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萌吸血鬼

吕天逸

0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圣殿圣骑士,专杀吸血鬼。

圣骑士每杀死一个吸血鬼,都会把吸血鬼的獠牙掰下来当战利品。

圣骑士腰上常年系着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吸血鬼的牙。

一天,圣骑士追杀两只吸血鬼。

圣骑士虽然很强,但以一敌二比较吃力,两只吸血鬼又会打配合,所以,谁也打不过谁,三人身上都挂了彩。

正在战况胶着时,路边突然蹦出一个蒙面圣骑士偷袭。

蒙面圣骑士用鞭子卷住一只吸血鬼。

圣骑士见状,忙逮住机会,一剑把另一只吸血鬼捅了个对穿,蒙面圣骑士也用鞭子把自己偷袭的那只吸血鬼勒死了。

两人虽素昧平生,但配合得特别默契,简直就是天生一对的搭档。

02

圣骑士很高兴,他一直以来单枪匹马carry全场就是因为嫌弃别的圣骑士太弱,好不容易碰见一个操作流畅又会打配合的,就很心动。

圣骑士觉得自己是时候找个搭档了,于是问:“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圣殿骑士团,为荣誉和梦想而战?”

圣殿骑士团招新员工的时候,都是这么画大饼的。

蒙面圣骑士冷漠地斜睨了他一眼,掀开面罩,前后咬住两只吸血鬼的脖子,当场就把两只吸血鬼给吸干了。

圣骑士:“……”

圣骑士:“你也是吸血鬼?”

蒙面圣骑士掏出手帕擦嘴:“是,但我只吸吸血鬼的血,人血我过敏,一吸就长一身红疹子。”

圣骑士:“那严格来说,你的学名应该是吸吸血鬼的血的吸血鬼。”

吸吸血鬼的血的吸血鬼一脸发蒙:“……”

03

圣骑士:“就简称吸吸血鬼吧,还有点可爱。”

吸吸血鬼翻白眼:“可爱你奶奶个小天使。”

圣骑士赶紧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惊呼:“你怎么敢说这种话?”

吸吸血鬼冷笑:“因为我是不死生物,不死生物都是这么怼人的,听不惯就别听,去你圣母的。”

圣骑士气疯了:“我也会!德古拉是猪!德古拉吃粑粑!”

吸吸血鬼朝圣骑士扑去,圣骑士也朝吸吸血鬼扑去。

打了一架,谁也打不过谁。

严格来说,吸吸血鬼应该更强一些,因为圣骑士出门前在牧师那边领了满buff,占了不少便宜。

两人瘫坐在地上,互相气呼呼地瞪着,喘粗气。

04

圣骑士是圣殿骑士团排名前几的优秀圣骑士,带着满buff单挑吸吸血鬼,居然完全打不过,就愈发想拉拢吸吸血鬼做搭档。

圣骑士冷静了一下,换了个角度劝诱道:“你骂我,我也骂了你,你打我,我也打了你,现在扯平了。我再问一遍,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圣殿骑士团,为吃饱肚子而战?”

吸吸血鬼闻言怔住:“……”

圣骑士:“月薪一千金币,包吃住,干两天,休一天,每抓一只吸血鬼奖励两百金币,我们平分。以我们的战力,联手抓鬼,月薪过万不是梦,而且除了金币之外,你还能拿到侦察兵发来的第一手吸血鬼行踪情报。”

吸血鬼不像人那么好抓,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很饿的吸吸血鬼动心了:“那……行吧。”

圣骑士带吸吸血鬼回圣殿圣骑士的宿舍。

05

宿舍是两人间,因为圣骑士没有搭档,所以是自己住的,另一半空间是空的。

宿舍里全是圣殿骑士团统一发放的生活用品,诸如十字架花纹床品四件套、圣杯同款饮水杯、大蒜驱魔香薰、银制烛台……连两张单人床的床柱都是四根长长的扎心专用木桩,木桩上刻着神圣的铭文。

吸吸血鬼一捂心口:“这间宿舍的装修,让我感觉很扎心。”

圣骑士一想也是,遂道:“你的那一半空间,你可以自己改装一下。”

吸吸血鬼就改造了一下自己的地盘。

吸吸血鬼的那一半空间里,摆着仿真人头骨水杯,床上铺着骷髅图案床品四件套,喷着鸡血提取物空气净化剂,桌上摆着德古拉、莉莉丝、该隐、卡密拉等远古吸血鬼的限量版手办……

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每天都感觉自己在被室友疯狂地诅咒。

最后,圣骑士在天花板上钉了一排钉子,挂上一张将整间宿舍左右一分为二的帘子,这才解决了问题。

06

圣骑士得到一手吸血鬼出没的情报,拉着吸吸血鬼出任务。

牧师站在圣殿骑士团大门口,给每一个出门的圣骑士上满buff。

因为牧师上buff是常规,圣骑士早就习以为常,把被牧师上buff当成像吃饭、喝水一样正常的事,就没当回事,拉着吸吸血鬼就往外走。

牧师站在门口,看见有人走过来,一只手捧着《圣经》,一只手高高扬起,咔咔就是劈头盖脸一顿祝福,什么真言术净化忏悔……打出了一套流畅的Combo。

圣骑士如沐春风,体质各种增益,爽得不行不行的。

吸吸血鬼却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地瘫痪在地:“这个牧狗……躲在门口……偷袭我……”

圣骑士惊了:“我的上帝啊!你还好吗?你感覺怎么样?愿上帝保佑你!”

吸吸血鬼气若游丝:“我都这样了,你还诅咒我……”

圣骑士忙改口:“对不起,不是故意的,那……愿上帝抛弃你,鄙视你,诅咒你。”

吸吸血鬼奄奄一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政治正确了,但我还是感觉有点不爽……”

07

圣骑士抱起吸吸血鬼,拔足朝墓地狂奔。

碰巧,天开始下雨。

这一幕看起来就十分言情。

在圣殿周围的小花园里修剪花枝的修女们看看雨中狂奔的圣骑士,再看看被圣骑士公主抱的俊美吸吸血鬼,目光都变得犀利起来了。

圣骑士狂奔到墓地,把吸吸血鬼往地上一放。

吸吸血鬼爽得像猪一样打滚:“啊,这浓郁的死灵能量……”

吸吸血鬼飞快回血,体能大增。

然而,圣骑士的祝福buff一个个全没了,圣骑士带着衰弱、鬼魂纏身、死灵抚摸等debuff离开墓地。

圣骑士佝偻着背,挂着两个大眼袋,幽怨地看着神采奕奕的吸吸血鬼,道:“明天开始,我们分头领buff,领完buff,直接去任务地点集合。”

08

吸吸血鬼和圣骑士身手绝佳,配合默契,每个工作日出门抓吸血鬼都能杀到超神。

两个人把自己的后背放心地托付给对方,在战斗中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猎魔赏金大把大把地赚,而且两人的猎魔数量排名像坐火箭一样上升。

很快,圣骑士和吸吸血鬼联手摘取了圣殿骑士团首席圣骑士组合的桂冠。

是的,圣殿骑士团的首席圣骑士组合里面,有一只吸血鬼。

大家都感觉圣殿要亡。

09

圣骑士觉得这有必要庆祝一下,就拉着一群队友,还有吸吸血鬼一起去小酒馆,请客开庆功宴。

酥脆流油的烤鸡、麦香满溢的啤酒、松软滚烫的烤面包,还有鲜甜芬芳的果酱……

圣骑士问吸吸血鬼:“你想来一点儿我们的食物吗?”

吸吸血鬼看得眼馋,却无奈:“这些普通的食物,我尝不出味道。”

圣骑士遂和其他的圣骑士一起大快朵颐,吸吸血鬼坐在一边,瞪着他们。

10

吸吸血鬼等了一会儿,按捺不住了,问:“……我又不能吃,你叫我过来干什么?”

圣骑士指指酒馆前面的小舞台:“你看脱衣舞啊。”

吸吸血鬼一抬头,脱衣舞娘在台上搔首弄姿,“波涛汹涌”。

圣骑士响亮地冲着舞娘吹了声口哨。

吸吸血鬼翻了个大白眼,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英俊的德古拉手办,摆弄着消磨时间,把德古拉的裤子脱了又穿上,脱了又穿上,脱了又穿上……

圣骑士醉醺醺地问:“你干什么呢?怎么不看脱衣舞?”

吸吸血鬼没好气儿地说:“我祷告呢。”

圣骑士心想:你们吸血鬼向德古拉祷告的方式可真别致。

在德古拉的裤子被脱了一百次之后,圣骑士们的庆功宴终于结束了。

吸吸血鬼周围的气压很低。

11

圣骑士和吸吸血鬼回到圣殿骑士团,吸吸血鬼一路上都板着脸,一言不发。

圣骑士:“你怎么了?”

吸吸血鬼:“没怎么。”

圣骑士:“感觉你好像不高兴。”

吸吸血鬼:“没不高兴。”

圣骑士:“那我去隔壁宿舍打游戏了啊,他们叫我去开黑。”

吸吸血鬼面无表情:“哦,那你去玩吧。”

圣骑士乐呵呵地就去了。

吸吸血鬼叫住他:“对了,你把宿舍的钥匙给我一下,我那把找不着了,我待会儿还要出去买东西。”

圣骑士乐呵呵地就把钥匙给吸吸血鬼了,然后自己去隔壁宿舍打游戏打到半夜。

圣骑士和狐朋狗友们打完游戏,回自己的宿舍,一推门,门锁着。

12

圣骑士砰砰地敲门。

一个水杯砰地飞到门上,砸碎了。

吸吸血鬼在里面咆哮:“敲屁敲!你去和他们玩游戏啊!别回来了!”

圣骑士蒙了:“你怎么了?”

吸吸血鬼的声音突然变得平静:“我没事,我睡了。”

冬天,外面冷得够呛,圣骑士穿着睡衣跺脚:“你能不能先给我开门再睡?”

吸吸血鬼突然咆哮:“你要开门干什么?你出去看脱衣舞啊!”

圣骑士:“……”

13

圣骑士甩着冻出来的大鼻涕,穿着睡衣去队友宿舍借宿,无果。

圣骑士把着其他圣骑士宿舍的门框咆哮:“我们还是不是队友了?!连挤一张床凑合一下都不行吗?!”

队友:“对不起,最近风声太紧了。”

圣骑士:“?”

队友:“那群修女狗仔队……”

圣骑士:“?”

队友:“前段时间XX和XXX因为在圣殿门口的小蔷薇花园中对视了一眼,就被写了十万字的八卦新闻,我和你挤一张床,她们的八卦能写到我八十岁。”

圣骑士:“?”

圣骑士在外面冻了一宿。

14

天亮了,圣骑士甩着大鼻涕去找吸吸血鬼。

圣骑士瑟瑟发抖:“对不起,我错了。”

吸吸血鬼:“你哪错了?你没错。”

圣骑士:“啊?我没错,你还把我关在外面,你这鬼怎么回事?”

圣骑士被吸吸血鬼一脚踹出窗外,砰的一声摔进楼下小蔷薇园。

八卦界翘楚的修女们用小树杈在泥土地上写写算算,根据圣骑士的落点飞快地计算并推理出圣骑士是从自己的宿舍里被吸吸血鬼踢出来的。

修女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微微点头。

15

吸吸血鬼任务也不出,也不让圣骑士进屋睡觉,一问他,他就说没事。

圣骑士真的头疼了。

圣骑士穿着睡衣甩着鼻涕,找隔壁宿舍的队友求助。

队友给圣骑士出谋划策。

圣骑士回宿舍找吸吸血鬼,当着吸吸血鬼的面,把自己的圣盾正面朝上,哐啷一声往地上一丢。

圣盾正面雕刻着圣殿的标识与圣骑士的家徽,浮凸不平,非常硌人。

低情商的圣骑士跪在圣盾上,按照高情商队友教给自己的话,一字不差地、忠实地复述道:“我知道我错哪了,你吃不了人类的食物,聚会的时候,我不应该把你晾在一边,我也不该在你生气的时候,和他们打游戏打到半夜。”

吸吸血鬼:“……哼。”

圣骑士跪在圣盾上,把礼物盒往前一推,道:“哥们儿,别生气了。”

吸吸血鬼看着圣骑士在队友授意下花了整整一个月的薪水买来的豪华典藏版自组装德古拉庄园模型,道:“好吧。”

他们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和好了,友谊就是这么纯洁美好的事物,它不沾染一丝丝的铜臭味。

16

和好之后的第二天,圣骑士出任务时,往马背上驮了几个空瓶子。

吸吸血鬼不解:“这些是做什么用的?”

圣骑士神秘兮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人一起杀了两只在村子里作乱的吸血鬼,吸吸血鬼吸干了一只,正想吸另一只,却被圣骑士阻止了。

圣骑士将剑抵在吸血鬼的脖子上,道:“今天,他的血,我要了,你先别问。”

吸吸血鬼只好站在一旁看。

圣骑士割断吸血鬼的喉咙,鲜血喷涌而出,流进空瓶里。

圣骑士把几大瓶吸血鬼的血带回圣殿,借了厨房,将血倒进盆里,加入盐、油、五香粉、葱姜碎、胡椒粉、花椒粉、老汤……搅拌。

吸吸血鬼从来没见过这种操作,愣愣地问:“你干什么?”

圣骑士不答,利落地灌了几根血肠,煮好切片蘸酱油,熟练地使用筷子夹了一片递到吸吸血鬼的嘴边:“张嘴。”

吸吸血鬼吃了一口,眼睛都亮了:“……好吃!这是什么?”

圣骑士神秘兮兮地道:“这是一种来自遥远东方的巫术,可以让食物变得好吃。”

吸吸血鬼:“那你怎么学会的?”

圣骑士:“我爷爷是中国人,我继承了可以掌控东方巫术的血统。”

吸吸血鬼一片片叉起血肠,全吃了,发出了猪叫声。

圣骑士:“你天天喝血都是一个味道,一定不开心。”

于是,圣骑士每天为吸吸血鬼变东方巫术,做毛血旺、血豆腐、酸菜炖血肠。

17

吸吸血鬼被圣骑士好吃好喝地养着,小肚子都微微凸起来了。

圣骑士看着好玩儿,手痒痒,动不动就伸手在吸吸血鬼的小肚子上捏一把。

手感软嘟嘟的,就像吸吸果冻。

吸吸血鬼拍开圣骑士的手:“别闹,我手都抖了。”

原来,吸吸血鬼正在用颜料给德古拉庄园模型的一个零件上色。

吸吸血鬼每给一个零件上完色,就把零件丢给圣骑士,圣骑士徒嘴吹干,吸吸血鬼再拼装,温馨默契得仿佛他们已经认识十年了。

18

转眼过了一年。

圣骑士和吸吸血鬼通过抓捕吸血鬼得来不少奖金。

这天,两人各自把自己一年来攒下的金币统统拿出来,倒在一起,数了数。

圣骑士计算了一番,道:“我们两个的金币加起来,想在圣城买房子的话就够付首付了,以后我们一起还房贷,每个月的底薪就够了。”

吸吸血鬼冷冷一哼:“但是,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买房子?”

圣骑士:“圣城寸土寸金,而且房价一直在涨,现在不抓紧买一套,以后都不知道买不买得起。”

吸吸血鬼发愁:“可我们不是亲属,房产证不能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

圣骑士微微一笑,笑得很英俊:“那就写你的,我是圣殿骑士团的人,有铁饭碗,最坏的情况还可以回来住宿舍。你是临时工,万一团长犯事儿了,推你出去背锅就惨了,所以,你多些保障总是好的。”

事情就这么定了。

两人一起挑了一套地理位置介于坟场和教堂之间的房子,两人每天分头领buff都方便。

19

房子是地上三层,加一层宽敞的地下室。

考虑到吸吸血鬼喜欢阴暗湿冷的环境,圣骑士雇人硬生生地把地下室挖大了一倍,又把地下室的防水保温撤掉了,以保证吸吸血鬼居住环境的阴冷潮湿,可以说,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了。

20

圣骑士瞒着吸吸血鬼参加了屠龙远征军。

遠征军要去的是一座火山,火山的山壁上是密密麻麻的龙巢,龙巢中栖息着大量的恶龙,恶龙时常会飞到附近的村庄烧杀掳掠。

因为十分危险,所以参与远征军的圣骑士可以得到大量封赏。

吸吸血鬼得知情况时,远征军已经出发了。

吸吸血鬼快马加鞭追上,追到远征军驻扎地。

圣骑士看到吸吸血鬼,惊道:“你怎么追上来了!”

吸吸血鬼揪着圣骑士的耳朵咆哮:“你居然敢瞒着我偷偷参加远征军?”

圣骑士:“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

吸吸血鬼打断:“你不知道这是一个flag吗?每一个瞒着家人或者朋友偷偷去打仗的士兵都必定会死,从古至今,无一例外!”

圣骑士一脸发蒙:“哪来的说法?我只是怕你担心。”

吸吸血鬼从行囊中抽出一根圣骑士临走前给他灌好的血肠咬了一口:“和我回去。”

圣骑士:“我不会有事,你快回去,等远征结束了,我就回去找你。新房子刚装修完,我还没住几天呢,怎么舍得死,等我回去了,我们一起养只狗,而且,我还想回老家结婚呢。”

吸吸血鬼崩溃地怒吼:“我的天哪,你的flag立起来没完了吗?你为什么要给自己下这么多恶毒的诅咒?现在就连最不按套路出牌的编剧都救不了你了!”

圣骑士头疼:“那些都是无稽之谈,上帝啊,你要相信科学。”

吸吸血鬼:“我不管,你不回去,那我也不回去,我要在前线保护你。”

圣骑士发愁:“可是,你没有报备,就突然加入远征军,团长不会同意的……”

吸吸血鬼闻言,变成一只小蝙蝠。

小蝙蝠只有圣骑士的巴掌大,毛茸茸、软嘟嘟,往圣骑士衣服里一钻,就像没有一样。

吸吸血鬼用小爪扒着圣骑士的衣领:“我藏在这里,没有人能看见我。”

于是,他们一起远征。

21

远征军大获全胜。

圣骑士团杀死了很多恶龙,剩下的恶龙也都逃跑了。

圣骑士带着他的小蝙蝠去看战利品,恶龙的尸体一具具地摊放在地上,彰显着圣骑士团的凶猛无畏。

圣骑士低头,声调温柔地询问衣服里的小蝙蝠:“你喜欢哪一款?红鳞的喷火龙,绿鳞的沼泽龙,还是黑鳞的地狱龙?团长说我可以带走一条,我打算在你的地下室放一个恶龙标本,就摆在德古拉庄园模型旁边,这么邪恶的生物,你一定会喜……”

话音未落,一只没有死透的恶龙忽然发动攻击,尾巴一甩,坚硬锐利的尾巴尖扎进圣骑士的胸口,又从背后钻出来,给圣骑士开了个血洞。

圣骑士领口里的小蝙蝠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

其他圣骑士见状,纷纷围上来,给偷袭的恶龙最后一击。恶龙死透了,圣骑士也噗地喷出一口血。

圣骑士抬手摸摸小蝙蝠毛茸茸的脑袋瓜。

圣骑士:“好兄弟,带我回家。”

他的声调温柔平静得就好像他胸口并没有一个血洞。

他分明是要死了。

这世界上果然没有人能抵抗flag之力。

22

然而,吸吸血鬼却冷酷地道:“要回,你自己回。”

说完,他从圣骑士的衣领里飞出来,变成人形,哼哧一口咬住圣骑士的脖子,疯狂地吸血。

吸完,吸吸血鬼割破自己的手腕,将伤口对准圣骑士的嘴。

圣骑士气若游丝:“我的上帝……原谅我……”

随即,圣骑士开始喝血,背弃了光明。

围观的圣骑士们猝不及防地观看了一场“初拥直播”,都觉得这简直太邪恶了,大家惊恐得不行,纷纷画着十字疯狂地祷告。

此时已半血族化的圣骑士听见祷告的声音就烦躁得不行,咆哮:“都给我闭嘴!”

吸吸血鬼斜睨着他:“这回知道了吧。”

圣骑士:“……原来我以前这么烦人,对不起。”

初拥结束。

圣骑士变成了吸血鬼圣骑士。

血族的复原力极其霸道,圣骑士胸口的血洞很快就愈合了。

圣骑士热泪盈眶,一把搂住吸吸血鬼:“我还以为我会死。”

吸吸血鬼变成小蝙蝠,摆脱了圣骑士的拥抱,冷酷道:“叫爸爸。”

圣骑士:“?”

吸吸血鬼:“为你进行初拥的吸血鬼就是你的爸爸,这是我们血族的规矩。”

圣骑士:“可是,我们明明是好朋友啊,是平等的,爸爸这种称呼,我对你叫不出口。”

吸吸血鬼耸耸肩,占定了这个便宜:“你不叫,也得叫,我的血族血脉比你纯净,你现在打不过我了。”

圣骑士憋屈地开口叫:“……爸爸。”

吸吸血鬼满意地拍起了他的蝙蝠小翅膀。

远征结束,一个吸血鬼和一个吸吸血鬼回了家,邪恶的黑鳞地狱龙标本被摆在吸吸血鬼的地下室里,威风凛凛。

23

吸吸血鬼对人血过敏,为了救圣骑士被迫吸了圣骑士的血,起了一身红疹子。

红疹子很痒,吸吸血鬼睡不好觉。

吸吸血鬼就脱光了躺在棺材里,圣骑士在外面用蘸了药膏的软布擦吸吸血鬼的痒处,帮他止痒,一擦就是一宿。

吸吸血鬼半夜肚子饿了,就顺势捞过圣骑士正在给自己擦药的手,在手腕上吭哧咬一口,吃点夜宵。

不死生物不会痛,有时候吸吸血鬼都偷偷把夜宵吃完了,圣骑士还傻呵呵地不知道。

24

圣骑士变成了普通的吸血鬼。

作为圣殿骑士团的成员,圣骑士自然不会去伤害人类。

圣骑士买血,每次有人类来找他卖血,圣骑士只吸200cc,吸完了会付给卖血的人金币、一个汉堡包、一朵小花,以及一张小卡片,卡片上用漂亮阴郁的哥特字体写着温馨提示,教人类怎么处理伤口、怎么补血、怎么保养。

人文关怀做得很足。

吃饭的问题虽然解决了,但突然变成吸血鬼,很多生活细节,圣骑士一时还是改不过来。

某天,圣骑士醒来,半梦半醒间忘了自己已经是吸血鬼了,双手合十就开始祷告。

圣骑士:“我们在天上的父……”

圣骑士口吐白沫翻倒在地。

25

圣殿骑士团平时抓吸血鬼,只抓犯事儿的。

圣骑士不犯事,自然不在被抓的行列,圣骑士仍然留在圣殿骑士团当圣骑士。

其他人也还是把圣骑士当成可以信赖的战友。

但是,很多人像圣骑士一样,一时之间转不过弯来,总忘记圣骑士现在是个吸血鬼。

所以,这天圣骑士从圣殿骑士团领完薪水,从大门走出去时,被牧师的一串祝福Combo干翻在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圣骑士:“你这个牧狗……偷袭我……”

牧师气哭:“他叫就算了,你不许叫我牧狗!”

在门外等圣骑士一起回家的吸吸血鬼见状,抱起圣骑士狂奔到坟场。

两个人在坟场吸收浓郁的死灵能量,一起舒服得像猪一样打滚。

26

圣骑士出任务,杀吸血鬼杀出一身大汗。

圣骑士就像经常做的那样,脱了沉重不透气的铠甲和里衣,想光着膀子吹吹凉风。

皮肤裸露在外的一瞬间,圣骑士被阳光烫得发出猪叫声。

吸吸血鬼急忙脱了头蓬,包住圣骑士,心疼地责备道:“你又偷懒,不涂防晒霜,你不涂,也就算了,能不能长点心别乱脱衣服?”

圣骑士被斗篷包着,挪到树荫下,老老实实地把衣服都穿上了。

27

圣骑士渐渐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习惯。

圣骑士晚上和吸吸血鬼肩并肩睡在豪华的双人棺材里,出门之前必抹厚厚一层防晒霜,喷鸡血香水,做精致鬼,月色好的時候,还和吸吸血鬼双双变成小蝙蝠,在云层之上、月亮之下飞翔。

这些生活上的事情都好改,但,信仰是很难改变的。

吸吸血鬼捧着血族邪典看,圣骑士捧着包着血族邪典外皮的《圣经》,忍着圣光刺眼的痛楚,泪流满面地看《圣经》。

吸吸血鬼:“……别以为包个书皮,我就不知道你在看什么了,你看你头上顶着的debuff,昨天你还偷偷去找牧师忏悔了吧,我都知道。”

圣骑士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口吐白沫道:“我也不想这么痛苦,但我的心灵实在无法背弃光明。”

吸吸血鬼摆摆手:“随便你,别把自己搞死了就行。”

圣骑士一边持续掉血,一边顽强地做了晚祷。

路过的小天使看见都被感动了。

做完晚祷,圣骑士带着一丝血皮爬进棺材,搂住吸吸血鬼,一边疯狂地吸收吸吸血鬼身上的死灵能量,一边在心里默默向上帝忏悔。

这一定是有史以来最虔诚的吸血鬼了。

从此以后,圣骑士和吸吸血鬼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赞 (9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