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出场自带水军

九蔓

①初识

“天王盖地虎!”

“竹子一米五!”

苏竹茹听着台下的呼喊,忍俊不禁。

“宝塔镇河妖!”

“竹子到我腰!”

台下的应援牌挥舞得愈加欢快。苏竹茹汗颜,依旧亲切地朝应援牌那边打个招呼,然后示意主持人赶紧切换她下场。

苏竹茹是网上知名的声优,圈名是竹落,她的微博ID是“竹子大魔王”,因此被粉丝称作“竹子”。以声线多变为特色,苏竹茹用不同的声线配的几部网络剧爆火之后,她也跟着爆火了一把。

爆火的结果就是,漫展的邀请拿到手软,去年没火时苏竹茹一共就接了三场漫展,而这个月苏竹茹就接了四场。

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苏竹茹正开着小差,就听见主持人让她跟粉丝道别。

苏竹茹开开心心地道别完,在后台换了一身衣服,离开了舞台区。

舞台区接下来还有表演,此时大多数人集结于舞台区,苏竹茹正打算从偏门偷偷溜掉,听到一个少女音,正脆脆地撒娇道:“别害羞嘛!”

苏竹茹侧身看去,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少女,穿着水手服,笑容清澈甜美。她身旁站着的美人则更是醒目。

她目测那名女子的身高有一米八几,穿着古装曳地裙,眉间描了火红的花钿,扮相似乎是最近一个热门网游中的人物形象。只是那名女子的神情似乎不大高兴,甚至称得上阴沉。

苏竹茹了然,肯定是这位美人没出过COS比较害羞,旁边的少女则是在宽慰她。

她愣神间,那美人竟朝她望来,苏竹茹对上那一双冰冷的眸,不禁打个寒战。这年头很流行冰山美人吗?

她摇头,打算离去,可那少女的声音竟然又堪堪响起,糯糯的少女音带着惊喜:“竹落女神?”

她不由得顿住脚,转过身去,少女欢快地跑来:“我叫唐莹,是你的迷妹呢!”

“谢谢。”她的脸上挂着面对粉丝的招牌式微笑,真心夸赞道,“你很可爱。”

“那位是我……姐姐!”唐莹指向不远处那位冰山美人。

苏竹茹了然,夸赞道:“很美!”

“那……我能要你的联系方式吗?”唐莹期待地望着她。

苏竹茹一般并不会透露自己的个人联系方式,但她对这个陌生少女有好感,于是大大方方地加了她的微信。

两人道别后,苏竹茹还在感叹,两姐妹为何性格差距这么大。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②年轻的船长

苏竹茹在A市的船舶重工有限公司上班,是电器科室的工艺员。

说是工艺员,实际上她几乎处于上班打卡、下班打卡,然后吃喝玩乐的情况。高考考砸的结果,直接导致苏竹茹被调剂专业到“电气工程及其自動化”,六十人的班级里只有三个女生。虽然工资不高,苏竹茹也乐得清闲。

前一阵子苏竹茹所在部门的主管生病,新调来的临时主管对苏竹茹很不友好,直接让苏竹茹跟着师傅上船画图。

这还是苏竹茹进公司以来第一次上船,她这种级别的工艺员,在公司就是属于可有可无的小虾米状态。

本以为“小虾米”可以不用上船,很好地隐藏住她自己的秘密,可她还是天真了。

这个秘密就是,身为A市著名船舶重工集团的员工,她晕船!

苏竹茹换好工作服,上船前发了条微博。

“救命啊马上要上船了!我晕船啊!”附加几个哭丧的表情。

底下的评论几乎是清一色的“摸摸不哭”或者“心疼”。

苏竹茹带着壮士扼腕般的决心收好手机,拿出图纸,跟着带路的师傅走到了船的底层。

此时七月,正是A市最热的时候,船底层空间密闭,味道散不出去,几乎全是电焊的味道。她本来有些晕,闻到电焊的味道几乎欲呕。

保住工作要紧!苏竹茹颤巍巍拿出图纸和笔,脑海中脑补了临时主管得知她晕船的事情后嘲讽她的场景。她咬牙,对着船上的设备就开始画画写写。

船还在平稳地行驶,可苏竹茹只觉得底层的温度越来越高,她甚至开始觉得有些头晕眼花,似乎船也有点左右摇晃。

“有人晕倒了!”她迷糊之中听到有人叫了一句。

有人晕倒了?她想睁开眼睛,却发现睁不开。

“蠢。”她听到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然后她好像被人腾空抱起。

直到鼻尖隐隐传来让人心安的男性气息,苏竹茹才沉沉睡去。

男人穿着蓝色的衬衫,西装随意搭在扶手上,领口微微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的文件,修长的双腿随意地叠起,让他本身冷厉的气质被慵懒盖去了三分。

苏竹茹悠悠转醒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她承认,即便她是一个目睹无数COSER的大龄二次元少女,这个男人,仍然能让她的一颗阿姨心蠢蠢欲动,垂涎三尺。

只是……这位帅哥,似乎有点眼熟?

“看够了?”低沉的男声再度响起,拉回她纷飞的思绪,可男人的语气却并无不悦。

苏竹茹在神游,这样一个极品男人她应该过目不忘才是。

“你是?”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出声,人家救了她,可她对人家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是这艘船的主人。”男人终于放下文件,“你对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原来是船长。苏竹茹有些惊讶,受小时候看的动画片的影响,她以为船长都会是叔叔爷爷一辈的人物。可她自己是第一次上船,怎么可能对这个男人有印象?

“好像没有。”苏竹茹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你叫什么名字?”

“唐铭。”

“谢谢你啊,年轻的船长先生。”苏竹茹朝他和气地笑笑,没注意到男人的脸色又阴沉三分,“我刚才是怎么了?”

晕船的体会她不是没有,可也没有晕倒过啊。

“中暑。”唐铭言简意赅。

“这样啊。”苏竹茹若有所思,她抬眸见周身全部都是白色的,下意识以为自己是在医院。

“那,谢谢了,我先走了。”苏竹茹报以一个大大的微笑,“到时候我去船上找你请你吃饭啊!”

她起身,抓过身旁柜子自己的包,打算匆匆离去。

然而直到她推开门去,才傻了眼。

江面平静,远处的鸟儿飞翔,船正不急不缓地开着。

“之前停靠了一次,但……”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在她的背后不急不缓地响起。

苏竹茹觉得内心万马奔腾,此时只想骂娘。

“抱都抱过了,”苏竹茹毫不犹豫地打断他的话,“停靠的时候你怎么不抱我下船啊!”

唐铭似乎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因为你太重了。”

苏竹茹气不打一处来。

现在年轻一辈的船长都这么为所欲为的吗?

③兄妹

苏竹茹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这一点她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当加上她微信的唐莹要求她为自己补习英语时,苏竹茹还是有些犹豫想要推托的,她不熟悉现在高中生的课本。

可是当唐莹表示自己查过她的资料,信任她的英语水平,并且还有高额补习费的时候,苏竹茹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反正她闲,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去找唐莹,也不失为发家致富的好方法。

在唐莹开出补习的费用时,苏竹茹就已经猜测她的家境不错,可到了地址时她还是一阵咂舌。

A市高档小区中排名第一的小区,苏竹茹这辈子恐怕都住不起的地方。

苏竹茹随手一拍,发了条微博表示:“平生第一次进这么高档的小区,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评论几乎都是“竹子小姐姐不怕,我们陪你”之类的话,才让苏竹茹欣慰了一点。

她按着唐莹给的地址找到了小区中央的一栋楼。

“你直接上来吧,我现在在404号房。”新增了一条唐莹的信息。

她坐电梯上了四楼,敲了敲404的门。

奇怪的是门并没有立刻打开。

苏竹茹按了门铃之后,门过了一会才猛地打开。

她撞入一双深邃的眼眸,男人正目光冷漠地盯着她。

这是?唐铭?

唐铭很明显刚洗完澡,正在擦拭带水的头发,并且只用浴巾围住了下半身,上半身裸露在空气里,线条匀称,腹部的八块肌肉显得蓬勃而有力量感。

他好整以暇地看向面前的女人,她见到他之后一直低着头,脸红到脖子根,唐铭的声音里不由得带了笑意:“你来报恩的?想要以身相许?嗯?”

“我来找唐莹。”苏竹茹觉得自己快要尴尬到地缝里,她并不是没有看过男性裸露上半身的场面,只是面对一个几乎拥有完美身材的男人,距離如此近,简直是一种暴击,“不过我好像走错了。”

“唐莹在隔壁403。”男人清冷地开口,想想自家妹妹的智商不至于连门牌号都报错,隐约猜到了那丫头故意报错门牌的企图。

“对不起打扰了。”苏竹茹调整好呼吸,逃也似的关好404的门,迅速按响了403的门铃。

这一次门很快开了,苏竹茹对上唐莹愧疚的脸,完全没办法生气。

“对不起啊,我写错门牌号了,隔壁是我哥。”

唐铭竟然是唐莹的哥哥?世界这么小?

苏竹茹又想到唐莹漫展上身材高挑的美人姐姐,不由得问道:“你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唐莹愣了愣,笑了:“不啊,他就是我‘哥,也是我‘姐呀。”

“女装大佬?”苏竹茹试探着开口。

“不是啦。”唐莹“扑哧”一声笑了,“上次漫展是我逼着我哥换的衣服!”

苏竹茹脑海中联想到一张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打个寒战。这样的人也会受到他人威胁?

“我哭着求爸妈,撒娇打滚卖萌一齐用上了。”唐莹,“我哥拿我没办法。”

苏竹茹了然,断定唐铭是个妹控。

不过她也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拿出高二的教材:“我们开始补习吧。”

“其实我哥这人呀,”唐莹慢慢拿出高二的英语课本,“是外冷内热型的。”

苏竹茹表示看不出来。

“没事,”小丫头眼里闪着灵动的光,“日子久着呢,你们……来日方长。”

苏竹茹汗。

她怎么觉得这句可谓话里有话?

④追她

苏竹茹觉得世界有点玄幻。

唐铭这个跟她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竟然开始追她。

事情要从补习的时候说起。

唐莹在补习的某一天,忽然表示最近有人追自己很烦恼,并旁敲侧击地表示:“竹子姐,你喜欢什么样的追求方式?”

“追求方式?”苏竹茹没多想,“浪漫一点吧。”

其实她也就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多认真。

然而所有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天她去唐莹家补习的时候。

为了方便,唐莹家的钥匙是给了她一把的,所以开门的时候,苏竹茹就觉得有点不对头了。

唐莹一个小姑娘独住,即便隔壁就住着哥哥,她平时也喜欢把灯全亮着,可是今天,灯光柔和到一个几近暧昧的度,空气里还隐隐有着花香。

……花香?苏竹茹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

她低头轻嗅,却觉得嗅不出来是什么花香,只有一种奇异的味道,刺激着她的鼻尖。

她抬眸,感觉不远的地上是有一大片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唐莹家的客厅很大,站在门口的时候因为灯光较暗,她还看不清楚,而走近之后,苏竹茹震惊了。

从客厅到厨房再到唐莹的房间,几乎全是花,而且不只一种。

白玫瑰、红玫瑰、薰衣草、满天星、蔷薇……还有一些苏竹茹甚至不认识。

唐莹似乎不在家,而从唐莹房间走出来的,竟然是唐铭。

苏竹茹只需片刻就联想到之前唐莹的问题。

唐莹让唐铭来追她?

她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男人感觉到空气中凝结的尴尬气氛,试图打破:“喜欢吗?”

喜欢?喜欢什么?

“花是好花……唐铭先生,你不会搬空了一家花店吧?”她戏谑开口,看到男人的眸光闪了闪。

这男人还真搬空了一家花店?

苏竹茹失笑,这男人怎么那么幼稚?

“好吧,唐铭先生,说说你想干吗?”

“追你。”

大概是灯光太暗,苏竹茹竟然错愕地感觉到男人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追我?”苏竹茹忽然起了坏心思,靠近唐铭,额头几乎碰到他的鼻尖。

她心里明白唐铭并不喜欢她,她肯定会拒绝。但是调戏调戏,也是可以的。

她仰头,语气咄咄逼人:“你喜欢我吗?唐铭先生。”

唐铭有点错愕,看到女人的眸子水光潋滟,柔和的灯光下,她粉粉的唇也靠得极近,似乎在待人一亲芳泽。

男人喉结蠕动,甚至觉得有点燥热。

苏竹茹见男人愣着不答,只当他因为并不喜欢她而心虚。

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退后几步,终于露出认真的神色:“唐铭,我这个人小气得很,不仅只能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且那人的心,必须完完全全只装着我。

“不管你妹妹唐莹说了什么,她终究只是个小孩子。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容不得一点胡来。”

她转身欲离去,最终甩下一句:“唐铭先生,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打搅我的生活。”

她关上门离去的时候,觉得心里竟然有一点失落。

而另一头唐铭回过神来的时候,苏竹茹已经离开半天了。

他不由得苦笑,这女人的性子怎么这么倔。

⑤心动

苏竹茹接下来一连几周都没有见到唐铭。

她照样去唐莹家上课,像往常一样上班,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那个妹控男。

唐莹也很识趣地没在她面前提自家哥哥。

随即苏竹茹忙了起来,她的公司打算办一次酒会,庆祝上一个季度的销售额增加。

然而公司人人都清楚,庆祝销售额增加是表象,实际上是公司董事长的儿子上任。董事长之前将自家亲儿子调到某家已经快歇菜的子公司去了两年,子公司起死回生,董事长很高兴,直接将儿子调到总部接管。

苏竹茹对于传说中的新总裁并不感兴趣。因为她被主管指定负责公司这次酒会的游戏环节,因此她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想游戏。

对于公司各种酒会或者活动,苏竹茹向来抱着能溜就溜的态度。但是这次的酒会游戏环节由她亲手策划,她觉得作为负责任的好员工,她应该陪同到底。

乒乓球,跳绳,呼啦圈,踢毽子……苏竹茹觉得自己安排的游戏健康积极,但还是没有多少人参加。

游戏环节本来就只是热场子而已,她这个场子热得好失败。

她打算吃点东西就溜。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新一任总裁——唐铭!”主持人的声音蓦然响起,苏竹茹嘴里还没吞咽下去的烤肠差一点噎住。

世界上同名的人很多吧,她安慰自己。

直到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不急不缓地上台,精致的眉目在灯光下尤为让人惊艳,缓缓开口的时候,苏竹茹脑子忽然轰鸣。

之前他说,他是那艘船的主人,她以为他是船长一类的人物。可事实上,船是属于公司的,公司是他家开的,这船不就是他的吗!

苏竹茹觉得自己蠢到极点。

不知何时台上的人已经开始演讲,他似乎在谈公司的未来,前景之类的。

他言谈之间都是上位者的姿态,甚至有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这个男人,无疑让人移不开眼。

苏竹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看到他下来之后,挽着一个成熟妩媚的女子到处敬酒。

之前还说想追她呢?苏竹茹给自己拿了一杯酒,边喝边闷闷地想,男人果然都三心二意。但是又想到明明是自己拒绝的,也不明白自己在气什么。

她觉得心烦,打算出去打个的士回家睡觉。

然而似乎因为是交班的点,几辆的士都拒载。她正气恼时,看到一辆奔驰行来。

车窗缓缓摇下,唐铭问她要不要上车,一定是因为车不好打,她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说了地址之后,车里安静了起码五分钟。

“怎么唐总不去陪美女?”她想要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试图以朋友的身份调侃,落在唐铭的耳里,多了几分醋味。

“那是我妈。”他的眼里隐隐有笑意。

“这样啊。”过了片刻苏竹茹尴尬地笑笑,继续接话,“上次的事情我可以当没发生,我们做朋友……”

“知道我的身份后又想要以身相许了?”

苏竹茹沒明白他的意思。

见她一脸不解,唐铭心情极好道:“你说你可以当没发生,那我就当你反悔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到了。”唐铭打断她的话,语气里的不悦很明显。

苏竹茹无奈地解开安全带打算下车,半只脚都快迈了出去,却又被人拉住手腕。

“你又要干什……”苏竹茹被人向后一拉,直接倒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唐铭不等她话说完,对着自己早已觊觎的唇吻了上去。

“嗯……”苏竹茹想挣脱,然而只能发出几个单音节。

男人的舌已经顺着她的张嘴滑了进去,舔舐,吮吸。

苏竹茹感觉自己脑子轰然炸开,只听得到心怦怦怦的声音。

等苏竹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时男人才松口,她几乎要瘫软在副驾驶座上。

“你干吗……”她明明是指责的语气,出口时却娇媚得连自己都不好意思。

男人脸上带着隐隐的笑意。

气氛尴尬而暧昧得让人想要逃离。

她摇摇头,整理好刚刚弄乱的头发,打算离去。

“苏竹茹。”唐铭在她背后开口,语气却满是认真,“你还记得,C市一中,每天都在榆树下等你的人吗?”

苏竹茹有些震惊地回望向他。

“那个人,就是我。”

⑥回忆

“矮”这个字,几乎贯穿了苏竹茹的整个青春期。她发育晚加上初中不好好吃饭,到高一的时候也只有一米四出头。

那个时候的她还没有接触二次元,也没有挖掘出自己的配音技能,整个人都显得自卑而懦弱。

进入高中之后,更是有男生很过分地因为身高羞辱她。

“哎呀,苏竹茹?我看是苏侏儒吧!”

“干煸豆芽菜!”

“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的言语似利刃穿透心脏。甚至在回家的路上,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一群男生截住,逼着她交出所有的零花钱。

她每天祈祷,会像童话中那样有白马王子来救她,或者像武侠小说那样出现一个大神带她远走高飞。

这个人还真的出现了。

她每天放学都会经过一棵老榆树,不知从哪天起,有个穿着同校校服的少年会一直等在树下,然后跟在她身后同行一段距离。

那些找她麻烦的男生也没再来过。

他们从来不会并肩而行,也不会谈话,她甚至连他的名字、班级都不知道。

他就默默地在她身后跟了一年,直到她上了高二,身高逐渐有上升的趋势。

记忆中少年的脸早已经模糊了,可那份不一样的感觉却依旧保存在心中。那种感觉不属于爱情,也不属于友谊,或许是这二者的融合还加上一些感激。

榆树下的少年,是她的秘密。

只是她未曾联想到,这个“秘密”竟然与唐铭挂上了钩。

如果说,之前的唐铭让她微微心动,知道过去的唐铭后,苏竹茹方寸大乱。

唐莹的英语成绩突飞猛进,苏竹茹就请了一段时间的假不去上课,然后还休了三天年假。

这三天她待在家里打算好好配几部广播剧放松心情。

从那个莫名其妙的吻开始,她原本平静的心湖像被掷入了一颗石子。

这几个月来她受到的惊吓太多了,有些感情她也需要自己去好好理一理。

最近网络配音圈一个叫作“鸣淌”的男声优忽然爆火。此人几天内暴涨了近十几万的粉丝。

苏竹茹接了好几个跟这人有关的广播剧,因此好奇地点开他的主页。

按理来说这种爆火的,要么就是有金主,要么就是平台捧,可这人狂妄得很,关注数竟然是零。

这是买了水军或者热搜的节奏吧?苏竹茹气愤地啃着苹果。

随着“叮”的一声,苏竹茹的微博显示增加了几个粉丝,她点开一看,鸣淌就在其列。

苏竹茹表示受宠若惊。

她点开鸣淌的百度百科,显示这人很早就进入网络配音圈,摸爬滚打近八年后一炮而红。

这样解释倒是说得通,可苏竹茹听着鸣淌的作品百思不得其解。

粉丝可能听不出来,但是一些细节的处理,如说话的气息一类的,鸣淌其实处理得并不是很好,倒有点像新人。只能说他音色还算不错,但她总觉得鸣淌配音有些压着嗓子。

可能是运气好吧,她犹豫片刻,依旧点了关注。

在各种广播剧的网络工作组里,她与鸣淌也渐渐有一些交流,认为他还算是一个靠谱的人,也不是嚣张跋扈类型的,两人便也成为了朋友。

直到某天论坛上有人扒出了这个“鸣淌”的信息。

“震惊!网配圈新晋男神鸣淌竟是……”这样的标题赫然出现在眼前。

她原以为这篇帖子应该是黑粉的扒皮帖,没想到竟然是鸣淌自家粉丝用来推荐自家男神的帖。

此人无疑是鸣淌的超级粉丝,把鸣淌的现实扒了个彻彻底底。

鸣淌,A市人,还是个富二代。苏竹茹草草翻着网页,直到一张照片赫然映入眼帘。

从鸣淌出生到现在的照片,帖里放了个遍。她的目光则是在一张图片上停留很久。

照片上的男生穿着C市一中的校服,剪了个颇为好笑的平头,但也盖不住他的眉清目秀。

苏竹茹有些失神地将照片下拉,直到整个屏幕被另一张照片占满。

那人西装革履,眉目如画,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赫然是唐铭。

⑦相亲

苏母最近不知道受谁的影响,对女儿的终身大事十分关心。

“我说茹茹啊,你都二十五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这再拖两年,就要成为网上说的什么‘大龄剩女了啊。”

“妈,”苏竹茹无奈地摘下监听耳机,“我在录音呢。”

“看看你,整天就只知道在网上录这些东西,也挣不了几个钱。”

“妈,我自己的感情我心里有數……”

“哎呀,有数,有数,”苏母一拍桌子,“这话你是不是从大学毕业就开始说了?”见苏竹茹反应不大,苏母更是恨自家女儿的不争气,“我跟你讲啊,我今天已经帮你约好了,下午去见隔壁王阿姨给你推荐的精英。”

她这是被强行相亲了?她正想反驳,苏母的声音便传来:“我跟你讲啊,你要见的这个人啊,那是精英中的精英!”

精英中的精英?还不是没女朋友……苏竹茹暗想。

“为了你自己的幸福着想啊,茹茹!”苏母的啰唆功夫非一日之功,苏竹茹表示战败。

港茶餐厅的洗手间里,苏竹茹特意给自己化了一个憔悴的黑眼圈,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然后她捏了捏下巴,开了开嗓确认自己的声音无误后,自拍了一张发微博,“被母上逼着相亲,无奈使出我的黄脸婆撒手锏了!”几分钟后底下全部都是“哈哈哈,女神好样的!”“加油!”一类的话。

苏竹茹又拿起偏黄肤色的粉底液,给自己补了补妆,满意地走了出去。

短信上的A12座赫然就在眼前,苏竹茹老远就看到一个光溜溜的头顶。

到这一刻,她竟然有些控制不住地想唐铭,甚至拿“唐铭”跟这位“精英中的精英”进行比较。

她站在那个油光满面的男人面前,嘶哑道:“是李先生吗……”

“是我,是我。您是……苏小姐吗?”李先生站了起来。

“是我。”苏竹茹看到面前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感觉自己离胜利不是很遥远。

“你的嗓子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我是一名摇滚音乐狂热爱好者!”苏竹茹的眼里似乎忽然闪起了光,“为了达到嘶哑嗓的效果,我经常磨声带的!”

李先生面色难掩失望,他是要挑选一名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型女子作为他的妻子,本来瞧着这姑娘资料还不错,没想到竟然是什么摇滚音乐的狂热爱好者。

他正准备开口,一道声音先他响起。

“苏竹茹,你最近很缺男人吗?”

正在抿果汁的苏竹茹差点一口果汁喷出来。

唐铭是自带天眼吗?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只有苏竹茹心里知道,见到唐铭的那一刻,她心里竟然觉得莫名其妙的庆幸。

从唐铭莫名其妙的表白,到那个炙热的吻,再到唐铭以所谓“鸣淌”的身份想要进入她的圈子,她觉得自己有些沦陷。

有个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跟我走。”她正愣着,唐铭冷冷开口,一把拽住苏竹茹的手腕。

“对不起啊,李先生,我们改日再聊。”她迅速地拿包撤离。

李先生一人留在原地有些迷茫。

奇怪,最后苏小姐说的那句话怎么跟前面的声音不太一样?

而此时此刻的苏竹茹,还在思考唐铭这个男人为何如此神出鬼没。

从漫展开始,似乎不论她在哪里他都能找到。

难道是微博?

她还在沉思,却对上一双满是怒火的眸子。

“苏竹茹,我真是不懂你。”唐铭明显已经恼了,“你说你需要时间思考,好,我给你。可是你背着我出来见野男人这又算是什么?!”

苏竹茹无语,她怎么就背着他出来见野男人了:“不是,唐先生,话我都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如果是因为你妹妹,你完全不必这样。况且,我与你什么关系也没有,算不上背着你吧?”

“你真当我是为了我妹妹?”唐铭的脸色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阴沉,“为了我妹妹想尽办法追一个女人?为了我妹妹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你的脾气?甚至为了我妹妹去了解你的爱好?”

苏竹茹没法反驳。

“蘇竹茹,你真是,愚蠢至极。”男人沉默片刻,冷冷开口。

“我哪里……”她刚准备开口,却被男人的话打断。

“如果是我表达得不够清楚,那苏竹茹你听好了。”

“我喜欢你,从高中某个莫名其妙的时刻开始。我想我大概是疯了,明里暗里关注一个蠢得令人心疼的女生,甚至还想保护她。高中毕业后,我也忍不住去搜索你的信息,你竟然还在网上配音。”唐铭的神色逐渐柔和,“你真以为是我妹妹喜欢你我才追你的吗?是我网页上的收藏夹里全是你的作品,我妹妹这才注意到你。那小丫头心里大概早就把你当嫂子了。”

苏竹茹的耳根有些发烫。

“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唐铭见她神色怔然,缓缓逼近,“我在A市南边有一栋别墅,里面有一间房我专门让人打造成了录音室,这将是你的个人录音棚。”

壕无人性啊!苏竹茹的眼睛在发光。

“唐铭,我要嫁给你!”苏竹茹朝他扑过去。

她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觉得自己的心尘埃落定般安稳。

虽然花了有点久的时间,但还好她认清了自己的心。

唐铭稳稳地接住了她:“好,我们先走,我稍后派人去拿你的东西。”

“啊?去哪儿?”苏竹茹还没摸着头脑。

“民政局。”

赞 (9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