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谋追妻

安九凌

内容简介:身为送子婚姻介绍所里的最勤奋的员工,上级忽然给张浅浅下达了一封高密委托信,那就是让她帮助娱乐圈里当红影星——谢风愈尽快脱单,并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传宗接代的工作。听说谢风愈已经单身快三十年,没有女人,也没有孩子。让这等情况的男人尽快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婚配并传宗接代的工作,此任务有些……艰巨。

第1章 你是我的目标人

张浅浅站在一栋豪华别墅前,频频打着电话,可电话依旧无人接听,气得她想把手机摔个粉碎。

圈内人都说做当红影帝——谢风愈的私人助理是个累死人不讨好的苦力活儿,在不演戏的时间段里,他要么失联,要么失踪,根本联系不到人。

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家,这般想着,张浅浅跑过去把工作证出示给保安,便火冒三丈地上了八楼,猛按门铃。

良久,她才听闻细微的脚步声传来。通过防盗摄像头,谢风愈不耐烦地询问道:“你谁呀?”

许是刚刚睡醒,他的头发呈鸡窝状态,给他添上几分慵懒。

以防他認出自己,张浅浅急忙掏出工作证挡住自己的下巴:“你好,我是你的新私人助理,铃姐叫我过来跟你认识下。”

他瞥了一眼工作证,烦躁地蹂躏那鸡窝头,极其不情愿地打开门。

在谢风愈惊愕不已加认出她后想把她挡在门外之前,借着门缝,张浅浅凭着瘦小的身躯一下子钻进屋内。

“怎么是你?!”谢风愈整张脸顿时黑下来,怒目瞪着已经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的张浅浅。

“谢风愈男神,好久不见。”张浅浅笑得那个嘚瑟,“你很不幸,我已经被你的经纪人铃姐聘请为你的新助理,以后你的生活起居、结婚,特别是生子,都是我负责。”

她一脸贼笑,特意加重“生子”二字。

还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他手指房门,怒道:“你给我滚,马不停蹄地滚!”

“不好意思,我已经签了合同,滚的话,我就得赔高额违约金。”

谢风愈看似气得不轻,整张脸都变成猪肝色,最后无奈地打电话给铃姐,请求铃姐辞掉她,奈何收到一顿念叨。

张浅浅偷偷凑到他的身后,偷听到电话里头铃姐声音严肃:“你为什么不喜欢她?辞退她总有个像样的理由。”

“她催我生子!”

“……”电话那头有一时的静默,过了一会儿后,玲姐道,“你在说什么疯话,此理由驳回。”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见此,张浅浅嘿嘿地笑了几声,活脱脱像一个女土匪头子终于抓到了自己的压寨美男相公。她低眉看到他那紧俏的臀部,控制不住用手狠狠地拍了下去,然后,笑呵呵道:“这般好看的臀部,绝对好生养……哦,不对,孩子的质量绝对很高!”

当下,谢风愈像是被电到,迅速弹跳开,脸上顿时袭上一抹潮红,对她这大胆的行径表示很震惊,顿了好一会儿才道:“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开放。”

闻言,张浅浅凑近他,眼中一片狡黠的色彩:“只要你能给我生一个孩子,你要怎么开放,我就怎么开放。”语末,她给他抛去一个大大的飞吻。

女人那带着一抹柠檬香味儿的体香传了过来,在他的鼻子间萦绕。这味道太熟悉了,刺激得他恍然回想起了什么。

他迅速敛去脸上隐隐的神色,看向她,嘴角一抽,绕过她,走到沙发前,坐下:“你真的确定我就是你的任务目标人?”

也好,既然是她要缠着他,那就别怪他对她“不客气”了。

“确定,百分百确定!”张浅浅凑过去,坐在他的对面,“我的老板跟我说,我的任务目标人是一名演员,叫谢风愈。整个娱乐圈除了你叫这个名字,别无他人。”

旋即,她颇风情地撩了撩额前的秀发,道:“对于像你这么大还没有一儿半女的人,可能有点难以理解婚配行业,但没关系,这都不是重点!”她的声音忽然变大,像个搞传销的,“只要你生一个孩子,让我完成任务,我定会感激不尽!”

谢风愈瞅着她好久,脸上的神情有些微妙,欲言又止。

见状,她试探性地问:“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他认同似的点点头,看着她,似笑非笑:“你一直让我生孩子,可我……”而后,他敛下眼帘,拍了拍大腿,十分惋惜地长叹一声,“唉……”

他目前连女人都没有,怎么生孩子?

她双眼瞪大,似乎想到了什么,视线从他的脸上慢慢……慢慢地下移,最后定格在了他的下半身上,有点惊诧:“你是那方面……不行吗?”

“……”

谢风愈倏然站起,抓住她的后衣领,把她拎到了门口:“你滚,给我马不停蹄地滚!”

张浅浅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门上,劝他:“现代人生活压力大,不育的问题其实是很常见的。只要你不放弃,去医院检查并接受治疗,我相信,你一定会拥有属于自己健康又可爱的孩子的!我相信你哟!”

“……”

瞬息间,她看到谢风愈的脸色彻底黑成锅底。

她就被谢风愈扔出了门外,哐的一声,关上了门。

真是,有病就去医院治病嘛,有必要对她那么粗暴吗?

第2章 这个孩子他妈很好

张浅浅是婚姻介绍所里最勤奋的员工,勤奋到什么程度,即便天气是狂风大作导致路边大树广告牌等等东西都倒下,都不能阻止她前往公司的步伐。在进来公司的几个月里,燕总第一次突然把她叫去小黑屋,给她下达了一个秘密任务,听说只有在公司里表现好的员工才能接到这个高级任务,而她就被委托此重任。她的任务就是让一个名叫“谢风愈”的男明星尽快完成婚配并传宗接代的工作。虽然听着荒谬,但是,这是委托人的意思,所以,她只能照办。

燕总曾经说过,这个市面上的婚姻介绍所实在是太多,如果自己的介绍所不进行一些比较新颖的改革,恐怕很快就被淘汰。而在婚姻介绍所中,只要你现在是单身状态,从踏进介绍所报名那一刻开始,我们保证给你介绍一个优质的对象。如果成了,婚姻介绍所还能包办婚礼事宜、生子事宜等一条龙服务。

说起谢风愈这个人那就是一个传奇啊,他不仅外在形象帅气完美,饰演的角色那也真是栩栩如生,演技精湛,曾经还横扫各大重量级奖项。

这般优秀完美的人,那方面不行,还真是上天对他的公平。

张浅浅觉得谢风愈把她扫地出门的原因,应该是自己在一个星期前与他初次见面时,对他太过热情,导致他觉得她是他的脑残粉,从而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一个星期前,张浅浅太鲁莽,潜进他所在的剧组,当面请求他跟个女人生个孩子,他把她轰出去了。她不放弃,再次假装以记者身份约他出来做某时尚杂志的专访,访谈到最后问他要不要生孩子时,他更是生气,最后夸张地连拨110。

——看来,这个任务的难度系数很高。

自从知道他那方面不行后,张浅浅对他那叫一个言听计从。只要他们一路过医院,她都会指着医院的大门,意有所指地劝说他去给医生看看,看哪里出了问题,也好对症下药。

谢风愈完全不领情,直接停下车,把她逼到车的角落,黑着脸一字一顿地看着她说道:“张浅浅,我的身体很好,能生孩子,不用你操心!”

他突然的逼近让她有点恍然,男人说话间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不知道是不是车内空间狭窄,还是因为他那独有的气息紧紧地包围住她,看着那张俊俏白皙的脸,心仿佛漏跳了一拍。

她推开他,以为他在害羞:“你别害羞,这事儿本来……”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瞅到他突然动手脱自己的衣服。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她的声音在发抖。

“你不是不相信我身体好吗?那我只能跟你亲身体验一下,让你知道我的身体有多棒!”

“……”见他还在脱,就要脱到里面白色的衬衣时,张浅浅终于相信他要来真的,吓得尖叫连连,赶紧开车门,连滚带爬地下了车。

他伸过手去把车门关上,淡淡地瞅了她一眼后,淡定地把衬衫扣子重新扣上,然后再把外套穿上。

张浅浅隔着车窗,指着他,羞愤地骂道:“你变態啊!老娘是你的脱单福者!”他还敢调戏她,有没有天理?!

他转过头直视着前方,神情非常淡定,但嘴角隐隐勾着一抹笑意。

这时,后车尾一阵乌黑的烟雾飘起,他踩下油门,车子便离开了原地,徒留一脸发蒙的张浅浅看着车子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自从上次他那“亲身”向张浅浅证明自己的身体很棒后,她可算是相信他不是那方面不行了。

这段时间谢风愈的心情好像很不好,总是喜欢差遣她干这干那。

在剧组里,他不是叫她搬道具,就是叫她给每个在场的演员端茶倒水。

剧组里的人都赞扬她是个听话努力的好姑娘,殊不知,她只想叫雷公劈下一道雷,把谢风愈劈死。但她好歹是婚姻介绍所中体力最好、最勤奋的一个员工,为了任务,为了社会主义国家能有更优质的接班人,她依然要对他抬头、微笑。

对此,谢风愈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她:“我渴了,拿我的水过来。”

《迷城》是大制作玄幻电影,身为男主角的谢风愈自然有很多吊威亚的戏份。他刚从威亚下来,气息有些喘。张浅浅立即屁颠屁颠地跑去他的保姆车里拿水。

回来之时,她正好看到女主角林潇潇与谢风愈在谈笑风生。

林潇潇时而羞红脸颊,时而低笑,眼角都盛满柔情。凭女人的第六感,张浅浅觉得林潇潇一定喜欢谢风愈。

看来,促成林潇潇跟他生个孩子这事儿有点靠谱。

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张浅浅便不上前打扰,躲在角落里一脸慈爱地看着他们“谈情”。

良久,谢风愈才发现张浅浅没回来,抬头一望,便看到一脸暧昧的她,心口一悸,突生不好之感,好看的剑眉一皱,喝道:“张浅浅,我的水呢?”

正在展望完成任务后成为婚姻介绍所中年终工作总结最好的美好未来的张浅浅被吓得一个激灵,打翻了手中的水……他的脸瞬间黑得不见底色。

谢风愈虎着脸叫她滚过来,她看在他快能生孩子的分上,姑且忽略他恶劣的态度。

她眼里放着贼光,径直绕过他握住林潇潇的手,笑呵呵道:“孩子他妈……啊,不是,林小姐,你好,我叫张浅浅,是谢风愈的新助理,以后请多多关照哦。”

林潇潇有些招架不住,微微挣开手:“好。哦,对了,风愈拍戏经常忘记吃饭,你在这方面记得多督促他哦。”

啧啧,果然是她选中的贤妻良母,林潇潇竟然如此了解这家伙。

张浅浅笑得合不拢嘴:“应该,应该的……哎呀呀,放、放开我!”

他实在看不得她那狗腿的笑容,单手扣住她的脖子,把她拖到保姆车里。

“张浅浅,你能不能不要为了让我生孩子,就自私地把我与某某某乱配对?”他扳正她的肩膀,怒视她。

他算是明白了,凡是雌性,她都想给他配对,他不能忍!

她不解:“为什么?俗话说,男人三十而立,你都快三十岁了,还不考虑结婚生子,还想浪到什么时候?”

“你不知道三十岁的男人一枝花吗?”

“……”张浅浅哑然,“不结婚也行,先生个孩子。”

“你想让我未婚生子?!”他挑眉。

“不行吗?”张浅浅眨巴着水灵大眼。

“……”

他猛吸了一口气,盯着她那张俏丽的脸蛋,心微微一动,想要抬起教训她的手生生被自己控制住了。

算了,这个女人,气他的次数还少吗?

虽然谢风愈这家伙长得帅,魅力十足,但她绝对不会被他的美色所诱惑住的。

被他盯得太久,想到之前被他调戏,她迅速挪开屁股,远离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不想要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个问题问完,她感觉谢风愈看她的眼睛竟然有些暧昧并愈发灼热。

“因为我没女人。”他回答得很快。

她瞪大双眼,恍然大悟起来:“那很好办,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直勾勾地看着她,眼神带着一丝灼热和暧昧,打断她:“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她笑容忽然顿住,有点尴尬:“……谁?”

“不告诉你。”

“……”

不知道为何,她心里有点闷闷的。

第3章 我们要不相亲吧?

此后,张浅浅一直追问谢风愈他喜欢的女人到底是谁,但他把保密工作做得极其好,对此缄口不谈。

她想来想去,发现谢风愈身边的女人除了林潇潇外,就没有其他女人了。

他喜欢的女人不会是林潇潇吧?可她了解到,林潇潇好像已经结婚有老公了……

谢风愈一直不说自己喜欢的女人是谁,该不会是知道林潇潇已经有老公,他不想当第三者,更不想给林潇潇压力,所以才一直默默地守护在她的身旁吧?

要是这样的话,那这任务可就难多了。

一个月后,催生结果还是无果。

每一次张浅浅一催生,谢风愈就好像吃到炸药,暴跳如雷,看着她,那副恨铁不成钢、想把她打清醒又舍不得打的委屈表情,让她更是一脸迷茫。

最近谢风愈对她似乎有点奇怪,最起码不像刚开始那样对她那么冷眼横对,甚至觉得,他竟然对她越来越好,好到那种连助理该做的活都不让她做了。

她觉得他应该是吃错药了,要不然,对她的态度怎么会变得那么大?只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他现在不能生孩子的根本原因是没有女人!

不行,为了伦理道德,不能让他做林潇潇和她老公之间的第三者,张浅浅必须为他寻找一个漂亮温柔的女人,让他转移注意力。

张浅浅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相亲最靠谱。

当她把相亲这个决策告诉谢风愈的时候,他一口牛奶给喷了出来,猛咳嗽了几声后,像是在看傻子一样看着她:“张浅浅,我好歹是……”他突然顿住,脸上神情隐晦不明,急忙把视线转移开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哈?你说什么?”她刚才的注意力全在安排相亲的事情上,倒是没怎么听清他说的话。

他脸上袭上一丝愠怒,口气变得不好:“你难道不知道我的魅力有多大,想要嫁给我的女人可以牵手绕地球一圈吗?让我去相亲,你是不相信我的男性魅力?”

她抬起头,倒是一脸认真:“我还真不相信你的魅力。”

“……”

“要不然,这么久了,你身边怎么还没一个女人?”

“你不是女人吗?”

“……”他的话一落下,空气顿时安静下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张浅浅愣愣地看着他,而他也毫无避讳地与她对视,整个过程中,粉红泡泡没冒起来不说,这蠢女人竟然突然冒出一句话:“呵呵,我怎么可能是女人……哦,不是,你可以把我当成男人,完全无视。”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迟早会被这个女人给气死。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制压住自己胸口的那一团火,唇线紧抿,盯着她,声音几乎是挤出来的:“为什么我喜欢的女人能蠢到像只猪一样?”

“哈?”这家伙是在骂林潇潇吗?不对,她怎么感觉他是在骂她呢……

许是因为赌气,或是因为其他什么,谢风愈最后还是答应去相亲了。

绿阁餐厅。

张浅浅坐在距离谢风愈和相亲女不远处的座位上,两眼放精光地观察相亲进展,耳朵都比平时灵敏许多。

谢风愈倒是很配合,只是,见到他的女方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第一次——

“啊!啊!你、你真的是……谢风愈!男神!我男神!男……”女方看到摘下墨镜和口罩下的面容,激动得就地晕倒,光荣地进了医院。

谢风愈回头,耸耸肩,双手摊开,表示很无辜。

第二次——

“看来没有骗我,你果真是谢风愈。说吧,需要多少钱?”戴着金项链发福的贵妇人眼神痴痴地盯着他……的胸膛和脸,抹了把口水。

谢风愈眉头一皱,忍下嫌恶,不语。

见他不回答,妇人举起五根手指:“五百万!五百万一夜,怎样?”

这下,谢风愈的脸直接黑到天灵盖:“不好意思,你可以滚了。”妇人因为在公众场合不敢大怒,拂袖而走。

谢风愈那俊脸已经黑到“来者杀无赦”的程度,张浅浅见情势不对,立马开溜,结果被他揪住后衣领,被拎到他的面前。

在被他大卸八块之前,张浅浅立马闭眼承认,大叫道:“我、我不知道她想潜规则你的……我看照片上那妇人明明是花季少女……啊,不是,我绝对是被她骗了,她给我的绝对是照片,你一定要相信我!”

看谢风愈那“你的道歉已经控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的眼神,张浅浅仿佛看到自己被他洪荒之力打飞的那一天。

她哭丧着脸:“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谢风愈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盯着她好一会儿,眼神如狼,像是在等待捕捉她的猎物。

今天谢风愈的怒气似乎跟平常不太一样,给她一种很危险的窒息感。她慢慢后退,他却在慢慢逼近,直至把她逼到了墙角,被他双手圈在怀中无路可退时,她才猛然抬头。

他低头,而她在抬头,两人的鼻子差点相撞,她赶紧低下头去,紧张得手心满是汗。

男人浓重的气息传过来,带着一丝古龙水的味道,在她的鼻子间萦绕,挥之不去。

她没了平常的利索,说话都结巴起来:“你、你……不要靠我那么近,这不是霸道总裁小说的场景。”

她身上有一股柠檬的香味儿,带着致命诱惑的气息,让他有点心猿意马。

看来,她的习惯还是没有变,喜欢用柠檬味儿的沐浴露。

这时,他突然倾身过来,俯身在她的耳边,声音像是穿透九层云霄传到她的耳边,很空灵:“既然相亲相不到好的,那要不你就凑合凑合,跟我生個孩子?”

……她心跳得厉害,脸上的温度骤升,几乎要把她的脸给烧尽。

“你这是在……调戏我吗?”她镇定下来。

此时,他的呼吸越来越近地拂过她的脸颊,竟然很快就到了她的唇边。

“是又如何?我还有更大的调戏……”

就在她闻言后要教训他十八代祖宗时,他那性感好看的唇瓣便向她的唇压了过来……

她倏然瞪大双眼,唇上温热的触感让她清晰地感觉到……似乎有一股电流从唇上传过来,瞬息间传遍了她的四肢五骸。

她呼吸一窒,一翻白眼,突然身体一软,彻底晕了过去。

“喂?喂?醒醒啊!怎么那么蠢啊你,不知道呼吸的吗?”

在彻底进入黑暗之前,她似乎听到他骂她蠢……你才蠢!老娘这是初吻,激动到昏厥不行啊?

第4章 你去跟林潇潇生个孩子吧?

张浅浅被谢风愈送去了医院。

她实在是无颜见江东父老,区区一个男人的吻,竟然都能让她身体出现这么大的反应。

医生说她只是因为脑部缺点氧,一时没供应上来才导致的昏厥,并无大碍,不用住院,但谢风愈觉得她要病入膏肓了,一定要让她住院几天多加观察。

住院的当天,她便醒来。中午时分,谢风愈出去给她买东西,病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这时,她病房的门被敲响,张浅浅以为是医护人员,正在啃苹果的她头也不抬:“请进。”

“浅浅,你的催生战果如何了?再没有进展,燕总急得头都快冒烟了。”人刚进来,声音也随着响起。

声音很熟悉,张浅浅抬头看去,想不到竟然是跟她一起进公司的同事——小琳。

张浅浅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而后想到自己刚才发了朋友圈,便敛去诧异,低下头,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别说了,我选中的男子喜欢有夫之妇,想要他生孩子,比登天还难。”

这时,门锁突然被转动,小琳吓了一跳,已经来不及出去,脑袋一抽竟然溜到了厕所里。张浅浅被拉回了思绪,抬眼一看,看到谢风愈拎着饭盒推门而进。他向四周看了看,似乎领会了什么,嘴角勾起不明的笑意。

现在她变得很怪,只要她一跟他对视,她就想到那个吻。想到那个吻,她的脸色又变得红通通的。

不行了,她不能多想了,谢风愈是她的任务目标者,她怎么能喜欢上他呢?

咦,她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字眼……

她一直低着头喝粥,却不知道谢风愈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像是一只吃饱喝足的禽兽,在终于尝到甜美的味道后,整个心情都变好了。

催生之事一直没有结果,她真的不能这么拖延下去了,要不然,她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对谢风愈这个男人做点什么。

“谢风愈,我听说林潇潇最近好像跟他的老公离婚了,我想着,你这么喜欢她,要不你去追她,看能不能跟她生个孩子?”她让自己镇定下来,抬头认真地看着他,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他伸手想要抚摸她头发的动作随着她的话说出口,猛然顿住。他有点震惊地看着她,过了几秒后,眼中是一片暗淡和受伤。

他默默地收回了手,坐直身体,认真地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看透:“张浅浅,是谁告诉你,我喜欢的女人是林潇潇?”

她愣住:“难道……不是吗?”

“难道你真的那么喜欢把我推给其他女人,想让我喜欢上其他的女人?”他眼中满是受伤和对她的责备。

“我……”这有什么不对吗?虽然她心里不是很情愿,但这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吗?

他眼睑一紧,十分失望加愤恨地瞪了她一眼后,起身,转过身去:“张浅浅,你真让我失望!”语毕,他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她心情闷得让人难受,喉间就好像被灌了几千斤重的铅,涩得让她想哭,随后拿起旁边的一个苹果,狠狠地啃了一口。

“我去,张浅浅,你的任务目标者竟然是当红男星谢风愈!”突然,小琳从厕所里面冒出来了,望着谢风愈消失的背影,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别吵我,我现在可以随便打死人。”她灰着一张脸,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小琳用双手握住她的双肩,猛烈地摇晃:“张浅浅,谢风愈可是娱乐圈中数一数二的恐婚族之一,你要完成这个任务,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张浅浅抬头看去:“你很了解他?”

小琳心头一颤,很快就明白她的意思,赶紧否决:“别!人家是当红男神,我就是一个屌丝女,跟他根本就不可能。”

“哦。”她表示很失望。

“只不过,能在有生之年第二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谢风愈,我此生无悔了!”小琳显然一副很痴迷的样子。

“第二次?你以前见过他真人?”

“你忘了?我们进公司不久时,公司组建了一次团建。那时我们不是在某知名温泉中心泡温泉吗,当时就有幸见到了谢风愈!”说着,小琳双手交合地放在下巴下,一脸痴迷地回想着。

那次团建去泡温泉,张浅浅可记得非常清楚。因为那天大晚上的,她睡不着,便在温泉中心附近溜达了。因为很晚,温泉中心没什么人,不知不觉,她竟然误闯进了男性温泉池,便悄然看到了一个背后线条完美的男人独自在温泉里泡着。

那幅画面实在是太美,张浅浅忍不住便蹲下来偷偷观看着。后来被发现,她赶紧逃了,至今都没看清那个男人的脸。

等等,听小琳这么一说,她突然感觉谢风愈的背影很像当时她偷看人家泡温泉的男人……

该不会是……她偷看的人就是谢风愈吧?

她还清晰地记得,估计是被她偷看的那个男人向燕总告状了,她被叫去小黑屋训话。

燕总说什么张浅浅你要是缺男人就直接跟她说,她会帮张浅浅找一个优质的男人,以后可不要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色性就去偷看男人洗澡了。

当时张浅浅那叫一个憋屈,最后还是愤愤地点点头。

第5章 林潇潇终于怀孕了

谢风愈估計对她真的很失望,在她住院的几天里都不再来看她。而她出院后的三个月里,她都没有见过他。

四个月后的一天,她收到了玲姐的辞退邮件。她打电话过去问时,玲姐说这是谢风愈的意思,说她玩忽职守,不对他贴身照顾,忍无可忍后所做下的决定。

当晚,林潇潇在微博上宣布怀孕,顿时整个新浪微博都炸了。张浅浅的手机里也收到了林潇潇怀孕的推送消息。

林潇潇怀孕了,可张浅浅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很多人都知道林潇潇离婚了,而她又跟谢风愈走得比较近,所以网上纷纷都猜测这孩子是谢风愈的。

张浅浅不用猜就已经知道,这孩子绝对是谢风愈的,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按正常的流程来看,她必须要等林潇潇顺利产下孩子,并与谢风愈结婚,她才算是完成任务。

她心中一片凄然。

林潇潇既然把怀孕的信息公布,想必孕期够三个月了,只要张浅浅再等待七个月,那她就可以離开这个让她闷得喘不过气来的地方了。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为了庆祝怀孕,林潇潇竟然举办一场庆祝宴,谢风愈在场,而她也被邀请了。

谢风愈本就在宴会上,但宴会很大,张浅浅以为只要自己躲着他,两人就不会碰见了。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两人四个月后的第一次见面,竟是在这般尴尬的场合。

她肚子很饿,拿了一块奶油蛋糕想吃时,结果身后不知道是哪个浑蛋从她的身边蹿过,撞到了她的胳膊肘,那块奶油蛋糕就这么在不受控制之下,扣上了她的嘴、鼻……

更要命的是,她抬眼,便看到了站在离她不远处的谢风愈……

他皱着眉头,她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嫌恶。

她赶紧把蛋糕拿下来,迅速抽来好几张纸巾,转过身低下头,把沾在嘴、鼻上的奶油迅速擦去。

丢脸死了!

林潇潇走到谢风愈的身边,看了看张浅浅,手中举着一杯牛奶,笑道:“你就这么忍着,这么让她误会下去?”

他脸色泰然:“她太迟钝了,不逼一下她,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林潇潇挑眉,微微诧异,“好狠的男人。”语毕,她便转身翩然离去了。

宴会很快就到了高潮,灯红酒绿,舞池中的男女正激情地跳着舞。

谢风愈找了好久才在角落里找到喝得烂醉的张浅浅。

“张浅浅,别喝了,你醉了。”谢风愈阔步走到她蹲的角落里,抢过她手中的酒。

她一本正经地直视前方:“我没醉。”

“……没醉,你倒是别对着垃圾桶说话啊。”

谢风愈满脸黑线地扯住她的胳膊,在她要摔进垃圾桶之前把她捞进自己的怀里,低头看着靠在胸膛前的她,颇为无奈:“既然喝不了酒,就别逞强喝那么多。”

张浅吧唧着嘴,哭喊着发酒疯:“不要,我要喝酒!给我酒。”

他一不注意,张浅浅就从他的怀里蹿出来,跌跌撞撞地走过去,目的地直接是那个让她一直迷恋的垃圾桶。

发酒疯还行,最主要是,她不仅发酒疯,还抱着垃圾桶摇头晃脑地对其哭诉:“谢风愈你这个浑蛋,你终于有孩子了,我也……也要完成任务了,哈哈哈,我、我应该高兴的,可为什么……”她指着心脏,“我这里好难受。”

一声绵长的酒嗝和她的大喊大叫引来周围一些人的注意,真是太尴尬了。谢风愈忍无可忍,满脸黑线地用手掌摁断她下面的疯话,把她扛出了宴会,扔进自己的车里。

第二天,张浅浅在陌生的床上醒来。她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看了一眼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的衣服,再看了看旁边睡着的那个……男人。在看清那个男人的脸时,她尖叫一声,身体一个激灵,一个翻身便从床上滚落到了地上。

谢风愈被她的尖叫声吵醒,睁开惺忪的眼睛看了一会后,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想到这儿,他从床上起来,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把她抱到了床上,看她这一身宽松的睡衣,嘴角似笑非笑:“怎么?昨天还不够累吗?一大早精神这么好?”

她看他魅惑人心的笑容,抱着头连连尖叫:“谢风愈,你这个人渣,乘人之危!”

他算是明白了,张浅浅这女人,他还是不要她自悟了,还是由他多加主动吧。

他还是笑:“从何说起啊?”

“你明明已经有林潇潇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说着,她便红了眼眶。

他脸色一冷,扳正她的肩膀面对他:“张浅浅,我告诉你,我不喜欢林潇潇,我喜欢的是你,一直都是你。即便你偷看了我洗澡,我还是原谅你了,我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怎么还是没有感觉到?”

要是没有林潇潇,她或许能感觉到,但……

“可是,你跟林潇潇已经有孩子了!”

“那不是我的孩子,是林潇潇跟她前夫……不对,现在他们已经复婚了,是跟她老公的孩子!说是我的孩子,这哪儿跟哪儿?”

她愣怔在原地好久才回过神来:“是吗?我……”

她迅速下床,跟他说声“对不起”后,就逃出了他的家。

第6章 追妻火葬场

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这大概就是谢风愈最真实的写照了。

张浅浅最后什么都不顾,就跑回了公司,与其说疗伤,还不如说是她在躲避谢风愈。

七个月后,林潇潇产下一子,谢风愈便放心地去追妻了。

谢风愈跟林潇潇认识很久了,是很好的朋友。这次林潇潇跟她老公闹别扭离婚,离婚后不久却发现自己怀孕了。身为朋友,谢风愈还是一直在开导她。她老公很爱她,起初答应离婚也不过顺着她的性子来,但这一次他不再顺着她了,最后两人还是复婚了,不只是因为孩子。

燕总有缘跟谢风愈的妈妈认识,他妈妈看他这么久没有结婚生子也是愁得紧,后来找到燕总,花重金委托燕总务必要让他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脱单和结婚生子的工作,并叮嘱燕总这是高密委托,不可向两人之外的任何一个人泄露委托人是她。

谢风愈很红,燕总也有耳闻他是恐婚族人群之一,想要他结婚生子简直比登天还难。但,她还是接下了这个委托。

因为,越是难的工作,最后完成了,那成就感越是浓烈,这才是挑战。

而这个挑战,燕总把它分配给了最勤奋的新员工——张浅浅。

林潇潇的事情都办妥后,谢风愈来到了婚姻介绍所,在守株待兔好几天后,终于逮到了张浅浅。

燕总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她,她虽然知道谢风愈是无辜的,但一想到他把她骗得团团转,她就生气。

但在他多次求原谅后,她还是心软了。

他抱着她:“我单身多年,本就没有什么恋爱经验,以前对你做的种种蠢事儿,你就当作是我年轻不懂事,不要再计较了。”

她一脸娇嗔,太过害羞,本想给他来个粉粉拳头,结果力道一个没控制,一拳砸向了他的胸口。他疼得咳嗽几声,接受到她狠戾的眼刀子时,又生生地忍住了。

“想得到原谅,你的路还长着。这天气越来越冷,我想吃冰激凌了……”

“这大冷天的,吃冰激凌不好……”

“嗯?”她一个锋利的眼刀子射过来。

谢风愈赶紧见好就收,为了讨好她,赶紧附和道:“好的,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后记:偷看他洗澡的女人

那天天气寒冷,谢风愈好不容易全身武装出门,独自来到了某知名温泉中心泡温泉,可泡着泡着,感觉哪里不对劲儿,似乎听到女子的偷笑声。

这里是男性温泉区,竟然能听到女子的偷笑声,也是可怕。他怕是什么女色狼,不敢回头,游到对面岸边,在衣服堆里找到了随身携带的镜子。他从镜子里看到,竟然有一个女人正在看他洗澡!

女色狼!当下他脑子里冒出这个词。

“想不到在大晚上,竟然还能在温泉这边看到这番美好的画面,此生无憾啊!”张浅浅流着口水,想不到自己误打误撞闯进男性温泉池,竟然可以看到此番绝无仅有的景象。

就在这时,她所潜伏的地方附近水面上突然响起一道声音,瞬时池面溅起水花,吓得她赶紧逃了。

自从被张浅浅这个女人偷看洗澡后,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一直都在偷偷地观察她,后来知道了她的名字,也知道了她是婚姻介绍所里的新进员工。他更是被偷窥入魔,竟然觉得她挺可爱。

本来想着上前向她要联系方式,但他想到自己的身份,这么冒昧地上前,估计她会被吓死。后来,她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真的很惊喜,但她催他生子就像催命一样,还噼里啪啦地向他推荐很多漂亮的女明星,加上她似乎没有认出他,他更生气!

在两次把她轰走后,他后悔了,想见她,但他又要保持全民男神的面子,拉不下脸来去打探。想不到这缘分很奇妙,第三次她以他的新助理身份出现在他的眼中,竟然还是不改色胆包天之性,公然摸他的屁股,这……他不能忍!

从一开始见面,她就一直在催他生子。她根本就不明白,他只想跟她生孩子,其他女人他都不考慮。她蠢得像猪,全然不明白他的暗示,依旧把他推向其他女人,更是气死他了!

再后来,他忍不住吻了她,可她在医院一醒来就叫他去跟其他女人生孩子,他忍无可忍就晾了她好几个月。再次在宴会上见面,他知道那种思念控制不住,早已在他的眼中溢满。

还有,那天她醉酒的晚上,他给她换衣服,看着女人柔软的身体,他确实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但一想到她第二天一醒来知道他侵犯她后,恐怕这一辈子他都没机会了。想了想,他还是觉得自己不该乘人之危。只是,第二天逗逗她,他还是很开心的。

算了,这种蠢女人,谁都忍受不了她这色胆和智商,只能是他勉强收了她吧。

赞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