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偷心计划

绯虹

简介:孙潇潇一直觉得自己这一生的运气都用在遇到宋明希这件事情上了。当然,如果宋明希不是警察,她不是小偷的话,就更好了……

1 一只带着钻石的尖叫鸡

“宋警官,你在哪?”

“小点声,我在开会,怎么了?”

“如意珠宝行报警了,他们的‘璀璨年华被偷了,市场价八十九万多。怎么办啊,宋警官,那是咱们主管的分区啊!”

“别慌,摄像头的资料调了吗?”

“调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到晚上的时候,镜头上被贴了……贴了……贴了……”

“贴了什么,快点说!我这开会呢!”

“……卫、卫生巾……还是加长版的……挡得严严实实……”

“……”

“所以……什么都看不见……”

弯腰藏在桌子底下接电话的宋明希只觉得额头的青筋跳个不停,揉捏了半天后才压低了声音:“我二十分钟后到,先别向上汇报。”

小刑警带着哭腔应了一声,又说了句“警官,您快点”才挂断了电话。

宋明希握紧手机,在桌子下面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猛地坐起来,随后站直了身子打断领导的讲话:“不好意思,局长……”

简单地解释一番,宋明希走出了会议室,一边飞快地往外走,一边解着领带,牙齿咬得吱吱响——这种行窃方式……孙潇潇,你个小丫头片子!

宋明希火急火燎地赶到了现场,一下车就迅速地看向所有能够藏人的地方,迎面小刑警已经扑过来了:“宋警官,您可算来了!”

宋明希伸手推开小刑警,继续勘察现场,又在各个犄角旮旯仔细地看了一遍,才问道:“有没有可疑的人来过?”

小刑警摇头:“现在,我看每个人都可疑。”

宋明希:“……我要你何用……”

小刑警:“警官……”

刚想教育小刑警“警察就要有警察的样子,别哭哭啼啼”的,突然,一声奇怪的鸡叫传了过来,宋明希立刻闭了嘴,看向声音的来源……

一只黄色的尖叫鸡静静地躺在拐角的路口,尖叫鸡旁边露出了一双经过手绘后变得花里胡哨的白色运动鞋。

宋明希觉得眉心跳得厉害,推了一下小刑警:“你再去珠宝店里仔细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我再看看附近。”

小刑警立刻又听话地进了珠宝行。

宋明希则转了个方向向那只尖叫鸡走去。随着宋明希不断走近,那只尖叫鸡慢慢向角落里缩去,最后被宋明希一脚踩到头上。

一根拴在尖叫鸡脚上的线绷直了两次,应该是在扯尖叫鸡,半天没扯动,那尖叫鸡的主人才满脸疑惑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结果,那尖叫鸡的主人就对上了脸阴得仿佛要下起雨来的宋明希。

孙潇潇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笑了笑,把一个巧克力的盒子递给了宋明希:“那个……送给你的礼物。”

宋明希阴着脸接过盒子:“如果里面不是巧克力,而是一条钻石项链,孙潇潇,你知道后果吗?”

“啊?你说什么?”孙潇潇掏了掏耳朵,“唉,最近这听力不怎么好,我得去看看医生了。”话音刚落,孙潇潇立刻转头,像只猴子一样蹿上角落里的垃圾箱,闪电般翻墙而逃。越过去的一瞬间还,她不忘给宋明希留个飞吻……

宋明希那句“你小心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噎了回去。

他叹了口气,打开那盒巧克力,一条钻石项链静静地躺在里面。

捏了捏胀痛的额头,宋明希走进珠宝行:“我在垃圾桶里拾到了,你们验一下……”

2对不起,我错了

晚上,宋明希健完身回家,赫然看见一个电视包装箱大小的礼盒放在他家大门外,箱子外面粉色的丝带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还用红色的荧光笔写着“对不起,我错了”。

宋明希略略地一想,又看了一眼紧紧关着门的对门,微微弯了弯唇,随后弯下身,抱起那个有点重量的箱子,打开了家门。

进了门后,宋明希直接把那个箱子扔到阳台上,然后就是自己洗漱完毕,看了会电视,睡觉了。

躺在床上不过半个小时,宋明希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开门声,果真,卧室的门被开出一条小缝,一道娇小的身影钻了进来。

宋明希假装睡着翻了个身,把双人床的另一半留了出来。

那小人哆嗦了一下,趕紧上床,小心翼翼地钻进宋明希的被窝。宋明希侧身背对着她,一动不动。

小丫头显然是冻坏了,盖好被子半天了,都没缓过来,没过多久,宋明希就感觉到一双冰凉的小手自他的身后搂了上来……

就算他每天都锻炼身体,但此时此刻仍是忍不住一哆嗦,直接把那小手扯了下来用被子压住,自己挪开了一些。

身后的小人蠕动了两下,又凑了过来,搂上宋明希的腰。他扯开,她搂上,他再扯开,她再搂上。

如此反复博弈了半天,宋明希叹了口气终于停下手,转过身认命地把孙潇潇抱进怀里:“知道冷了?”

孙潇潇舒服得直叹气,拼命地点头。

宋明希微笑了一下,温声开口说道:“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下次别再偷东西了?”

“我没有偷!是那个店员没放好东西!我只是替他收一下,况且,我都上交给警察了,怎么能算是偷!”孙潇潇据理力争。

宋明希顿了顿,耐心地解释道:“只能说幸好那个警察是我,不然,换成其他人,早就把你当嫌疑人抓起来了。”

孙潇潇委屈得扁了扁嘴,最后还是说了实话:“其实,我知道今天你们领导给你们开大会,我想趁着领导在,帮你立个功而已……毕竟,你找回了那么贵的项链……而且我早就金盆洗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真想偷什么东西,都不会被人发现……”

宋明希的目光不自觉地软了下来,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好、好、好,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下次不许这样了,知道吗?我有那么多案件要忙,你不闯祸,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我重要,还是案件重要?”孙潇潇抬起头看着宋明希的眼睛。

“都重要、都重要。”宋明希敷衍道。

“都重要?”孙潇潇立刻瞪圆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直接掀开盖在宋明希身上的被子,狠狠地踢了他几脚,“你给我下去!”

宋明希被踢得翻了个身,险些摔到地上:“孙潇潇,你搞清楚好吗?这是我家!”

孙潇潇愣了一下,而后尴尬地翻身下地:“不好意思啊,打扰了,打扰了。”说完,她灰溜溜地走出了宋明希的家门。

宋明希在床上躺好,就听到房门被踹开的声音。

“差点就忘了,我们都已经领证了!”孙潇潇的声音底气十足,“现在,你的家就是我的家!给我从床上滚下去!”

3你敢娶我吗!

再见到孙潇潇的时候,宋明希还不知道她是个小偷,当时他刚当上警察,正在酒店执行任务,站在洗手间门外跟同事小心翼翼地堵着嫌疑人。结果,突然从女厕走出来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女孩,脚下一个不稳就栽到他的怀里。

于是,当天宋明希十分帅气地准备拿手铐去铐住嫌疑犯时,赫然从怀中掏出了一部粉红色的小天才电话手表……

随他的手铐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钱包和手机。而身为一个警察,跟踪定位一部手机还是很容易的。按照追踪系统的定位,他惊奇地发现,定位竟然是在自己家的门前。

他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孩吊儿郎当地嚼着口香糖,凶巴巴地教育一个一脸鼻血的小乞丐:“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打架这种事,你不能怕手段脏,打不过,你就踩他脚、抠他的眼睛,再不行,就踢他的……那啥!如果这都不行,你就报我孙潇潇的名字,知道了吗?”

孙潇潇?

宋明希眉头一跳——如果他没记错,小时候他可有一个小青梅就叫这个名字啊!她头发比男孩还短,打架比男孩还凶。不过高中的时候,他就随父母出国了,直到大学毕业才回来工作,这么一算,也快十年没见了。他仔细看那个女孩的脸,还真就有那么几分熟悉。

宋明希的脸上有着见到老友的欣喜,慢慢地向那女孩走了过去。

小乞丐还在哭,孙潇潇的表情很不耐烦,就从兜里拿出了一个钱包,一边拿钱,一边骂:“哭、哭、哭,哭什么哭!给你两百块钱,自己吃点好吃的,别天天挨欺负……”

“孙潇潇?”宋明希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孙潇潇抖着腿转过头:“谁叫爸爸的名字!”对上宋明希的脸,孙潇潇那嚣张跋扈的表情陡然变成过度惊吓,一时激动之下连口香糖都吞进去了,指着宋明希,哆哆嗦嗦地开口,“宋、宋、宋……”

“是我,宋明希。”宋明希看着十分开心,“真没想到,还能遇到你,你怎么样啊?还住在这呢!”

孙潇潇依旧没回过神来:“是啊,我一直在这。你怎么在这里?”

“我回来工作了啊!还住在这。”宋明希上下打量着孙潇潇,“这么多年没见,你变漂亮了啊!做什么工作呢?”

“呃……送、送快递……”孙潇潇结结巴巴地开口,“你又做什么呢?”

“我啊,我当了警察,来这抓人。之前被一个女孩偷了钱包和手机,根据手机定位,我就找过来了,也不知道她藏在什么地方……”正说着,宋明希的目光慢慢地落在了孙潇潇手中的钱包上。

棕色的皮质钱包,角落处有着印花的gucci标志。宋明希对这个钱包很熟悉,他知道里面有多少张银行卡,有多少钱,还知道里面有张警官证,证件上写着三个字——宋明希。

微微愣了一下,宋明希终于回过神来,直接伸手扣住孙潇潇细瘦的手腕,面无表情地开口:“走吧,跟我去趟警局。”

当天,宋明希对孙潇潇进行了十分深刻的思想教育,她也十分忏悔,表示以后绝不再犯,并在离开警局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拥抱,以示友好。

结果,站在家门口的宋明希发现,他的家钥匙又没了,等他拿着备用钥匙开了房门,又发现自己的电视机不见了……

就在此时,隔壁传来孙潇潇被电视里的综艺节目逗得哈哈大笑的声音。

宋明希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第二天再次把孙潇潇揪进警局,让她写了五千字的悔过书并归还电视机后,才放走。

结果,第三天,宋明希发现自己的车钥匙又没了……虽然晚上车子被原封不动地归还了,他还是铁了心让孙潇潇交了两千块的罚款。

第四天,他又发现自己的钱包里少了两千块的现金……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孙潇潇时不时地就会从宋明希的身上拿走一些无伤大雅的东西,然后逃之夭夭,而宋明希,就会全面撒网地去追孙潇潇。

某日,宋明希意外地在民政局外抓到了孙潇潇,孙潇潇十分气不过:“都是朋友,你就当那些东西是我借的还不行?我又不是不还给你!”

宋明希也追得气喘吁吁:“你这破习惯,我非要给你改改不可!”

孙潇潇眉头皱得死紧:“我活了二十多年都没人管过,你算老几!”

“我算老几?如果不是因为我还把你当朋友,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宋明希只觉得一股火瞬间蹿到脑袋,“非要把你的手打断,你才能不偷吗?”

孙潇潇听到这也气笑了:“朋友?哈!行!宋明希,你要是敢娶我,我就敢金盆洗手不干了!怎么样!一个警察,娶一个小偷!你敢吗?”

宋明希顿住了。

孙潇潇也收了笑,等了几秒钟后,一声冷哼转身就走。

结果,一双手以更大的力气把她扯上了车。

“你干什么!”孫潇潇努力地甩着宋明希的手。

“不是要结婚吗?回家取户口本。”宋明希关上车门,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就这样,两个人领证了。

拿着红色的小本本,两个人在回家的路上都没说话,但都带着莫名的笑容。

4 警局之草

一想到这,宋明希就想笑,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会对古灵精怪的孙潇潇动了心。现在的孙潇潇跟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偶尔也会玩消失,但是,已经不会做过分的事情了,他也应该找个机会跟同事交代一下他已经结婚了,该办婚礼……

事情还没想完,刚到警局的宋明希就看到孙潇潇正一脚踩在桌子上用力揪住小警官的衣领,凶神恶煞地开口:“你给我用词恰当点,我说我没偷,那就是没偷!”

她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三部手机。

一瞬间,宋明希就觉得自己的头要炸了。

“这是我从别的小偷手里偷……不是,不是,我现在不偷了,这是我从别的小偷手里拿回来准备上交的!”孙潇潇大声地说道。

“我信了你的邪!”小警官努力从孙潇潇手中解救着自己的衣领,“这是你所有骗我的谎言里最拙劣的!你给我老实交代!到底从哪偷的!”

小警官一口一个“偷”字,彻底激怒了孙潇潇,只见她手上一用力,直接把小警官从椅子上拽了出来:“我再说一遍!我没……”

她话还没说完,后衣领突然就被拎了起来,逼迫着她放开了小警官。

半空中的孙潇潇像只奓毛的猫一样张牙舞爪着:“谁!放开我!我警告你啊,你再不放开,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有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出招了!”一边说,她一边胡乱挥舞着双手,一边运着气,恐吓着身后的人。

后面的人一声轻笑。

孙潇潇立刻像听到主人声音的小狗一样竖起了耳朵,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脖子后面的手一个用力就将孙潇潇转了过来,一看到宋明希的脸,孙潇潇立刻笑得眼睛都没了:“老……呃……嗯,宋、宋、宋……”她一开始想叫老公,可是,想着这个场合还是别叫了。她叫他宋明希,还担心别的警察会觉得她怎么对他熟悉得都知道他的名字,她憋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叫什么。

小警官十分不满:“宋警官年轻英俊,我们警局之草,你竟然叫他老宋!”

孙潇潇的耳朵立刻耷拉下来。

宋明希努力板着脸:“你到底偷没偷。”

孙潇潇吸了吸鼻子:“我真的没偷,这三部手机是我从之前的同伙手里拿过来的,我知道肯定是赃物,就拿过来想送到警局,结果就被这个眼瞎的给抓进来了。”

“行,我相信你,没有证据就把你抓进来,这是我们工作人员的失职。”宋明希说完,凉飕飕地看了小警官一眼,随后温柔地对孙潇潇开口,“我送你出警局。”

出了警局,孙潇潇才噘起嘴:“你相不相信我?”

“信你,不然,我早就秉公执法了。”趁着没人注意,宋明希轻轻地捏了一下孙潇潇的脸蛋,“乖一点,不然,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看回家谁收拾谁!”孙潇潇哼了一声,用力地拍了一下宋明希的屁股,“警局之草。”

警局内偷窥的小警官看得目瞪口呆。

WTF!宋警官竟然被轻薄了!

5她一直在等一个人回来

听了宋明希的话,孙潇潇日子过得更加本分,哪怕在街上看到了熟人正在搞什么小动作,也只是出声提醒一下被偷的人,不会再二次摸走赃物送警局了。

但是,小警官的那句“警局之草”倒是戳到了孙潇潇的心——他说得对啊,宋明希又高又帅,人还聪明,穿上一身警服,还带着那么一丝禁欲的性感。不仅仅是她觉得他好啊,肯定有无数个女孩觉得他好啊!她现在身为宋警官的正室夫人,还是有必要搞一搞他身邊那些不怀好意的小女子的吧!

如果说送赃物到警局会引起误会……那么,人赃俱获总可以了吧。

于是,那段时间,孙潇潇以前的那些行窃小分队的伙伴每天都人心惶惶,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他们下手的时候就会被神出鬼没的孙潇潇一个手刃劈昏,醒来后就被拖到警局献宝了……

在孙潇潇拖着近期抓到的第六个小偷到警局里的时候,小警官对于她出现在警局里,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还给她递了瓶刚买的冰镇雪碧,告诉她天热还是少干这些体力活,容易中暑。

孙潇潇喝了一大口雪碧,随口问道:“老宋呢?”

“哦,之前宋警官当街抓到个抢包的,那包的主人来道谢了,现在在办公室里呢。”

孙潇潇脑袋上的雷达迅速竖起来,嗡嗡作响:“男的女的?”

小警官吹着空调:“女的,还挺漂亮呢。”

孙潇潇一听,立刻深吸一口气,气势汹汹地推开宋明希办公室的门:“宋警官!我要报案!有人勾……”

“勾引我老公”五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孙潇潇噎了回去。

眼前的人,比宋明希还要魁梧,贴身的裙子都快被撕裂了,两条健硕的,还带着腿毛的大腿踩在细细的高跟鞋上,孙潇潇仿佛听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哀鸣……更别提那张被化得花里胡哨的国字脸……隐隐的似乎还能在涂着口红的嘴唇上看见一点青色的胡楂……还有鼻子旁边那颗硕大的媒婆痣……

那人看到孙潇潇之后,表情比宋明希还开心,二话不说就奔过来抱住瘦小的孙潇潇按到自己的胸肌上,声音浑厚:“哎哟,我的潇潇!好久不见,想死姐姐了!你怎么说没影就没影了,我找你好久了!”

孙潇潇一通挣扎,勉强让自己从那人的胸前抬起头,尴尬地笑笑:“好久不见,璇姐……”

璇姐粗壮的手臂还死死地勒在孙潇潇的腰上,另一只手伸出兰花指点了一下孙潇潇的额头:“你这没良心的,连句话都没说就跑了,我……”

璇姐话还没说完,宋明希直接伸手将孙潇潇拉到自己的身边:“潇潇,这位是?”

“这是璇姐……”孙潇潇吞吞吐吐地介绍,“以前帮过我很多,是个、是个……”

——小偷大佬!但是,她不能说啊!以前她落魄的时候,璇姐帮了她很多,她不能把璇姐往火坑里送啊!

孙潇潇憋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介绍,只能转而介绍宋明希:“璇姐,这是我老公,是个警察。”她希望璇姐知道他的身份后能聪明点。

“你都结婚了啊!”璇姐一脸了然,“欸,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姐姐我早就不干那个了,现在开了公司,正经得不行!”说完,璇姐梳理了一下满头的波浪发,继续问道,“你最近怎么样啊,结了婚就不用住那间破房子了吧,也不惦记那个小兔崽子了吧。”

开了口,璇姐这嘴就闭不上了,她把视线转向宋明希:“大兄弟,你都不知道,我妹啊,可痴情,可痴情了!她高中的时候,家里出了点事,家里的东西全都拍卖了。原本房子也应该卖,但是她死活没让,说自己会慢慢赚钱,硬是留了房子。其实就是为了等她那个毛都没长齐的邻居竹马回来,自己守着一间空房子啊,连家具都没有……后来自己活不下去了,就抱着我的大腿,求我传授她偷……呃……那个偷偷生存的绝技……”

送走了一直表示感谢的璇姐,孙潇潇尴尬地站在原地。

“一直在等我回来?”宋明希靠在办公桌上开了口,“嗯?”

孙潇潇始终不敢看他的眼睛:“其实,我当时就是想多搞点钱好好生活,才编出来骗她的……谁知道她就当真了,一直记到现在……”

宋明希没出声。

孙潇潇赶紧补了一句:“璇姐是好人,你别抓她!她一直都特别照顾我,后来因为我结婚了,就偷偷跑了……她不知道,也一定很担心……”

宋明希不说话,拿起外套就出了办公室,孙潇潇只能一路小跑地跟着。

宋明希一声不吭,直接开车带着她回了家,站在她的家门口开口:“开门。”

孙潇潇犹豫了一下,但是,看着宋明希的表情,还是开了门。

地上有一床军绿色的棉被,角落里放着几袋已经空了的咸菜包装袋,窗台上有一根晾衣绳,上面晾着几件衣服。

除了这几样东西,房间里空空如也。

宋明希深吸了一口气。

孙潇潇还担心宋明希会因为她说等他的事是谎话而生气,结果突然被宋明希揽住了肩膀。

宋明希的手微微颤抖了两下,开始轻轻地抚摸着孙潇潇的肩膀:“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回国的。”

孙潇潇愣了一下,忽然就觉得眼底有些热,伸手搂住宋明希的腰:“没事……不晚。”

6 他不相信我

孙潇潇从小就喜欢宋明希,但是,跟出色的宋明希一比,她更像个小流氓,以至于她从来不敢跟他开口。结果,初三毕业后,宋明希走了。

仿佛连她的运气都随着宋明希的离开一起离开了。高中时,她家里出了事,只剩她自己,想着没准未来的某一天宋明希还会回来呢,就自己守着一间空房子,后来还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被学校退了学……之后近十年的时间,她都在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直到又遇到宋明希,然后嫁给他。

孙潇潇一直觉得自己这一生的运气都用在遇到宋明希这件事情上,所以,她格外珍惜,小心翼翼地对宋明希好,小心翼翼地生活。

想着宋明希喜欢吃火锅,孙潇潇拿着刚发到手里的微薄工资,出门去了市场,准备买点菜回家,结果刚刚转个弯,突然就被什么东西砸在后脑上,她只觉眼前一黑,随后就昏了过去。

孙潇潇整整被关在一个房子里一个星期,她急得不行。她不见了,宋明希一定会着急的。

就在她想着就算撞死也要把门撞开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紧接着,门开了,宋明希站在门口。

孙潇潇心下一喜:“宋……”

还没等她走上来,一群警察突然自宋明希身后闯了进来,两个人直接制住她,剩下的人到处搜着。

宋明希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一愣。

很快,一个警察走了出来,从一个储钱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條翡翠项链:“宋警官,找到了,这就是多金拍卖行的那条天价翡翠项链,人赃俱获。”

孙潇潇震惊地看着那条项链,立刻疯狂地摇头解释道:“不是我!我没偷!”

那个警察还在询问宋明希:“宋警官,怎么办?”

宋明希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孙潇潇,淡淡地开口:“带走。”

有人偷了拍卖行的天价翡翠栽赃陷害她——被关在警局里的孙潇潇很快就想清楚了这件事。

不过,这件事她并不当回事,最让她伤心的是,宋明希不相信她。

无论她怎么跟宋明希说她没有偷,宋明希就是没有回应,而且十分坚定地把她关在警局里。

每天只有那个跟她打架的小警官给她送饭。

孙潇潇安静地吃着牢饭。

小警官倒是很惊讶:“你以前可从来没这么老实过,上一次你进来的时候,还把我买给你的豆包捏碎了,糊在我的脸上。”

孙潇潇哑着嗓子开口:“老宋呢?”

“宋警官?出去了啊!他不是一直挺忙的吗……”小警官坐在孙潇潇的门外,跟她聊着天,“那项链,真是你偷的?”

孙潇潇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小警官笑笑:“我不信,我看过你的记录,这么多年,你没偷过特别贵的东西,而且这两年,你都没偷过。”

孙潇潇突然就红了眼眶——一个小警官都相信她,宋明希却不相信。

看到孙潇潇的样子,小警官赶紧递过去一张纸巾:“没事,没事,只要不是你偷的,我们警察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努力咽下口中的饭菜,孙潇潇接过那张纸巾,粗暴地擦了擦眼睛,用力地嗯了一声:“我等着。”

7 她自由了?

孙潇潇在警局住了十几天,只见过宋明希两面,这两面还是宋明希偶然经过的时候,她看到的。

然而,宋明希没看过她一眼。

渐渐地,孙潇潇觉得,就这么把她关进监狱里好了。

然而,就在她产生这个想法的第二天,小警官突然笑眯眯地走过来给她打开了门:“我们抓到偷翡翠项链的人了,是个犯罪团伙偷的,你是被栽赃的,现在可以无罪释放了。”

看着眼前敞开的铁门,孙潇潇忽然有些茫然。

她自由了?

扶着墙壁站起身,孙潇潇忽然有些腿软,小警官赶紧走进去扶起她。

而后孙潇潇又听见自己的声音:“宋明希呢?”

小警官顿了顿,小声说道:“宋警官在局长办公室挨训呢……其实,你这个案子本来就疑点重重,按理来说,不能直接关你的,但是,宋警官坚持一定要把你关在警局,说你是惯犯,虽然存在疑点,但也不排除是你偷的之类的……虽然那个犯罪团伙也是宋警官抓住的,但是,私自关人,他还是要承担后果的……你放心,我们警局肯定会给你赔偿,不会让你白白受苦……”

之后他说了什么,孙潇潇都没听进去,头脑一片混乱地离开了警局。

门外是刺目的阳光,还有一个始终等着她的魁梧的身躯。

看到那个身影,孙潇潇瞬间就哭了出来:“璇姐……”

璇姐一脸心疼:“哎哟,我的小宝贝受苦了。我都打听了,那个犯罪团伙里有不少人都被你前段时间当作小偷送进了警局。那团伙的老大生气了,知道你老公是警察,你为了他金盆洗手之后,就故意栽赃你,就是为了让你不好过,只是,他们没想到会被抓到……”

“宋明希根本就不相信我,我一直说不是我偷的,他也不相信我,还把我关起来……”孙潇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璇姐,你收留我吧,我没地方去了……”

璇姐原本还有话要说,可是,看着孙潇潇这个样子,只能点头应允。

孙潇潇先回了她和宋明希的家,想着要把自己的东西都带走,一点不留,可是,翻了很久不过就是两套衣服而已,没有其他的。

可能结婚的时候,她就知道她不会跟他过得长远吧……

鼻子一酸,孙潇潇又想哭,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在璇姐的帮助下签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宋明希的桌面上,而后,转身离开。

璇姐自己开了一家物流公司,孙潇瀟脑袋聪明,还是璇姐自己人,就留下来给她当会计。她每天从早忙到晚,虽然累,但还算充实,至少让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去想宋明希了。

某日,又来了一大批货,看着人手不够,孙潇潇就挽起袖子去帮忙,结果刚刚接过箱子,突然就听到警车的声音,紧接着,四五辆警车呼啸而来,停在院子的空地上。

在孙潇潇一脸发蒙中,宋明希从最前面的警车里走了下来。

“谁是负责人?”宋明希朗声道。

璇姐不知道干吗去了,并不在,孙潇潇只能挺直了腰杆走过去:“我是,有什么事吗?”

看着眼前的孙潇潇,宋明希的眼神微微地跳了一下:“有人报案,说这里的负责人强抢良家妇男,是你么吗”

孙潇潇:“?”

璇姐,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注意点尺度吗?

8 过来抱一抱

孙潇潇又一次被宋明希带到了警察局。

不过,很快,璇姐就像个陀螺一样、一阵风似的卷了进来,一把拉起椅子上的孙潇潇,跟警察开口:“这事是我做的,跟我妹没关系,放她走。”

宋明希先站起身:“我送她。”

不过,他刚走过去,就被璇姐抓住了肩膀,阴恻恻地对他开口:“虽然我从良了很久,但是坏起来,还是很坏的,知道吗,宋警官?”

宋明希顿了一下,拍了拍她的手,由衷地说了句:“谢谢。”

出了警局,孙潇潇脚步迈得飞快,不过,走了没多远,就被宋明希拉住了。

孙潇潇反应更快,直接弯起手肘直击宋明希的脸。

宋明希向后一躲,直接扣住孙潇潇的手肘,把她压了下去。

孙潇潇又是一通胡乱挣扎:“你放开我!”

宋明希用力地把孙潇潇抱在胸前:“好不容易找到你了,还想让我放开?不可能!”

孙潇潇憋着一口气,抓住宋明希的胳膊狠狠地来了一记过肩摔,趁着宋明希起不来的时候转身就想跑。

“孙潇潇!”地上的宋明希突然一声怒吼,“你还想逃到哪去!”

宋明希捂着被摔得酸痛的后背站起身,看着孙潇潇,恨得牙痒痒:“行啊,孙潇潇,老公工作忙,你不好好持家就算了,竟然还逃了!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谁逃了!”孙潇潇停下脚步,“你一点都不相信我,还好意思自称是我老公?我这是放你自由!不是逃!”

“我怎么就不相信你了!我一直都相信那个东西不是你偷的!”宋明希大声说道,“你突然就消失了,我都快急死了,翻了整个城市才把你翻出来!怕你自己回家还会被那伙人重新抓回去,我就干脆让你待在警局里,毕竟警局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担心你之后还会被那伙人修理,我不吃不喝不休息,趁机把那伙人抓到,一网打尽……好不容易都忙完了,结果呢?我一回来,你跑了!”说到这,宋明希气得不轻,“孙潇潇啊孙潇潇,是不是我前二十几年过得太顺利了,老天专门派你来折磨我的!”

孙潇潇听得目瞪口呆:“那、那你当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老子看你一眼,还能舍得走开?那么急的时候,我当然要用全部的精力破案了!”宋明希气得直接脱掉外套摔在地上,“你那个璇姐还真是厉害,不声不响地就把你带走了,要不是偶然有人报案,我还不知道为了找你,要挖地几尺呢!”

孙潇潇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宋明希依旧龇牙咧嘴地摸着自己的后背:“傻站着干什么!知道错了,还不赶紧过来抱抱我!”

孙潇潇扁了扁嘴,慢吞吞地走过去,伸手环住宋明希的腰,闷闷地认错:“我错了。”

“下手还真狠,说摔就摔。”宋明希也抱住孙潇潇,蹭了蹭她的头发,“想死我了。”

孙潇潇用力闻着宋明希身上的味道,舒服地直叹气。

“回家吃什么?火锅?”宋明希问道。

孙潇潇点点头:“我就是为了给你买火锅食材才被绑架的。”

“我知道,辛苦你了,以后都是我买!”

两个人相携,越走越远,风中还能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对了,潇潇,我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啥问题?”

“就是你那个璇姐,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番外

十年前,孙潇潇和宋明希读初二。宋明希是小区里出了名的好学生,孙潇潇是小区里出了名的小混混。

那时候古惑仔盛行,有不少学生都受到社会闲散人员的威胁,交钱保平安之类的。好学生宋明希就是被威胁的一员。

某日,就在几个小混混把宋明希堵在墙边,声称没钱了,想借点钱花的时候,一个笑声突然从他们的头顶响起。

宋明希抬起头,正好看到孙潇潇蹲在墙头,低着头看着他们几个。

“喂!你们干什么呢?”孙潇潇笑眯眯地开口。

那几个闲散人员立刻凶巴巴地开口:“关你屁事!”

孙潇潇也不生气:“如果是其他人,确实不关我的事,但是他……”她用细长的手指指了指宋明希,“可是我罩着的人,你们动他,那就关我的事了。”

话音刚落,孙潇潇立刻轻巧地从墙上跳了下来,微微活动了下手腕:“我赶时间,一起来吧。”

收拾完那群闲散人员,孙潇潇也挂了彩,宋明希跟她回家的时候,忍不住开口:“坏人会有警察管的,你这又何必呢?”

孙潇潇揉着胀痛的脸说道:“坏人那么多,警察叔叔哪能管得过来?”

“我是男人,也不用你管,我可以找警察。”

孙潇潇笑了一下:“得了吧,你这点小事还是别麻烦人家警察叔叔了,以后我保护你。”

宋明希抿了抿嘴唇:“我也可以保护你。”

孙潇潇笑得更大声:“好啊!那就等你变成警察叔叔,你来保护我。”

从那时起,宋明希忽然觉得,当个警察,是件正事。

赞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