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有泪不轻弹

吕天逸

从前,有一个家道中落的小少爷。

小少爷的父母投资失败身负巨债,为帮父母还债,小少爷除了念书之外,还兼职打两份工。

晚上十点,小少爷拖著疲惫的身躯回到租住的小屋。

卫生间传来扑水声。

小少爷吓得一哆嗦,因为他是一个人住,没有室友。

他操起一把菜刀,战战兢兢地推开卫生间的门。

卫生间的浴缸放满了水。

而浴缸里,居然有一条人鱼。

人鱼上身人形,下身鱼尾,四仰八叉地躺着,肌肉虬结的手臂上满是文身,本应相当俊美的脸上有一道刀疤。见小少爷一脸惊恐地站在门口,人鱼朝他吐了个烟圈,沉稳道:“借你的浴缸用一下。”

小少爷张口结舌,菜刀咣当地掉在地上:“啊……你是……人、人鱼……”

人鱼叼着烟:“嗯,犯了点儿事,被猎魔人追杀,好几天没泡水,快干了。吓着你了,不好意思。”

小少爷紧张地咽口水:“你、你怎么进来的?”

人鱼淡定:“你家的锁很好开。”

小少爷:“……”

人鱼:“浴缸借我住几天。”

小少爷性格软萌,不懂得拒绝人,更不懂得拒绝人鱼,只好呆呆地关上门退了出去,背靠着卫生间的门,惊得不住喘粗气,而且因为紧张,很想小便。

小少爷在门口忸怩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问:“我、我能用一下洗手间吗?”

人鱼大佬:“用。”

小少爷盯着人鱼胳膊上文的贝壳和海螺,道:“那……你出去一下?”

人鱼:“我干了好几天,现在不想离开水。”

小少爷苦兮兮地退出去,找了个矿泉水瓶子解决了生理问题。

小少爷一宿没睡着,毕竟家里平白无故多了条人鱼,这要是还能睡得着的话,那他的心得比天大。

夜里四点,小少爷还不安地蜷在被窝里,用手机搜索关键词“人鱼危险吗”“人鱼被警察抓了会怎样”“人鱼非法入室”。

然而,网上都是一些关于人鱼的传说,没什么用。

不过,有一条信息吸引了小少爷的注意力——“人鱼流下的眼泪会变成品质上乘的珍珠”。

不止外国有这样的传说,中国自古也有“鲛人落泪成珠”的民间故事流传。

负债累累的小少爷心思活络了。

小少爷忐忑不安地来到洗手间,推开门。

人鱼大佬叼着烟:“有事?”

小少爷:“想请教你一件事,就是……人鱼的眼泪会变成珍珠的传说是真的吗?”

人鱼点头:“是真的。”

还债有望,小少爷炯炯有神地望着人鱼:“那你能不能哭些珍珠给我,就当付我浴缸的租金了。”

人鱼嘴角一扬:“抱歉,哭不出来。”

小少爷一想也是,平白无故说哭就哭,连很多演员都做不到。

于是,小少爷噔噔地跑到厨房,从冰箱里翻出洋葱,放在菜板上飞快地剁了一通,搬着一菜板的洋葱碎屑冲进洗手间,把菜板往人鱼眼睛下面一戳。

人鱼眼睛湿润,一眨眼,真的挤出两滴眼泪。

几秒钟过去了。

小少爷望着人鱼面颊上的两道泪痕,迷茫地道:“这就是普通的眼泪啊。”

人鱼冷哼一声,推开菜板:“强行刺激出来的眼泪不会变成珍珠。”

小少爷:“那要什么样的才会变?”

人鱼:“伤心、感动、恐惧、欣喜……因为货真价实的感情而流的眼泪才能变成珍珠。”

小少爷失望:“那你能不能……”

语毕,人鱼弯起手臂又用力地伸直,展示自己钢铁般坚硬的肱二头肌与肱三头肌,吐了口烟,表情不太自然地低声道:“你看我像是会因为那些掉眼泪的样子吗?”

小少爷:“不像。”

人鱼轻咳一声,表情略带心虚地叼着烟望天。

小少爷:“但我也得试试,你能不能陪我试试?”

人鱼皱眉,神色略不安:“怎么试?”

小少爷小小声地道:“我欺负欺负你,看看能不能把你欺负哭,我这人凶起来也挺吓人的。”

不待人鱼回答,小少爷深吸一口气,声调软绵绵地开口道:“你、你是猪。”

人鱼呆呆地眨巴眨巴着眼,试探着问:“你在撒娇?”

小少爷急得跺脚:“不是,我在骂人呢。”

人鱼表情复杂。

小少爷舔舔嘴唇,在脑海中疯狂地酝酿脏话,但因为家教太好,而且周围也没有爱说脏话的朋友,完全没有脏话储备的小少爷大脑一片空白。他愣怔了片刻,目光扫过马桶,遂灵机一动,小声道:“你、你吃粑粑。”

人鱼笑得肩膀直颤,随口回怼道:“我不吃,你吃。”

小少爷倒抽一口冷气,眼眶倏地就红了。

人鱼惊了:“我的天,我逗你玩儿呢,这也能哭。”

小少爷泪汪汪地冲出洗手间。

人鱼在缸中凌乱。

过了一会儿,平复好心情的小少爷回来了。

小少爷咬牙切齿,凶道:“我要打你了。”

人鱼用看一只奓毛的小猫的眼神看着小少爷:“……来吧。”

小少爷攥紧拳头,在人鱼旁边比画来比画去,想找一个好下手的地方。

人鱼提议道:“打后背吧,好下手,方便用力。”

小少爷气哼哼地道:“你别说话,你现在应该感觉惊慌。”

语毕,小少爷鼓足勇气在人鱼肌肉厚实的后背上捶了一下,然后就惊慌地冲出了洗手间!

人鱼:“……你打了吗?”

小少爷愧疚不已,带着哭腔的声音从洗手间外传来:“呜呜,我学会打人了!”

人鱼一脸迷茫:“这就打完了?”

小少爷苦兮兮:“我太坏了!妈妈,对不起!”

人鱼再次在缸中凌乱。

人鱼变出两条人腿,迈出浴缸,去找小少爷。

小少爷深陷自我厌恶之中无法自拔,看见人鱼,还道歉:“对不起,打疼你没?”

人鱼嗤之以鼻:“你打我了吗?”

小少爷红着眼圈:“打得可狠了,我做得不对,你不用安慰我。”

人鱼无奈又好笑:“……你也太爱哭了吧?”

小少爷哭着咆哮:“你知道什么啊!”

人鱼叼着烟,挨着小少爷蹲下,道:“说说,为什么这么想要珍珠,我看你也不像贪财的人啊。”

小少爷就把自己家的事情简单地给人鱼讲了一遍。

讲着讲着,小少爷反倒渐渐平静下来了。

小少爷抹去眼泪:“为了帮爸爸妈妈还债,我现在每天除了上学,还要额外打两份工,一份是在快餐店点餐配餐,一份是在加油站加油。如果还有空闲的时间,我就去给中学生做家教……”

小少爷自嘲地笑:“以前花钱总是大手大腳的,现在不行了,我每天把快餐店的客人点错不要的餐偷偷带回来,这样就能省下饭钱。别说出租车了,我连地铁和公交车都舍不得坐,还好学校和打工的地方都离家不远,一天加起来只要走一个半小时就行了,还可以边走边背单词……”

小少爷叹气道:“以前不知道钱是这么难赚的,我爸爸负债之后,一夜之间头发就全白了……”

小少爷说着,身边忽然传来叮叮当当珍珠落地的声音。

他一扭头,发现人鱼已经哭成狗鱼。

人鱼叼着烟,狂甩大鼻涕:“我的天,怎么这么惨……你别看我,闭眼睛!呜……”

小少爷眼睛微微一眯:“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人鱼大佬虽说是道上混的,是条铁骨铮铮的硬汉,但有个软肋,就是特别容易被感动,感动点低穿地心。

小少爷用电脑缓存了几部催泪电影。

什么《天堂电影院》《美丽人生》《当幸福来敲门》之类的……

硬汉人鱼哭得脱水,肌肉都哭小了一圈。

小少爷在旁边抱着怀,把之前人鱼说自己的话原封不动地奉还给他:“这也能哭,你也太爱哭了吧?”

人鱼泪流满面地点起一根烟,冲小少爷吐了个烟圈:“这件事你敢出去和别人乱说,我就……”

小少爷很上道地接上:“你就把我绑上石头沉进海里喂鲨鱼?”

人鱼凶巴巴地瞪着眼睛:“我就是鲨鱼人鱼,连绑石头沉海这步都省了,我直接吃了你。”

小少爷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说。”

小少爷:“但是……我有件事想问你。”

人鱼:“嗯?”

小少爷怯怯地问:“你说你是因为犯事了被猎魔人追,才会躲到我家来的,我能问问你犯什么事了吗?”

人鱼满面沧桑:“有个变态富商,抓了我们族里挺多小人鱼当收藏品,我就简单教训了他一下。猎魔人都向着人类,肯定要找我麻烦,我就来避避风头,你以为我能犯什么事儿?”

小少爷看着这个被《龙猫》感动得眼睛泛红的单纯大块头,笑了:“没,没以为什么。”

语毕,他开始低头捡珍珠。捡完珍珠,小少爷精明地计算着:“根据我对珠宝市场的了解,你只要每天哭三场,连哭一个月,我的债就可以还清了……你觉得一天三场会不会太勉强?”人鱼哭得直抽抽,话都说不出来了,径自把鼠标挪到“催泪电影100”的播放单上,点开了下一部。

赞 (8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