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打死本boss啊!

萌教教主

【一】

就在刚刚,我在峡谷的海滩边捡到了一只极俊的小哥哥。

这小哥哥挺鼻薄唇,眉眼高冷,只是他穿着一身的奇装异服,短袖短裤,露着又白又嫩的两只胳膊和两条腿。而且头发也非常短,又乱又碎,和这片峡谷相当格格不入。

鉴于我在这片峡谷已经孤独了太久太久,所以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只小哥哥捡回家。

只是我正打算把他扛回家呢,小哥哥就突然醒了过来。

我立刻抹了把脸,挂上一个十分友好的笑容,好让小哥哥接收到偶的善意。

小哥哥的眸色带着凉寒的犀利,他站起身走到在我面前不远处,打量了我许久,才缓缓道:“你……是什么人?”又环顾了四周,“这里,又是什么鬼地方?”[1]

还别说,他的声音也分外好听,怎么听,都带着浓浓的男子气概,让我忍不住有些心颤。

我有些娇羞地看着他,柔声道:“小哥哥别害怕,我叫弄儿,这里是皇城,这一片峡谷叫皇者峡谷,我见你好端端的却昏迷在这,便想着将你先捡回家去,免得让你露宿沙滩。”说及此,又抚了抚偶鬓角的一缕发,愈加娇羞地看着他,“小哥哥若是不介意,倒是可随我回家去,免得等着天黑了,一个人孤苦无依。”

岂料小哥哥却依旧十分高冷,并不吃美艳如我的这一套。沉默许久之后,才终于同意愿意暂时跟我回家。

一路上,我先后问了小哥哥十句话,他才回复其中的两句,沟通相当困难。

不过倒也让我问出了他的名字年龄。他说他叫薛岁,今年廿二岁,是一个在校大三学生,暂无婚配,且最重要的是他迷路了,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这里,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望了眼前方不远处的山头,那正是我的家。我暗中舔了舔嘴唇,才笑眯眯道:“在校大三学生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小哥哥一脸冷漠地继续朝前走着,一边回答我:“这个你不需要懂。总之,”说及此,他突然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总之,我必须要回家。”

他的眼神幽深,似藏着无限波澜,竟莫名地让我产生了……征服的欲望!

我继续笑眯眯:“好好好,小哥哥要回家,弄儿一定竭尽所能帮助你。”我伸手指着前方,“快走吧,等天黑了,峡谷内豺狼甚多,不安全。”

小哥哥和我继续沉默不语地朝前走着,眼看前方十米处就是我的地盘,我十分欢欣,忍不住就吸了吸鼻子,笑得欢畅:“小哥哥,你说蒸的好还是煮……”

话落,小哥哥凉薄的目光朝我飞了过来,口吻竟是有些慵懒:“弄儿。”

我伸手捂住嘴掩饰住自己的失态,重新整理仪容后,这才依旧柔柔地看着他:“薛岁,怎么了?”

小哥哥说:“你是一条大龙,你想杀了我,对不对?”

我睁大眼看着他:“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小哥哥面无表情:“……至少你得先把自己的獠牙藏好,再来反驳我。”

“……”我伸手探了探,发现我的牙齿果然让我露了馅。

既然伪装不下去了,我也懒得再掩饰。我眯着眼睛讥诮地看着他:“对,我是要吃了你,当我的晚餐。我是条大龙,每天的工作就是守在峡谷,看看有没有昏迷在那的人类,我好用来填肚子。”

只是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捡到人类,所以如今再捡到这只小白脸的时候,我其实相当激动和兴奋。

我也懒得再顾他的反应,直接化作我帅气又霸道的大龙原形,直冲天际,并在空中昂着龙首张着大嘴,直接朝着这小白脸冲了过去,然后一口把它吞到肚子里去。

【二】

四日后,我蹲在家的角落,小心翼翼地看着薛岁。

薛岁的桌前摆放了满满一桌子的山珍海味,那都是我辛辛苦苦去猎来的。

他吃了口烤鸭,片刻,摇头缓缓道:“太老。”

我说:“我下次一定注意火候!”

薛岁又吃了口铁板蛏子,才咀嚼了两口就皱起了眉:“沙子太多。”

我缩了缩脖子:“我下次一定让蛏子吐干净沙子先!”

薛岁放下筷子,笑眯眯地看着我:“你缩在角落做什么,过来。”

我磨蹭着脚步走向他。

薛岁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海水涨潮了吗?”

我说:“这几日我日日观察着,怕是还没到时间。”

薛岁说:“哦,那就麻烦你再多做几天的饭菜了,如果把我伺候得开心了,自然就能解救你于水火之中。”

我忍辱负重地点点头,眼中忍不住流下了悲痛的泪水。

还记得四天前,我化出我绝美的大龙原形,把他一口吞到了我的肚子里。可没想到,我的龙头都已经冲到他面前了,可他依旧昂首挺胸,不为所动地看着我,连躲都没有躲一下!

我觉得有些生气,因为我大龙的尊严被他深深地侮辱了!

我怒道:“你为什么不躲?难道你不怕我?!我可是大龙!”

薛岁弯着眼,缓缓道:“你不能杀我。”

我怒:“你凭什么这么说?”

薛岁抬头打量了一下环境,冷笑着说:“这个游戏叫《皇者峡谷》,每一个进来的玩家,都得把大BOSS杀了,才能出去。而在玩家开始攻击之前,大龙绝对不会率先攻击人,这是游戏的设定,你根本无法逆改程序。”他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而你,就是这个游戏的最终BOSS,大龙弄儿。”

我的脸色非常难看,生气道:“对,我是《皇者峡谷》的大BOSS,我也不能在人类攻击我之前就主动攻击人类!可我是條好龙,是他们非要杀我!我和他们有什么仇什么怨,凭什么他们一见到我,就要把我杀死?!一个两个都是如此!所以,我得先下手为强,把他们先吃了才行!”

薛岁说:“因为这是游戏设定——只有杀了你,他们才能出去,回到自己的家。”

可我却不想听他的解释。我只知道我是《皇者峡谷》里的一条安安静静的美少龙,爱好是每天晒晒太阳,偶尔抓些小鱼小虾的用来裹腹,这辈子做过最大的坏事就是偷了迷雾湖内鳄鱼精做的小鱼干吃。

可那些人类却一见到我,就要杀我。他们一脸凶相,满身煞气,连多听我说句解释的话的机会都不给我!

越想越委屈,我忍不住蹲下身去,长久以往的孤独让我委屈不已,忍不住呜呜大哭起来。

薛岁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所以,我是来解救你的。”

我泪眼模糊地抬头看向他:“解救?”

薛岁说:“只要你听我的,我就能让你摆脱这种困境。”

他说,只要我能带他一路往西边走,打破最西边的苍穹之镜后,就可以彻底解救我,让我不再继续被人类砍。

我身为峡谷的大龙,自然对这个世界很了解。这个世界名为皇城,而最西边的苍穹之镜是这个世界的传说,谁都没有去过那里,也没人见过。

其实我对薛岁所说的话,还是将信未信。可下一刻,薛岁却伸手缓缓揉着我的脑袋,还将我半搂在了怀中。

夕阳下,他的面容逆着暖光,竟是俊俏得不可思议。我愣怔得看着他,也不知怎么了,胸腔内的心脏跳得极快,甚至有些缓不过气来。

我忍不住紧紧伸手抱住他,仿若在大海深处找到了唯一的依靠。我把脸躲在他的怀里,闷闷地啜泣道:“你真的能解救我吗?”

“当然。”

“好,我相信你……”

由此,薛岁就在我这暂住了下来。他还让我观察月亮盈缺和海水的涨潮,须得等到海水涨到能淹没我家门口的那个小沙丘后,才可出发去最西边打破那个苍穹之境。因为满月之时,皇城怪物们的能力会相对薄弱一些。

而在之前,我须得好吃好喝得供着他,把他哄开心了才好。这才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在接下去的光景里,我又菜色不重樣地足足伺候了他三天有余,终于等到了满月,而海水也已蔓延过了门口那个小沙丘。

第一时间通知了薛岁后,我和他终于踏上了朝西而去的征途。

【三】

薛岁带着我,我带着三袋小鱼干,一直朝着西方走去。

三日后,我们遇到了第一个阻碍。

前方正是一座不高不矮的山丘。而山丘之上,遍布金棘草。金棘草上长满了倒刺,光凭薛岁区区一个弱小的人类,别说是攀过这座山丘,怕是走到一半就要被这倒刺上的毒给毒死。

我和薛岁坐在山丘底的大石板上,我说:“不若我化作原形,你坐在我的龙身上,我载着你过去,怎么样?”

岂料薛岁却非常有骨气地摇了摇头:“男子汉大丈夫,一山不征何以征天下。”

说罢,他竟然就站起身来,赤手空拳地走在了山丘的羊肠小道上。

我看着薛岁脚上穿着的那双凉鞋,果然不出我所料,他才刚刚走了十几米路,一双脚就被金棘草的倒刺给划得鲜血直流。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飞在他身边急急说道:“金棘草的倒刺毒性不小,你确定真的要徒步走吗?”

薛岁依旧昂着骄傲的脑袋,闻言,目光冷静地瞥了我一眼,说道:“无妨,我能坚持。”

我有些心痛地看着他:“可你的嘴唇都变黑了。”

薛岁舔了舔嘴唇:“是吗。一定是你的错觉。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得飞快。

于是我眼睁睁看着他白净的脚上被划出了更多的伤口,而脸色也渐渐变成了青黑色。

可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这样的薛岁帅气得一塌糊涂。明亮的日光洒在他的身上,他的身影在我眼中逐渐变得越来越高大起来。

我强忍住快要满溢而出的崇拜,心疼道:“那你也走慢些,你的脚上全都是伤口,流出的血也变成黑色的了,难道你都不疼的吗?”

薛岁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迅速走上了山丘顶,然后弯腰,一双手在金棘草堆里翻来覆去地找,也不知道是在找些什么。眼看着他白皙的手指上瞬间又多了数道伤口,我忍不住冲上前去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沉声道:“你疯了!”

可薛岁却笑了起来。哪怕他此时浑身狼狈,脸色发黑,可这笑却亮眼得就像是夜晚的峡谷星辰,迷人得让人沉醉。

他轻笑一声,靠近我一些,低声道:“你在心疼我?”

我一愣,嘴巴却已经快一步做了回复:“对,我、我确实心疼……”

薛岁嘴角的笑意微僵了僵,却不再理我,继续俯身深挖着这一片金棘草。我愣怔地看着他的背影,脑海中却一片空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片刻后,竟然真的被他挖出了东西。——一个小小的宝箱,宝蓝色,还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我奇了:“这是什么?”

薛岁不答,只将宝箱打开,只见里面盛放着的是一颗散发着淡淡金光的药丸。他将这颗药丸吞吃入腹,很快,他浑身上下的伤口竟然就都消失不见了,也恢复了俊俏的模样。甚至于他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了一层淡淡的金光罩里,仿若护盾。

我目瞪口呆:“这是什么药,这么神奇!”

薛岁眯着眼睛说:“来之前,我做足了游戏攻略,当然知道该怎么闯关。”

我“哦”了一声,可心底却隐约有些失落。

薛岁突然看向我:“你好像有点失落。”

我看着他明亮的眼睛有些出神:“失落吗……好像,是有一点儿。”他明明可以靠我轻松过关的,不是吗。

薛岁突然更加靠近我几步,近得让我仿佛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青草香。他的呼吸也喷洒在我脸上,让我忍不住耳朵发烫。

我有些想逃离他,可他却突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让我避无可避。

薛岁低声说:“弄儿,你是一只善良的龙。”

我迷迷糊糊地点头:“善良吗……可大家见了我,都想杀了我。”

薛岁缓缓揉上我的脸颊,继续低声说:“放心,从此以后,你再也不会被人追着欺负。”

我脸上烫得厉害,胸膛内的心跳得极快,仿若要跳出来了似的。可这种感觉……我竟然并不讨厌。

甚至,还有些隐约的欢喜。

日头很大,我和薛岁终于下了那处山丘。薛岁有了金光罩的保护,果然就没有再受伤。

山脚下,我和他继续一前一后地朝前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叫住他:“薛岁。”

薛岁回过头来看着我。

我忍住心头的悸动,轻声问:“等你打破苍穹之镜后……我还能,见到你吗?”

薛岁笑得比凤尾花还要灿烂,俊得让人不敢多看他。他说:“当然。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最后一刻。”

我也笑了:“好。说话算话!”

薛岁温暖地看着我:“当然。”

【四】

继续西行,正是一片甚广的迷雾湖。

为何称之为迷雾湖,便是因为这广阔的湖面上常年萦绕着厚厚的毒雾。中毒之后,中毒者会因此而陷入幻境,再也走不出来。

这一关格外凶险,我不可能让薛岁鲁莽出发送死。等我们走到迷雾湖的时候,天色已暗。弯月悬于夜空中,堪堪将这一片迷雾湖覆上了一层朦胧的光。

我和薛岁决定在湖边驻扎一晚,等天亮之后再出发。

夜风吹不歇,弯月挂天边,两顶帐篷立在湖边。

一直等夜深之后,我才偷偷起身,走到湖边去。薛岁不过是个区区人类,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就算第一关被他侥幸过了,可这一关却不是闹着玩的。

更何况除了迷雾之外,这湖里还有很多只臭鳄鱼,一天到晚等着猎物掉到湖里去,好给它们果腹。

臭鳄鱼能喷射毒液,具有强烈的腐蚀效果。还记得当初我来偷它们的小鱼干时,却被它们发现了,它们足足追了我九座山还不肯放过我。最终我忍无可忍和三只鳄鱼大打一架,虽说将它们都打趴了,可我也没讨着好,浑身上下的龍皮被腐蚀了好几大片,足足在山洞将养了十余天才终于恢复过来。

我这样的大BOSS都勉强才是鳄鱼们的对手,更何况是细皮嫩肉的薛岁。

当下间,我便化作了我绝美的大龙原形,飞在这迷雾湖上,将这迷雾湖上的毒雾全都吸入我的龙腹之中。

其实这迷雾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作用,不过一次性摄入过量还是会让我有些难受。

我一直吸了很久,可也才勉强摄入了一大半。我的眼前有些发黑,甚至忍不住想要龙啸。可我却不能,否则将薛岁吵醒,就不好了。

等我将这些迷雾全都吸入腹中后,我便觉得有些想打饱嗝,还有些想呕吐。

可想了想,还是强忍了下来。

等我将所有迷雾全都吸入肚子后,我的脚步发虚,浑身不断冒着冷汗,正打算回到帐篷内好好休息,可突然间迷雾湖的湖面一阵剧烈的颤动,下一秒便有足足一群长相狰狞的鳄鱼从湖里冒了出来,露出可怕的獠牙对着我急速而来。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我暗道不好!薛岁此时还在湖岸边睡觉,这群鳄鱼攻击性这么强烈,还不几口就把薛岁给吃了!

我急忙冲到这群鳄鱼前方,一头扎到湖水里和它们撕扭成了一团!——这群鳄鱼没有意识,遇到目标只能疯狂撕咬,我头晕脑胀却还要打起精神和它们作战!

虽说我是皇城最强大的BOSS,可奈何鳄鱼们数量众多,片刻,我的尾巴、背部和腹部就被鳄鱼撕咬出了许多伤口,毒液透过伤口侵入我的身体,滔天的痛意朝我袭来,让我快要坚持不下去。

可迷糊之间,我却透过湖水,看到一道清冷的身影站在岸边。

他的面容我看得不太真切,可我却能想象得到,他的面容该有多么俊俏好看。就像是整个皇城随处可见的凤尾花,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他……

体内似是爆发出了一股冲劲,我一声龙啸,龙身直冲天际,再重新重重扎入迷雾湖内,释放的大招终于将那群鳄鱼全都震晕了过去。

可这大招用尽了我所有力气。我已记不清我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的。当时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沉重得厉害,整个世界都在眼前快速旋转,浑身上下都疼得让我觉得自己像是要死了。

没关系的,我想,我这么强壮,多睡一会儿也就好了。

只要多睡会儿,肯定可以变好的……

闭上眼后,我失了知觉。不知到底过了多久,我却隐约之间做了个梦。

我梦到薛岁将我紧紧抱在怀里,他的双眸泛红,眸中似是夹着痛苦的挣扎。

薛岁轻声说:“真是条蠢龙。我有一百种方法过这迷雾湖,你却非要逞强保护我。”

“可是弄儿。”薛岁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你有了自己的意识,你再也不是皇者峡谷内程序设定的那条龙了……你有血有肉,比人还要优秀。”

他在我的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更紧地将我搂在怀中,许久,他看着前方,更轻声地说:“可是怎么办呢……我竟然,有些舍不得你了。”

我不知他为何要说这些话,我反复地叫他的名字,可他却根本听不到我似的,并没有回应我。

可我见他这么伤感,倒是引得我也伤心地掉起了眼泪。

【五】

最终,是一阵强烈的阳光将我硬生生地照醒的。才刚睁眼,就见薛岁的脸放大在自己面前,让我吓了一跳。

薛岁将我搂在怀中已经快半小时了,我几次想从他的怀里挣脱起身,可他却不愿意放开我。

其实我心里是有些小欣喜的。我的嗓子有些沙哑,干笑道:“最近我比较嗜睡,你……没等我太久吧?”

薛岁的声音淡淡的:“嗯,不久,也就七天。”

我一惊,作势就要起身,皱眉道:“我都睡得这么久了,你怎么不叫我?”

可薛岁还是将我紧紧搂着,不让我动弹一分。我无奈道:“我们应该赶紧出发。趁着现在江面上的雾……”

薛岁却淡淡打断我的话:“江面上很干净,并没有雾。”

我看了眼江面,江面果然十分澄澈,连一丝雾气都没了。便好奇道:“咦,奇怪!雾呢?”

薛岁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也许,是被哪个贪吃鬼给吃了罢。”

我有些心虚,不敢看他,倒是趁着这时候,赶忙从他怀里挣脱开来,站起身背对着他:“这条江内的鳄鱼都被我打扁了!我这就化成原形,载你过去。”

薛岁沉默了很久,才说:“好。”

我很高兴,他终于用得上我了。于是当时间,我便又化作原形,让他坐在我的龙背上,带着他一路乘风破浪,瞬间就到达了迷雾湖的彼岸。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薛岁站在我的龙背上,目光却一直在看着背后的景致。

而背后的景致,随着我们的离开,全都变成了一个个破碎的裂片,化为一片黑暗。

到了彼岸后,薛岁下了我的龙背,看着我:“这湖里的鳄鱼,对你倒是也不留情。难道你们曾经有过节?”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上次我偷了它们的小鱼干,被它们发现了。”

薛岁挑眉:“然后?”

我愈加不好意思:“我就把它们都揍了一顿。”

薛岁拍了拍我的肩膀:“看到你这么霸道,我就放心了。”

穿过迷雾湖,剩下的就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难题,比如闯熊窝,穿蛇洞之类的。那些熊啊蛇啊看到我,便全都吓跑了,根本不需要我们出手,便轻松过关。

当日夜晚,我和薛岁睡在帐篷内,可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轻轻走出帐篷,走到薛岁这边。

帐篷内,薛岁已经睡熟。

我看着他的睡颜,坐在他身边,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觉得特别安心。

远处是一望无垠的璀璨星空,身边是漂亮的薛岁在安静地沉睡。我的心中蔓延过前所未有的温柔,我看着他的侧脸,轻声说:“白天的时候,我问你是否喜欢我,可你却不回答我的问题。”

我笑了笑,心中漾出一片柔软,我轻轻地说:“可我喜欢你呀,薛岁。”

“也许,从第一眼看到,就喜欢了。”

我的脸在发烫,可我却忍不住有些窃喜,我继续小声说:“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因为我是大龙,是皇者峡谷最厉害的龙!嘿,如果你不喜欢,我就更努力一点,一定会让你喜欢我的!”

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仿佛看到薛岁的眼睫毛动了动。可等我再看去,薛岁明明睡得很沉嘛!

我放下心来,正待走人,可眼角余光又看到他的身侧掉落了一张薄纸。

纸上说,皇者峡谷有一处叫什么“系统端”的地方,那地方寸草不生,十分荒凉。

我看了眼,便小心翼翼地将薄纸重新放了回去,回帐篷睡觉。

薛岁对我这么好,我被迷雾湖的迷雾毒倒时,都是他在照顾我。

我想,薛岁一定也是有点喜欢我的,不然他救我做什么。

想及此,我又忍不住偷乐了起来。

【六】

继续往前行走几日,周围的环境变得越来越荒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等我和薛岁来到最西边的时候,这一带已是十分荒芜,连一棵草都没有,只有太阳独自孤零零地挂在空中,曝晒着这一方天地。

我觉得口干舌燥,望了眼身边依旧挺拔的薛岁,不由得哑声道:“薛岁,那个苍穹之镜,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呢?”

约莫是薛岁见我整个龙都不太好了,他走到我身边来,半搂着我的腰,让我将身体倚靠在他身上一些。我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终于感觉安心许多。

薛岁的语气前所未有地温柔,他说:“等穿过这片枯地,就能逢春。再忍忍。”

其实是我有话想问他。

可我看着他眼中的温柔,终究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越往前走,就越荒凉。转眼五天已过,可我们还是没能走出这里。

我好多天没喝水了,龙离不开水,就像人离不开食物。我咬牙又忍了三天,可终究是忍不下去了。我脚下一软就跪坐在了地上。

而身边的薛岁急忙蹲下身来看着我,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和浓浓的担忧。

可看着他这个模样,我却愈加觉得心慌。

我的嘴巴已经干涩得不像話,一笑便扯得嘴角一裂,有温烫的液体流了出来。

薛岁慌忙伸手来擦,就擦到一手的金色血液。

我觉得身体越来越沉重,眼前也开始发黑。我伸手去探他的手,紧紧相扣,我努力睁大眼睛看清他,哑声说:“薛岁,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薛岁沉默许久,才沙哑道:“问。”

我浑身都忍不住有些颤抖:“这里,真的是苍穹之镜吗?还是说,还是说……是一个叫‘系统端的地方?”

薛岁沉默不语,可他的目光却让我……心碎。

我颤抖道:“薛岁,薛岁,我好难受,我是不是快死了?”

薛岁却别开眼去,声音沙哑冷淡:“我已经提示过你。”

提示?——我瞬间就想到了那张薄纸。哈,原来,原来那张纸,是薛岁故意让我看到的……

我苦涩地笑了,继续说:“所以你一开始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不过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让我以为你是普通的人类玩家对吗……从头到尾你从来都没有想带我去苍穹之镜,对吗?!”

薛岁抿着嘴唇,许久,才低声道:“对。”

薛岁的眼睛目光幽深,让我看不清眼底究竟藏着什么。其实我早就该猜到的,可,可我总是不敢承认……可是就算猜到了,又怎么样呢。至少现在有他陪着我,我一点都不孤独。

我想努力保持平静,可眼睛却莫名发涩,让我忍不住流下泪来。我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继续说:“苍穹之镜是皇城的传说,可没人见过。你用苍穹之镜当作诱饵,把我引到这里来……”我伸手胡乱抹了把眼泪,“你是想杀死我,对吗?可是……可是你杀不死我的。”

我看向遥远的天际:“我在峡谷待了很多很多年。我已经数不清楚我死过多少次。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每来一个人类,我都好开心,好开心。因为我终于可以和他们说说话……尽管他们一见到我,就要杀死我。”

“他们把我杀死,就可以从这里出去。而等他们出去后,我就会从原地复活,继续等待下一个来把我杀死的人。”我轻声说,“所以,你如果想杀死我,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把我引到这里来,直接拿出弓箭,把我杀死就好。我已经死了很多很多次,就算再多一次……又有什么所谓呢。”

我不想哭的,更不想在薛岁的面前哭。可此刻我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我的眼泪,不过瞬间,已是泪流满面。

我日日守在王者峡谷,等着人来见我。可我等了这么久这么久,都等不到一个人。

哪怕他们是要来杀了我,我其实也是愿意的。

至少,还有那短暂的陪伴,让我知道我被需要。

所以薛岁来的时候,我故意变出龙形去吓唬他。可他却不为所动,料定我不会伤害他。

我当然不会伤害他。我只是想和他多说几句话,逗弄他一会。我孤独了那么久,我珍惜和人类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薛岁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并没有说话。可我知道他在听我说。

我继续哑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峡谷的人越来越少。一开始总是不断有人来杀我,然后从这个世界出去;可很快的,来的人越来越少……一直到现在,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等到人类,直到这次你的出现。”

薛岁低声接过话:“人类的世界已经到了2050年。”他的眼中弥漫了一层厚重的迷雾,“《皇者峡谷》这款游戏,是我爷爷三十年前研发的VR体验游戏。只要玩家带上游戏设备,思维就会出现在游戏世界里,体验身临其境的游戏效果。当年……也曾红极一时。可很快的,随着市场上精彩游戏越来越多,《皇者峡谷》很快就过气了,再也没有人记得这款游戏。

“可爷爷一直舍不得删除程序,直到前些日子,我想删除这款游戏源程序,却怎么都删除不了。原来,”他看向我,“是游戏内的物种产生了执念,所以无法删除。”

我愣怔地看着他:“所以……我就是这个执念吗?”

薛岁哑声说:“所以,我要进入游戏,把你永久删除。”

我愣怔许久,才终于明白过来。我低低笑道:“原来,你把我引到这里,是为了把我永久删除。怪不得,怪不得……”

我不过是一对程序代码,游戏过气了,我也该死了。可,可我是大龙弄儿,我一直都峡谷内做着自己分内的事。

我浑身颤抖地看着他,泣不成声地说:“——我没有做过坏事,没有违背程序设定,我、我只是长出了自己的思想,我渴望陪伴,渴望摆脱孤独,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我呢……”

薛岁的脸色十分难看,我从未见过他这么丧气的模样。

也许,是我让他为难了。

我颤抖地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胸腔上。我浑身都发起寒来,痛苦道:“薛岁,这里好痛好痛,我、我可能真的要死了。活着……好累啊……”

只要一想到薛岁要亲手杀死我,我就好痛……深入骨髓的痛!这痛意从心脏开始蔓延到我的四肢百骸,让我生不如死!

我红着眼睛哑声求他:“既然如此,那么,请你杀了我吧,薛岁。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

朦胧中,我看到薛岁也双眸赤红,眼角湿润。——可是,他是在为我而哭吗?

不,不会的。他只是想把我永久删除,如今他终于可以做到,他只会高兴,怎么会哭呢……

干渴和心脏的痛意一齐袭上我,大抵是痛苦到了极致,我终于感受不到痛了。

我缓缓闭上眼睛,终于失去了意识。

【尾声】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却还是置身在我的皇者峡谷中。

而身侧,是满脸胡楂的薛岁。

只是他的模样憔悴,黑眼圈快挂到下巴上,整個人都消瘦了一大圈。

我愣愣地看着他,半晌,眼泪汹涌而出,呜咽道:“你还来做什么?没有杀死我,你不甘心吗?!”

可薛岁却紧紧抱着我,沉声道:“我花了三天三夜才终于将你救活。你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吗!”

薛岁这样的态度,不由得让我更生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永久杀死我,你想害死我这条大龙!”

薛岁紧紧圈着我的肩膀,让我动弹不得。他恶狠狠地看着我,嘶吼道:“你知道我为了救你花费了多少心血吗!我费尽心机复原了你原来的代码,你知不知道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字符,都可能让你永远消失在计算机里,到时候我得到的,就只会是一只毫无思想的程序大龙……可那些大龙都不是你,都不是你!”

说及此,他竟然流下了泪来。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继续说:“我删除了我爷爷研发的《皇者峡谷》游戏,用原来的服务器研发了新的网游《龙的传说》,并把你的代码植入了这款游戏里。所以这里依旧有一片一模一样的峡谷,你依旧是大龙。只是这一次,你不用再被玩家杀死,因为你是一条峡谷守护龙。而你也不会再感到孤独,因为,我每一天都可以来这里,陪你。”

他将我抱紧,紧得就像是要将我融入他的体内……

他的声音沙哑至极:“也许是你帮我吸收所有迷雾的时候;又或者是你一脸花痴地看着我的时候;又或者、又或者是在系统端内哭着对我说你好痛的时候……”他浑身都在轻微地颤抖,“我舍不得你,真的舍不得……”

他的模样让我不由得心碎,我愣怔地缓缓回抱住他,轻声说:“薛岁,其实我、我也舍不得你……”

薛岁将我更紧地环抱住:“我知道。所以,所以我怎么舍得让你彻底消失——”

他放开我,在我的额头印下郑重一吻,凤眸深沉且坚定:“——欢迎回来,我的大龙。”

——哪怕是在两个世界,他也一定会竭尽所能的,给他和她最大的成全。

[1]

赞 (66)