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送命题

君素

长孙婧最近很苦恼。她觉得,她越来越摸不准她家太傅的脾气了,比如,前两天在国宴上发生了一件事,大致是这样的……

彼时,按着北曌的习俗,元宵前一天,宫中要举行国宴,百官与圣上同乐。这一天的布置异常隆重,节省了一年的银子都花在了这天的铺张浪费上。琼花花瓣铺满白玉石广场,流光溢彩,杯觥交错。烟花不时在头顶炸开,和着悦耳的丝竹乐声,加上舞姬们令人沉醉的舞姿,一派纸醉金迷的景象。

然而,除了沈珣。

太傅还是那个高冷的太傅,众人皆醉他独醒,一人拿着书,看得仿佛与世隔绝。

长孙婧同他说了几句话,见他无心搭理,便扭头专注享乐去了。宴会进行到中途,裴林这老狐狸出了撒手锏,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与沈珣七八分相似的小生,甩着长袖唱了一曲《清平乐》。

长孙婧的注意力顿时被这货吸引,还没等他谢幕,当即把他招来了自己身边坐下,打量复打量。

百官见状,议论不休。长孙婧则是全神贯注在比较这货和沈珣的差别上。

嗯,身高差不多,发型差不多,长相差不多,就连气质……嗯……气质还是差得比较远,太傅就绝对不会当众吊嗓子。

女帝看得两眼放光。

沈珣那厢听见众人的讨论,冷不防地抬起了眼皮。这一瞅,太傅大人收在袖口里的手顿时握成了拳头。(来,我给大家解释一下太傅大人的心理:我特么pose摆这么久容易吗?你居然敢去看别人!)

有了这种头顶绿云感受的沈太傅,内心一阵波澜起伏,但是,他还要保持为人师表的架子。

慢悠悠地饮了一口茶,他站起身,走到长孙婧的身边,道:“皇上。”

“嗯?”长孙婧心不在焉地答,满脑子都是要把这形似太傅的人弄回寝宫当个摆件。

沈珣见她一脸春情荡漾,胸膛里的火愈烧愈烈,五指握出咔嚓声,吓得高灿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他皮笑肉不笑地继续道:“时辰不早了,皇上还要在此处逗留吗?”

长孙婧没回头,只摆手:“还早嘛,今天是个好日子,朕还不困。”这摆件是死得好,还是活得好?将活的放在寝宫,太傅会不会不同意啊?

沈珣黑了脸:“皇上在此,百官有所拘束,不能尽情作乐。”

“唉,大过年的,让他们不要顾虑这么多,当朕不在就行。”她仔细看看这张脸,还是不太像太傅的,要不回头找个擅长画脸的技师来给他补个妆。

沈珣沉默了一会儿,眼风左右一扫,咳了一嗓子,說:“那臣先行回府了。”

注意,这是一道送命题。

基本的套路应该是这样的,无奈之下,沈珣提出要走,作为全身心跪倒在太傅裤腿下的迷妹,长孙婧必须在五十分之一柱香的间隙内回神,然后扒拉住他的袖口,死皮赖脸地缠着要同他一起回府,再不济,起码也是求他留下。

然而,处在沉思怎么才能做好人体标本这个问题里的女帝陛下,并没有察觉自己基本上是条咸鱼了。她只是接着摆手:“那朕让高灿送你回府。胖子。”

“奴才……”

我的娘,好想回答不在。可是,太监哪来话语权!没辙,高胖子只好抹了把汗,说:“在。”

“送太傅回府。”

“……遵旨。”高灿小心翼翼地走近,看着随时想把人炸成一朵烟花的沈珣,做了个手势,“太傅大人,这边请。”

沈珣冷冷地瞥了眼长孙婧,转过头走了两步,忽又停下,目光定在桌子底下。

那名小生约莫落座前被突如其来的宠幸冲昏了头,一时没注意,跪坐在了长孙婧的衣角上。沈珣单手一负,突然高声道:“来人!”

全场肃静。

长孙婧抖了抖,回过神来,望着沈珣:“太傅,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沈珣基本已经把这厮自动列入空气范畴,径直对着跑上前的侍卫道:“这戏子以下犯上,无视龙威,竟亵渎龙袍,拖出去,杖毙,丢到护城河喂鱼!”

“欸?等等。”长孙婧一脸发蒙,“为何如此突然呀,太傅你这又是抽……”

沈珣看向她。

长孙婧一噎:“太傅做事肯定都是有理由的。”她遂挥手。

侍卫冲上前架起戏子。戏子大呼救命,长孙婧实在不忍,又斟酌道:“这大过年的,不宜见血,要不就算……”

沈珣一记眼刀飞过去。

“……算开门红吧。杖毙太重,该积德,还是得积德。要不这样,杖责二十,丢出宫外,永世不得入宫,太傅,您看,满不满意?”

沈珣不语。

长孙婧知晓他这算是默认了,同情地瞅瞅那炮灰戏子,忍痛扭头让人把他带走了。待得丝竹乐声再度响起,长孙婧起身,拍了拍龙袍道:“这么一折腾,朕也累了。太傅,你刚不是说要回府吗?不如朕跟你一……”

“现在时辰还早,皇上还是留在这,继续开心吧!”

“没你在,朕怎么能开心呢?欸,等等,太傅别走!”

话未完,沈珣已经踏下台阶。未几,他又折返回来。长孙婧舒了一口气,正打算挽上他的胳膊,然后,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从长孙婧的脑袋上摘下一根玉钗。

众人唏嘘。

长孙婧睁大眼。

紧接着,高冷的太傅大人一声低笑,五指一用力,把玉钗捏成了两截,扔在桌子上,这才扬长而去。长孙婧看看他的背影,又看看桌上的玉钗,一屁股跌坐在垫子上,哭天喊地。

“下午不还好好的吗?朕哪里又惹他不痛快了!太傅这心思怎么比女人还善变。”

高灿在一旁忙不迭地擦汗。

长孙婧可怜巴巴:“这还是朕昨日好不容易放下脸面去求他给朕买的,六七年了,他就送过朕这么一件东西,还让他给折了,多大的仇?!”

高灿继续擦汗,同时腹诽,您在太傅面前什么时候有过脸面了?

虽然这么想着,但高灿还是要做一个合格的奴才,替主子排忧解难:“皇上,依奴才看,太傅今晚的这种症状,是大多数男人都有过的。”

“早泄火大吗?”

“……不是!”高灿娇嗔,“是吃醋!”

长孙婧恍然大悟,捧着玉钗呆滞了半晌,才讷讷地道:“吃醋……你是说,太傅他……为朕吃醋了?”

“正是。”

“朕……不信。”

“不信,皇上再找一次机会试探看看,就知道奴才说的是真是假。”

于是,几天后,拉都拉不住要去送死的主仆两人,依样画葫芦地上演了一出女帝御花园遭遇恶猫,温柔侍卫英雄救美的恶俗戏码。

当沈珣回去深思了几日,总觉得折了玉钗不大妥当,又买了一支准备拿来送给长孙婧时,就看见她正被一个侍卫打横抱着,琼花飞扬下,两人的表情那是相当沉醉。

沈珣凝视了好一阵儿,然后冷声道:“很好。”

随着咔嚓一声响,第二支玉钗再次被折断,然后被丢弃在原地。等长孙婧回过神来看见地上的玉钗,沈珣早已不知去向。之后,被成功激怒的沈太傅,人间蒸发了两个月。这后果直接导致长孙婧茶不思、饭不想,天天吊着高胖子打。

待沈珣一回府,长孙婧立刻半步不离地黏着他,恨不得当他的裆部挂件,写了三万字的悔过书不说,还指天发誓以后再也不和其他人发生肢体接触。

沈珣嘛,高冷的人设不能崩,只能面无表情地摸了摸长孙婧的头,违心道:“臣,从来不在意这些事,皇上亦无需向我解释。”

长孙婧猫儿似的埋着头,不敢反驳。

而头顶那双含雪覆霜的眸子里,不慎露出的浅淡笑意,已经深深地出卖了高冷的太傅大人。

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