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草灯大人

蒋夜莺也有过叛逆期,就在她高三刚毕业的那一年。

她对小叔叔爱在心口难开,不知怎么,脑抽风,约了个同班同学,假扮男女朋友带回家。

胡离看见来人,脸色凝重,说:“夜莺,你先回房间,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同学说一下。”

蒋夜莺嘴角微微翘起,不管抱着哪种目的,小叔叔有反应,那便是成功了。

她狡黠一笑,道:“小叔叔,这是我的男朋友,不是同学。”

胡离没吭声,抿了一口茶,冷脸赶人。

蒋夜莺没辙,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男同学是年轻人,见胡离不亚于见家长,坐立不安。若不是他对蒋夜莺有点儿真心的意思,也不会答应这出假戏。

他听到蒋夜莺一面笑,一面道:“我让你假扮我男朋友,是为了給我小叔叔看的。我小叔叔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但是吧,我有秘密不能让他知道。”

他咬到舌头,结结巴巴:“你,你不会是喜欢你的小叔叔吧?你们这是乱伦!”

蒋夜莺不耐烦地拍开他的手,皱眉:“我们没有血缘,蠢货,让你帮忙就帮忙,不肯就算了。”

“行吧。”他倒想看看,将蒋夜莺迷得神魂颠倒的大叔究竟长什么样。

真看到了,又有些理解蒋夜莺了。胡离长得一点都不老,甚至能说是眉目如玉,谦谦公子。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寡言话少,坐在那里便是一幅瑰丽动人的画。

少年人最怕的就是服输,可和胡离四目相对,又心生胆怯,很快败下阵来。

胡离风轻云淡道:“她付你薪酬了吗?”

“什么?”同学紧握膝盖,额头渗出热汗。

“她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来假扮男朋友?”

“没给钱……”

胡离轻轻一笑,意味不明:“是吗?”

同学的自尊心被伤害,他徒然激起一腔孤勇,说:“我喜欢蒋夜莺,希望您成全我们,不要阻挠!”

胡离没有滔天的怒火,他只是单手撑头,静静端详少年。等了很久,他才慢条斯理道:“你,配不上她。”

“什么?”

“她是我一手养大的小姑娘,她值得最好的。而你,配不上她。”

胡离待客之道恶劣,少年很快便失魂落魄地走了。

蒋夜莺在房门口听了一耳朵,此时有些胆怯,小心翼翼地问:“小叔叔,你是生气了吗?”

“没有。”胡离淡淡道。

“你刚才说,我值得最好的人。那么最好的人是什么样?是小叔叔这样的吗?”

“我不算好的人。”

蒋夜莺梗着脖子,坚毅道:“但是对我而言,你就是最好的人。既然其他好人不一定能找得到,何不将你给我呢?”

“蒋夜莺,你在说什么?!”胡离没想到,自己一手教导大的小姑娘,有一天敢探出爪子,朝他下手。

“我说,我想要小叔叔。今年是这样说,明年也是这样说,十年是这样说,一辈子都是这样说。我想要小叔叔,至死方休!”蒋夜莺站在那里,瞪着胡离。她张开了还未丰满的翅膀,与胡离抗争,明明翅膀还没硬,却怎么都不肯缩回去了。

这一番话,很长一段时间都让胡离备受打击。他在想,自己的教育方式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误?为何蒋夜莺会叛逆到这种程度?

她说想要他,到死都不肯改变心意。

呵,数年之后,蒋夜莺还是变了。

她承受不住胡离在某方面的强势,口中道:“不要了,我不要了。”

胡离只是笑,不肯放过她,暧昧细语:“哦?又不要了?成年那一年,你不是喊着,想要我,至死方休吗?”

蒋夜莺想了很久,才想起那一茬——这算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赞 (6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