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熊不容易(六)

上期回顾:铃铛跟风锦发现,有上古神兽锁在了八字村上游的河流当中,应该是有人刻意为之,一行人不小心惊醒了被锁住的、沉睡的神兽,引发了一场大动荡,而铃铛竟然在这里光荣地牺牲了……

殿外还在光芒四射,莲花飘香,风锦缓缓踏步而来,暗想定要以最惊世的模样和那狂妄的村姑见面。是以,他走得十分缓慢,等到了石阶处,却不见那村姑了。他眨眨眼:“那绿色团子呢?”

判官遮眼答道:“走了。”

风锦浑身一震,她竟然不看完就走了?她竟然对他这九重天第一美男子、只要被人看见个背影就尖叫撒花、远隔千尺都能察觉到他美色的美男子毫无兴趣?他捶捶胸口,心好痛……

铃铛被拎到灵主后院,依旧是幽冥的颜色,大殿的阴冷气息,唯一不同的就是耳边没有魂魄嘶鸣。她喝下一口冷酒,觉得更冷了:“我真有急事,我的伙伴还被困在龙宫,等着我回去救他。”

“急也没有用,你前面还有一百七十二个人。”

“……那你现在不去干活,跑这来喝酒干吗?”

灵主仰天大笑:“嚯嚯,生死牌派完了,判官送来之前我都不用干活。”

铃铛默默吐了一口酒水,她对这家伙绝望了,交友不慎啊。她摇摇头,又问道:“你知道惊雷咒吗?教我吧,否则,我回去还是得死一回。”

“当然会,来、来,我教你。”

法术虽厉害,但并不算太难,铃铛又聪慧,很快就学会了。她感慨:“要是来一回你就教我一个法术,我一定很乐意来的。”

“嚯嚯,有些是不能教尔等凡人的。”灵主撩开两条胡须,喝下美酒,这才想起来,“这么难的法术,你从哪里知道的?”

“一头熊告诉我的。”

“那……那头熊一定不简单。”

本来就因为紫水晶的事对那傻熊颇为在意的铃铛问道:“怎么个不简单?”

“惊雷咒需要引天上雷鸣,惊天动地,绝非普通人物能知晓的事。”

“哦……”铃铛沉思一会儿,那白老熊好像的确会很多法术,之前破水球时不是也准确地告诉了她具体的咒术吗?

灵主打量打量她,说道:“你这次又是被恶龙纠缠而死的吧,看你满身的水。”

铃铛回过神:“是被海水淹死的,但不是恶龙,我的寄生咒好像被人解除了。”她摸摸手背,以酒水倾洒,也不见一点恶龙的痕迹。

灵主这才细看:“的确是没有诅咒的痕迹了,依照你这么说,你不知道是谁解开的?”

“不知道。听龟丞相说是有个美男子找龙太子拿了紫水晶给我,但我身边完全没有称得上是美男子的人。”想到离自己最亲近的男子,铃铛脑子里只蹦出那两个鲛人兄弟,但他们绝无可能,还有就是那白老熊了……

“不管是谁,有人暗中照顾你,我也放心了。”

铃铛斜眼看他:“喂喂,不要说得好像你很关心我一样,连后门都不给我开的人。”

“嚯嚯,铛铛,凡事都有规矩,破坏不得。”灵主酒饮一杯,又道,“不过最近八字村杀气甚重,像招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大概是因为清河上游多了一个无支祁,刚才我就是被他发怒时的洪水冲到龙宫,最后才淹死的。不过,他现在还被铁索锁住,估计铁索一开,就真要发洪水,淹了我们村。”

灵主摇头:“那妖兽的杀气与我所知道的一样,但奇怪的是,那股杀气我之前在一个耳中人[x1] 的身上也同样见过。”

铃铛一顿,掐算了下日子,问道:“那耳中人是不是十天前出现在灵殿里的?”

“对。”

铃铛眉头深锁。

耳中人口中的主人,她一直很在意,这次耳中人身上所带的杀气又跟笼罩在八字村的相同,也跟附着在无支祁身上的一样,也就是说,那“主人”对八字村有杀意?

可八字村有什么让人觊觎的?

铃铛想不出来,沉思久坐,杯中酒已变得更凉。

突然,门外有判官抱着一大堆的生死牌踉跄着进来,急急地道:“大、大人,九重天来人了。”

灵主站起身,三界极少往来,可九重天竟然来人了,只怕事情重大。他看看急着回去的铃铛,万一事情商议太久耽搁了,也愧对好友,于是抽出生死牌塞给她,一挥宽袖:“走吧,只是,下次你得多等一百七十二个人。”

铃铛大喜,拿着生死牌从后门走了。

走的时候,她又想,九重天的人来灵殿干吗?不过,好像横竖都跟她没关系,罢了,不想了,回去救白老熊要紧!

她前脚刚走,风锦后脚就到。他又是不死心地披着万丈霞光而来,踏着白莲迈步,瞬间将灵主后院常年生活在阴暗之地的花草刺得睁不开眼,捂眼痛叫。

灵主迎着白光前行,恨不得打晕他:“上神来此不知所为何事?”

风锦缓缓地扫视一圈,又不见铃铛的踪影,只能感觉到她的气息消失在那后门中,渐渐远去,已然是一副回到龙宫的模样。

风锦刹那间将白光收敛,心口又疼了……

灵主见他愣神,又问:“上神?上神?你为何来我灵殿?”

風锦淡定地道:“路过。”

灵主:“……”你当我蠢吗?

灵主脸似铁板,闪身一让:“请。”

风锦佯装愉快:“好的。”

说罢,风锦就真的从他身边过去,头也不回地从后门跑了。

判官:“……他真的路过?”

还没有和好友喝个痛快的灵主愤然拂袖:“挂上大字招牌,拒绝路过灵殿!”

背后阴森的冷气猛袭,风锦摸了摸脖子,好冷。他抬头看向那青色头顶,深感回去后铃铛肯定已经恢复意识,然后他就又变成熊了。

怒,变成一头熊,他还色诱个什么呀!

……

铃铛从“彼岸路”逆行出来,眼前灵魄和飘入鼻尖的彼岸花香味同时消失,金碧辉煌的建筑映入眼底,前面竟是龙宫,而不是那水牢。她再抬头看去,一张巨大的乌龟的脸近在眼前,惊得她双掌合十立刻进入战斗状态。

“嘿嘿。”龟丞相搓着两手,弯身说道,“铃铛姑娘受惊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上等酒菜,请品尝哦。还有,关入水牢这件事就不要告诉别人了,好不好?拉钩哟。”

“……”这烏龟疯了吧。

铃铛狐疑地看他,不敢伸手:“龟丞相不抓我了吗?我可是把龙宫烧了,还烧过你的乌龟壳,大闹龙宫哦。”

龟丞相轻轻摆手,谄媚道:“那点小事算得了什么,铃铛姑娘早点报上自己的身份,我也不至于为难你一个小姑娘。”

身份?他之前还喊她妖女来着,转眼就变神女了?她现在也懒得深究他的态度怎么一百八十度转变,回去要紧。她拍拍衣服起身,忽然想起那胖子:“跟我一起来的熊呢?”

龟丞相轻轻咽了一口口水:“来,拉钩,答应乌龟伯伯不要哭哦。”

“……”铃铛心觉不对,四下看去,突然发现在身后一丈外,那白老熊正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动不动。

她愣了愣:“白老熊?”

可那聒噪的熊却不会说话,也不会跟她吵架,不会喊她村姑、懒姑了。

她怔得步子都不知怎么往前挪的,只知道他死了。她跪在他身旁,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像是断线珍珠,吧嗒吧嗒地落在他黑白的毛发上。

良久,铃铛咬牙回头,狠狠地盯着冷汗涔涔的龟丞相:“我要拆了你们龙宫!扒了你的乌龟壳!”

龟丞相默默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壳,往后退了三步:“……这不关我的事。”

铃铛眼刀一扫,看得龟丞相龟壳发抖。她俯身想扛起白老熊离开这伤心地,提了提他的身体,没提起来……她又使劲推了推,他依旧纹丝不动……

风锦从“彼岸路”出来,见到外面的日光时,灵魄一动,回到白老熊的体内。白老熊长长地伸了懒腰:“哎呀,好累。”片刻,他就瞧见铃铛跪坐在一旁,一把鼻涕一把泪,满眼呆愣,真像傻姑。

他招招手,心情颇好,露出笑脸:“嘿。”

只见她眼里闪过一道光,顿时乌云铺天盖地,电闪雷鸣,龙宫已是雷雨交加。

“惊雷咒!”

“嗷——”他做错什么啦!她还讲不讲道理了!

皮厚肉厚的风锦没有变成“烤熊”,本以为铃铛还要揍他一顿,可没想到她启动一次惊雷咒就起身走了,背影十分孤寂,右手还抬起停在眼睛的位置。他大惊,顾不得刚被雷轰过,跑上前拍心口:“我再也不会做让你担心的事了。”

没想到,她竟如此关心在意自己,风锦动容。

铃铛步子一顿,缓缓转身,双眼还含着泪,抓着他的毛,埋在他的胸前,带着哭腔地说:“我还以为那六十七两银子要不回来了。”

“……”再见。

……

他们从龙宫出来,一路的海水似乎比之前更加混浊。如果再不将无支祁送回淮阴,只怕这海水要变得更脏。风锦随铃铛离开大海,有虾兵开路,头一回浑身干爽地出来。

刚被海水淹死过一回的铃铛心有余悸,脚尖刚出海面就跳上岸边,打死也不想再回头看一眼。

“铃铛!”

粗犷的男声传来,铃铛觉得亲切:“青城叔。”

青城在海岸找寻多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焦急心悸,差点要闯一趟龙宫。这会儿见她安然出来,他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的余光瞧见那白老熊一瘸一拐地过来,鼻塌唇青,精神颓靡,当即拔剑:“那龙宫的人凭什么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铃铛讪笑着拦下:“是我打的。”

“……哦……那就算了。”

风锦:“……”原则呢!

青城又道:“你还有力气揍他,看来没事,叔就放心了。”

铃铛干笑:“不是,我刚死了一次。”

青城一口气堵在喉咙里。

风锦瞧瞧他周围,翻了翻他的衣服,好友跑哪儿去了?刚才铃铛死了一次,好友应该也变回了真身的。可青城叔对龙宫这么愤然,看来是还没有发现龙四的身份:“那条蛇呢?”

“他还在清潭观察水怪的动向,不过,刚才又有洪水来,估计那水怪又醒了一次。”

风锦想了想,估计不是无支祁醒了才又闹了一次水灾,而是好友变回真身就去找无支祁干架。

那现在……

铃铛见风锦要往那边跑去,将它拉住:“你不会游泳,去找死吗?你回村去报信,我去帮你找他。”

青城伸手将她拦住:“村长不会相信他的话,你们回去,我去找。”

“村长也不会信我。”铃铛说道,“白老熊,你和青城叔回去,我去找。而且我是不死身,就算又发洪水,顶多又被冲到海里去,关键时候还能抱着无支祁一起入海,死不了。”

青城想想,虽然这理由有点扯淡,但并没有错,就答应了。

风锦也知道现在去帮不了忙,如果铃铛中途晕死或者什么,他不用一瞬的时间就能到那儿,也无妨。

说罢,三人兵分两路。风锦和青城回村搬救兵,铃铛先去找龙四。

第六章  梧桐林里的凤与凰

刚才洪水经过的地方还留有冲刷的痕迹,但所幸没有冲开河道而涌入两旁村落。

铃铛顾不得脚下的泥水,往源头疾奔。那水势慢慢高涨,似乎那无支祁又蠢蠢欲动了。事情不能再拖,必须要尽快解决。村人照顾了她十几年,她总要守护亲人一回。

方才还能走的路现在已经被水淹没,寸步难行。铃铛的葫芦已弄丢,只能靠脚涉水前行。

这水混浊而冰冷,冷得根本不像三月的水,渐渐冷进骨髓,几乎要将腿冻伤。她咬牙前行,那水怪果然要脱离束缚了吧,所以水温变化才这么大。

她好不容易走到锁住水怪的清潭旁,水已不清澈,跟河流一样混浊,不断有泥水由下往上涌出,根本看不见下面的情况。她咬指沾血滑过眼皮,再低头看去,透过污浊的泉水,只看见那无支祁正在甩头挣扎,而脖子上的铁索被晃得啪啪作响,从水底传来沉闷的碰撞声。

她屏气看着,那铁索还有一半未断,应该能撑到村人赶来。

突然一束青光从天而降,准确无误地击在铁索之上,瞬间铁索又断了一环,无支祁嘶吼一声,几乎将铁索拔出地底。

铃铛蹙眉抬头,便见那高山岩石上,有一人盘腿而坐,看不清面容,又好似没有脸面,因为无论铃铛怎么看,那人都好似只是一个黑影,没有五官,也没有色泽,只是一道影子。

而从他身上所散发的杀气,跟耳中人的一模一样,也跟这无支祁一模一样!

铃铛怒而起身,想去追剿那黑影。可那黑影似乎也察觉到她的动作,隐隐讥笑了一下,又挥出一束青光,直入水底。

咔嚓。

铁索断裂的声音传到铃铛的耳边,将愤怒的她拉回神来。她低头一看,水面掀起惊涛骇浪,瞬间将她冲上三丈高空,泥水冲刷了一脸。她抹去脸上的泥水,再往那岩石看去,那黑影已经不见踪影。她暗骂一声,拔剑念咒,扬起一道剑气,往无支祁冲去。

无支祁多年被关,如今重获自由,兽性更非一般妖物可比。他几声怒吼,已快将方圆百里往年所残留的怨气聚集,转瞬白昼如黑夜,春景如严冬。

铃铛不怕死,但她怕冷、怕饿、怕疼。这一冷冻得她手背紫红,血管像随时要裂开,剑都只能凭意志握住。她咬咬牙,哆哆嗦嗦地念了筑墙术,将无支祁要往下游走去的路挡住。

无支祁抬爪刮去,墙狠狠地一抖,铃铛也跟着抖了三抖。她再挡一次,差点连剑都拿不稳,见那水怪又要往前冲,她哼了一声,急速收掌。

无支祁的冲劲全倾注在前身,却撞了个空,庞大的身躯瞬间往前跌去,重重地摔入河中,又掀起惊天巨浪,痛得闷哼。

那身躯刚落,铃铛已双手紧握木剑,以咒术缠绕,将无半分光泽的木剑罩上金光,锋利如宝剑,似可断金碎石。她跳上他的脑袋,用剑尖直刺无支祁的天灵盖,刹那间剑身都没入他的脑袋里。

无支祁遭了重击,嘶声更大,伸掌拍向头的上方。

铃铛想将剑拔出,可那剑似乎被他的血肉吞没,根本拔不出来。那巨掌已到眼前,她再不逃又要死一回了。她当机立断,从他的脑袋跳下他的肩头,以咒化字,轰入他的耳朵里。

“吼——”

耳朵比脑袋更加脆弱,无支祁疼得全身发抖,胡乱地往身上乱拍。

可铃铛的身形于他而言小如蚊虫,要想在这么大的空间拍倒她可不容易。她倒是因蹦蹦跳跳而驱散了体内的严寒,体溫有些恢复,只是接二连三地用咒,体力也损耗了不少,她也开始吃力。

趁着片刻闲暇,她往远处看去,仍旧不见救兵。她被溅起的河水弄得浑身湿漉漉的,刚恢复的体温又在下降,冻得唇色已紫,舌头都要僵了,念咒都会咬到舌头。

“往前走。”

三个字从高山传来,空荡又沙哑。听音色应该是个年轻人,但不知为何疲惫无力,似有病态,铃铛回头看去,果然那黑影又出现了。

无支祁听明白指令,便往前走去,不再和铃铛纠缠。

铃铛的拖延战术失败,眼见无法阻止他,干脆放弃,转而往黑影冲去。

擒贼先擒王,抓到这黑影,她定要痛揍他一百遍!

他想淹了她住的村子,淹了她的亲人,她先阉了他!

那黑影没有动,却还是让铃铛从那阵阵传来的寒气中察觉到了可怕的杀意。

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可是,她已经来不及撤回,也不允许她撤回。一股杀气从黑影中分离而出,如光速直行,刚映入她的眼里就消失了……消失在她的体内,顿时……魂飞魄散……

铃铛瞪大双眼往下坠落时,内心已飘过大字——又要排队了!

几乎是她闭眼的同时,白光如风从八字村的方向吹来,将还在掉落的铃铛稳稳地接住。风锦还未好好说她怎么又死了,接入手中的身体却立刻让他察觉到了不对。以前她死是肉身受伤,这次却是魂魄直接碎在了身体里。他蹙眉看去,那黑影也感觉到那她不同的气魄,没有半点迟疑就逃离。

“拦住他。”

无支祁回身伸手,将要去追的风锦拦截。

风锦蹙眉,身形一闪,已到无支祁的脑袋前,手指在他的额上一弹,黑眉轻挑:“滚。”

不过是轻轻指弹,千斤重的无支祁只觉额头被弹得深凹,饶是如山般站得稳稳的,也没有半点作用,刹那间就被弹得退步百丈,脚下刮出两条深沟,河水几乎是被引渠般转向,原本汹涌的清河立刻平息。

“竟然不死?”风锦恍然,难道是他把龙四吞了?他面有恼怒,几乎是瞬间又到他的肚子前,一拳揍向他的肚子。

“嚄——”

无支祁俯身干呕,一颗金色龙蛋从他的嘴里吐出。风锦长袖揽入,将龙蛋收入袖中,一只手抱着村姑,另一只手抱着龙蛋,这画风好像不对呀,一点都不帅!

这一切一切让他变得不帅的根源,就是眼前这浑蛋。

风锦对他很不满。

没事弄这么多水,也很碍眼。

新仇旧恨加一块,风锦决定让他鼻青脸肿地回淮阴。

无支祁中了两招,神志已经不清,痛得嗷嗷叫,睁眼却见风锦又到眼前,朝自己抡起拳头,笑得和颜悦色。

“……”

风锦想一拳送无支祁回淮阴,因此用了五成力气。

风锦拳出掌落,离他的肚皮还有半寸,忽然白净的拳头就变成墨色,毛茸茸地握成一团,软绵绵地拍在他的肚子上。

咔嚓。

风锦的掌好像骨折了……

他怀中的村姑猛地睁开眼,声音气吞山河:“惊雷咒!”

轰隆隆,轰隆隆。”

电闪雷鸣,从天而降,直接劈在本就痛苦的无支祁的脑袋上,将他震得浑身颤抖,双膝一跪,跌落水中,腾起十丈高的水花,痛得不能动。

风锦化身黑白熊,一瞬间失去托力,往下坠去。铃铛刚刚复苏就几乎用了过半气力施法,还没完全回神就觉得身体坠落,忙念咒凭空站定,反手抓住他的胳膊,谁想他的手臂太胖,她抓不住,一扯,扯下一手的毛。

“……”

“嗷——”

铃铛忙运气定神:“起!”

浑身是伤的风锦悬空飘浮,抱着龙蛋看着铃铛,想哭。

无支祁还没有完全败阵,但已经不敢再动了。他在水底逍遥了千年万年,如今受此打击,伤痛更是被放大十倍,倒不如回淮阴,至少日子轻松。他嘟囔一声就地趴下,不捣乱了。

铃铛见水怪带来的危险已除,想起那可恶的黑影,往那看去,已不见踪影。

远处人声鼎沸,风快速逆向吹来。那晦暗的苍穹之下,出现无数大大小小的葫芦,腾空往这边飞来。

看见浩浩荡荡的乡邻,铃铛高悬的心才放下,带着白老熊一起落地。她的脚刚挨地面,就差点瘫软下去。

风锦忙搀住她,这才发觉她手冰凉。

无支祁身形庞大,颇有威胁性。在远处的八字村人看见,纷纷拔剑抬掌——

万箭齐发!

金刚护体!

火焰咒!

百来种法术瞬间铺天盖地发动,烧红了天。

无支祁:“……”

……

风锦的手果然骨折了,又被夹上两块木板。红葛咬断一根藤条给他的手稳稳地缠上,回头看了看还倚靠在柱子上闭眼养神的铃铛:“难受的话就进屋里躺着,反正村长他们很快就押送水怪回来了,淮阴离这里又不算远。”

铃铛睁开一只眼看了看那熊掌,又看看红葛,又闭上了:“你们头上的鱼消失了。”

坐在她脑袋上的小小摸了摸自己的头,以后都看不见那条小小鱼了?有点可惜。她问道:“是谁把那大水怪放在那儿的呀?”

“是个黑影。”铃铛想起那满是煞气的黑影,抬头看着那白老熊,说道,“我去的时候,有个黑影在操纵无支祁,而且那人身上的气息,跟我在耳中人那看见过的一样。我怀疑耳中人口中的主人就是他。”

风锦点点头,他看见黑影时也感觉出来了,低眉微想,稍稍理清思绪:“那黑影是以怨气为生的,没有形态,以三界怨气存活。”

铃铛蹙眉:“怨气……如果说是怨气的话,那宋家千金被耳中人诱惑寻死的事,就不难解释了。”

“嗯。”

但凡死得不明不白的人,都会产生强大的煞气和怨气。宋家小姐的魂魄比一般人都要洁净,越是如此,死得冤屈,那怨气就越大。

耳中人将这股怨气献给他的主人——那道黑影,这样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耳中人要引人去死了。

铃铛沉吟:“可黑影将无支祁带来,放在清河的源头做什么?就是为了淹没我们八字村?可我们村……”她本想说他们村子只是住着普通人,话要出口,却想起他们八字村一点都不简单。

村子如何来的,谁最先定居在此,最年长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天生有灵力,为什么会那么多法术,还有为什么能召唤灵兽,这些都跟凡人不同,但又没有神界的人来认领他们。

久了,他们就真以为自己是普通凡人,其实不过是觉得自己是弃子,只是大家从来不说而已。

呆瓜兄弟蹲在屋檐下呱了两声,提醒道:“那黑影如果想得到的真的是怨气,那他费那么大的心思来对付八字村,难道这个村子有他想要的东西?也就是说,这里有怨气?”

“我们村子哪里有什么怨气。”

铃铛的这话,风锦没有反驳,他也没察觉到。这里分明人杰地灵,是个神奇又奇怪的地方。他只是从这里路过都能被吸入,然后灵力全失,变成熊,更别说其他的什么阿猫阿狗。

铃铛瞧见他旁边巨大无比的蛋,刚才那么混乱,蛋都没破,也不知道是什么。她俯身戳了戳,他忙护住:“粗鲁的村姑,小心你的爪子,碰碎了就完了。”

“这是什么蛋,真大。”铃铛舔了舔唇,“炒一盘、清蒸一盘,都有剩,不如我再给你做道蛋羹吧。”

风锦心动一瞬,饥肠辘辘的他差点就点头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这可是龙四,当即拒绝:“不行。”

铃铛狐疑地看着他:“难道你要孵?”

风锦怒:“我又不是母鸡!”

“不孵就给我吃了。”

铃铛伸手去抢,风锦怎么可能给她。

眼见她龇牙要咬自己的手,好友即将入锅,风锦忍痛道:“我要孵……”

铃铛眨眨眼,捏捏他浑圆的大肚子:“真、真的?”

风锦满脸痛苦之色:“真的。”

“你该不会是想自己偷偷吃掉吧?”

“村姑,你的想法能不这么阴暗吗?”

铃铛嘿嘿一笑,这才收手,末了又觉得可惜,舔了舔唇。可惜了啊,这么大一个蛋。

风锦将龙蛋捞到一旁好好地盯着,免得被她抢了。

龙族有百万年的寿命,但是肉身每隔十万年会死一次,死后就会成为龙蛋,孵化之后龙身会回来,意识也是与以往一样,直到寿命到了尽头,魂魄肉身皆死,再没新的开始。

龙四估计是在铃铛去灵殿时变回真身,和无支祁打斗。谁想铃铛突然回来,他又变回白蛇,就这么一口被无支祁吞进肚子里,肉身灭,魂魄还在,化为龙蛋,等着重生。

他警惕地看着那还在觊觎龙蛋的村姑,喂喂,你把龙宫烧了一半,还间接把龙太子变成了蛋,你还好意思吃龙蛋,他偏要护好龙蛋,问道:“你这次怎么这么快就从灵殿回来了?”

“刚好进去就看见判官在派生死牌,我就插队抢了一个。”

“乱插队,世风日下。”

“下回我还得补上的。”铃铛还趴在地上瞧那蛋,蛋壳如黄金,又厚实又闪亮,就算不吃,拿去卖,也能卖不少钱吧。

她看着看着,蓦地抬头:“你怎么知道我要去一趟灵殿?这事我可没告诉过你。”

风锦真想晃着她的肩膀怒吼:我就是那个踏着霞光出现的绝世美男子,可你这不识货的村姑竟然掉头就走。他淡定地道:“我无所不知。”

鈴铛狐疑地看着他,越发觉得他不简单。她抬手握住他的下颌,又摸摸下巴,轮廓的确是熊脸,不是披着熊皮的美男子。她又往他身上爬了爬,捏他的骨头,紧紧地盯着他:“说,你是不是会变成人?”

风锦微微瞪大眼,她终于问这个问题了,自己是美男子的真相终于可以告诉她了。他激动道:“嗯!我的本尊是美男子。”

铃铛扬眉一笑:“那变一个来看看,如果是,你就是我的恩人,以后不要你还钱,我还会给你煮三餐。”

风锦两眼发亮:“你先晕过去,我就能变身了。”

“……那我不是看不见了?”

“对啊,可是,你必须晕过去。哦,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

风锦认真地答道:“你去死。”

铃铛脸一垮,满布乌云,跳起身就去拿屋檐下的木棒要揍他:“白老熊,你竟然敢让我去死!”

红葛死死地抱住铃铛:“铃铛,镇定,镇定,你的伤还没好呢。”

铃铛抬脚朝风锦乱踢:“说自己是美男子就算了,还想骗吃骗喝,让我去死。我今天非劈了他不可。”

被踹了一脚的风锦赶紧逃走,他哪里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不识货的村姑!你不要想见到我俊朗非凡的脸了,我不稀罕!

……

无支祁被村长率众押送回淮阴,重新封入水底。众人回来时,八字村已是里外明朗,不见连绵阴雨,久违的晨曦铺洒大地。

铃铛也早早出来看朝阳,地上半干,到了中午应该就能全干了。她默默地想,终于不用为没有衣服穿发愁了。

《本熊不容易》的连载到这里就结束啦!还想继续看的小伙伴,欢迎去购买图书,现在已经全国上市啦!

《本熊不容易》

作者:一枚铜钱

定价:34.8元

现已全国上市

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