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心不良”的小叔叔

草灯大人

所有人都知道胡离有一个养育十年的小姑娘,然而还没人知道,这个小姑娘最终成为了胡太太。而且,也没人料想到,蒋夜莺有通天的本领,能拿下顽固不化的狐狸——说好听一点,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

所以,在写请帖,联系婚礼来宾的那几天,蒋夜莺犯了难。

她有點尴尬,转头问胡离:“小叔叔,我们结婚也得请柳叔叔吗?”

柳明是胡离的朋友,年轻时与他形影不离,还从他手中接手蒋夜莺,照顾过几天。为了博取陌生人的好感,蒋夜莺喊“柳叔叔”喊得非常甜。如今,她要变成他的嫂子了吗?

蒋夜莺瑟瑟发抖,小女儿心态作祟,脸皮薄,哀求胡离支招:“小叔叔,我不敢……要不,你出面,先和朋友们说一声?不然,贸然去请,我总觉得怪怪的。”

面对小娇妻的恳求, 胡离自然欣然答应。只是,凡事都得有个条件,想让他帮她,可以,他总得讨些什么福利过来。

胡离勾唇,淡淡道:“帮你,可以。首先,贿赂贿赂我。”

蒋夜莺震惊,她的小叔叔什么时候变成这等厚颜无耻……啊,不,是道貌岸然的人了!

“什……什么贿赂?”她结结巴巴,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腰间触到一片冰冷,是桌子的边沿。

她无处可去,无路可退,避无可避,就这样被胡离囚禁在精瘦有力的臂弯之中,无法逃脱。

蒋夜莺的心七上八下,入口入鼻的尽是胡离身上的清苦草木香。那味道若即若离,销魂蚀骨,险些令她不知南北,为之神魂颠倒。

“嗯?想好怎么讨好我了吗?”

“小……小叔叔喜欢什么样的讨好?”

胡离轻笑一声,清清浅浅的低笑,挠在人心尖上,酥酥麻麻的,心痒难耐。

他的眼神迷蒙,难得带着一丝魅惑之色,轻启薄唇,道:“教了你这么多年,竟还不懂吗?”

“什么?”

胡离叹了一口气,吻上蒋夜莺,轻吮一下她的唇瓣,浅尝辄止。

蒋夜莺瞪大眼睛,她红樱似的唇瓣因那一吻而变得水润温暖。她的双颊潮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胡离话中的意思。

等了好半晌,蒋夜莺才后知后觉地得出结论:小叔叔居心不良,他从很早开始就想教她如何吻一个人了?!如今得到她了,他就亲身示范给她看?!欸?难道不是她把小叔叔驯服,而是小叔叔对她有意,如今得偿所愿?!

另外一边,胡离建了一个讨论组,集合所有想邀请来参加他们的婚礼的亲朋好友,发语音道:“我要结婚了。”

屏幕里,清一色的恭喜。

“蒋夜莺是我太太,今后见了她,都喊一句嫂子。要是违反这条规定,别怪我下黑手。”

“……”众人面面相觑,如今算是懂了,何为“为老婆,插兄弟两刀”,胡离这哪是插刀啊?!他分明是朝亲朋好友开炮,还要对方感激涕零地接受。

看来,当务之急不是奉承胡离,而是讨好未来的嫂子。

这天晚上,蒋夜莺收到了许多微信红包,祝福语都是:“祝嫂子新婚快乐,我是小柳/王/赵/李,请多多指教。”

蒋夜莺问胡离,这是怎么一回事。

对方瞥了一眼,轻描淡写道:“不清楚,或许是你长得很像胡太太,故而喊你嫂子。”

“……”算了,这明显就是哄她玩的话。

【小喇叭】《狐狸与夜莺》正在火热连载中,请小可爱们移步本期【名家秀场】,而且预计单行本会在4月和大家见面,记得一定要去支持,么么哒!

赞 (6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