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质已被封口

凌小唯

第一章:十句话

“飞花,为师又输给神机教那小子了,唉,你、你若有命回来,万花宫宫主的位置为师便传给你。”

若飞花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头,沉重地道:“师父,您保重!”

万花宫和神机教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次比武输的一方要将本派一名弟子送给对方做人质,只有下次比武胜利才可以赎回一人,可惜,至今为止,万花宫送去神机教的弟子没一个回来,不仅没回来,反而都死在了神机教。

去往神机教的路上,押送若飞花的神机教弟子忍不住议论——

“可怜又一个人要命丧教主之手了,真不知道万花宫那老妖精怎么想的,每次战败,越败越勇,可怜她那些如花似玉的徒弟了。”

“哈哈,我听说万花宫今年没有收到新弟子,宫内弟子也有逃跑的,万花宫要被教主打败了!”

“哈哈……”

若飞花抿着唇,耳边充斥着嘲讽的笑声,拳头攥得咯吱响,她很想大声反驳他们,可是,她不能浪费说话的机会。

万花宫门规,为了避免本门弟子和男人有过多接触,每名弟子下山之前,都要服用本门密药——万花露,服用后,一天只能说十句话。

若飞花默默组织语言,反复思考如何在十句话之内,劝服神机教的教主不要杀她,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腹内突然腾起一股热流,若飞花肚子一缩,脖子一伸,嘴巴里吐出一个字:“嗝。”打完嗝,她整个人都傻掉了,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一句话!

“嗝。”忍不住第二个嗝如期而至,第三个、第四个……直到她发不出声音,她的脖子还随着打嗝伸缩。

“天要亡她”四个大字浮现在眼前,若飞花面如死灰,仿佛是一具行走的傀儡。是以,当她站在神机教教主夜如君面前时,她表现得十分淡然。

夜如君坐在轮椅上,被弟子推着进来,一身妖艳的红袍,让人眼前一亮,墨色长发被玉冠束起,俊逸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若飞花瞥了一眼他的双腿,心里在流泪,师父啊,您竟然输给了一个瘫痪的人。

夜如君靠在椅背上,手撑着脑袋,上下打量她一番,眼里兴趣十足,笑道:“若飞花?万花宫的大弟子,老妖精的爱徒,呵呵,久仰大名,说吧,你想怎么死?”

“……”老死。

见若飞花不说话,夜如君挑眉又道:“不愧是高徒,脾气还挺倔,不如将你鞭尸?不好,不好,我的弟子会长针眼的,那要不五马分尸?”

“……”若飞花脸色煞白,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还是不说话?那好,就代表你同意了,带下去吧!”夜如君挥挥手,眸中藏着一抹笑意。

“……”她不是不说话,她是不能说话啊!

若飞花皱紧眉头,挣扎着被人架起,刚走到门口,就听夜如君突然道:“等等。”他直起身子,眯着眼睛笑道,“难得遇到一个不求饶的小东西,不如先留几天玩玩!”

夜如君笑得诡异,若飞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第二章:老太太

若飞花被安置在后院,做一些杂工,庆幸的是,夜如君一直没找她的麻烦。她不想做一个安静等死的人,所以她白天装作认真干活,晚上就偷偷跑出来勘察地形,打算逃走。

神机教盘踞在一处山庄里,占地面积很大,仅一个后院,若飞花就逛了两个晚上,今夜,她准备到前院去探探路。

借着夜色的掩护,若飞花来到一处陌生的园子,里面一片漆黑,只能听到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她屏住呼吸,沿着草丛往中间走,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呻吟声,她吓得立刻停下脚步,一动不敢动,竖起耳朵仔细地听。那声音断断续续,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她忍不住好奇,慢慢往声源处靠近。

但见草丛尽头,距离她五步远的一棵树下,有一个人靠在树下,她又悄悄靠近两步,借着头顶微弱的月色,大概可以看清眼前这个人是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太太。老太太蜷缩着身体,双手抓着腿,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若飞花抿着唇,心想这老太太应该是万花宫的下人,受伤倒在这里,也无人问津。她既然看到了,不能不管。她快走兩步,蹲在老太太的腿边,手摸上她的小腿,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遍全身,吓得她瞬间松开了手。

老太太感到被人触碰,扭过头来,一双漆黑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若飞花,眼眸中的杀气一闪而过。

若飞花盯着老太太的腿,没有看到她眼里的杀机。

若飞花担心地皱紧眉头,看向老太太的脸,那张脸化着浓妆,惨白得吓人,但是她的眼睛却很亮,一直抿着唇,不让自己疼得叫出声。

若飞花眸间闪过一抹同情,小声道:“您腿上寒气很重,以后不要乱跑,今日幸好遇到我,我可是这方面的行家。”她笑了起来,再次把手放在老太太的寒腿上,熟练地按摩起来。

没拜入万花宫之前,她娘亲的腿也曾受过寒气,一位游医告诉她,按摩腿上的穴位可以舒缓寒气带来的疼痛,甚至可以释放寒气。她给娘亲按摩了三年,娘亲的腿寒奇迹般地痊愈了。

老太太看着若飞花脸上的笑容,表情变得古怪起来,但很快疼得闭上了眼睛,周围又恢复了寂静。

过了片刻,老太太重新睁开了眼睛,她腿上的疼痛已经舒缓了很多,她开始重新打量若飞花,从她的角度看,只能看到若飞花的侧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柔和的光。

看着看着,老太太的嘴角一点点地弯起。

“不疼了。”老太太轻声道,声音有些粗糙。

若飞花只以为老太太疼得嗓子都哑了,并没有在意。她站起来,低头看着老太太,待看到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时,突然愣了,好熟悉的目光。

老太太收回视线,将藏在衣袖里的手递给若飞花,笑道:“穿过两个园子,是我的房间。”

……这老太太一句谢谢没有,还把若飞花当成使唤丫头了,神机教的人都这么趾高气扬吗?若飞花当然不会跟老人一般见识,搀着她的胳膊将其扶起,不过没想到,她看着年迈,体重可一点都不轻……

“这是我……夜如君的地盘,你晚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老太太“高大的”身体靠在若飞花的身上,笑眯眯地问道。

若飞花愣了一下,思考着老太太的话,敢直呼夜如君的大名,看来和他很熟,不能实话实话,她顺嘴回道:“我是教主最信任的丫鬟。”

“哦,是吗!”闻言,老太太竟是直接笑出了声。

将老太太送到房间后,若飞花就退了出来,关门的时候,里面传来老太太的声音:“我们还会再见的,小东西。”

若飞花微笑着关上门,转身,然后笑容僵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刚刚那个语气,好像是夜如君……

第三章:羞耻

若飞花有两件让她心情不好的事情,第一件事,她发现了夜如君的秘密,他不是瘫痪,而是腿寒,而且晚上装扮成老太太,不知道是去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无论是哪一个,他都不会让她活着离开的。

第二件事,她犯了万花宫的门规,弟子不得与任何男子有肢体接触,而她,碰了夜如君的双腿……

若飞花忍不住叹气,活着真难。

她当然不会因为这两件事而自杀,可是,夜如君也不会放过她。她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后,晚上,夜如君果然召唤她了。

依旧是昨天的那个房间,夜如君穿着一套暗红色的锦袍,斜倚在软榻上,双腿盖上一层薄被,墨发散在肩头,一双狭长的眼睛眯笑着,看上去十分勾人。

若飛花垂下头,避开与他交错的视线,因为她怕被那双眼眸迷住。

“小东西,我想死你……的手了。”夜如君抬手捏起被子的一角,露出两条长腿,笑得邪魅,冲若飞花勾勾手指,道,“来吧!”

“……”若飞花看了他一眼,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样子的夜如君好像即将被她临幸的女人……

若飞花后退一步,摇头。她现在只剩下一句开口说话的机会了,真后悔白天问路浪费了九句话,她瞧了下夜如君的脸色,心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夜如君又笑了,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就知道小东西不会乖乖配合,所以,我特别为你准备了惊喜。”夜如君一个翻身从软榻上下来,慢慢逼近若飞花。

若飞花连连后退,一个不好的念头越来越强,她转身就要往外逃,腿刚抬起,身子就僵住了——夜如君点了她的穴道,顺势将她拦腰抱起。

若飞花露出惊恐的表情,大喊道:“夜如君,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能乱来。”

“嗯嗯……”她又不能说话了。

夜如君完全没把她的反抗放在心上,心情极好地抱着她坐在软榻上,就在她以为他要做少儿不宜的事情的时候,眼前一黑,她被翻转过来,然后,她、她被他脱了外裤。

几乎在一瞬间,若飞花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螃蟹。

“嗯嗯。”

若飞花用很浅的鼻音挣扎着,突然啪的一声,屁股上落下重重一巴掌,虽然隔着亵裤,不疼,但是羞耻感几乎将她淹没,眼泪很快就流了下来。

夜如君打完一巴掌,手钳制住若飞花的下颌,将她的脸扭过来,见她竟然哭了,他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僵住,但很快又重新扬起笑容,说道:“小东西,再给你一次机会,愿不愿意给我按摩?”

又是一阵静默,夜如君眼里的笑意更甚,啪地又落下一巴掌,一字一句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打到你求饶同意了。”

“……”她求不了饶啊,浑蛋!

“嗯嗯。”

第四章:夜如君的恶趣味

夜如君打了她多少下,她不记得了,其间,她拼命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夜如君没有看到,等到他停下来的时候,听他又问了一遍,她这才使劲点头。

夜如君非常满意若飞花的屈服,得意地笑道:“呵呵,小东西,不要搞其他动作,我有一百种方法惩罚你哦!”

“……”

若飞花从夜如君的腿上下来,屁股火辣辣地疼,如果她武力值很高,夜如君一定被她打死,如果她能下毒于无痕,夜如君也一定被她毒死,可是现在……她只能默默祈祷眼前的人吃饭噎死。

夜如君见她表情变换着,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嘴角一勾,笑道:“武林中想杀我的人数不胜数,你也想试试吗?”

若飞花脸色一白。

夜如君哈哈笑了两声,倚靠在床上懒洋洋地吩咐道:“去衣柜里把最左边的黑色裙子拿过来。”

不是按摩吗,她怎么变成了丫鬟。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按照夜如君的吩咐,走过去打开衣柜,里面规整地摆放着各种色系的男装,而最左边那件黑裙?她拿起来看看,觉得眼熟,这不是那天晚上夜如君扮成老太太穿的衣服吗?!假发套还放在一边,难道他还要再扮一次?

若飞花脑补了一下,夜如君穿上裙子,戴上白色发套,坐在镜子前涂抹胭脂的场景,一定很精彩,想着想着没忍住,哼哼了一声。

她这声轻哼很浅,但还是被夜如君听到了,结合她刚才宁肯被打也不开口的表现,夜如君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这下变得更有趣了。

若飞花见夜如君没注意自己,心里一个邪恶的念头升起,她拔下头上的银簪,在裙子隐秘的地方戳了几个洞,嘿嘿。

小心翼翼地将裙子送到夜如君的面前,若飞花脸憋得通红。

夜如君看到她这个表情有些疑惑,视线落在黑裙子上,难道裙子被动了手脚?他看着她的脸,见她心虚地扭过头去,他恍然笑了,吩咐道:“你换上裙子。”

“……”是、是这样发展的吗?憋红的俏脸瞬间变得煞白,若飞花不敢相信地看着夜如君,说好的你自己换装呢,何必殃及无辜?

若飞花变幻莫测的表情更加证实了夜如君的猜想,看到她吃瘪的样子,夜如君心情特别好,眼里笑意更浓。

笨女人!

若飞花臭着脸换上了黑裙,衣服有些宽松,但并不影响身材的曲线,反而衬得她肌肤如雪,更加动人。

夜如君看直了眼,说道:“不错。”他原本是想让若飞花拿了衣服去处理掉的,但看透了她的小心思,忍不住想整她一下,现在呢,他笑道,“衣服送你了。”

若飞花听到这话,连连摇头,她才不要这个男人穿过的衣服呢,你还是留着自己穿吧。

她的眼睛太亮,带着戏谑的神情,夜如君多聪明的人,一眼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眯着眼睛说:“我没给你拒绝的机会。”

想了想,他又说道:“那副装扮是我去参加论剑大会为了混淆敌人的视线才刻意扮成的,很不幸被你看到了,如果我在别人嘴里听到关于这件事一丝一毫的声音,你該知道后果。”

若飞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夜如君满意地笑了,招呼道:“过来吧,小东西。”他伸出双腿。

若飞花磨磨蹭蹭地凑过去,认真地按摩起来,腋下被戳的洞口随着她的动作,一开一合,羞得她脸上火辣辣的。

夜如君瞥了一眼她暴露在外的肌肤,眼中带着坏笑,调戏道:“小东西,我对你真是越来越喜欢了呢!”

“……”若飞花手一抖,脸上飘起两朵红晕。

第五章:教主发飙了

若飞花话少活好,毫不例外地成了夜如君“最信任”的丫鬟。俗话说,人红是非多,她自然而然成了神机教一些想上位女弟子的眼中钉。

这天下午,若飞花为夜如君按摩回来,就见她的房间门口,堵着一大堆怒气腾腾的女弟子。

她们看到若飞花,唰地一下将她围了起来。

“这就是教主看上的丫鬟,长得跟鬼似的,还没嘉敏师姐十分之一好看。”

“就是,嘉敏师姐,我们替你教训一下她。”

若飞花看了一眼她们口中的嘉敏师姐,嗯,瘦得像白骨精,下巴尖得可以当锥子。她可不敢和嘉敏比。

嘉敏嫌弃地看了眼若飞花,犹豫片刻,小声说:“小小地惩罚一下就好了。”

若飞花打得过她们吗?当然,可是她不想打,她蹲在地上,任由她们殴打,她们的腿踢哪里,她的手就护着哪里。她想,要是把手打伤了才好呢,她就有了不干活的理由。

很快,若飞花的手就被打得青红,还擦破了皮,流出血来,那个叫嘉敏的看见了血,怕惹出事来,赶紧拦住她们,匆忙撤退了。

若飞花从地上站起,看着疼得发颤的手,微微笑了,不知道明天夜如君看到她的手会有何表情。为了不让伤口愈合,她晚上用热水泡手,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如她所愿,第二天夜如君自然看到了她手上的伤,他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换上了阴沉无比的脸色。他拉过她的手,问道:“手怎么弄的?”语气中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关怀。

若飞花愣了一下,快速抽回手,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说:“摔的。”

夜如君被气笑了,用手扣住她的下巴,让她直视他,冷笑道:“你在质疑我的智商吗?”

若飞花发誓,她从没质疑过,她语气幽怨道:“被人打的。”

“谁?”

“你的仰慕者,好像叫嘉敏。”

“很好。”夜如君笑得瘆人,眼里像结了冰,他瞥了眼若飞花窃笑的表情,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想怎么惩罚她?”

怎么惩罚?当然是让她越惨越好了,反正神机教的人没一个好东西,看着夜如君的脸色,若飞花试探地说道:“废了她的武功如何?”

夜如君笑得更加邪魅:“好啊,如你所愿,废掉她的武功,赶出神机教!”话音落,房间外有人应了一声“是”。

“小东西,只要你乖乖地待在我的身边,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夜如君笑得十分温柔,笑着笑着,忽然语气一转,冷冷道,“可是,别以为可以糊弄我,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若飞花打了个冷战,低下头,看来她故意受伤想要矿工的小伎俩被夜如君看透了……

若飞花的手受伤了,获得了短时间休息的权利,夜如君几乎把最好的药拿给她了,外人眼里,夜如君是把她宠到了极致,可是她觉得,他越是这样,她越危险。

午夜梦回,想到死去的众多同门,若飞花夜不能寐,不管怎样,她一定要逃。

第六章:蝴蝶谷

夜如君最近很忙,好久没有传若飞花伺候了,听教内弟子说,夜如君要出远门。知道这个消息的若飞花乐开了花,夜如君一离开,她就有机会逃离这里了。

人逢喜事精神好,快要见到光明的若飞花走路带笑,在伺候夜如君的时候,心情也比以往好了不少。

夜如君靠在软榻上,看着若飞花嘴角的笑,心情也变得更好,眼角一挑,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若飞花当然不会告诉他真正的理由,随口搪塞了一下。

夜如君眯起眼睛,对她的敷衍有些不满,但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什么,然后说道:“一会儿你收拾一下行李。”

若飞花抬头,不解道:“为什么?”

“我最近要出远门。”夜如君笑眯眯地凑到若飞花的耳边,轻轻道,“可是,我舍不得你啊!”

他吐出的气息打在若飞花的耳朵上,她的耳朵噌地红透了,她拉开与夜如君的距离,心中一阵气愤,你带着我,我还怎么逃跑啊!浑蛋!

逃跑计划腹死胎中,若飞花整个人就像蔫了的茄子。

第二天,她就打包着自己和夜如君一起上路了,一辆四匹马驾着的马车,前后左右各有一人,看着队伍不起眼,其实,各个都是高手,除了若飞花。

夜如君倚靠在马车上,闭着眼睛假寐,在他的腿边,一双手正在给他按摩,若飞花一边捏腿,一边漫不经心地打探消息,“咱们这是去哪?”

“去蝴蝶谷。”

“蝴蝶谷!”若飞花吃了一惊,手按得有些重了。

夜如君睁开眼睛,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没事,没事。”若飞花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我们去蝴蝶谷做什么?”蝴蝶谷是武林中以医术为主的门派,与万花宫向来交好,算算日子,又到了她师父与谷主会晤的日子,夜如君去蝴蝶谷是不是冲着她师父去的啊!

“不要紧张,我不是去杀人,而是取一味药。”夜如君勾唇笑了,手指着腿,示意若飞花继续。

去蝴蝶谷的路程很远,一般人在路上不会遇到什么事,可夜如君是一般人吗?显然不是,所以当大批的黑衣人将马车包围的时候,若飞花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句:“要吃橘子吗?”

夜如君厚脸皮地笑道:“你剥的,我就吃。”

“……”

外面打打杀杀,马车里一片祥和,若飞花剥开橘子,递给夜如君,他却无耻地张开嘴巴,若飞花嘴角一抽,剥开一瓣放到他的嘴里,還不小心被他咬到了手。

对上夜如君含笑的眼睛,若飞花的脸又忍不住红起来,指腹酥麻的感觉挥之不去,连带着她的心也跟着荡漾起来。

见她这般娇羞,夜如君眼里笑意更浓。

战况还是波及到了马车里的两人,马车被劈开,若飞花跌在地上,而夜如君像天神一般踩在马背上,红衣翩飞,冲上来的黑衣人被他像扔炮仗一样打退,若飞花暗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夜如君的武功算无敌了吧!

她还怎么逃脱他的魔爪……

一个黑衣人重重地摔在她的面前,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她心里骂娘,脖子被割出一道伤痕,她无辜地瞥了黑衣人一眼,就是那一眼,她看到了黑衣人脖子上的印记,一朵五瓣花,万花宫的印记。

第七章:逃跑的机会

若飞花愣住,浑身冰凉,她当然知道万花宫的弟子为什么要来杀夜如君。可是身为万花宫的弟子,不可能不认识她,在明明认识她的时候,还对她下手,她怎么能不心凉。

“为什么?”她皱紧眉头,问他。

“哼。”黑衣人冷哼一声,贴着脖子的刀又紧了紧,有红色的血顺着脖颈流下来,他冷声道,“师姐虽然成了夜如君的女人,但也应该知道背叛万花宫者,杀无赦!”

若飞花瞪大眼睛,她什么时候成了夜如君的女人?难道是因为她伺候夜如君的事被师父误会了?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就在这时,夜如君打退一拨黑衣人,轻轻一跃,跳到了她的面前。

“放了她。”夜如君一如既往地笑着,只是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黑衣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后退。

夜如君抓住机会,脚尖轻点,快速向他掠去,一掌打向黑衣人,顺势将若飞花拉过来,将她圈在怀里。身后的黑衣人被打得吐血,踉跄几步,撑着最后一口气举刀刺向夜如君。

若飞花只觉得头一阵眩晕,耳边传来利器刺穿肉体的声音,等她站稳就看到夜如君的腹部流出大量的鲜血。

她瞪大眼睛,惊呼道:“夜、夜如君,你受伤了。”

若飞花鼻子发酸,这一刻,她只想牢牢地抱住夜如君,在被同门伤害、误解后,还有一个人愿意为了她豁出命来,她怎能不感动。

夜如君没有管腹部的伤,只是定定地看着若飞花,看着她为他伤心落泪的样子,他的心里一阵柔软。

他笑道:“没事,小伤而已,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说着,他将若飞花拥入怀里,就在刚刚,他深刻地体会到眼前这个女人对他的重要性,能让他豁出性命去救她,这种感觉很陌生,但是他不讨厌。

选了一家就近的客栈休息,夜如君的伤口被大夫包扎后就一直躺在床上休息,屋子里只有若飞花在照顾他。

这个时候的夜如君看起来不像威风八面的教主,就是个需要人照顾的病弱少年,若飞花从来都不敢仔细看他,趁着这个机会,倒是将他脸上的每个毛孔都看得清楚,有些人天生就是生出来气人的,竟长得比女人还好看。

若飞花撑着脑袋看得入了迷,夜如君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她不用随时惦记自己的小命不保,不必时刻谨慎小心,就像现在,平静地看着他,一辈子也不嫌烦。

这个念头一出,若飞花被自己吓傻了,她怎么能有想待在他身边一辈子的想法呢?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神机教教主,只要她没用,他一定毫不犹豫地杀了她吧,她的心一点点变凉。

她不敢赌,不敢赌夜如君不会杀了她,所以,她还是要逃。而现在似乎是最好的逃跑机会,夜如君受伤,守卫对她没有防备,她可以跑得远远的。就算夜如君醒来,也一定会先养伤,等他伤好,她早跑到天边去了。

若飞花的计划很好,夜幕降临后,她揣着银子站在窗户边,静静地等待守卫换岗的时间。走之前,她又看了夜如君一眼,他脸上平静,嘴角挂着浅笑,似乎在做美梦,她别过脸,深呼吸一口气,轻轻道:“夜如君,不见了。”说完,人走向窗户,一跃而出,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一切都按她的计划走,只是,计划中最关键的一个人偏离了设想,在她走后没多久,夜如君就醒来了。

第八章:猫鼠大战

当夜如君感觉到周围一片寂静的时候,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意识到若飞花跑了,他脸上再也没有了常年挂在脸上的笑容。

身上的伤算什么,夜如君感觉他的心比伤疼一万倍,他都想把一颗心交出去了,可是结果还是让他失望了。

夜如君走到门口,对暗处的人交代道:“发动所有隐者,找到她后不要打草惊蛇,向我汇报。”

“是。”

夜如君站在窗前,平静地望着外面的夜色,嘴角噙起一抹危险的笑:小东西,希望你跑得够快。

一天后,逃跑的若飞花被困在了霜城,城门紧闭,只准进,不准出,城门口贴了很多她的画像。她很伤感,如果夜如君没那么快找她,她还可以抱着侥幸的心理,即使被他抓到,也没什么大事,可是他又急又快地出手找她,她已经可以想象到要是被他抓到,死得有多惨了。

所以,她千万不能被抓住。

若飞花穿着破烂的衣服,躲在乞丐堆里,肚子饿得咕咕叫,钱被偷了,她又没办法抛头露面去挣钱,想去餐馆偷点吃的吧,可是各处餐馆都有她的画像。因为赏金够高,几乎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不吃饭也要找人……

陆续又有乞丐离开,若飞花忍不住拦住一名乞丐,问:“他们都去哪?”

“你还不知道?霜城来了位大人物,要免费给我们这些乞丐安家,大家都去报名呢!”

“……”夜如君真狠啊!她最后一个落脚的地方,他都不放过。

若飞花没有办法,只能离开乞丐堆,重新找个住所,可惜现在的霜城遍布都是夜如君的眼线,几乎在她往相反的方向转身时,她就被打晕了。

冰冷的铁链,潮湿的地板,若飞花醒来时,就是这样一副惨状,她躺在地上,四肢被手指般粗大的铁链锁着。熟悉的房间提醒着她,她被夜如君抓回来了,而且被押回了神机教。

每天都有人按时过来送饭喂食,夜如君却没有出现过,若飞花知道自己小命不保,干脆拒绝吃饭。

门被狠狠踢开,一阵风吹进来,冻醒了若飞花,她看到夜如君有些狼狈地站在她面前,衣服有了皱褶,发丝凌乱,似乎刚赶回来的样子。他的眼睛变得红红的,嘴角却带着笑意。

“夜如君,你杀了我吧!”若飞花闭上了眼睛,从眼角流出一滴眼泪。

听到这话,夜如君的笑容僵住,眼神一点点地变冷,他也想干脆杀了她,可是,他舍不得。如果是一开始,他一定毫不犹豫地杀了她,可现在,他舍不得杀了她。

夜如君慢慢走向她,蹲下身子,伸手摩擦她的脸,她瞪大眼睛看着他,可下一秒,当夜如君冰凉的唇触碰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傻掉了。

“嗯嗯。”她娘的,又不能说话了。

“不要再跑了,我怕我会忍不住,废了你的双腿。”夜如君在她耳边低声呢喃,似乎是对她说,又像是对自己说,“不要離开我。”

这句话是若飞花听过最温柔又最冷血的一句。

下一秒,夜如君拿出一粒红色的药塞进若飞花的口中,药,入口即化,若飞花用眼神询问,这是什么药?

夜如君又在若飞花的唇上落下一个吻,笑着说道:“毒药。”

第九章:师妹(结局)

夜如君再也没在若飞花的面前出现过,只是每个夜晚,她都能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很想和他谈谈,可是他不给她机会。

今天的午饭迟迟没有送来,半个时辰后,一个丫鬟端着饭急急地跑进来:“不好意思,翠儿妹妹今天不舒服,我来替她……师姐?”

若飞花一脸惊愕地看着她的师妹……她是快要死了,所以见鬼了吗?她的小师妹不是早已经被夜如君杀了吗?

“不是这样的,教主根本没有杀我们。”小师妹一边给她喂饭,一边解释说,“师姐,你也是被师父派来杀教主的吗?”

“什么?”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小师妹很气愤,“原来师父是故意比武输掉,故意让我们做人质,就是为了让我们有机会杀教主。教主一早就知道师父的目的,所以放了我们,并且欢迎我们下次来刺杀,只不过,我们都不想回万花宫,就留在了神机教。”

故意?若飞花听了这个重磅消息后,有些蒙,师父是提过要她有机会就杀了夜如君,可是她只顾保全自己的小命,早将师父的话忘得干净了。

若飞花有些不明白地问道:“师父说杀夜如君是为了替你们报仇,那她为什么要故意比武?”

“师父不是为了替我们报仇才杀教主的,师父是为了自己!我也是听教里老一辈人说的,大概是爱而不得、因爱成恨,师父喜欢过神计教的前任教主,也就是教主的爹。”小师妹顿了一下,又道,“师父打不过教主,所以才故意以人质的方式将我们送来,希望有机会杀了教主。”

“……”

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若飞花惊愕了一会儿,又咧开嘴笑了,过往的烦闷一扫而空,她急切道:“师妹,我要去如厕,你帮我把铁链打开。”

“哦、哦,好。”

“对不住了,师妹。”若飞花一掌将她劈晕,放在地上,踉跄地离开,刚走两步,她的表情突然愣住了,她刚刚说了十一句话,万花宫的药解了?

她最近只吃过夜如君的“毒药”,难道那是解药?解药只有师父才有,所以夜如君才去蝴蝶谷!她的心掀起惊涛骇浪,她现在只想找到夜如君。

大厅没有,她直接跑到夜如君的房间,只见他蜷缩在床边,手紧紧地抓着大腿,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若飞花知道他腿寒发作了,快步走过去,蹲在他的身边,轻柔地按摩起来。夜如君看到她,抓住她的手,沙哑着声音说:“你不是要离开我吗?我不用你管。”

“我……都是误会,我不会离开你,现在不会,将来不会,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陪在你身边一辈子,我发誓。”她郑重地承诺道。

夜如君愣了一下,直直地看着若飞花的眼睛。

“我不信。”夜如君说出的话很冷,但眼里的寒意渐渐退去,换上了戏谑的眼神,他一把将若飞花抱起来,硬邦邦地道,“除非今晚就洞房!”

若飞花吓了一跳,这男人的表情转换得太快了吧!

夜如君笑眯眯地在她的耳边说:“今天你可以放声叫了。”

若飞花想到了什么,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捶打夜如君的胸口,羞怒道:“流氓!”

夜如君眨了眨眼睛,嘴角的笑意更浓,道:“小东西,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受十句话的限制了,怎么流氓了,还是你想到了什么流氓的事情?”

夜如君,你浑蛋!

赞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