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限好,只是半路翻了船

前几天,我们的女神姐姐月儿过生日,桃夭整个组的幺蛾子偷偷摸摸订了一个超级粉嫩、超级可爱、超级少女心的蛋糕!

趁着月儿上大号(……)的间隙,我们去休息室点好了蜡烛,选好了生日快乐歌,准备要给她一个惊喜!

月儿被任天天骗来,撩开帘子,看到我们的瞬间!她竟感动地飚出了“热泪”!

一向“直男有泪不轻弹”的我,也莫名湿了眼眶。

月儿许下生日愿望,开启温暖鸡汤画风模式:“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拧成一股力,新的一年继续做高码洋!”

我连忙点头:“对,我们现在就是在同一条船上……”

没等我说完,萝莉璇突然插入:“对,我们就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

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23333)

萝莉璇依然不懂:“不是蚂蚱是什么?”

众:“我们是人,就你是蚂蚱!”

萝莉璇:“不不不,我是人!我也是人!我真的是人嘛~”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笑哭)

主持人:春风得意、桃花朵朵开的亚瑟

【走心,是演技派的关键】

自从小雨来到了南方,来到了长沙这个接地气的城市,来到了桃夭组,在吃的方面,她每天都发出如下感慨:“哇,这是什么?”“这也能吃?”“我试试……好吃!”“再給我吃一口,我北方没有!”“我要!”“我还要!”……

前些日子小雨回了一趟学校,从洛阳特意带回来了一包“土特产”,她的心理活动是这样子的:“哼,也让你们开开眼,吃吃没吃过的东西!这次我一定要一雪前耻!”

胜券在握的她,在某个风和丽日(……)的下午茶时间,拉我们所有人进了“少女咖啡馆”,在我们消灭完几盒水果后,她暗搓搓地掏出了一盒“银须酥”:“来,大家分了吃了,这是我从洛阳带回来的!你们肯定没吃过吧!嘿嘿。”

月儿此刻内心:“额(⊙o⊙)…这不是我们大常德的龙须酥吗?街边到处都有卖的?”

这时候,毕业于“弗兰戏精学院”的任天天浮夸地睁大了眼睛:“哇,这是啥!没吃过呢!!!”

说完,她向我们华丽丽地眨了眨眼睛。

萝莉璇一个箭步扑上去,惊叹道:“哇,这个牌子还是CCTV10央视推荐的!”

飘飘然的小雨露出了老阿姨般的微笑:“大家快吃吧,可好吃了。”

好吧,你们这群戏精真可谓是走心了!

刚刚推门而入的穆迪:“咦,这个不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吃的吗?”

耿直boy浅仓:“对,不过我们那不叫银须酥,叫龙须酥。”

心情像坐过山车的小雨,露出了一个尴尬但不失礼貌的微笑:IMG_256

【95后的丘丘小公举已上线】

一天,月儿在“视奸”了新人萝莉璇的QQ空间后,发出了如下感慨:“现在95后的小盆友还在发表QQ空间啊?”

萝莉璇:“害怕,是在说我吗?”

月儿:“别怕,给大家看看你日常的画风啊——”

比如这条“爱情鸡汤”说说:

【一个人太爱一个人就会卑微到尘埃里,但尘埃里是开不出花的。】

另一个好友在下面回复:

【爱一个人没必要卑微,人是平等的,如果这都看不清,不配爱。】

浅仓:“哈哈哈哈,有点像我们之前的那个‘爱情是糖,甜到忧桑。”

月儿:“吓得我赶紧翻翻二十岁的我是不是也这样……”

萝莉璇:哎呀大家别看了咯,这个 是我劝我朋友的,她最近感情出了些问题。

众人不理,继续往下扒——

比如这条“真爱冒险”说说:【有十个赞,我就去表白!】

穆迪(眨眨眼):最后你表白没?

萝莉璇:这是个套路,就像之前我点赞了别人的说说,就要转发一样的。

小雨:天哪!那种游戏,好久没收到了。

然后还有这条:【想把空间锁几天。】

月儿:唉……我想锁一年都没关系吧。

带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年轻人的心思你别猜。

*** ***

这天下午桃夭编辑部迎来了一位可爱的小读者,小雨负责接待,临走的时候,小读者问:“小姐姐,能不能抱你一下?”

然后她给了小雨一个很用力的拥抱,小雨回来和我们说:“我感觉我要哭了。”

带针:“摸摸,不哭,感受到了力量吧。”

萝莉璇:“我以前也是这样的,感觉,这就是青春啊。97年的丘丘小公举要去发个说说了。 ”

【感动八点档:那些年你与读者的亲密接触】

月儿:最近有个身高目测168的小读者过来看我们了……千山万水地过来,又千山万水地回去了……回去之后,小读者给我发微博私信说:月儿姐姐,如果我长大后能长你这么高就好了。我:???亲爱的,难道你没发现我都是仰头看你的吗?我只有160嗷……

胖又:印象最深刻的时候是我刚当编辑的时候,微博粉丝很少(虽然现在也很少……),所以一旦有人评论我,我一般都会回复。然后有次有个读者评论我的微博,我回复了,她整个人都特别激动,还一直叫我女神。其实我那时候作为一个小萌新,老是出错,所以特别没有自信,因为她的这个举动,我突然有了自信,让我有了想要发光发热的冲动,这样才能对得起她对我的喜欢。

浅仓:自从在公交车上吃辣条被读者认出后恐惧占据内心后,我已经忘记感动我的那些事了……

小雨: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尽管我没有洗头发,没有换衣服,但那是我最记忆犹新的一个下午。因为我迎接了一位来自几百公里之外的小读者,畅聊了一下午之后我代表组里送给她两本桃夭的图书,然后我想给她找个袋子装一下, 他却跟我说不用,她想要亲手抱着拿回去!然后我送她下楼去坐电梯,他又很认真地问我,能不能抱我一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就来了,很用力很开心的那种!我,我当时就有点想哭,真的,这种被小读者喜欢的感觉真的太好了!爱你们一万年。

鹿凡:其实我有一个困惑了我很久的問题,借此机会跟广大读者们说一下吧……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再给我发你们的自拍了啊……你们长得都很好看,真的!但是,我一个单身大龄老男孩真的不想每次一打开微博、邮箱和QQ就是各位粉丝的自拍照啊!这感觉就像是我在逛……不明情感网站一样你们知道吗,主编总是说我为什么不好好工作净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的年终奖可能要飞走了。

带针:来到桃夭这么多年,我的收稿QQ号经常会收到小读者申请好友的信息,然而最近的画风却是这样的——“你就是那个污污的带针吗?”“听说你比册子还【哔——】暴?”“针针老司机,带带我呀!”我高贵冷艳、见谁不爽就扎谁的小公举人设是什么时候剑走偏锋的?哦,大概是从我做了君素的书开始的吧(《太傅》你们都买到了吗?已经全国上市啦)。两年前,当我还是个小新人的时候,也是负责过读者接待这种事情的,每次读者见到我都不离那几句话——“你好小哦!”“你看起来才18岁!”我:真的呀,谢谢哦!嘻嘻嘻……读者:“你有一米五吗……”我:……哼,这种问题我真的拒绝回答……

亚瑟:记得有一期有在杂志里爆料在穆迪家里发现了粉红色小内内(当然后来澄清是穆迪表妹的= =),后来有一天收到了读者寄给我的一个神秘包裹,里面附了一篇洋洋洒洒千余字的信,里面都是诉说对我的爱的(脸红),可是信的末尾却是这样的:“亲爱的亚瑟小哥哥,真的很喜欢你,最后能不能帮我个忙?就是把箱子里的小礼物送给穆迪哥哥?”我一翻包裹,原来还有一件包装很精美的女士蕾丝内裤(…………ex me)???一旁的穆迪暴风哭泣中……

【尾声】不知不觉这期又结束啦,最后打个小广告哦!4月21号周六,吕天逸将携新书《我的超神男友》来到广州开个人签售会啦!喜欢阿逸的盆友们不要错过咯!地点就在天河区广州购书中心。具体详情,请持续关注@魅丽桃之夭夭 官方微博哦!

赞 (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