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还爱你的小BUG吗

筱歌儿

简介:蒙朵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机甲成为人民公仆的美好时代,然而,不美好的是,她不是穿越成了人,而是穿越成一个有BUG的机甲,从此开始了被主人改造、为主人战斗的悲惨人生。

1.智能机甲蒙朵

在人类千万年的发展中,进行了一次大的星际迁移,曾经孕育了无数文明和繁荣的地球,已经成为远古的辉煌,被永远地载入了史册,它被称为“古地球”。

蒙朵在某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穿越到了这个科技发达到无法想象的星球。这是一个机甲成为人民公仆的美好时代,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异型机甲。有的高级机甲甚至具备了人类的模拟智慧,能够跟主人进行简单的互动和对话。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类,无疑是上帝的宠儿。

然而,不幸的是,蒙朵不是穿越成了人类,而是穿越成了一个跟自己同名的机甲。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BUG!不能接受现实的蒙朵绝食抗议,她举起一个装满能量晶的盒子(机甲的饭盒)狠狠地砸向墙壁。盒子被大力反弹回来,哐当一声扣在她的头上,能量晶哗啦啦撒了一地,站在客厅里的两个男人同时扭头看来。

“呵呵,西泽队长,你的这个机甲不会是疯了吧?”

被称为西泽的男人并没有回答,黑色眼眸从额前的发丝下略略抬起,定定地看着蒙朵,脸上不带一丝表情。蒙朵还保持着双手举过头顶的姿势,脑袋上顶着装能量晶的盒子僵硬地扭着脖子,忽然抖了一下,下意识地违心道:“主人,我饿了。”

事实上,一周前学校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机甲演习比赛,西泽所带领的“刺麟”队迎战隔壁学院的“尖甲”队。在第一场比赛中,他利用自己的机甲“蒙朵”巧妙地帮助队友的另一个微型机甲潜入“尖甲”做内应,以增大“刺麟”在接下来比赛中的胜算,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蒙朵”的核心系统也在这次比赛中遭受了创伤。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似乎伤得还不轻?

“大概是系统有了bug,让布鲁斯修理下就好。”西泽一边说着,一边面无表情地朝蒙朵下了指令,“变回去。”

变哪儿去?怎么变?而且最大的bug就是机甲的智脑程序里多了一个地球人英明睿智的灵魂好吗,这要怎么修?

“主人,求放过这道bug!”蒙朵惊呆了,饭盒从头顶上掉下来,砸到了自己的脚背,“我发誓,我一定努力自我修复,尽量节约国家能源,争取做个完美的绝世好机甲……”

西泽若有所思地看了蒙朵片刻,然后抬起手腕,修长的手指在玄甲护腕上的某个按钮上轻轻一按,毫不留情地打断了蒙朵的信誓旦旦,庞大以及丑到极点的机甲“蒙朵”瞬间消失,一片晶莹剔透的粉色花瓣晃晃悠悠地飘落在他的肩头。

蒙朵沉默,这个面瘫男为什么会有一个名为“蒙朵”且原形为花瓣的机甲?这口味可真是……啧啧,闷骚的男人!

西泽转身,瘦高挺拔的背影在阳光下被折射出几道锋锐冷漠的线条。

仅三分钟后,西泽推开了布鲁斯宿舍的门,彼时的布鲁斯正缩在沙发上,双眼泛红,一只手扯着纸巾,涕泗横流,哭得肝肠寸断。

西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布鲁斯,我告诉过你,不要再看这些无聊的古地球狗血肥皂剧了。”

“西泽,你快来陪我一起看。”布鲁斯哇哇大哭着,“哦,对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真真是好看极了!”

蒙朵:“……”

2.想换主人的机甲

西泽很少会后悔自己所做出的决定,但这次机甲修理明显是个意外。当他按约定的时间来取回自己的机甲“蒙朵”时,看到的便是布鲁斯跟一个完全认不出原本面貌的奇怪机甲坐在“光影”前抱头痛哭的场景。

西泽顿了一下,眼角瞥见光影上的字幕《XX再爱我一次》。

“呜呜,地球妈妈,我好想你!”那个奇怪的机甲哭得有些打嗝了。

布鲁斯跟着抹了两把眼泪,还不忘纠正错误:“那不是你妈妈,它是我们的祖先,是神话一样的存在,哦,美丽的存在!”

“不,就是妈妈……呃,主人?”奇怪的机甲抬头看见西泽时呆了呆,歪着头,眼角还挂着颗晶莹的水珠。当然,机甲是没有眼泪的,那是布鲁斯为了增强凄凉的氛围特意给它滴上去的。

“布鲁斯。”西泽面无表情地看向自己的好友,声线压得很低,听起来带着几分金属碰撞的冷硬质感,“你对我的机甲做了什么?”

事实上,这是蒙朵的提议,她用光波将自己穿越前的样子呈现出来,然后诱哄布鲁斯将其编成一道程序,这样机甲在随意变换外形的时候就又多了一种选择。

布鲁斯也非常高兴,决定以后制造的机甲都统统编入古地球生物的体态特征。

听见西泽的问话,蒙朵这才想起自己已经退去笨大丑陋的机甲造型,变成了从前窈窕淑女的樣子,立刻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摆了个冷艳女王的POSE:“西泽先生,您对我的新装感觉怎么样?这身材、这气质、这长相,有兴趣成为我的主人吗?”

“变回去。”西泽冷冷地说道,丝毫不解风情,看了眼她钩着布鲁斯肩膀的手臂,心里莫名有些不悦,黑瞳像碎石一般泛出锋利的光泽,“还是,你想连核心系统都一起换掉。”说完,他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大步朝外走去。

呸!蒙朵默默吐槽,跟你完全没有共同语言,我最想换的,是个主人!

这么想着,她的眼角便带着钩子似的轻飘飘地朝布鲁斯伸过去。布鲁斯用手指摸着下巴,耸了耸肩:“亲爱的朵,若不是看在莉莉丝的面子上,他大概真的会换掉你的核心系统。嗯,你不会连这个都忘记了吧,机甲若是背叛主人的指令或者被主人抛弃,就会……驾崩?卒?”

莉莉丝是什么?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重点是……

“主人!”反应过来的蒙朵娇躯一震,追着西泽的背影就连滚带爬地出了门,由于做机甲时间不久,还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脚步和力量,一路火花带闪电的,“主人,我刚刚是开玩笑的,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我马上变、变、变……咦?怎么变不回去了?主人,主人,走慢点,别闪了腰。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你告诉我怎么变啊——”

正在前面走着的西泽没有回头,但嘴角不易察觉地浅浅地勾了起来,笨蛋,如果不是为了等她,他早就用其他的机甲作为代步工具了。不过,这个有bug缺陷的机甲虽然受布鲁斯毒害挺深的,却比其他一丝不苟到近乎刻板的机甲好玩太多了,不是吗?更重要的是,她这种古地球人类的样貌,竟然无一不恰到好处都入了他的眼。

3.讨好主人的机甲

即使是随意一坐,西泽的背影也挺拔笔直得如同一杆长枪。他坐在沙发上,头微微低垂着,手上看似随意地翻着一本《机甲演习攻略》,脑中却快速地思考着接下来跟“尖甲”的对战策略。突然,一大片阴影罩过头顶。

西泽抬头,毫不意外地对上蒙朵那张谄媚讨好的小脸。自从那天回来后,蒙朵就一直担心自己不够优秀而被处理掉,因此,几天来一直不遗余力地讨好西泽,企图刷新自己的好感度。

此刻她单手撑着一把硕大的机械伞,笑得看上去不怎么像个好人:“主人,光线太强,小心看书伤了眼哦!哦,对了,这伞是我自己变出来的呢,厉害吧?”

西泽微微眯了眯眼,即使“蒙朵”是个高级机甲,那种类似人的生动表情和主动行为的意识也似乎有些过了。

“有时候,我觉得你真不像是一个机甲。”这么想着的时候,西泽也冷冰冰地说了出来。

蒙朵脸上的如花笑靥一僵,接着迅速掩饰地绷起脸,朝他伸出一根大拇指:“西泽先生,您真有眼光,我是来自古地球21世纪的哺乳类动物蒙朵,很高兴为您服务。”

西泽用手指顶了顶额角,忽然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简直是个神经病,他们一直追随挚爱的古地球文明,怎么会有这样的蠢货呢,肯定是布鲁斯给他的机甲编错了某个程序。

“主人,主人,你怎么了?”蒙朵俯下身,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珠故作焦急地看着西泽。

西泽顿了顿,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我饿了。”

片刻后,蒙朵变成飞行机载着西泽出了门。

西泽精瘦的腰背刚靠上座椅,飞行机就猛地传来一阵剧烈的颠簸。西泽僵了僵,面色铁青地一巴掌拍在身前的电子屏幕上:“你在抖什么?信不信我真的拆了你!”

“信、信、信,你说什么,我都信。朵朵错了,跪求主人原谅。”

老子技术不熟练不行啊?蒙朵内心默默地竖着中指,表面上却使劲地撒娇卖萌,带着哭腔的音调在不大的空间里回荡,与此同时,电子屏幕上弹出蒙朵那张眉梢眼角都带着无限风情的、梨花带雨的脸。西泽忽然觉得有些头疼,无力地重新靠回椅背上,闭了闭眼:“好好走路。”

也许是太过心力交瘁的缘故,西泽竟然真的闭着眼睡了過去,等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但,他亲爱的坐骑竟然还在驮着他继续淡定地朝前飞。

“蒙朵。”西泽皱了皱眉,声音低哑地开口,“这是要去哪里?”

“主人,你醒了?”蒙朵的声音听上去竟然不是十分欢快,“我们要去吃饭啊,马上就到啦。”

十分钟后,西泽看了眼电子屏幕上的时间,右手不自觉地按了按开始抽搐的胃:“蒙朵,还有多久?算了,我们回去吧。”

“好的,主人。”蒙朵说着,迅速掉转方向,竟然难得地没有聒噪。

半小时后,西泽的眼角扫过黑沉如墨的夜空,眉头皱得更紧了:“蒙朵,我记得这不是我们来时的那条路。”

“是的,主人。”这次蒙朵沉默了好半天才慢吞吞地回复道,“主人,我们迷路了。”

“你……”西泽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正准备自己动手调出机甲内置的电子地图,飞行机突然滞了一下,然后不受控制地往地面坠去,竟然是能量晶已经使用完毕。

西泽终于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蒙朵,你究竟多久没有补充能源了,你的程序难道没向你发出‘饥饿的预警信号吗?!”

“我感觉到饿了啊,所以,我准备跟你出来吃饭啊,啊——”伴随着蒙朵破掉的嗓音,飞行机一路七歪八扭地从上空掉了下来,哐当一声,终于尘埃落定。

蒙朵像个重度瘫痪的患者般僵在原地,除了哇哇大叫外,竟是不能动一下了。

阿弥陀佛,原谅她做人太久,还没有习惯机甲的生活方式,忘记了作为一个机甲,面包是没有的,牛奶也是没有的。

“主人,主人,你摔伤了吗?害怕了吗?现在还饿吗?”作为主人的贴心小棉袄,蒙朵在关键时刻还不忘体贴关心主人,“幸好我飞得比较低,不然就危险了。不过,主人放心,看样子天都快亮了,你给布鲁斯发个信号,他很快就会来接我们的。哦,对了,主人,你闷吗?不如我们来聊聊天、谈谈人生吧,比如,莉莉丝是……”

蒙朵的话未说完,眼前突然陷入一片黑暗,接着连听觉和视觉都丧失了。

主人,你为什么将我强行关机了?

主仆二人在一起说说话增进下感情难道不好吗,主人?!

4.被送上战场的机甲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场机甲比赛的时候,得知西泽打算继续让蒙朵上场的时候,布鲁斯惊得打翻了水杯,连鞋子都没换就跑到了西泽的宿舍。

门被打开的一刹那,布鲁斯猛地顿住脚,愣在了原地,脸上一片愕然。

自从上次蒙朵忘记补充能源后,每次犯错都会被关禁闭,时不时就要被强行关机一次,但令布鲁斯奇怪的是,被关禁闭的蒙朵为什么会躺在西泽那张舒服柔软的大床上?而西泽正靠在蒙朵旁边的床头上拿着一本电子书在看。布鲁斯的脑子里迅速地闪过一些古地球狗血剧的画面,脸上露出几分惊悚的表情。

“你打算在门口站到什么时候?”西泽顺手扯过一条床单盖在蒙朵的身上,头也没抬地道。

布鲁斯僵硬着身子同手同脚地走进来,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你怎么让一个机甲躺在你床上?就算是文明尚未开化的古地球生物,也没有跟自己的代步工具同床共枕的。”

“同床共枕?”西泽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蒙朵放在床上,他只是觉得事情本该如此,他细细地咀嚼了一下这个词,视线落在蒙朵略带妖娆的眉梢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连面部锋锐的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却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布鲁斯,早就让你不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没有听说过古地球史上一个姓窦名娥的人,我觉得我跟她挺像的。”布鲁斯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来意,“这个机甲的bug似乎比我想象中的更为严重,让它上场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它现在看上去什么都不会。”

“所以才让它上场。”西泽打断布鲁斯的话,“只有看见了外面的天,才不会甘愿坐在井底,让它看到它跟别的机甲的差距,它说不定能恢复得快些。”

“你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法反驳,但我还是觉得……”

布鲁斯的话没说完,他眼睁睁地看着西泽按下了“蒙朵”的苏醒键。

蒙朵周身的五感逐渐归位,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西泽那张颜值爆表的脸,呆了一下,不自觉地抬手捂住心脏的位置:“主人,别用这样让人误会的眼神看我,我的心跳都不受控制了。”

“你没有心脏,那只是你体内各项数据开始运行的潜预警。”西泽直接说出了事实,接着扔下一个重磅炸弹,“快起床做下热身运动,我们马上要去参加第二场演习赛了。”

什……什么?就是那个让之前的高级机甲“蒙朵”都遭受重创的比赛?!蒙朵吓得猛地瞪大了眼,主人,你放过我吧!

“你看。”西泽罕见地弯了弯眼睛,笑眯眯地回头对布鲁斯说,“我就说它听到这个消息会很开心。”

布鲁斯:“……”

蒙朵:“……”

两个小时后,蒙朵看着满山乱飞乱炸的各类机甲,感觉不会再爱了,说好的只是演习呢?那这些被炸裂的山头,被摧毁的重型舰艇,被炸成各种零部件的机甲残骸是怎么回事?

蒙朵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事实,所谓的演习只是相对那些操控机甲的选手来说的,而机甲的人身安全是完全没有任何保障的,被淘汰的,就只能说明它本身是不合格的。

识破真相的蒙朵差点从半空中掉下来,她偷偷地缩小战斗状态下的机甲外形,尽量躲在其他同队机甲的掩护后方,对于西泽发出的进攻信号选择性地视而不见,故意在飞行中让敌队破坏掉了自己跟主人的联络装置。

嗯哼,愚蠢的主人,我才不会白白去送死呢,现在你的机甲里可是寄生着一个英明神武的伟大人类。

坐在操控室里的西泽从电子屏幕上看着不断变换的曲线和光点,眉头微微皱着,脑中快速搜索对方可能埋伏的藏点。在经过一片森林上方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可疑踪迹,果断下达指令:“前方三点方向,隐。”

“对不起,蒙朵号机甲已失联。”系统机械的提示音响起,西泽猛地站起身。

几乎是在发出指令的瞬间,“刺麟”队的其他队友都迅速向自己的机甲传递了隐藏信号,唯独西泽发出的信号被迫中断,偌大的电子屏幕上原本密集的光点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地、正慌张无措地游走在危险的边缘。

混账东西,闹脾气能不能先看清楚时间和场合!

西泽啪地摔碎了手上的操纵盘,脸色铁青地吼道:“布鲁斯,接下来的演习赛由你继续指挥,我出去一下。”

“喂,西泽,你不能破坏了比赛的规则……”

“我弃权。”西泽话音未落,已经召唤出了另一个高级智能机甲,周身银光一闪,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5.轻薄主人的机甲

蒙朵原本喜滋滋地躲在一大群体型硕大的机甲身后,正在为自己的智慧得意扬扬,可是下一瞬,同队的所有机甲都莫名其妙地凭空消失了。

这是什么神技能?喂,等等,先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变啊,你们都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亲爱的小伙伴吗?说好的不抛弃不放棄呢?摔,老子不干了,老子要回家!

正打算宁愿被关禁闭也要回家躺在床上的时候,周围突然嗖嗖地闪出了十数个“尖甲”队的机甲,好吧,她被敌人包围了。

下一秒,十几道激光铺天盖地地扫射过来,全部都擦着蒙朵的机身过去。

“尖甲”队的队长维特眼角狠狠地一跳,他刚刚的战术是封锁了这个机甲的所有逃跑路线,无论她往哪个方向逃,都会被重重一击,但……她为什么没动,难道她不想逃吗?!

然后,他就看到蒙朵忽然往上空跳了一下,这是一个挑衅的信号,维特识别出这是西泽的机甲,心里不禁有些犹豫,难道他又有什么了不起的策略吗?

事实上,刚刚完全没反应过来的蒙朵只是迟钝地想要逃生,她见对方没有反应,因此又试探性地跳了跳。

我跳,我跳,我跳跳跳!

看着越来越猖狂的机甲,维特狠狠地按下按钮:全体进攻!

西泽赶到的时候,先是舒了一口气,万幸他那愚蠢的机甲还没被炸成碎片,可是一口气还没出完,心就被猛地提了起来。看着大难临头的蒙朵,他想也没想,一头闯入包围圈,将二号机甲的外型变成一把巨大的保护伞,启动所有的防御系统,把不停上跳的蒙朵牢牢地掩护在自己的怀里。

十几道激光击中了二号机甲,西泽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动荡,他脸上表情丝毫未变,稳稳地握着操纵杆,险险地控制着平衡。与此同时,所有在操控室里的成员都惊得瞪大了眼。

“天啊,竟然有人闯进了赛场,他不要命了吗?”维特迅速切换信号,停止继续进攻,“该死的,他这是违反了比赛的规则,这个机甲本来应该……”

维特的话没说完,脸上露出一个滑稽的表情,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蒙朵”号机甲莫名其妙地将二号机甲击落了。

“我晕!”布鲁斯直接踹翻了一张桌子,吓得面无血色,“我都要怀疑‘蒙朵号是不是对方潜入的间谍了,立刻准备营救!”

但无奈鞭长莫及,等他们的救援赶到,恐怕西泽会跟着二号机甲一起陨落。此刻的蒙朵却还挺兴奋的,她居然能击落一个高级机甲,简直太厉害了!

西泽的二号机甲被蒙朵击中的瞬间,胸口里居然涌起的不是愤怒,而是一种掺杂了莫名的酸涩和淡淡的无奈,他叹了口气:“就知道是这样,你根本不会认出我。”

接着,他迅速地打开机甲的舱门,在又一阵天旋地转的动荡中果断启动随身的自救伞跳了下去。

但还是太高了,如果落地点不好,他很可能还是会死。居然会为了一个机甲走到这一步,他觉得自己真是糟糕透了。

原本打算趁乱逃走的蒙朵回头时正好看见这惊险的一幕,居然前所未有地灵活机敏起来,像一条银色的闪电般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急速俯冲,扑上去狠狠地、狠狠地抱住了西泽精瘦的腰身。

他好瘦,但很结实,手感不错。

蒙朵变成人形机甲,用两条胳膊紧紧地抱着西泽的腰,心满意足地用头蹭了蹭西泽汗湿的后背:“主人,主人,我来救你啦!”

西泽的确很意外,他愣怔片刻,心里无端地涌起一股难言的满足和欣喜,低头看见横在自己胸前的两条手臂,耳际慢慢地染上一层浅粉,嘴里却是笑着骂道:“蠢货,也不看看我是被谁害的,连自己人都认不清。”

“自己人”三个字一出口,他莫名地有几分尴尬,连忙清了清嗓子,不自在地别过了头。蒙朵没察觉他的异常,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救了一个大美男,便宜不占白不占。于是,她厚颜无耻地将手臂往上抬了抬,停在他胸口的位置,胡乱地摸了几把,颇有些遗憾地想着,可惜作为一个机甲没有触觉神经,摸美男跟摸石头也没啥区别。

可是,被她抱在怀里缓缓下落的西泽有感觉啊,他身子猛地颤了颤,太阳穴突突直跳。

“你别乱动啊,我都快抱不住你了。”蒙朵手忙脚乱地扒拉着,下落的速度也开始紊乱,“要不还是你抱着我吧,我腰细、腿长、身子软……”

嗯嗯,主人我为什么不能说话了,你对我又做了什么?

还有,主人你为什么要把眼睛闭起来?

主人,主人,下面是好大一片湖,我根本停不下来怎么办?你赶紧睁开眼看看啊,主人,主……哗啦——

布鲁斯派来的营救队,眼睁睁地看着西泽背上跟驮了块大石头似的兜头扎进了湖里。

6.主人的桃色事件

西泽很不对劲,自从他被人从湖底救上来之后就一直不对劲,蒙朵明显感觉到,他在躲着自己。无论是做家务,还是出门代步,他都指挥着其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机甲来做,这让蒙朵深深地感到了职业危机。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西泽开始频繁地约会了,跟一个叫莉莉丝的美丽女人,就比如现在。

蒙朵躲在一棵树后,遥遥地看着马路对面的餐馆里靠窗坐着的一对男女,暗自计算了下时间,愤愤地踹了树干一脚:“愚蠢的主人,你已经跟这个女人相谈甚欢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了,好吗!”

事实上,正在吃饭的两人并没有相谈甚欢,西泽的眉头皱得甚至能夹死一只苍蝇。

“为什么放弃第三场比赛呢,我可以帮你申请。”莉莉丝的话没说完,她看见西泽明显有些不耐烦的表情,适时地换了个话题,“我听布鲁斯说,你的机甲好像出了点问题,有时间带过来修理下吧,毕竟是我亲手制造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了。”

“不用了。”西泽想也没想地拒绝,脸色阴沉下来,过了一会儿用手晃了晃杯子里的冰块,缓和了下口气道,“她这样就很好。”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莉莉丝的父亲是全国最顶尖的机甲制造师,造出的每一个机甲都必有不同凡响之处,而她的才华丝毫不逊色于当年的父亲。蒙朵是她亲手制造的第一个机甲,并将其送给了自己倾慕的西泽。

当时西泽的追求者很多,他接受“蒙朵”的时候并没有多想,莉莉丝没有直接告白,他便也装作不知道。既能得到一个高级机甲,又能断绝了大部分追求者的念想,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后来“蒙朵”号机甲在他手里还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就發生了一系列的意外。

莉莉丝正想说些什么打破尴尬,西泽的通信器亮了起来,她看见上面闪动的“蠢货”二字,眼角狠狠地一跳。上次她跟西泽吃饭,就是因为这个“蠢货”迷路,西泽还没坐下就走了,上上次,是因为“蠢货”装病,上上上次,因为“蠢货”要吃鸡翅膀形状的能量晶。

果然,她看见西泽冷漠的黑眸瞬间柔和了下来,嘴角甚至不自觉地勾着一抹温柔的笑意,她心里忽然不爽地抢先说道:“这次不会又是饭吃到一半就把我丢下吧?”

“不会。”西泽扬起眼角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然后又随手接通了通信器。

“主人,主人!”没等西泽说话,那边的“蠢货”就嗷嗷叫了起来,“你在外面好好玩,不用记挂着我。我有事要出门一趟,可能会晚些回来。”

西泽的眉头死死地蹙了起来,下意识地推开手边的玻璃杯站起了身:“有什么事?”

“刚认识的一个朋友,出去陪他散散心。”

“什么朋友?”西泽的眉头蹙得更紧了,“算了,你在家等着,我送你过去,你会迷路。”

“不用,不用。”蒙朵躲在树后眉眼弯了弯,她知道西泽肯定会拒绝,嗯哼,霸道的男人。

“我说我送你去!”西泽突然忍不住吼了出来,坐在餐馆里的莉莉丝手一颤,杯子掉在地上碎成了片,愕然地看着一向面无表情的人有些骇然的模样。

沉默了片刻,西泽垂下睫毛,遮住了有些发红的眼眶,放缓了语调:“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吼你,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就是……我不太放心……”

“哦。”蒙朵点了点头,想起对方看不见,又连忙道,“那我不出去了,我在家等你回来吃饭。”

西泽挂断了通信器,推门出去了才记起自己是在约会,扭头看了莉莉丝一眼:“对不起,你自己回去吧。”

西泽回家的时候顺手给蒙朵带了各种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能量晶,两人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西泽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颊问道:“刚认识的朋友吗?真有事的话,我送你过去。”

蒙朵见他神色间难掩的疲惫,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摇了摇头:“主人,对不起。”

“怎么了?”西泽低头看她。

蒙朵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主人,我骗了你,其实我没有朋友。我只是很难过,看见你跟别的女人好就心里难过,头会痛,胸口会发闷,脾气会暴躁,还会撒谎破坏你的约会。主人,你说我是不是病了?”

西泽怔了下,然后突然猛地一把将蒙朵圈进怀里,眼睛不可抑制地泛起一层湿意,嗓子像被什么东西哽住了,手指一下下地轻拍着蒙朵的脊背,良久才很慢很慢地回了一句:“我没有跟别的女人好,以后也不会。”

心里难过,头会痛,胸口会发闷,脾气会暴躁,明知道对方在撒谎也不想拆穿。

西泽闭了闭眼,有些绝望地吻了吻蒙朵冰凉的、带有特殊金属感的耳际。他想,西泽啊,你真的有些不正常了,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

7.没有了bug的机甲

“你觉得,她是不是也有些喜欢我呢?”西泽将蒙朵的症状分析给自己的好友布鲁斯听。布鲁斯挑了挑眉,对那个“也”字十分敏感,但他明智地选择了闭嘴,瞥了眼枕在西泽大腿上睡得昏天黑地的蒙朵,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从来不知道原来机甲也是需要睡觉的,他真是太孤陋寡闻了。

“是不是喜欢你,我不清楚。”布鲁斯说,“但她确实活得越来越像个人类了,确切地说,是古地球史上的人类,包括她的习惯和情绪。当然,这也可能正是这个机甲的独特之处?毕竟制造出她的莉莉丝可是大家公认的天才,总该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才对。”

布鲁斯说完后,拍拍屁股起身,回头看了眼陷入沉思的西泽:“马上进行最后一场比赛了,你真的放棄?”

西泽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违反了规则就必然要接受惩罚,况且,我不想再跟莉莉丝有任何瓜葛。”

枕在他腿上的蒙朵忽然翻了个身,嘴里嘟囔了句“好吵”就吧唧吧唧着嘴继续睡过去了。西泽连忙对布鲁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布鲁斯牙疼地捂着腮帮子出了门,心想:最大的瓜葛不正躺在你的腿上吗,没有瓜葛什么的,你舍得吗?骗人!

西泽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完全不在乎第三场比赛。在比赛的当天,他跟蒙朵便靠在家里的沙发上看“光影直播”。

之前西泽混入“尖甲”队的微型间谍机甲终于到了该发光发热的时刻,如果这时他趁机将对方的部署搞得一片混乱,整个赛场几乎是一面倒的形势。“刺麟”队要取得胜利几乎是没有悬念的,然而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了,那个微型间谍机甲居然叛变了,“刺麟”队被打得措手不及。

西泽腾地站起身,半晌才记起自己只是个旁观者,又慢慢地坐了回去,可是,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这个机甲是他亲手送过去的,可是现在居然反过来成了对付自己人的一把尖刀,他盯着光影的眼睛锋锐如刃。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现在我在赛场上,绝对会亲手灭了那个微型间谍机甲。坐在他身边的蒙朵忽然脑中蹦出这个念头,然后周身仿佛不受控制般,银瓶乍破,光芒骤然大盛,灵魂要被撕裂的痛感瞬间袭遍全身,意识仓惶地陷入了黑暗。

西泽猛地扭头,只来得及看见一道银光闪过,如同一把劈开时空的利刃,直直地钻进了眼前的“光影”里,下一秒,赛场上陡然多出了一个战神般的高级机甲。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四肢百骸,西泽站在“光影”前,眼睛红得几欲滴血,整个身子像被钉在了地上般,直到比赛结束,直到最后一粒尘埃没入大地,他都没有动一下。

“蒙朵”号机甲从烟雾中一步步走出来,视线透过“光影”准确地 对上了西泽的,这么跨越了千山万水的相视,竟像是近在眼前一般。她开口,声音是冷漠刻板的金属音:“主人,我回来了。”

原来这才是天才机甲师的作品,原来这才是她真正的独特之处——拥有能够瞬间撕裂时空的超能力。

可是,我的蒙朵呢?

西泽眼前骤然一暗,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8.复活的古地球生物

一夜间,莉莉丝的名字席卷了全国,“蒙朵”号机甲一战成名,无数人羡慕得红了眼。但是,西泽醒来后,再没看“蒙朵”号机甲一眼,就拜托好友布鲁斯将其物归原主了,从此真真正正地跟莉莉丝毫无瓜葛了。

而从此迷恋古地球文明史的人,又多了一个。

一年后。

“哎哟,我的祖宗欸!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狗血肥皂剧。”布鲁斯头疼地按着额角,死拉硬拽地抱着西泽的胳膊往外拖,“走、走、走,我陪你出去散散心,这些片子国家就应该禁播,这不专门荼毒摧残祖国的花骨朵吗,看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就生气!”

西泽随着他的力道站起身,但是下一刻又猛地顿住脚,一把按住布鲁斯的手腕,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其折断:“等等!”

肥皂剧之后插播了一条震惊全国的新闻:疑似复活的古地球生物。

画面中的人一身古地球人类装扮,眉眼略带妖娆地微微上挑,墨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她用手撩起来别到耳后,面对众多记者的不停追问,她竟丝毫不见慌张,反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对准话筒愉快地喊道:“我是来自古地球21世纪的哺乳类生物蒙朵,肉体比灵魂迟到了一年,主人,你还记得我吗?你想我吗?你还喜欢我吗?”

布鲁斯一下子扑到“光影”前,激动地没有停住脚,一头撞到了墙壁上,龇牙咧嘴地扭头看向西泽:“天哪,她真的回来了吗?她难道真的是复活的古地球生物?”

西泽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盯着“光影”中的人很久很久之后才缓缓地笑了起来,他说:“怎么可能不记得。”

下一刻,西泽夺门而出,布鲁斯急得跳脚:“你要去哪里?”

西泽没有回答,只是脚下的步子迈得更急更快了,那人那么笨,他怕她找不到回家的路。

蒙朵哪,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想你。

蒙朵哪,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爱你。

蒙朵哪,蒙朵……

赞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