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男友

静言思之

地宝成精了

(一)地宝足浴记

“护驾——本王遇险啦——快来护驾!”

收到短信的时候,童琳琳正在外头采风,她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看上头显示的奇怪号码,把手机塞回包里,心无旁骛地接着画手里的画作。

“放肆,还不快来护驾!这样你会失去本王的!”

“再不来救本王,即刻赐死!”

……

短信接二连三,童琳琳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扔了手里的画笔对着手机发愣,半晌突然反应过来,拍了拍脑袋赶紧收拾东西。

童琳琳是个没什么名气的插画师,几天前却意外接到一个新产品的合作业务,为全球知名品牌的最新款扫地机器人设计产品外观。据说这是全球最智能、最通人性的扫地机器人——Super地宝,下载一个相关联的手机APP后就能向机器人发布指令。

为了让童琳琳更好地了解产品,合作公司特地送了一台还未上市的最新款扫地机器人给她,据说运用了顶尖技术,可没想到这最新款竟然是这样的画风。童琳琳试用了几天,清扫的效果确实不错,可怎么突然给她发来如此诡异的短信?

她飞快地赶回了家里,床底下,矮柜下面都翻了个遍,可还是不见地宝的踪影。童琳琳有些纳闷,她记得出门之前把开关关了呀,就算忘记关了,大门锁着,它也出不去呀!

正想着,手机又传来短信的提示声,童琳琳这才想起安装了APP,她点击“发送显示实时位置”,程序立马回复她地宝的所在地,竟然是小区活动中心里开的足浴中心!它怎么跑那儿去啦?

童琳琳跟着导航显示的位置找了过去,住这小区那么久,她还是第一次到这个足浴中心来,大厅里灯火通明,沙发床上或坐或卧着捏脚的男男女女。

“那个……”童琳琳眼睛在大厅里扫视了几圈,不敢乱瞧,生怕被人赶出去,拉住一个捏脚的师傅小声问道,“请问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全白色的扫地机器人进来?”

师傅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还未开口便听见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本王在这儿!”

童琳琳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浴袍的男子从沙发床上坐起来,兴奋地小跑到她身边,一手搂住她的肩膀,弯下腰把脑袋枕到她肩上,小声道:“你再不来,我的脚都快被师傅捏残废了!”

“你是谁?”童琳琳猛地把男子的脑袋推开,紧惕地上下打量着他,说道,“别动手动脚的,小心我报警啊!”

“我错了还不行嘛,别生气了!”男子讨好似的扯了扯她的袖子,把她拉到收银台前,指了指童琳琳,冲收银员说道,“我没骗你吧,我女朋友来帮我结账了。”

“谁是你女朋友!”闻言童琳琳立马甩开男子的手,一边摆手,一边冲收银员说道,“我不认识他啊,他就是个骗子!”

“我女朋友和我闹别扭呢,我穿着浴袍就被她赶出来了,里面还光着膀子呢……”男子赔笑着和收银员解释着,凑到童琳琳耳边,低声道,“本王乃Super地宝!”

童琳琳微微一愣,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他半晌,拿出手机准备打110,嘴里嘀咕道:“我看你还是去医院精神科看一看。”

“本王还知道你床底下有一本小黄漫画,”男子伸手按住她准备拨号的手,“封面上是……”

“停!”童琳琳急着打断他,生怕他再说下去,急着否认,“那是学习绘画技巧的资料!”

男子被她着急的样子逗笑了,说道:“你先帮我把账结了,回去我再慢慢和你解释。”

童琳琳将信将疑地掏出钱包付了钱,抱着胳膊走到了足浴店外头,仰头看着他,挥着小拳头说道:“你骗我的话就死定了。”

男子裹紧浴袍挥了挥手,豪气地说道:“起驾回宫——”[1]

(二)扫地机器男模

男子熟门熟路地回了童琳琳家,把她按在沙发上坐下,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她的肩膀,然后自顾自“忙活”起来。只见他费力地从另一边的沙发下面捞出一个U盘,又从厨房矮柜底下捞出大半个已经发了芽的大蒜,最后从阳台的洗衣机底下拿出一件粉色的内衣……

艺术家的生活向来比较不羁。

童琳琳飞快地从他手里把内衣抢过来藏到身后,脸上微微有些发热,咳嗽一声,说道:“你真的是地宝变的?这些都是你在打扫的时候发现的吗?”

“嗯哼!”男子声音中透着愉悦,“那一日阳光正好,微风轻扬,我吸收了日月之精气……”

“说人话!”童琳琳没好气地打断他,“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早在扫地的时候,我吞了很多不知名的药片,许是造成了系统紊乱,我感到体内的电流横冲直撞,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走路线。”男子指了指窗口,“作為全球最高端的扫地机器人,能吸附在任何材质的平面上。本王就沿着外墙面慢慢滑下去的,不,飞檐走壁下去的。刚落地的时候,大脑有些断片,等回过神来时,已经成了这副样子。每天在你家扫来扫去,真是辛苦了本王的玉足,所以顺便去足浴中心好好按摩了一番。”

每天宅在家里画画,童琳琳的生活极不规律,所以总是服用各种维生素、消化酶之类的保健品,她起身看了看储藏室里打翻在地的瓶子,心里已经有些动摇,声音低了八度:“你的意思是,我家的地宝成人了?”

“准确来说,是拥有完美肉体的地宝机器人。”男子展示了下自己的肱二头肌,在童琳琳身旁坐下来,双脚搁到茶几上,很是惬意,“怎么样,满意吗?”[2]

“能不能麻烦你变回去?”虽然他是个地宝变的,但毕竟有个男人的外表,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她多少有些不适应,转过头戳了戳他的胳膊,说道,“你在这里会让我很不方便,再说,到时候设计完了,我还得把你还给公司……”

男子伸出一根手指在童琳琳面前晃了晃,说道:“有些变化是不可逆的。再者,本王可以更完美地完成清扫工作。”

言毕,男子飞快地起身,动作利落地开始工作。桌子擦得一尘不染,零食柜的零食分类放置,就连童琳琳乱丢的衣服都整理得整整齐齐。这一切他做得得心应手,看得童琳琳目瞪口呆。

“怎么样?我可以提高你的生活品质。”男子环顾了下干净有序的家,说道,“况且,在你设计过程中若是碰到什么问题,我还能提供独特而有深度的建议。”

童琳琳在心底略微衡量一番,觉得他说得确实有道理,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咱们先试着相处看看。我叫童琳琳,你叫什么?”

“本王叫地宝呀。”男子感觉在看一个智障,“还有个洋气点的名字,Diaoer!”

“能不能好好说话!”童琳琳被他“本王本王”弄得有些无奈。

“是你自己设定的‘古风模式……”男子有些委屈,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按钮在这里,你要不要重新设定一下?”

“以后你就叫宝小白吧。”童琳琳自动屏蔽了他的话,上下打量了下他纯白的浴袍,思忖着快些画完把他送回产品公司去,“我这儿没有客房,你就睡沙发吧。”说完犹豫半晌,飞快地伸出手指按了按他的嘴唇。

那天晚上,童琳琳做了个梦,梦见宝小白成了她的专属男仆,穿着碎花围裙做完早餐恭敬地等着她起床。不得不承认,他那张俊脸配上他完美的身材,堪称全球最帅的扫地机器——男模……

第二天日上三竿,童琳琳才抹着口水慢悠悠地起床,刚走到客厅她才明白什么叫“做梦”,只见宝小白“葛优躺”在沙发上,大半截身子挂在沙发外头,摸着肚子可怜兮兮地望着她,说道:“你怎么才起来呀,我快饿死了。”

什么?!还要她做饭!她是请了个大爷回家吗!

童琳琳随手拿了个充电宝扔在他身上,头也不回地说道:“饿了自己充电,不够的话那边还有充电器。”

“拥有肉体以后我可是要吃饭的……”不顾宝小白的哀号,童琳琳自顾自地往画室走,可刚进门,便看见一地的狼藉,她叉着腰气冲冲地冲到宝小白面前,吼道:“是你把我的产品设计稿撕了吗?”

宝小白微微挑了挑眉毛,坦然地摊开手,回道:“是呀,有什么问题吗?本来就是给我穿的啊,但你设计的几件衣服不够时尚,我不喜欢。”

(三)人体绘画的“狼窝”

“你懂什么叫时尚?”童琳琳翻了个白眼,打量着他昨日临时从小区便利店买的T恤和沙滩裤,这穿着和小区里遛弯的大爷有什么区别!一个破机器跟我谈什么喜欢不喜欢!

“你别总窝在家里,这样跟不上潮流,多出去看看设计会展、画展之类的,才能开拓眼界,懂吗?”宝小白傲娇地扭过头,双手插在裤兜里,吹着口哨在客厅里转悠,“总之除非你设计出我喜欢的衣服,不然我可不穿。”说完他在桌子里找出一包童琳琳吃了一半的薯片,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

“地上的垃圾你不用担心,我会打扫的,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宝小白吃完薯片又拿起一包饼干,自顾自地说道,“不过做饭这个事儿还是得你来,我没有这个程序。”

垃圾……这家伙把她的设计稿叫垃圾……童琳琳有种把地上的设计稿塞进他嘴里的冲动。她皱着鼻子忍了又忍,终于压下了心口这团恶气,微微一想,计上心头,立马换了一副笑眯眯的嘴脸,问道:“小白哥,等下我要去参加一个画艺研讨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小白鸽?宝小白闻言不自觉地一抖,这童琳琳在打什么鬼主意。他僵着身子望过去,嗯……怎么办,她笑起来真好看。

“童、童琳琳,这不太好吧……”宝小白跟着童琳琳一路来到了一个较为隐蔽的画室,刚走到门口便有些挪不动步子,他拉了拉童琳琳的胳膊,有些为难地指着画室外墙上的画作,尴尬得眼睛不知往哪儿瞧。这是一个人体绘画的画室,外墙上画着几幅性感的女性画作。

“你要记住,你是个机器人,在你眼里哪有性别之分。”童琳琳二话不说拉着宝小白往里头走,头也不回地说道,“再说了,不是你讓我多出门参加各种活动的嘛。”

宝小白有些委屈,这一波报复来得太过突然了,眼看着就要被她拽进屋子,他赶紧双手捂住自己的双眼,脑海里却不停地闪过香艳的画面。

“老师。”童琳琳的声音在宝小白耳边响起,“每次我们都在假人上绘画课,触感不够细腻,今天我说服了我的朋友来做我们的模特。”说着她把宝小白推到了前面。

闻言宝小白迟疑地松开捂着眼睛的双手,眼睛慢慢地睁开一条细缝,只见他的面前围着七八个女人,个个虎视眈眈,敢情他才是吃亏的那一个!

“兄弟,你为艺术奉献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你这高尚的情操,这完美的艺术造诣不是一般凡夫俗子可以比拟的!”老师激动地上前握住宝小白的手,“来,这边走,脱衣服。”

宝小白感觉自己入了狼穴,被人三下五除二脱得精光,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他尴尬地平躺在桌子上,双手不自然地遮住重要部位。一群女人围着他各自占领位置,拿着颜料笔开始在他身上作画。

童琳琳在他的胸口作画,她几缕长发落到了他的胸口,痒痒的。她的画笔在他胸口徘徊,这一瞬间,宝小白只觉得仿佛其他所有人都不存在了似的,所有的触感都集中在她的笔尖。宝小白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张了开来,他忍不住握紧双拳,胸口的起伏却越来越快。

(四)渣男前男友

绘画课结束后,宝小白在画室的洗漱室里洗身上的颜料,可背上的一些位置怎么也够不到,他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冲等在外头的童琳琳喊道:“你能进来帮我一下吗?”

童琳琳并未多想,推开门走进去,只见宝小白贴着水池站在那里,背上被颜料弄得斑驳一片。她一边上前拿过毛巾,一边打趣道:“你这个样子挺好看的,产品包装就这个吧。”说着耐心地帮他擦背。空气静谧得能听见毛巾滑过肌肤的声音。两人都未察觉此刻的情况有多诡异,直到两人面面向觑才发现有些不妥。童琳琳低下头,他的身材可真完美,不胖不瘦,利落的腹肌线条,再往下,是已经打湿的白色浴巾……

“那个,差不多了,我先出去了。”童琳琳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有些手足无措,低着头往外头走,“你换下衣服,我们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两人默契地没有说话,快到小区门口时,宝小白却突然伸手握住了童琳琳的手,他认真地摩挲着她的手指,半晌没有开口。

童琳琳不知为何这一个并不算亲密的动作却让她的心狂跳,心脏似要冲出胸口,耳边似乎能听到鼓动声。

“刚才你帮我擦背的时候,我感到你的手有些粗糙了……”宝小白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那是因为经常洗颜料盘的缘故。”闻言童琳琳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缩回手,却被他一把抓住放在手心里。

“以后洗碗、洗衣服之类的事情也交给我,我帮你做。”宝小白认真地看着她,问道,“我可以不仅仅做个扫地机器人。”

什么意思?这是在表白吗?还是他想做洗衣机,洗碗机?

童琳琳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刚想问个清楚,一个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琳琳,好久不见。”

她的前男友——周明浩。

童琳琳看着周明浩慢慢走近,又看了看宝小白,心里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她低着头默默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头,不语。

宝小白也感觉到童琳琳的异样,看了眼周明浩,心头冷哼:哼,身高才到我的鼻子,皮肤粗糙没光泽,长得比我差远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下巴,说道:“我先上去,你们聊。”

过了很久,童琳琳才慢吞吞地回到家,刚进房门便看见宝小白有些慌乱地关上电脑。

“你在干吗?”童琳琳靠在房门上,意味深长地斜眼看着宝小白。

“我……”宝小白不知童琳琳看到了多少。

“没事,没事,不用紧张,我能理解的。”童琳琳一边挥了挥手,一边假装捂住眼睛转身往外走,心头有一种“儿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感,“我不打扰你了。”

“……”

宝小白知道她脑子里又想歪了,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好几次故意踢到她的脚后跟,瓮声瓮气地问道:“刚才那男人是谁?看你的表情,难道是前男友?”

童琳琳却丝毫不理会他,自顾自地翻箱倒柜,不知在找些什么。

“你在找什么呀?”宝小白歪着脑袋挡住童琳琳的视线,“要不要我帮你找呀?家里的角角落落我可比你熟,你有一次免费求助的机会……”

童琳琳一把挥开他碍事的脑袋,可转念一想,还是叫住正转身要走的宝小白,支支吾吾地问道:“那个……你在家里有没有扫到过一个钻戒?”

“我想想,当初还是地宝的时候貌似有见过。是不是一个花托造型的?”宝小白一边比画,一边说道,“还有点曲线感,钻石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那个?”[3]

“对呀,对呀!”童琳琳点头如捣蒜,自己不用把家里翻个底朝天了,“在哪儿呀?”

宝小白看她那激动的样子就来气,翻了个白眼在沙发上坐下来,看也不看她,冷声道:“在我肚子里了,没拥有肉体的时候就吃进去了。”

(五)泻药的代价

“你、你想干吗?”宝小白吓得从沙发上跳起来,抱着靠垫,满脸的惊恐。

“你是机器人怕什么,又不会死!”童琳琳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扯住他的衣服下摆,准备把他开膛破肚,“别看它比芝麻大不了多少,可和你的身价差不多呢!”

眼看着剪刀就要戳进他的肚子,宝小白手舞足蹈地挣扎着,随手拿起一旁的抱枕扔过去,从沙发上跳下来往房间逃跑,喊得震天响:“救命呀,谋杀亲夫啦!”

“你再胡说!”童琳琳瞬间红了脸,扔了剪刀追着宝小白来到了房间,把他扑倒在床上,用力抠他的喉咙,“你把戒指给我吐出来!”

宝小白努力忍住喉头涌上的阵阵反胃感,躲避着她的手指,双手握住童琳琳的细腰,没料到她竟然瞬间安静了下来,身子僵硬得像是石头。

宝小白哈哈大笑,手指在她的腰上挑逗般地轻轻跳跃着,故意逗她:“要不再等幾天,我看看能不能拉出来?”

童琳琳只觉得他的手指像是烙铁,要腰间留下烙印,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心脏在胸口使劲“撒欢”,快要控制不住跳出喉咙。她飞快地跳下床往房间外跑去。

宝小白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嘴角露出笑意,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满意地枕在脑后。没过多久,童琳琳便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杯饮料。

“这是什么?”宝小白顺势接过来,喝了几口,微微皱起眉头,“怎么味道有点怪怪的?”

“泻药。”童琳琳看了看杯子,还剩小半杯,她抢过来又要往宝小白嘴里灌。宝小白只觉得一簇火苗从心底升起,伸手把杯子打到了地上,皱着眉,眼神凛冽。

童琳琳吓了一跳,他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样子,从未像现在这样,面无表情,冷漠的眼神看得她有点发虚,她一边捡起杯子,一边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你知不知道这是……”

“不用想也猜得到,刚才那家伙送的嘛!”宝小白冷笑一声,语气中透着嘲讽,“现在他回来找你了?所以你迫不及待地要往上扑了?”[4]

这些话像是利剑刺中童琳琳的要害,她红着眼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两人怒目相对,谁都不肯认输。

“咕噜噜——”宝小白肚子发出的叫声打破了两人之间跌倒冰点的气氛,他飞快地从床上跳起来往厕所冲去。

在第十次坐到马桶上后,宝小白觉得自己有些腿软,整个肚子都拉空了,冷汗布满了整个额头。

童琳琳咬着指甲在厕所外头踱步,有些不安地拍着厕所的门,问道:“你、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我想你这么高科技,所以下手狠了点……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

“现在你开心了?哎哟……”宝小白捂着肚子哀号,“我才不去医院呢,我要让你内疚一辈子,一辈子觉得对不起我……你说一个破戒指有什么大不了的,等我上市以后赚了钱,给你买个西瓜那么大的!”

“刚才楼下那个男人叫周明浩,确实是我的前男友……”童琳琳听他虚弱的声音有些心疼,忍不住告诉他,“我不想他再来纠缠我,所以想把他以前送我的戒指还给他,我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瓜葛……”

闻言宝小白脸色瞬间放晴,抬手摸了把头上的汗,小声道:“那我原谅你了,去医院吧。起驾——”

(六)危机四伏

医生说,宝小白喝了太多的泻药,严重扰乱了体内的平衡,需要洗胃并住院观察几天。可宝小白是个机器人,没有医保,这住院的费用简直就同放血没什么两样。童琳琳却坚持让他住了下来,陪着他挂点滴,喂他喝水,忙前忙后,一刻不停。

“内疚啊?”宝小白看着一旁帮他调点滴速度的童琳琳,调侃道,“这杯泻药价格不菲吧?”

“贵啊,所以我得赶快把产品设计出来,好早点把你这个家伙送回去!”童琳琳起身穿衣服,一边往外头走,一边说道,“我先回去赶进度,明天再来看你。”

内疚吗?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当看见他冷汗直流的样子的时候,心口像是被人拉扯着,抓着她的心直往下坠,闷得喘不上气来。

“回来!”宝小白躺在床上,把正要走的童琳琳唤住,说道,“要不要我点拨你一下?这可是只有我和设计者才知道的啊,为什么说我是全球最智能的你知道吗?因为我有一个最强的系统,识别主人人脸后,我便可以听从主人的指挥,不仅仅是扫地,还可以按照主人的设定路线出门,然后原路回来,代买东西跑腿之类的完全没问题。若有人把我偷走,系统立马会报警。所以,你可以试着把产品设计成一个可爱的卡通人脸之类的,或许会有别样的效果。”

听了宝小白的话,童琳琳瞬间茅塞顿开,上前捏了捏他明显消瘦的脸颊,说道:“以前没发现,你真的是全球最智能呀,我脑子里已经有了雏形,得赶紧回去把它画出来!”说完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虽然在医院,可这一晚,宝小白却睡得异常香甜,因为他梦到了童琳琳,梦到她牵着他的手,亲吻他的脸颊。

第二天一早,怕浪费童琳琳的钱,宝小白便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他并没有告诉童琳琳,想要给她一个惊喜。走到小区楼下的时候,趁没人看见,他特地走到花坛里摘了几朵小花,心里美滋滋的。听说女人都爱花,不知道这小花能不能算数。正想从花坛里爬出来,却见到了周明浩。只见他急匆匆地从楼上跑下来,不用多想便能猜到,他从哪儿出来。

宝小白自嘲地看了看手里的小花,一把扔在地上,看着地上零落的花瓣,他的思绪却飘得很远。不知道自己蹲了多久,等到站起来的时候,他感到双腿麻得如同针刺一般,微微颤颤地走不利索,他咬着牙往小区门口走去,握着拳头不肯回头,似乎到了他应该离开的时候了。刚走到小区门口,口袋里的电话却震动了起来,童琳琳并不知道,他其实偷偷藏了一个手机。

“喂——”宝小白接起来,越听脸色越阴沉,“我马上就到!”

(七)小奶狗变身记

画了一晚上的设计稿,直到凌晨童琳琳才合了眼,几张初稿虽然还未上色,但她觉得非常合心意,一定会让产品公司满意的。

虽然才睡了几个小时,可童琳琳还是起了个大早,去菜市场买了烧粥的材料,准备给宝小白准备点吃的,想着他消瘦的脸,她竟有些心疼。刚从菜市场回到家门口,却见到了一个纯白的地宝。

她的脑子有些顿住,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迟疑地开口道:“宝、宝小白?”

“本王是地宝。”毫无情绪的机器声从底下传来,“本王原路回来了。”

童琳琳吓得把手里的菜都扔了,地宝回来了,难道是宝小白死了?童琳琳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起地宝摇了又摇,贴在脸上大哭起来:“宝小白,你别死啊,都是我的错,你回来好不好?”

“你别诅咒本王,本王是不会驾崩的……”

童琳琳抱着地宝来到医院,果然被告知宝小白已经出院了。她又去了趟小区里的足浴中心,宝小白说每天走路多,最喜欢按摩脚了。可哪儿都没有他的踪影。童琳琳有些失魂落魄地回了家,对着地宝号啕大哭:“我不该让你喝泻药的,呜呜呜……”

“泻药,”地宝发出机械的声音,“自动搜索关键词,以下是常用泻药品牌,按照购买率排名……”

童琳琳一脚把地宝踹开,她要赶紧把产品设计稿画好,然后把地宝送回去,她不想在家里看见它了。想到这儿,她的泪水又忍不住落下来,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家里有那个贱兮兮的家伙存在,他的消失让她如此害怕……

昏天暗地地画了几天,童琳琳总算把设计稿完成了,多亏宝小白的提醒才让她顺利地完成了这个作品。想到这儿,童琳琳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把眼泪逼回去。

可当她把设计稿送到产品公司的时候却看见了宝小白,准确来说,是贺玉衡。[5]

“童琳琳,你好。”贺玉衡坐在几位验收人员当中,冲她伸出手,“作为这个产品系统的设计者、程序员,我将和公司的几位产品主创人员,一起验收您的创作成果。”

“宝小白!”童琳琳激动地越过桌子,冲过去搂住他的脖子,“你是我的宝小白!”

“请您冷静一点。”贺玉衡被她搂得有点喘不过气来,扯开她的双手,说道,“我叫贺玉衡……”[6]

“失忆了?车祸?”童琳琳左右打量他,“还是穿越、重生了?不会那么狗血吧?”

贺玉衡耸了耸肩,示意她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先把设计理念和创作成果展示给大家。

童琳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拉了拉衣服回到座位上,开始今天的产品设计报告会。会议进行得很顺利,几个小时候便结束了,众人渐渐散去,只留下贺玉衡和童琳琳留在会议室里。

贺玉衡把门关上,刚转身却被童琳琳吓了一跳,她几乎快贴着他的身子了,飞快地伸出手在他嘴唇上按了一下,自言自语道:“难道现在是霸道总裁模式吗?我还是喜欢宝小白这样的小奶狗模式……”

这一瞬间,贺玉衡心立马软下来,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脸颊,问道:“你怎么憔悴成这样?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饭?”

“你果然在骗我!”童琳琳气得跳起来,拉过他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吼道,“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我做梦都在自责,而你竟然还装作不认识我,成了什么鬼程序员!”

“公司产品出了问题,所以我急著赶回来处理了。骗你的事,我以后向你解释,现在你先诚实地回答我的问题。”贺玉衡把她凌乱的头发拢到耳后,问道,“是你把我和你说的话告诉周明浩的?”

“什么?”童琳琳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在病房里说的话,”贺玉衡上下打量她的反应,“产品的设计理念和程序设定,是你透露给周明浩的?你那前男友!”

(八)天生一对

前几天在童琳琳家小区门口,贺玉衡便接到了公司打来的电话,告诉他,竞争公司先他们一步发布了新款扫地机器人的设计理念,所有的设计几乎和他们如出一辙。而对方公司的软件设计程序员便是周明浩。

“我没有!”童琳琳急得扯住他的领带,“自从那天以后,我都没有见过他,更没有联系过,怎么可能把产品的信息告诉他!不信,你可以去查我的通话记录……”

“我信,我怎么会不信你呢。”贺玉衡弯下腰和童琳琳面对面,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水汽,可怜兮兮的,他伸手擦了擦她的眼角,声音软下来,“我只是吃醋了,为什么偏偏是你的前男友……”

闻言童琳琳不自觉地红了脸,低下头小声道:“哼,别以为说几句好话我就会原谅你。”

“玉衡!”美好的气氛被闯进来的家伙打断,他激动地冲贺玉衡喊道,“有可靠消息传来,对方公司现在的产品程序,果然出现了你提出的系统问题!真是太好了!”

“那剩下的你们处理一下,我先去搜集下证据,若一切顺利的话,我们立马起诉他们!”贺玉衡拉过童琳琳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走,我们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童琳琳才摸清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贺玉衡是此款扫地机器人的程序设计者,因为一本漫画喜欢上了画家童琳琳。为了接近她,便趁她出门的时候,控制程序把地宝弄出门,而自己假装成扫地机器人住进了她的家里。那日想要更改以前程序中的BUG,可手头却没有电脑,便趁着周明浩找上门的空隙借用童琳琳的电脑发送了邮件,可谁知童琳琳突然闯了进来,他根本来不及删邮件便匆忙关了电脑,还被她误会他在看不可描述的电影……

至于周明浩,两人一直是竞争对手,看见他的瞬间便应该知道他是贺玉衡了。所以趁着贺玉衡住院,童琳琳去菜场的空隙,潜入了童琳琳的家里。一切都是那么天时地利人和,童琳琳没有修改家中大门的密码,而贺玉衡也没来得及删除邮件。周明浩便顺利地把邮件转发了出去。

可周明浩却未曾料到,由于时间太紧迫,当初贺玉衡发出去的程序代码中打错了几个字母,而周明浩却让这个错误进入了他们产品的设定系统……

两人到了家,贺玉衡熟门熟路地打开电脑,翻出当初的邮件,露出自信的笑容,拿起手机拨出了电话,说道:“我果然没猜错,周明浩做贼心虚忘记删除已发邮件了,对方的邮箱我报给你,便能查到咱们程序组的内鬼是谁了。”

“什么内鬼?”童琳琳有些不解。

“若不是有内鬼,周明浩怎么知道我修改了程序代码?”贺玉衡轻轻点了点童琳琳的额头,取笑道,“你怎么那么笨呀!难怪会相信地宝变成机器人的鬼话。”

“你怎么那么聪明呀,难怪是全球最智能的机器人!”童琳琳抱住他的腰,完全忘记之前自己还在生他的气,用脸蹭他的胸口,嘀咕道,“咱们真是天生一对呀!”

(九)恋爱的漫画

几天后,贺玉衡正式住进了童琳琳的家,美曰其名:离足浴中心近!

几个月后,全球最智能的地宝正式上市,可爱的卡通造型和先进的黑科技让它火爆全国。

一个悠闲的午后,两人正吃着冰淇淋,童琳琳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正在舔冰淇淋盖子的贺玉衡道:“我有个问题,一直没想明白,你为什么要住进我家呀?”

两人之前并没有交集,也没有共同的朋友,若说被她的美貌所吸引更是无稽之谈,童琳琳就想不明白了,这上市公司的顶尖程序员为什么要假装成扫地机器人住进她家里?

“我是个标准的理工宅男。”贺玉衡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地开口,“我最大的爱好就是看漫画,有一天我在网上看见了一个画者的漫画连载,上面记录了她和男友的甜蜜日常。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画者挺可爱的,便追着连载看了下去,刚看到漫画中的女主和男友分手了,她却不更新了,我心痒难耐呀。”

童琳琳点了点头,她的坑品一直很好,这是她唯一一个坑了的作品。因为周明浩的劈腿,她和周明浩分手了。

“后来你投稿我们公司产品设计时,我在设计部看见你的设计稿,我便知道,这就是我喜欢了很久的那个画者。”贺玉衡假装失落地叹气,“不知道这个画者愿不愿意画一画我和她的甜蜜日常呢?”

童琳琳舔了舔冰淇淋,点头道:“好主意,就叫《我的地宝成精了》怎么样?”

“嗯,不错。”贺玉衡凑过去吻上她的唇,低声呢喃,“你的冰淇淋是什么味道的?”

什么味道?

童琳琳腦袋一片空白,应该是甜蜜的味道吧。

赞 (2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