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专给我添堵

萧四娘

楔子

我父王还在的时候,抱着还未化成人形的一团海螺站在西海海口里,语重心长地说:“世间万物生来都是值得活下去的,每个人都有其存在的意义。”

那时,我灵智尚浅,不能很好地消化我父王的意思,等到后来能化成人形,遇到承亦,我就大彻大悟了。

西海里的鱼虾,活着是为了让我填饱肚子。西海里的水草,生长着是为了让我藏在里面睡觉。而西海里的承亦,活着就是为了给我添堵。

第一章

再一次发出这样的感慨时,我浑身被绑成凡界的粽子模样吊在高高的珊瑚树杈上,这树生得不大结实,我不敢动,因为下面还飘着几个拿着刀叉准备戳的鲛人小兵,我好歹也是西海女君,万一掉下去死到这里,我可真冤。

领头的鲛人面色发黑,嘴巴更黑,一咧开嘴露出里面两排整齐的大白牙:“落到老子手里只有两个下场,死和交了钱后半死不活,说吧,你想选啥?!”

数百年前,统辖四海的龙君平定了鲛人一族,但仍有一部分鲛人不服管揭竿而起,放在凡界这叫落草为寇,在海底,就是没长心。

海里遍地鱼虾海藻,你就吃呗,你说你打劫能有啥用?

我出门的时候,习惯性没带钱,作为一海女君,我岂是那种为了性命就会向黑恶势力低头的人?

是的,我就是。

于是,下一秒在刀叉戳过来时,我缠在一起的双腿往后勾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定住,带着哭腔开口:“这位大哥,且等一等,我家跟班马上就会来找我,他身上应该带着钱!”

黑大哥长长的须子一抖:“要是不来,我就把你剁碎,腌成海鲜酱!”

我忙不迭点头如捣蒜,在心里把承亦那个天杀的骂了个龟血喷头!因为我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承亦可谓是“功不可没”。

今日是北海三太子敖疾生辰,北海明着大摆宴席为其祝寿,但其真实目的是给敖疾变相相亲。

自几万年前东海三太子被人剥皮抽筋、死相凄惨之后,“四海三太子”就成了一个注定会倒霉到死的恐怖组合。如今四海之内多是独生子女,只有北海龙王有第三个孩子敖疾。

敖疾虽说是如今四海年轻一辈里唯一一条纯种金龙,但因为这个必死无疑的魔咒,他这么多年都是单身。北海龙王弄这个变相相亲,可以说是用心良苦,苦到让我做梦都会笑醒。因为我毕生的梦想,就是泡上敖疾小哥。

是以,这一日天光还未透入海底,我就兴冲冲地爬起来,翻箱倒柜地挑衣裳,不多时眼底映入一双深墨绿色的靴子,慢吞吞地、渐渐地走过来。

“给敖疾的礼物备好了吗?”我一边比着衣服一边问。

那人不紧不慢地轻轻嗯了一声。我选好了一条浅青色的裙子,法术一动换到身上。我扭过去问他:“承亦,这件怎么样?”

承亦生得极白,睫毛极长,长到遮下来时眼底都是一片扇影:“像一颗碧绿的海葵菜。”

我:“……”

说完,他手中多了一件鲛纱外罩,自我身后展开披上,鲛纱朦胧的一层遮去那扎眼的颜色,明丽又好看。

承亦又绕到我身前,帮我系前襟的一排带子。我微微抬头,红珊瑚透出的光斑驳地落在他的脸上,我的心猛地一跳,有些烦地找碴:“才系了两条,再这样下去,我还怎么赶去泡三太子?”

承亦的动作一顿,随后抬手将系好的带子全都拨开,冷声冷气道:“自己系。”

我:“……”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我这次去北海,承亦也一起去,但是,他那个脚程慢得我想把他杀了炖汤。一开始是我们并排走,后来我着急见敖疾越走越快,走进了一片水草茂盛的海域,然后我就迷路了。

我作为一个超级路痴,但凡走错路,做的第一件事不是问人或者原路返回,而是选定一个方向固执地一路向前,事实证明,有九成会走错。

这一次走到最后,我掉进了陷阱,被鲛人劫匪抓个正着。我说承亦会来不是盲目自信,而是我知道我会走错就沿路留了只有承亦能认出的记号。

果然,不多时,深深浅浅一片绿的海藻里便出现了承亦的身影。他款步而来,携风带雨又不动声色:“放了她。”

黑大哥恶狠狠道:“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承亦狭长的眼眸看了我一眼,随后从腰间解下一个长条形的布袋。

打开裹了三層的包裹之后,他打开了琉璃瓶,里面是……热腾腾的绿豆汤。他喝了两口,又放好,才道:“没有钱。”

我:“……”

鲛人顿时杀气腾腾,之后承亦也被捆起来和我一样吊在珊瑚树上,底下的鲛人这下是要把我们往死里戳了。

“你咋不打回去?”

我自己几斤几两,我心里还是有点儿数的,去打人,还不如自杀来得痛快。但是,承亦他明明是可以打架的,偏偏要被吊,这我就很不解了。

承亦淡淡道:“能动嘴的,就不要动手了,太累。”见我明显一噎,他又道,“缩吧!”

我哀叹了一口气,心中默念一二三后,我和承亦同时化出原形,然后缩进了各自的壳子里,任那刀叉怎么劈砍也伤不到分毫。黑大哥很生气,但也无计可施,把我们用网子封住,说什么他们没钱,我们也别想有命!

等他们骂骂咧咧地走远,我念了个诀,一团粉白的肉从壳中剥开,顺着网眼挤出去,手脚往外探,成了巴掌大的小人,努力地解开网子封口。那厢承亦那团本身就有手有脚的白白的肉也跟着出来,却是没动,而是小腿盘着坐在地上。

我将海螺壳扒拉出来钻进去化出人形,很是不解:“你咋不动?”

承亦软软的小胳膊撑在龟脑袋下:“等着你变成人帮我。”

我:“……”

第二章

千年之前,四海是合在一起的,当时统辖四海的龙君是九重天派下来的祈焦上神。后来祈焦上神的心上人身亡,他悲痛欲绝退隐,这才将统辖权归还给四海的龙王。

这些年也不是没人想学着当年的龙君一样统领四海,但谁也没敢先下手,就怕枪打出头鸟被群殴。

就好像在凡界每一代皇帝身边都会有配套的太监总管一样,在我们四海,每一任龙王女君身边都会有一位丞相,文武双全,护海护人。

彼时我和承亦厮混在一起的时候,我只是西海的龙珏公主,他也还只是龟丞相的侄子。因着西海和我同龄的生灵基本没有,我父王怕我孤独患上抑郁症,便接了在焕龙池住的承亦到西海给我做伴。

承亦是一只壳子墨绿得接近黑色的乌龟,我是一只壳子硬邦邦的海螺。我們两个凑到一起,刚开始是双双缩在壳子里,并排窝在水草下。后来我实在矜持不下去了,才敲敲他的壳子:“嘿,兄弟,想一起出去浪一下吗?”

承亦黑黢黢的眼珠缓缓转动:“怎么出去?”

我住的地方里三层外三层都是虾兵蟹将,生怕我一不小心出了事儿断了西海目前唯一一点血脉,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溜出去的技能我可是练出来了。

“我告诉你一个我自己琢磨的术法,我是看你投缘,一般人我都不告诉的。”我挪着壳子凑近低语。

承亦缩了缩龟脑袋:“那我试一试。”

于是,这日,两团白嫩嫩的肉脱壳而出,我熟稔地探出手把自己揉得变了个形状,随后一下跳到剥了壳的承亦身上,下身把他的两条腿缠住,上身把他的两条胳膊捆住,他的腰身微微凸起,远远看去像是一条发白的鱼。

“你动一下啊!”

承亦眼珠子都直了,闻言才反应过来往前蹿,我们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蹿到了西海海口开外,在附近浪了一大圈才回去。

以前我都是一个人看浅海礁石,听鲛人唱歌,如今多了个龟在,就算我说一百句,他才回我一个“嗯”,我也觉得比以前开心不少。

我和承亦双双成年可化成人形的那一年,我母后在好不容易怀上老二时难产而死,我父王伤心过度,没多久也郁郁而终。西海的担子就压在我一个平日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主肩上。

我成了西海继任的女君,承亦代替了他叔父做了丞相,管我像管他孙子似的,连每顿饭吃几块肉、吃几片菜,都要管。有一次,我饿极了,去厨房偷东西吃,被承亦抓了个正着。

我怒了:“我是西海女君,我就吃几片肉怎么了?”

承亦也不说话,就拿那双墨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不服输地瞪回去。和一只乌龟比耐力,我真的是太傻太天真,到最后,我眼酸到泪流满面,被他拉着回去写检讨书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我在追敖疾这件事上却是固执得可怕,承亦几次盯着我,我都咬牙说我要去泡敖疾。末了,他眉头蹙起道:“但是敖疾会倒霉,日后你十有八九是寡妇。”

——“但是他帅啊!”

“北海龙王野心勃勃,子嗣众多,嫁过去肯定要豪门内斗,你这智商活不过三集的。”

——“但是他帅啊!”

“北海水不好,鱼虾不好吃,而且住的时间长,脸上会起痘。”

——“但是他帅啊!”

在真爱滤镜之下,这一个理由就可以秒杀一切。承亦眉头皱得更深,看了我半晌,别开脸,轻哼出一句:“他哪里有我长得好看。”

承亦阻止不了我对敖疾爱得深沉,主动答应陪我去北海赴宴,谁知道半路竟被鲛人劫匪绊住。等我和承亦到北海时,宴席已经散了。

我正气得直跺脚,身后传来低沉悦耳的男声:“龙珏女君?”

是敖疾!

我深吸一口气,面上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转过身,正对上一张清俊非凡的脸:“龙珏见过三太子,祝三太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一旁的承亦长腿一迈,直接插到我和敖疾之间,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发现他居然也能行动这么快。

承亦自宽袖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这是我家女君亲自动手为三太子准备的贺礼。”

敖疾接过,温和地一笑:“女君有心……我……”

他后半句客套话没说出来,因为在他打开盒子的一瞬间,里面窝着的墨鱼尾巴一翘,他就被喷了满脸黑,还吃了一嘴。

我下意识一脚照着承亦的膝盖窝上踹,他却像是背后长了双眼一样往旁边一撤,随后做作地哎呀了一声:“这盒子明明装着宝石,怎么混进去一条墨鱼?”

怎么混进去的,你心里没点儿数?

我咬牙切齿且泪流满面,这下我在敖烈这算是完蛋了……

第三章

但是,作为想泡敖疾的狂热追求者,我绝不会这么轻易地完蛋,在内心崩溃三秒后,我右脚绊左脚,往满脸黑的敖疾身上一歪,面色煞白煞白的:“我急着想来赴三太子的宴,不小心被一只八爪鱼恶妖缠住,受了内伤,这墨鱼可能就是那时候混进去的。”

我说着,狂咳不止,肺管子都要咳出来了:“不知道三太子肯不肯留我在北海住一晚疗伤,明日再走……”

这段话完美至极,我简直想为自己鼓个掌。首先,把我来得晚归结于见他心切,打他对我的不好印象;其次,澄清方才墨鱼喷他一脸黑的内幕,这完全和本可爱无关的;最后动容哀求,尾音拖长,但凡四海之内活着的生物都不会拒绝。

果然,敖疾点了点头:“我这就找人带女君去休息,再派两个人服侍。”

“不用了。”一旁一直冷眼看我表演的承亦这时才开口,伸出手,看似温柔、实则用了极大力气地把我从敖疾身上掰了下来,“女君的一切都是我负责的,不必别人掺和。”

他说这话的时候,惯来平淡无甚表情的脸透出几分凛冽。

敖疾愣了愣,随后笑着道:“既然如此,女君和丞相自便吧!”

敖疾转身去洗脸,承亦的脸又阴了几分,冷冷一哼,甩袖就走。啧,我估摸着能活到这个年纪的男人都是这样动不动就阴阳怪气、有一哼没一哼的。

因着承亦不知何故和我闹脾气,敖疾又听承亦的话,没给我安排伺候的人,我就一个人窝在屋里,没吃没喝,连被子都没人给我铺。

我颓然坐在乱糟糟的棉絮里发呆,发现这么些年我真的是被承亦惯坏了。他事无巨细地照顾我,导致我长成了一个只有心智成熟的巨婴。

我随便找了些鱼虾勉强填饱肚子之后,天光渐暗,海底逐渐陷入浓黑,我溜到敖疾的房间外,念了个诀,软肉脱壳而出,顺着珠帘一路飘到榻边。

屋顶点缀着明珠宝石海星,我探出一只手,将身子揉揉捏捏、拉拉扯扯,勉强拉成一个不太对称的海星混在其中,屏息凝神,就等着一会儿敖疾回来脱光光了,嘿嘿嘿……

还没等我在心里坏笑完,就见一团软软的白肉爬上来,眼珠转着,在视线扫到我時,目光一下亮了。下一秒,我旁边就多了只“海星”,算上他那只短尾巴,还是六角形的那种。

“你来干什么?”

承亦的龟尾巴摇了一下,说得大义凛然:“我是你的丞相,要照顾你的一切,跟着你有问题吗?”

我这个心火烧啊,烧得快自燃了。刚才我饿得抓心挠肝,咋不见你“照顾”我,摆明了是来砸场子的。

我刚想踹他,他低低地嘘了一声。有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我那股激动的热血还没冲上脑顶就凉了,因为那脚步声不是一个人的。

女声娇滴滴:“三殿下,我是真心喜欢你,可我,我不想做寡妇。”

男声笑嘻嘻:“一万年太长,我们只争朝夕,我生命的最后这段时光,我想你陪我一起,好吗?”

听到这,承亦转过头来,眼睛里已经在闪光了,我默默咽下从喉咙涌上来的血,下一刻就听见衣料摩擦着的声音。

承亦低低地啧、哟、嘿了几声,我听得手脚发软没粘住,直接从屋顶掉了下去,惊动了那两个抱在一起要互相啃咬的人。

敖疾下半身已经化出金色的龙尾,将那娇滴滴的人卷在身边,嘴在她的脖颈摩挲着,看得我可伤心了。

伤心的我被游过来的敖疾顺着珠帘扔到了外面。我飘回屋子,抱着我的海螺壳哭,哭到眼泪都要流干,承亦才回来。

他在我面前蹲下身,抬手抹了抹我一脸的泪水:“这下你该死心了吧,我们早些回西海,多得是长得比敖疾好看又对你情根深种的大好青年。我们慢慢挑,总有人愿意陪你到白头。”

承亦和我说话要么慢吞吞,要么冷冰冰,上一次他这般温柔地低语还是我爹娘过世,我要继任西海女君的前夕。

我立在爹娘的墓前,哭得无声无息,不知何时有人站在我的身边,伸手握住我的手,一下攥紧:“别怕,我会帮你管理西海,我会让你无忧无虑,和龙王在时一样。”

我如今的心跳和那日的一样,飞快得像是要从嗓子眼儿蹦出去,被眼泪浸润的婆娑视线中有他温柔的眉眼。

——那你愿意陪我到白头吗?

——我愿意。

心里两个小人模拟着温馨浪漫,而我只定定地看着承亦,死死地压住那无数次想脱口而出的话。末了,我只吸了吸鼻子,坚定地开口:“不管他是渣还是贱,我泡定他了,打断腿都不回头!”

承亦指尖的温度骤然变冷,温柔的神色消失得干净,他怒极反笑:“龙珏,你的腿不是被打断的,是你自己弄断的。”

断腿的我在第二日一早就去找敖疾他爹,装模作样地说我路痴需要人送,不然西海北海大和谐就要被破坏……

敖疾他爹眼珠一转:“那我让阿三送女君回去吧!”

北海龙王这表情一阵荡漾,我敢肯定他已经猜到我的心思了,他上道极了。

之后,敖疾送我回西海,承亦又成了那个话不多的、清冷的丞相,独自占着轿辇一角发呆。车队行到那眼熟的一片海域时,我心里没来由地咯噔一声。

然后,我们又被那群鲛人劫匪给劫了。

第四章

说实话,来时我没亮出身份,又法力不高,被鲛人劫了很正常。但这回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四海之内最帅的敖疾三太子驾车,就这也能被劫,我也是很服气的。

就在一个时辰前,经过那片海藻地时,车轮突然像被粘住一样动弹不得,随即从天而降一张巨大的网直接将车队整个盖住。在茂密的海藻下藏着的鲛人们一拥而上,数量大概是之前的五六倍,一人吐一口水都能让我飘起来的那种。

敖疾大喝一声:“好大的胆子,你可知我是谁?我乃是北海龙宫三太子。”

鲛人劫匪领头的依旧是那黑大哥,他哼了一声:“巧了,我抓的就是你,有人出五车银子买你一条命。”

这么个表现自我的机会可不能放过,我当即冲到敖疾的身边:“三太子,我愿与你共进退。有我龙珏在,谁也别想伤你分毫。”

敖疾感动万分地道:“女君此等情意,让敖疾如何能报答。”

我刚要把“以身相许”四个字说出去,身后承亦的声音悠悠地传过来:“花钱雇你们杀北海三太子的是不是一个姑娘?”

黑大哥咦了一声:“你咋知道?”

承亦缓缓踱步站到我旁边:“是绿袖姑娘,还是红衣姑娘?昨晚从三太子房里出来的好像是玲珑,之前茵茵好像也和三太子很熟……”

他一连念了十五六个姑娘的名字,每念一个,敖疾的脸就绿一分,最后都要绿成海菜了。而黑大哥在他说第十七个时,哈哈大笑:“就是她,青青姑娘!”

黑大哥说,那位青青姑娘和敖疾有一腿之后怀了娃,敖疾虽说因为“四海三太子”的诅咒娶个正经媳妇儿费劲,但北海龙王也肯定不会让青青一个小妖做敖疾的正妃的。

敖疾给了青青银票,让她离开北海。她自觉一腔真心喂了狗,就来买通黑大哥杀人,这剧情狗血老套,但因为当事人是我追的敖疾,我居然觉得还可以再追几集。

正想着那厢黑大哥突然发难,十几个鲛人执着斧钺钩叉从网眼儿猛地刺过来,齐齐地奔着敖疾去。这网子十分结实,又罩得非常有技术含量,里层罩着我们三个,外层才是北海的随从。

敖疾祭出龙骨鞭,躲着鲛人的攻击,他手下在外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也冲不过来。我这法力送上还不够添乱的,我拽了拽承亦的衣袖:“你去帮帮敖疾。”

承亦哦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帮他?”顿了顿,他说,“除非你夸我。”

“承亦四海八荒第一帅,第一身材好,第一有腔调,第一……”我一边罗列着无数个“第一”,一边盯着那边的战况。

“我第一喜欢你。”

耳畔有声音插进来,我没过脑子直接跟着念了一遍:“我第一喜欢你——”最后一个字像是一块糖化在舌尖,甜腻黏人。身旁的人已经飞身蹿了出去,加入战局。

只是,不管喜欢不喜欢,都拗不过命中注定。我怔忪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又酸又甜,最后全是苦。

有承亦加入,局势一下便翻盘。鲛人们见状,拼死用两个人拖住承亦,敖疾一下被隔开的瞬间,鲛人们齐齐奔过来。

电光石火间,我只有一个念头:敖疾不能死!身随意动,我将他扑倒在地,整个身子压了上去。

“龙珏!”我听见那一声嘶吼,随后便是灵力暴涨,将脚下鲛人扇开,再然后我被他覆在身下。有气息喷在我的头顶,灼热得带着化不开的情愫蔓延。耳畔传来利器触到硬壳的钝响声,还有近在咫尺的那一声闷哼。有滚烫的液体落在我的脸颊,然后落在地上,是血,一滴一滴,越来越多。

承亦是乌龟,身子刀枪不入,但那冲劲会打得他受内伤。他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硬挺着,疼得厉害便低低地念着两个字:“龙珏……龙珏……”他念得我浑身酥麻而冷,心里滚烫。

黑大哥意在杀敖疾,承亦这自虐的举动让他们不得手,只能将网撤走,去掀承亦。承亦已经被逼回了原形,斑驳的龟壳被掀翻,无力地四脚朝天。

我反手抹了一把脸,劈手夺过一柄刀,跨步横在承亦的身前:“敢动承亦,不把你们拆胳膊卸腿,我就不姓龙!”

之后的这场战役因为太惨烈,过程我已经记不大清楚,就记得最后我被打得化成原形缩在海螺壳子里,跟着承亦一起并排装死,任由黑大哥在外叫嚣,也丝毫不动。

方才敖疾被我和承亦两个人拼死往下的体重压得直接昏过去,北海的随从趁我与鲛人打得激烈,终于钻进内层的网中拖着敖疾就跑。

反应过来的鲛人们往北海方向而去,敖疾跑,鲛人追,他们在这蓝得冒泡的海里插翅难飞。

我忍着疼,化出人形,轻轻地摸着他伤痕累累的龟壳:“承亦,你怎么样?”

半晌,他的脑袋才徐徐伸了出来,化出人形,倚在我的怀里,墨绿色的衣衫上全是血。我死死压住眼底的泪,恨恨地道:“我是为了保护敖疾,为了和他表真心才冲出来的,你又是为了什么?”

承亦脸色苍白,嘴角还有血溢出:“我和你是一样的,为了保护你,为了你和对你表真心。我明知道是这种结果,可我还是做了,我真不甘心啊……”

他转过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腰腹上,声音闷得发颤:“不甘心被一个在我之后出现的人比下去。”

第五章

这一场风波后,承亦大病了一场,病了将近一个月才好。

这一个月发生了不少事,追着敖疾到北海的鲛人劫匪被北海龙王下令抓住,锁在水牢里不到三日就跑了个干净;敖疾昏迷之后再醒来便将青青接到了龙宫,却没给名分;敖疾赶走了其余那些乱七八糟的情人,随后给我写了封信。

我收到信的那日,承亦刚刚能下地走动。我坐在大海贝制成的摇椅上拆开信,敖疾龙飞凤舞的字句句带情。我这个人文化水平不高,读了半天才勉强理解这半文半白中间还夹杂了几句洋文的信,说的到底是啥意思。

“我亲爱的姑娘啊!你救我的英姿让我着迷。我愿与你在四海里徜徉,在深夜里睡觉,即使你没我好看,我也不会嫌弃,就这样与你睡觉、生蛋,白头到老。”

别的都算了,“生蛋”这一项实实在在戳进了我的心里,我激动地在地上打滚,滚着滚着,身子撞上一堵肉墙。他的手探过来,拿了我的信看了几眼,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开了金口:“你还是要和敖疾在一起,是吗?”

那声音轻轻柔柔的,却刮得我耳朵发疼。我的心跟着一阵刺痛,面上却绽开灿烂的笑:“当然,我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一日,谁不答应,谁脑子有坑!”

承亦手一松,信飘到了地上,他的声音也跟着低沉下去:“北海龙王明着给敖疾办相亲宴,实际是想引你上钩。西海孤女掌权,敖疾若是娶了你,那西海就尽归他手。这么简单的道理,就算你笨,你也应该能想得通,就这样,你还愿意和他在一起?”

我咬着牙道:“我只在乎敖疾,别的我都不在乎,何况,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的。”

承亦沉默了一会儿,最后看了我一眼,便扭开头:“我既然劝阻不了西海被你拱手送给他人,那这丞相,我也没什么必要再做下去。明日我会离开西海回焕龙池,山高水长,还请女君珍重。”

承亦很低调,在西海住了这么多年,他走的时候只带了几壶熬好的养生绿豆汤,别的什么也没拿。

他不让我送,我也没送,只是化作一团粉嫩的肉,偷偷地趴在宽大的海草叶子上,目送着他远走。

这一晚,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我还是无忧无虑的西海公主,和承亦团成团在海里闹得欢。画面一转,是他方化成人形时,站在我的对面,长身如玉,眉眼如画。

我还是海螺形状,被他捧着凑近他的眼。我在心里念着:等我化成人形,你娶我吧,我给你生龟蛋,我们一起白头到老。

梦的最后,所有温馨的画面碎得干干净净,我陡然惊醒,失神喊了一声:“承亦!”

可周围空荡荡的,再也没有承亦会在我梦魇时冲进来,拍着我的后背安慰我。我沉默良久,终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承亦走的第三天,北海派人送了聘礼来,说因为敖疾娶我心切,婚期便定在半个月之后。

我恨不得明天就嫁给他和他洞房,所以没有异议,就安静地等了七天。之所以半个月时间,我只等了七天,是因为第八天的时候,有人上门砸场子了。

那天我刚醒,虾兵就急匆匆来报,说门外有人叫嚣。我披上衣服一出去,差點儿被那阵仗吓得脱壳。

领头的是一个穿绿衣服、挺着大肚子的女子,带着十来个风姿绰约的姑娘,拉着大横幅,吹着大喇叭,是这么喊的:西海女君,抢我夫君。害我带球,跑到天际。今日来此,让她暴毙。

也不知道是谁写的,非常押韵。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人都是之前敖疾的小情人。领头的这个大肚子女人,应该就是青青了。我双臂环胸任由她们闹,视线从青青的肚子上移开,视线里映入一片黑,是青青脖颈上的大片黑斑。

其他几人或多或少也都有,那个我上次撞到和敖疾春风一夜的玲珑身上最少,只有小拇指甲盖那么大,最中间像是被利牙咬过一样。

我心下一惊,面上却懒洋洋地笑开:“想让我暴毙的人多了,你们算老几?来人,都给我叉出去!”

关上门,我叫了统领西海虾兵蟹将的海马将军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朋友,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第六章

我们四海成婚没有寻常神仙讲究那么多,又因为敖疾这分分钟可能会死的特性,这场婚礼办得极是低调。半个月后,我一身红嫁衣,坐上一排龙虾驾着的水晶马车,从西海离开,往北海龙宫而去。

这一行很顺利,没人劫道,没人抢亲,顺利到我有些心惊肉跳。

敖疾今天穿得帅气逼人,若是我能和他生蛋,孵出来生的小龙也一定超可爱。拜了四海海神和北海龙王,就听人长长一声喊:“送入洞房喽!”

我和敖疾牵着红绸子进了房间的刹那,我就被他按在门板上。他眼中猩红一片,却不是情深,而像是在看掌下的猎物。

我在这个眼神下,浑身彻底冷到顶点。

“夫人,夜深了,我们也该睡了。”他说着,脸跟着凑过来,在我颈边轻嗅,那下半身不知何时化出了原形,结实粗壮的龙尾紧紧地缠住我的腿。

“你是想咬我,吸我的血,还是想直接吞了我了事。”我兀自开口,敖疾动作一顿,有些诧异地看着我。

跟着敖疾的那几个女人脖颈处都有伤口,伤口还泛着黑。我眼前陡然闪过敖疾对着玲珑的脖子要啃下去的画面,就让海马将军去四下打听打听,然后听说了这么一件事。几万年前,南海有个体弱多病的皇子,用邪术吸血吞肉来滋养自己的身体。

而敖疾做什么都被四海看在眼里,吞肉八成不敢,吸血来躲避病死还是可能的。像我这样的,正儿八经的龙脉,血肉可能更管用。

敖疾刚要说话,远处鼓声喧嚣而起,他嘴角溢出邪邪的笑:“本来父王说只能吸血,不能吞掉你,要等我北海正式将西海的大军控制住再说。不料父王行动这么快,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的尾巴随着话音一路向上越缠越紧,我本能地挣扎两下却又停下。

即使我能从他的身下逃开,外头肯定还会有北海重重的守卫在等着我。与其被乱刀捅成筛子,我还不如被他吞掉来得体面一些。

走到这一步,我并没后悔,我只是有些遗憾,遗憾我不能在最好的时光里去喜欢我喜欢的人,遗憾我到死也没能实现愿望,让西海得以传承下去。

那战鼓越擂越响,掩盖住那破门而入的巨响,下一刻缠住我的桎梏松开,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眼冒金星里,他的面容有些模糊,眼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明亮。

“我这是死前出现幻觉了吗,你怎么会在这……”我颤抖着想要伸手去摸他的脸。

我的手被他半路折下,他眉头蹙起:“我现在不是很想和你说话。”

那厢被坏了好事的敖疾狰狞着面孔:“好大的胆子,北海龙宫你也敢闯!”

承亦冷笑一声:“你才是好大的胆子,西海女君你都敢吃!你既有牙吃,那我今日就把你的牙都打下来!”

话音一落,从承亦身后蹿出来几个凶悍的鲛人一把按住敖疾,黑大哥手握成拳,非常血腥地往他的脸上打:“让你能,让你能,我们老大的女人,你都敢动!打死你,打死你!”

承亦把我带出去,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原来,那战鼓敲得不是北海出征去西海,而是外敌入侵,而且居然都是鲛人。

“昔年鲛人族被收复后,余下无家可归的鲛人辗转到了焕龙池,我父亲收留了他们,之后又按照我父亲的意思跟了我。这些年,我在西海,他们就挑近的地方住下保护我。”

我的脑子短路三秒,磕磕巴巴地道:“那他们之前……”

“我让他们干的,我不想你和敖疾那个人混在一起,我凭本事去破坏你们,你不用拿這个眼神看着我,我没什么愧疚的。相反,我很后悔上次没活劈了他!”承亦言辞锋利,拉住我入怀的动作却是柔和,“我先让人送你回去。”

劫后余生坐在西海海口,我整个人还是蒙的。

我其实能猜到北海龙王意图不轨,我此去北海,早就做了赴死的准备,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回来的路上看见东海、南海的人马往北海涌去,骂骂咧咧地说什么北海龙王居然想做龙君统一四海,还妄图抢占西海女君的领地和身体,简直是臭不要脸。

若是北海占了西海,那势力扩大,其他两海岌岌可危。这个时候众志成城,将影响四海和平的叛徒消灭才是王道。

这谣言百分之一百二是承亦传出去的,我只当他离开西海就再也不会回来,没想到他居然还在明里暗里地帮我、救我,简直是我的亲爹。

这日夕阳,红光投下来,只有两分照到了海底。

承亦脚下踏着红光而来,撩起袍子坐在我的旁边。我不说话,他也不说话,比耐力我一贯比不过他。最后,我没忍住,捂着嘴哭了出来:“承亦,我是喜欢你的,可我不想像我娘一样,我不想死……”

第七章

四海人丁单薄,这是六界八荒都知晓的,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其实是和龙族的体质有关系。

以前,龙娶龙,虾娶虾,不同种族之间不能成婚生娃。后来六界讲究平等和谐,自由恋爱,龙娶虾、龙娶鱼,之后生出来的孩子就什么品种都有。一开始大家觉得猜肚子里会生出个什么物种还挺有意思,但后来渐渐地,孩子越来越少,生了也活不长,就没意思了。

我娘在生我二弟时难产,母子俱亡,她临终前窥破原因,大概是不同物种间血液终究是相互排斥的。她让我一定要找纯种的金龙为夫婿,才能将西海血脉好生地传下去。

西海只有我这一点血脉,我如果也在生娃时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所以,我虽然心里有承亦,但我不能和他在一起。

如今四海只有北海龙王和王后都是金龙,他们生了三个孩子,只有敖疾是男的。所以就算明知他没安好心,我也只能靠近他。

北海犯了众怒,在东、南二海人马到达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事情被奏到九重天,天帝下旨废了北海龙王,将其锁在通天柱下,另派了上神来统领北海内务。

而敖疾也让“四海三太子”的倒霉传说得以圆满,他死得很憋屈,牙齿被打光后,没来得及治,失血过多而亡。

消息传回西海,承亦悠悠地喝了一口绿豆汤,淡淡地道了句:“苍天饶过谁。”

苍天是没饶过敖疾,可也没饶过我。

承亦的表现很明显,平日看着依旧有模有样、老实得很,趁无人时就会扯过我亲一口,摸一下。

我脸红地推着他,心里却酸涩得很。

如今敖疾一死,我生条龙的愿望彻底化成了泡影。我是喜欢承亦,我从小到大,从海螺到化成人形,这沧海桑田变化中,只有喜欢他的念头没有变过。可我也知道,我一旦和他在一起怀了他的孩子,就会像我娘一样。

我真舍不得和承亦在一起的时间这么短。

有一晚,月光柔柔的,承亦爬上我的榻,覆上我身体的动作也柔柔的:“龙珏,我爱你。”

这话刺激得我整个人都蒙了,他亲下来时,我也没忍住回应,最后和他滚在一起,两个月后,我就怀了他的蛋。

我得了产前焦虑症,单日问承亦爱不爱我,双日掐着他问他为什么是只王八。

承亦脾气比以前好太多,含笑着纠正我:“为夫是乌龟,不是王八,王八背上没有花纹。你有空多读读书,长長见识好了。”

他事无巨细地照顾我,我就瞪大了眼把他的所有行为都仔细地看在眼里,我怕死了之后,我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临产前夕,我瞪着眼睡不着,抓着承亦的手絮絮叨叨地说着话,他时不时出声应着,最后环住我,亲了亲我的额角:“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还有那么长的时间要一起过。”

大概是成年的乌龟许愿都灵验,我生了两只蛋之后居然没有死。更惊奇的是,那蛋孵出来后一只是绿皮乌龟,另一只……通体金黄,身体盘在一处,居然是条龙!

我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赶忙和承亦表忠心:“我、我、我,我没有给你戴绿帽子,我没去找过隔壁老王,他、他、他,他是怎么出来的……”

承亦逗着小金龙,随口嗯了一声:“你有那心,也得有那个胆子才行,以前我只当你是瞎了眼才看上了敖疾,不承想你只是想找一条龙。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六子霸下其形像龟,便是我祖父。我住在焕龙池,虽说看着不大像,但确实也是龙。”

他说着,用另一只手揉着我的头:“都说了让你多读书,你还不听,没文化实在是可怕。”

这题真的超纲了,但看承亦抓着小龟的手脚,张着嘴逗他吐泡泡,小龙攀上我的手臂,小小的脑袋蹭着我的脸颊,轻轻细细地叫着,我觉得也没啥可计较的了。

承亦让我柳暗,又给了我花明,让山穷水尽时能看见天光,这是我所求,也终于得到。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赞 (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