打她,她必然要咬谁。

有一次,她咬了慕容家的大公子,就是慕容也的大哥。白露的父亲就是因为这件事被辞掉了工作。

她妈知道了这件事后差点打断她的腿,那之后,她带着一身伤来和她唯一的朋友慕容也告别。

“小脓包,好好活着。”这个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小女孩说,“谁敢打你,你就咬回去!谁敢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

“我来救你。”

她明明那么卑微。

她明明什么都做不了,却还想着保护别人,却还想着和命运对抗。

是什么时候决定了不懦弱地活下去呢?慕容也想,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

终于跑到了一个小拐角,白露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对慕容也说:“小脓包,你待着,我去给你买套衣服。”

慕容也愣在了原地。

“你……”他看向白露。

“我一定要帮你夺回你的一切!”白露愤愤地说。

下一秒,她便被慕容也死死地抱在怀里。

“好……”慕容也颤声说。

九 此生不换

突然,过道响起了脚步声。

白露回过头,紧接着便被慕容也牢牢地护在怀里。

来人是那个穿着病号服的大妈。

“果然是你,你是我大哥派来的?”慕容也冷声问。

“没错,上一次出了点问题,这次我不会失手。”

她突然一把扯下衣服,连带着假发与伪装。白露看见她的真身之后一愣,指着她颤声道:“你……你不是陆芮溪吗?”

“没错,是我。”陆芮溪冷声说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差不多就要得手了,如果不是那群神经病拦着我,你就已经死了。”

“那个真正的老头出轨的大妈也是你们的人吧。”慕容也说。

“她的确是个病人,那次广告牌的事,是我骗她说‘假如抓住了你,她老头就能回来。但是那之后,这个老太婆就开始四处宣扬这件事,我们为了不露出马脚,就把她抓走关了起来。”

“所以,自你来的那次之后,你就假扮成了那大妈的样子?”

白露知道,慕容也此刻是在拖延时间。

“是啊。”陆芮溪咯咯地笑了起来,拿出怀里的匕首,“不过,都没有用了,你今天必须死!你不死,你大哥那边,我交代不了。”

“好。我可以死,但你放過白露!”慕容也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个死女人!她有什么好的?她爸就是个穷司机而已!”陆芮溪怒道。

“可我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慕容也微笑着说,“这么多年,支撑着我挺下来的无非就是她。她说,如果我被欺负了,我就打电话找她……一想到我还能找到她,我就什么苦难都不怕了。”

白露觉得胸口微微发烫。

便是在这时,陆芮溪的匕首刺了过来!

白露眼前一黑,下一秒浓烈的血腥味传来。慕容也死死地抓住已经刺进他肉里的匕首,不让陆芮溪再动一下!

“慕容也!”白露失声叫出来。

就在这时,巷子外突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

“陛下!老臣带兵前来救你啦……”

是那个算命的老大爷!

大爷带着清一水的精神病人围住了这里!陆芮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群精神病人淹没了,匕首早就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几个病人将她五花大绑了起来,嘴里还塞了不知谁的袜子,看起来凄惨万分。

警笛声响起,警车和救护车也开了过来。

“慕容也……慕容也,你怎么了……”白露哭着问。

“陛下!陛下,你还未曾登基呢,不能驾崩啊!”老大爷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

“小白……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做我的女朋友……”慕容也颤抖着说。

“我做,我做!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答应你!”白露哭道。

之后是片刻的寂静……

白露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她猛地掀开120救护车的工作人员盖在慕容也身上的被子,结果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脖子上居然戴了个护身符一样的东西,匕首倒是确实刺进他身体里了,可是,有这个东西挡了一下,也就刺破点皮……血倒是流了挺多。

“慕容也!你个王八蛋!”白露怒吼。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小人早算到了陛下有一劫,特地准备了这个护身符,如今看来,果然管用!”老大爷在一旁开心地打圆场。

“这护身符里到底装的什么,硬硬的?”慕容也问道。

“小人的假牙……古书上说,狗牙辟邪,但小人没有狗牙……”

慕容也的脸色有些发黑。

那之后,他当着媒体的面做了一次鉴定,鉴定结果是他的精神完全正常。他的大哥慕容信和陸芮溪双双因为涉嫌诈骗和危害人身安全,被扔进了监狱。

慕容也的伤并不严重,没过几天便康复了,只不过,家里看管得紧,不肯让他出院,死活要让他住上一个礼拜再走。

这期间,白露便成了专属护工,每天给慕容也喂水喂饭,照顾得细致入微。

“话说我觉得我们好巧啊!”白露撑着下巴说,“你被陷害进的这家精神病院,恰好就是我工作的这家医院。”

慕容也微微一笑。

“其实是我选择的。”慕容也轻声说。

白露一脸愣怔。

“当初慕容信将我暗算进精神病院时,我提的最后一个条件,就是希望可以住进你在的这家医院。即便不知道哪天就被害死了,可我也想在死之前,可以天天看见你。”慕容也轻声说。

“我这辈子最好的运气,大概就是遇见你了。”他说着,轻轻地在白露的嘴唇上点了一下。

白露突然觉得心酸。身在豪门的慕容也,可能从没快乐过。

她紧紧地抱住这个男人,窗外雪落无声。

一切平定之后,白露继续做着医生,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有个新男友的唯一好处就是,每天下班有人接……

每天下班时间,都有一辆雷克萨斯停在门口。

“今天这车也是租的?”白露笑着问慕容也。

“不是。”慕容也微笑着抱住她,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道,“这车是咱们自己的。”

天气晴好,阳光明媚。

赞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